光辉的历程 正文 东北集团军(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


前面已经介绍过,基地侦查大队的一中队,向太行山的北面搜索前进,进至冀东一带发展,同原东北军的吕正操部会合。为了配合山西战役,以及在12月13日这一天报复日军在南京的大屠杀,执行战邪司令员全线出击的命令,曾一度攻占昌黎直接威胁北宁线。在三个中队中,一中队的战斗力是最强的,无论是在军事演习还是各个项目的比赛中,一中队的成绩总是名列前茅。一中队队长,也就是现在的东北集团军司令员周远,在同Y国的边境防御作战中,还仅仅是一个排长。作为我军第一批轮战的特种部队,面对猖狂一时的Y军特工队,他带领战士们让Y军特工队吃尽了苦头。他所率领的排以擅长“掏地洞”而闻名,夜晚潜入敌人的阵地,居然打着手电进入Y军的山洞,用冲锋枪猛扫一气,用手榴弹猛炸一气,然后就迅速撤退,临走还忘不了布上一路地雷。他的凶狠和狡猾不让华北集团军司令员钟国兴,当中队长时两人经常骠劲,手下的战士也经常私下比试摔跤、拳击、举重,甚至还比试过吃馒头。

冀东的形势比较特殊,早在1933年9月,国民党政府就批准将冀东划分为两个区,在通县和唐山分别设立蓟密、滦榆两个行政督察专员公署,由殷汝耕、陶尚铭分任公署专员。陶尚铭不归附日本,为日方所排斥而辞职,殷汝耕则由日本侵略者推荐改任滦榆区行政督察专员。殷汝耕是一个死心塌地的汉奸,他公开与日本侵略者勾结,使冀东非军事区成为日本帝国主义严密控制的势力范围。1935年11月15日,殷汝耕为配合日本“华北自治”的阴谋,联合冀东各地一批亲日分子致电宋哲元、韩复榘,攻击南京政府内外政策,要求实现“华北自治”。11月23日,殷汝耕又在天津日租界召集有非军事区各保安队长等人参加的会议上,密商非军事区“自治”。翌日,殷日耕在通州召集非军事区各县及宝坻、香河、昌平县县长,非军事区各保安队长临时会议,并于当晚发表脱离国民党中央政权宣言。决定“自本日起,脱离中央,宣布自治,树立联省之先声,谋东之和平”。25日,殷汝耕在专员公署“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成立大会,自任“委员长”(后改为“冀东防共自治政府”,殷汝耕任“主席”。)公开打出其叛国“自治的旗号,成为伪满洲国之后的第二个在日本帝国主义卵翼下的汉奸傀儡政权。熟知中国抗日战争历史周远,对分裂祖国的汉奸败类深恶痛绝,除了对日军残酷打击外,对冀东的伪军和伪政权也出重拳打击。刚到冀东时,在他的指挥下频频出击,专门袭击日伪军的宪兵队和警察署,而且从来不留活口,当时在日伪军中造成了很大的恐慌。冀东临近热河靠近东北的伪满洲国,在策划满蒙独立后,鬼子一向把此地视为稳定的后方,军事力量比较薄弱,尽管如此,敢于主动找鬼子麻烦的武装并不多。所以,一中队很快地在冀东打开了局面,同吕正操的部队会合后,更是如虎添翼,部队迅速地发展到万余人,在当地一提“八特队”无人不知,尤其是汉奸们在打赌时常说,如果我怎么样就让我出门碰上八特队。在收复山西战役期间,基地特别党委决定组建东北集团军,任命周远为司令员,高之心为政治委员,副司令员吕正操。基地为了支援东北集团军的建设,并将华北集团军在“掠夺者”和“狼吞”行动中,俘虏的伪军约4000余人,收复山西战役的伪军俘虏约4000余人,经过甄别和教育训练,空运到冀东,编入东北集团军。同时,还在华北和西北两个集团军中,抽调了500余名军政骨干,作为基层指挥员也编入东北集团军,所以,东北集团军发展得较顺利,到了1938年初,迅速地达到了三个师五万余人的规模。为了适应脱离根据地的独立作战要求,东北集团军的武器为清一色的抗日-1型系列武器,火炮以经过改进的92式步兵炮为主,只有一个拥有40门105榴弹炮的重炮团。在战邪司令员和董良政委访问延安,同中共建立联系后,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2月,八路军115师3团和120师雁北支队,也编入东北集团军战斗序列,并成立了东北集团军党委,以及中共中央东北局,陈云同志任书记,高之心任副书记,足见党中央对未来东北事务的重视。

周远司令员和高之心政委,仔细地研究了另一个时空中的抗日战争历史,对发生的冀东大暴动进行了探讨。在原来的时空中的抗日战争时期,1938年7月至10月,中共河北省委在日寇统治严密的冀东地区领导和发动了一场波澜壮阔的抗日民族大起义——冀东暴动。抗日烽火遍及21县,攻克了9座县城和几乎所有的重要集镇,摧毁了除重要城镇外的大部分日伪政权,参加暴动总人数达20余万,组织起10余万人的抗日武装。暴动震惊中外,声势迅猛,'沉重打击了日伪在冀东的统治。根据中共中央配合冀东人民抗日暴动,开辟冀热辽抗日根据地的重要决策,1938年5月31日,八路军第四纵队5000余人,由司令员宋时轮、政委邓华率领两路从平西斋堂出发,于6月下旬挺进到蓟县靠山集、将军关、下营一线。冀东人民深受鼓舞,奔走相告。"四纵"的到来,大大加速了暴动进程。暴动兴起后,各级抗日政权并未能在各地建立起来,“四纵”进入冀东后,一直连续作战,需要休整和补充;暴动队伍数量庞大,成份复杂,也缺乏政治和军事训练。面对这种形势,"四纵"领导认为,暴动已引起日本侵略者严重注意,我大兵团在冀东活动和进行整训是困难的。他们把形势估计得过于严重,对暴动武装长途转移的种种困难估计不足,缺乏坚持冀东游击战争的信心。9月中旬,宋时轮召集"四纵"党委和负责干部会议,决定西撤。10月8日,"四纵"党委与敌后河北省委及冀热边特委在丰润县九间房召开会议,宣布大规模西撤的错误决定。此间,中共中央、北方局、毛泽东、刘少奇和八路军前方总部以及晋察冀军区都曾来电劝阻西撤,但没有任何效果,最后暴动队伍仓促西撤,遭到敌人的阻截受到巨大损失。

高之心政委对冀东大暴动的虎头蛇尾,经过讨论分析后得出的结论是:

1、暴动前缺乏完整的行动计划,在战略上几乎是空白,没有人在事前制定出任何具体作战方针。

2、组织失控,这是没有完整计划的必然结果,整个暴动完全是凭着冀东人民的高涨的抗日热情,处于一种自发的,随意的状态,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战略行动。

3、错误地估计形势,这里包括了过高地估计敌人的力量,过低地估计自己的力量,导致最后作出了西撤的错误决定。

4、没有一支能够在整个暴动中,起到中流砥柱作用的武装力量。尽管八路军第四纵队拥有5000余人的兵力,但是实际战斗力很难担当起这个重任。

5、没有可供依托的比较巩固的根据地,暴动的部队处于流动作战的状态,加上人员成分复杂,缺乏军政训练,很容易被敌人打散。

周远司令员完全同意高之心政委的分析,同时又补充了一条:缺乏部队迅速扩充的精神和物质准备,没有建立高效率的后勤保障系统和相应的物资储备。周远司令员以一名军事战略家的眼光,看到了东北集团军在未来战争中的重要作用,不仅将来是进军我国东北的先锋,很可能在不久围歼华北的日军战斗中,将起到巨大的作用。熟知中国抗日战争史的周远司令员,决心来改变冀东大暴动的悲惨的结局,充分利用这次暴动在冀东开辟出一块巩固的根据地,而且将部队大规模地扩充,兵力要超过或接近华北集团军,同华北集团军一道对平津地区构成钳形攻势。他首先召集部分来自未来的原一中队的班排长们,现在大多都已成为师长和旅长,开了一个秘密会议,一来统一思想,二来论证可行性。这不是搞宗派主义和拉山头,因为要涉及很多未来的事情和内容,所以不便和这个时代的同志一起讨论。在前面已经介绍过,来到这个时空的战士们,虽然大都很年轻,但都是军政双全的精英,完全熟知未来的历史进程。在会上,大家详细地分析了敌我势态,以及目前冀东的社会现状,高之心政委也将自己总结出的历史上冀东暴动失败的原因,向大家讲解并征求不同的和相同的意见。经过两天的研讨一致认为,由于我军在山西和华北的行动,不仅改变了整个历史发展的轨迹,冀东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无论是敌我力量的对比,还是冀东人民的抗日热情,都同原来的历史进程的相同阶段有很大的不同。中国GCD和八路军特别纵队的威名早已深入人心,而且已经在许多地区建立了抗日政权,东北集团军在基地以及后来的中央军委、八路军总部的支持下,已成为这个地区最强大的武装集团,已成为冀东人民心目中的主心骨。目前日伪军全力围攻华北和山西,使本来就兵力不足的冀东地区更加空虚,我们应该抓住这个有利时机,对日伪的据点展开大规模的攻击行动,不仅有力地配合华北和山西,还能打出一大片根据地。会上所有同志都支持提前举行冀东暴动,并依托燕山山脉建立根据地,提出许多构想和方案,委托周远司令员整理,最后在集团军党委会上通过,再上报中央军委和八路军总部。尔后,东北集团军召开了党委会议,东北局书记陈云也赶来参加会议,会议的主题是讨论在冀东地区开展强力攻势,发动群众动员所有的武装力量,对冀东的所有日伪军据点进行毁灭性地打击,彻底切断北宁线,支援华北和山西战场,建立巩固的冀东根据地。周远司令员把秘密会议的精神和资料进行了整理,同高之心政委一起制订出代号“长城”的战役方案,在会上向中共中央东北局和集团军党委,详细地汇报了此次作战方针和行动计划,主要内容如下:

战役全称为“八路军东北集团军冀东战役”。此次战役的作战方针是,在中共东北局和河北省委的领导下,以东北集团军为主导,广泛地发动人民群众,动员冀中境内的所有武装,攻占所有日伪军的据点。较大的城镇由主力部队负责,其他乡镇由我党领导的抗日武装接收,并同时建立起各级抗日民主政权。各抗日武装本着就地发展,就地休整,就地作战的原则,在战役结束后立即进行整编,根据实际条件可以采取四种处理方法,即编入主力,地方部队,基干民兵,就地解散。整个战役分为三个阶段进行:

第一阶段,准备阶段;借鉴华北集团军的经验,由集团军派出武工队深入重点地区,配合当地的中共领导人,进行战役前的组织、武装和训练,特别是矿区的工人聚集地,更是组织、武装工作的重点。同时,东北集团军1师开辟以雾灵山为中心的燕山根据地,在接受基地空中支援的同时,自力更生囤积粮食和弹药。2师进占迁西,3师进占青龙,伺机切断北宁线,抢夺日寇运往华北的物资。

第二阶段,战役实施;三个主力师都有各自的进攻重点,这些重点目标不仅有日军,而且都是军需物资补给点,还有为数不少的伪政权机关,所有重点城镇必须拿下,各师根据本部队的实际情况,可以灵活扩大攻击范围。1师攻占通县、平谷、怀柔、密云;2师攻占蓟县、滦县、迁安、昌黎;3师攻占宽城、八道河、双山子。作战的主要目的是歼灭敌人有生力量,大量地掠夺敌人的物资,彻底摧毁所有的伪政权,将占领区迅速地转变成根据地和游击区。作战中注意同国民党军的配合。

第三阶段,精简整编;由于日军全力忙于华北战事,不会抽调更多的兵力前来报复,我军战后有较充分的时间进行休整。要求各师在战役结束后,必须扩展到三个师四万人以上,务必要保证兵员的质量,不得随意扩大规模。预计此次战役可能有10万至20万人参加,人员情况十分复杂,为了巩固冀东战役的成果,除了建立地方党组织和政权外,部队立即收缩进行整编。可以主动放弃不利于巩固的地区,留下地方部队同民兵一起开展游击战争,由于这次战役的毁灭性打击,敌人在短时间内很难建立起伪政权。

中共中央东北局书记陈云同志,对“长城”行动计划十分赞赏,他说:“我在军事具体指挥方面,同你们在座的相比可能是门外汉。但是从这个计划可以看出来,是经过慎密思考,反复论证,精心组织的产物。从战略方面来讲,完全符合前不久,中央军委给东北和南方两个集团军的指示,全面出击牵制和迟滞敌人的集结,配合华北和山西战场的战略方针。从战术上讲,充分地利用了敌人兵力不足,无暇顾及冀东的良好机遇,创立冀东抗日根据地,给日军在战略上造成了极大的被动和不利,为我军挺进伪满洲国建立了一个桥头堡。同志们,你们对党中央,中央军委的精神理解得很透,我临来这里时,八路军总部的战邪副总司令告诉我,尽管东北集团军成军较晚,但是发展速度却可能很快,与此同时一定要注意坚持党的领导。军政团结,配合默契,相互支持,你们都做得相当出色,冀东这块土地上大有文章可做,我完全同意你们的行动计划,各级地方党组织会全力配合你们的,预祝你们这次战役取得辉煌的胜利!”。

远在太原的MZD,一口气看完了绝密文件“长城”行动计划后,不禁拍案叫绝连说三声好,兴奋地对前来送“长城”计划的八路军副总司令战邪说:“小战哪,你的手下还真不简单啊,这个战役计划有气魄,有水平!不仅仅是对华北和山西战场的有力支援,一旦我军在冀东站稳脚跟,向南威胁北宁线,向东可以出击热河和辽西,向北可以夹击绥察的敌人,向西可以牵制平津的敌人,大手笔呀!”MZD不断地啧啧称赞。战邪笑着对MZD说:“主席您可不能这样夸他们,您忘了,他们可是熟知历史的未来人啊,只不过是把这段历史引领到另一个方向而已。”还不忘递给MZD一根光复牌香烟。MZD把烟点着后摆了摆手,“你这么说不太全面,小战呀,你想过没有,如果他们不是认真仔细地总结经验教训,也不太可能制订出这样完善而严谨的计划来,陈云同志给我来电,称整个东北集团军的高级干部,都是马克思主义的天才。哈哈!他哪里知道,何止东北集团军的高级干部啊!”MZD的脸上充满笑意,看来对来自未来的干部十分地满意。“东北集团军的将士们有如此的气势和决心,我们也不能无动于衷啊,虽然我们这边也有点吃紧,是不是能尽量对他们提供些支援?”MZD对战邪说。“主席,我们准备支援东北集团军五百万斤粮食,十万套服装,十万斤棉花,五千匹布。抗日-1型半自动步枪十万支,轻机枪两千挺,重机枪五百挺,82迫击炮三百门,炮弹一万发,其他装备和物资要靠他们自己从鬼子那里获取了,这也是我军的光荣传统嘛!”战邪向MZD报告道。“再想办法给他们搞一些棉被,冀东靠近东北,我们的战士冷啊,我们的战士冷啊……”MZD喃喃地反复叨念着,站在窗前凝视着远处的天际,仿佛看到了在寒冷中作战的东北集团军官兵,手中的香烟都快烧到了手指,仍一动不动地站在窗前。战邪的眼睛逐渐模糊了,视野中只剩下一个高大的身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