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十三刀之笑傲三国 第三章:射戟辕门 路在何方

liyucheng 收藏 1 17
导读:风流十三刀之笑傲三国 第三章:射戟辕门 路在何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4/


“嗖”,吕布手中狼牙箭如同流星赶月般飞向辕门上的画戟,因此箭关系重大,众

人虽然各怀鬼胎,然命运所系也,心也揪紧不已。

纪灵心里也在许愿让吕布这个狂牛这次牛皮吹破,然后回营整兵厮杀。

刘备对吕布虽说深信不疑,但内心却极其担心失手,关羽不予置评,张飞心里这小子射不中最好,那我张三叶就可以整兵大战,他娘个熊,谁让吕布这家伙来插这一挡子事呢?心中很是不岔,希望他这次在众人面前再次失脸。

那支狼牙箭如同长了眼睛般向方天画戟的小枝飞去,“嘘”洞穿而过。

吕布军士见自家主公在一百五十之遥,可一箭射中戟上小枝,立即欢声雷动,为找到这厉害的主帅而心里庆幸,殊不知如不是李剑三人糊里糊涂来到这里,要不了多久,就会死在曹操手上。

刘备见到如此,心中大石终于落下。老子的韬晦之策一日不死,就还有我刘备功成名就之时,乌龟为什么可以活前岁,还不是忍嘛,这世界上有的太迂腐,老迂腐,为一时之气冲动而让老命瞬间丢掉,那是最愚蠢之行为。我刘备为了大爷做乌龟又何妨,将来成功时还要史官记载我是怎样忍辱负重,苟且偷生,总之要有多么难忍就多难忍,以教后人,要想成功就一定要学会。这是真理。说不定将来还有什么“乌龟学”也未可知也!

三国小说如何描述书中英雄人物,引发了数之不尽的文坛巨匠,三教九流之辈对之讨论不休,今天这个家伙品三国家来本书,明天就来个读三国感言,后退又多个不知所谓的家伙来个我对三国不得不说的故事。总之都穷经皓首,孜孜不倦地找历史证据,或者是引经判典书评不休,大部份学者整得自己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小儿麻痹、医术星相啥玩意都说的“咣咣”响,实则狗屁不通之极也。至少李剑三人现在是这样想,关张赵马黄等大将武艺如何,现在还未可知也,但就凭吕布这一手箭法,就可打破如许学者心中疑问。就算后羿在世,有饿部过如此。

纪灵脸上如同涂着绿浆,心中叫苦不迭,真不知道如何人回去向袁术交差,别一不小心,老袁不高兴就要砍我的脑袋研究研究,那就真悔恨晚矣。

吕布射中画戟小枝,哈哈大笑,掷弓于地,执纪灵刘备之手道:“大仙当前,黄天在上,是天意让你们休兵也!”和教军士取美酒来饮。

“饮”李剑三人接过酒樽在一饮而尽,“噗”尽吐落于地,这他娘的什么东西,还叫美酒呢?没有香味,只有如同辣椒呛喉咙般难忍,最难受的是还有种印度咖喱的味道在喉咙间久久不散。

吕布等人见状大惊道:“三位大仙,为何将美酒吐之呢?”

苏代直摇头苦笑道:“你们凡间的美酒我等皆不习惯,我等习惯饮天上的神酒。”

众人顿时明白,神仙自然要喝神酒了。李剑等人心中如却暗自好笑。

范名家灵机一动,郎声对众人大喝道:“让而等一睹天上神术,如何?”

众人闻听可以一睹神术,自是非常高兴,真走运啊,我等见了神仙还施展神术传将出去,一定让人羡慕之极也。于是皆大呼道:“请大仙施术!”

范名家虽然有心在众人面前露一手,但是这大仙两字听来听去总是浑身不自在,看来要装神弄鬼了,如此一想,随即坦然道:“尔等可见到我手中酒樽?吕布将军先前施展神箭,百步穿杨,真堪当神箭手也,我今在四百步开击穿此酒樽,如何?”李苏二人已知其意。

众人一听在四百步开外击中酒樽,要是换成他人如是说,一定会认为吹牛,虽然对神仙深信不疑,但是内心皆没有任何答案。以吕布之精,在一百五十步已是极限,今日可砍刀如此天人之术,真是快慰人生也。

张飞突然扯着大破锣的嗓门对众人道:“之前吕将军射箭时,这位大仙叫我等大呼为将军呐喊助威,现大仙神术表演,我等当再来一次!”原来这家伙先前还玩上瘾了。现在又想一试。

众人觉得可以一拍神仙马屁,自是乐意,说不定大仙一高兴就把那即将制成的宝剑盔甲送给自己也是未定之数。

张飞清清喉咙,大叫道:“现在开始,大仙好样的,大家大叫三声,叫!”

众人自是大叫三声:“现在开始,大仙好样的,大家大叫三声,叫!”

李剑三人闻声而倒,如中霹雳。不过张飞的声音单独表现的确惊人,难怪长板坡一声大叫,吓退曹操百万大军。

“不是这样,是大仙好样的。”张飞记性不差,竟然照搬下来,将吕布改为大仙,想来一定不错,先前大仙就这样叫,一定喜欢如此,大仙必定高兴。说不定天上神仙聚会,都是如此先大喉一通,如同见面礼般。

“不是这样,是大仙好样的。”众人自然不甘落后,心中也是如同张飞一般想法。

李剑三人只差吐血而亡。想不到先前一翻戏弄,竟然因果报应这么快,古人智慧真今人所能比也,大智若愚,大智若愚啊,现在再也不奇怪周瑜怎会让诸葛亮气死了。

众人呐喊完毕,以为大仙一定会夸奖夸奖,那知三人脸上竟是一片哭笑不得的表情,众人心里随即释然:神仙何其厉害也,最擅长一边笑还一边哭的表演。

范名家也懒的解释,对一名看起很象老兵油子的兵丁道:“你在四百步外的地方里定,将此酒樽置于头顶,我既射之。”

兵油子闻言大骇:“大仙不要,我上有八十岁老娘,下有三月幼儿,求大仙不要杀我。求大仙手下留情啊。”

吕布大叫道:“大仙看上你是你的福分,为何不选他人,还不快去。”他本来还欲再说几句,但害怕大仙一时高兴,看上我了,叫我去时那就自找麻烦。众人嘴上都嚷嚷道:“那是你的福分啊,快去快去!”之类的话语,就怕大仙挑上自己。

兵油子真是欲哭无泪,这福分我不要也罢,但却不敢反抗,只得哀求道:“大仙,希望你射的准些啊,不然我这小命难保也。”

范名家闻言大笑道:“看来你是不信我之射术,放心,我会手下留情的。”

兵油子哭丧着脸拿着酒樽向前跑,每一步跨的极大,如同跳过去般,心中只叹平时军训不苦,如果一下可跳几丈远,那就太好不过。

范名家看兵油子已经头顶酒樽立定,不慌不忙解下背上KBU88式狙击步枪,目测距离大概为三百五十米,以站姿射击,打开光学瞄准镜,瞄向目标,只见那酒樽左右摇晃,原来兵油子害怕,嘴上一直在念南华经,双腿不听哆嗦。范名家暗自好笑,看来这家伙对神仙还是不怎么信任嘛。不过想想也理解。如果吕布射箭让自己在站那里,自己也是心虚。是以也不想再捉弄于他。心念至此,随即扣动扳机。

众人见范名家从身上解下那根“铁棍”,心中都知道这家伙难道将其甩将出去击之不成,但见其手指一动,“嘭”声吓了众人一跳,那“铁棍”立时掉出一颗东西在地上(弹壳),然后就看到那兵丁头上酒樽应声而碎。无不大叫厉害。吕布关长等人心道:只怕世间之上无任可以躲得开去。对大仙的尊敬崇拜之情洋溢于表。

那兵油子先前是一边闭眼,一边念经。听到头上酒樽破碎之声,立即高兴大叫。但是一看四围没有箭支之类,心道一定是大仙用神法。

整个大营嗡声大作,皆讨论神仙之厉害。

全副武装有着四五十公斤的负重,三人虽说是习之为家常便饭,但是有句说话对他们来说正是适合之极:站着说话也腰疼啊。李剑可不想众人呢如同看大神一般看着三人,于是对吕布道:“将军既然已射中画戟小枝,是天意要他两家和解。你且修书一封与袁术,好让纪灵将军交差。”

纪灵闻言自是大喜过望,有大仙说话,再加上吕布书信,自己头颅应该可保,如淮南诸人发难,可叫他们来找大仙麻烦,哼哼,谁他娘的活腻了感找大仙呢?只怕那脑袋就换成刚才的酒樽了。

吕布忙拉众人到帐中坐定,又请饮酒,李剑三人解下身上被包。暗到轻松多了。但自然不愿意再次品尝这样的“美酒”只是坐于席上。

众人只道天上美酒必胜人间无数,也不多劝。酒过一巡,关羽先发话:“敢问大仙,适才那支“神棍”为何那般厉害,都不见影子,就可击碎数百丈开外的酒樽。“身近两迷红脸长胡子的关羽和吕布张飞一样,对大力乱神的事情自是最感兴趣不过。当然,这句话也是在座之人最想问的话语之一。那“铁棍”真是听所未听,闻所未闻。威力巨大,说神说鬼的书上也从来没有记载啊。

李剑三人闻听到“神棍”两子,又欲晕倒,怎么做起神棍这样的勾当来了呢。这群家伙真不识货啊。中国人民解放军最新式狙击枪在他们眼里竟然是“神棍”。

范名家失笑道:“这是天宫神龙枪,专杀妖魔鬼怪,中之非死既伤。尔等凡夫俗子自然一枪毙命。”

众人闻言,心中大惊。都道平时要烧香念佛啊,不然得罪神灵,那简直就是想念阎王啊。.看来,道家所说要行善积德是再对不过。

吕布对神仙到其大营,面色得意之极问题:“敢问三位大仙这次要凡间多久呢?”

这个问题正中三人痛处,说不定一会一阵大风又把他们三人吹回去,那就再好不过了。但是不知道还有没有这样的免费旅游了。要是一辈子都回不去了,那真是凄凉啊。虽然军人是为战争而生,但是却到这半杆子都打不着的三国来了,这是什么道理嘛。

李剑灵机一道:“我等此次下凡,是为收服妖魔而来,这世间近来双方大乱啊。”

这次刘邦抢着说道:“大仙啊,自灵帝以来,宦官弄权,权臣当道,各镇诸侯拥兵自重,相互争斗,先是黄巾之乱,又是董胖子不臣,吕将军大义灭亲、、、、、

“停”范名家不愿看到刘备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在努力表演,于是阻止道。不过心想这家伙要是在现代社会,如果去拍电影,一定比那帮家伙强多了,影帝之冠非他莫属。

李剑不理会刘备发愣的神情,接着道:“不用多说,之前之事我等已经知道,我等此次到此,可为天下万民造福。除尽天下恶贼。如何?”

众人自是大呼神仙之德,李剑不愿受听,又对吕布道:“吕将军,你说世间恶徒都有何人?”

吕布一听大喜,刚才明显看出大仙对刘备不喜之情,现在又问事于我,看来我吕布真是人中龙凤啊,于是大喜道:“世间最可恨者莫过曹操这厮,无恶不作,杀人放火,奸淫妇孺。还抢夺天子以令诸侯,着实该死一万次。”原来吕布嫉恨草曹操于之前屡次大败于他,心中对他简直是皮当寝,血肉当食。所以一听大仙问他时,不免添油加醋说一番。

众人心中都答吕布果然是小人,但对曹操都没有好印象,是以都点头称是,皆说曹操是天下第一当杀之人。

李剑三人心中暗笑,这吕布当真不是什么好鸟,对曹操如此评价,都明白是因为屡次输与曹操,是以心中痛恨之。实则后人皆认定曹操当是三国第一英雄。

李剑笑道:“曹操,枭雄也,我当为天下万民除之,还有他人乎?。”

在座文臣武将皆言一通心中最嫉恨之人。

苏代直见守帐军士张口欲言。叫他过到面前,问其记恨之人是谁。

军士看了看吕布,吕布示意让说。军士壮了壮胆道:“我最记恨周大炮。”

众人闻言都决奇怪,以为他也会说什么诸侯大臣,没想到却整个闻所未闻的周大炮出来,李剑三人细细回忆,好像三国里没有周大炮这一猛男啊。

苏代直道;“周大炮是谁?”

军士答道:“他是俺老家二大爷的表哥的外甥的大哥的侄子的父亲。”

众人一听,心中大骂,真是狗肉上不了酒席。这么复杂。头弄大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范名家来了兴趣,感觉这小子很有搞笑天王周星驰的风格,于是继续问道:“为何记恨于他。”

军士答道:“俺家穷,小时候好不容易偷到一个红薯,正要吃的时候,,就被周大炮给抢了丢掉,还叫家人把我的裤子脱开,打了三十大板,打的皮开肉绽。还吊了我三天三夜,只差没死。是以我最恨于他,发誓将来一定要报此仇。”

众人闻言大笑不止,这家伙真难上大雅之堂也。李剑三人郁闷了半天,听了这军士所言也是开怀大笑。

军士见众人大笑,也觉发窘,那知道他还继续道:大仙,我还有话要说。

李剑见这军士着实可爱之极,就笑道:“有何事皆可有说。”

军士立即道:“要是上天准意思,我还希望可多死一物!”

“何物”

“就是周大炮就的那条大黄狗,每次见到我就咬,害到我一见它就跑,但是那天杀的黄狗追人真是厉害,每让我跑掉一次,那狗咬人每次都把牙齿咬着屁股上的肉不放松,牙齿又长,那中感觉真的,哎呀,太受不了。那狗也真聪明,就知道屁股上的肉软好咬,我这屁股上还有十三个伤疤,都是拜它所赐啊。”

众人直是包者肚子大笑,这军士真是可爱,一边说如同狗就爱身边,仍然心有余悸,说到后面,就好像害怕众人不信,要脱裤子给众人一看,展示屁股上与狗牙做斗争的痕迹。

吕布先前也是大小不已,这军士竟然要脱裤子,自己的兵丁如此在众人面前出丑,感觉丢脸之极。马上大怒道:“滚滚,还不快滚。”

军士立即就滚,不过却嘴里嘀咕道:“人家屁股上真的被咬了嘛、、、、、、

范名家待众人笑痛肚子后道:“尔等所举恶人,我等皆全部记下,稍待时日必将遭我等收之。”

众人嘴上答谢,心里却佩服神仙的记忆力,说了这么多人,竟然可以记住,达县就是大仙啊。心想以大仙本事,这些人必定死定了,不管干过任何亏心事也好,或者此人当杀也好,或是借刀杀人也罢,反正以后可以安心入睡了。

李剑三人终于领教到古代人说大话浑话的本事了,一点都不输于现代人,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就想借他们几个“大仙”之手以除之。暗叹人心不古之于,将来随便应付就行了。

范名家道:“天下事瞬间万变,吕将军先修书于纪灵回去,我等随你回徐州稍做歇息。”

吕布闻言欣喜万分,看来自己祖坟一定埋的很好,不然怎么会有大仙跟随我去徐州少住啊!我吕布必将、、、、、、、嘿嘿、、、、、、(YY不止)


纪灵自领兵回淮南,刘备等人仍顿小沛。不过,范名家觉得张飞很是有趣,要其随如徐州,说有要事相商量。张飞见识了神仙的狮子吼和“神棍”,十分乐意地随往。

吕布大军翌日早上出发,李剑要求把蟒蛇抬到徐州。可怜那抬蟒蛇的兵丁,到徐州时,恐怕两个肩膀都磨平了。

李剑三人做在特令吕布制作加大马车里。有感一天以来的种种际遇,都感叹摇头不已。

范名家首先说话:“头,大队一定已经认为我们已死了吧。”

李剑黯然道:“一定,不知道将来是否还有机会回去。那里不仅有我们最亲密的战友,还有我们最敬爱的亲人。哎、、、、、

苏代直眼睛已经湿润:“我们的亲人和战友们现在一定正在凭空奠基,哎、、、、、、如果能让我回去,我想我一定可以做一个更优秀的战士和一个最孝顺的儿子、、、、、、

三人同时唏嘘,久违的眼泪顺着脸颊留下,这眼泪里包含着对亲人的思念和对战友的怀念、、、、、、

前路漫漫,路在何方?

有谁能告诉他们?

没有谁有答案、、、、、、

三月的暖阳照在五万大军身上,惬意了士兵疲惫的身心,也温暖了路边的野花草木。

李剑三人的心呢?飞到了何处?

车到山前必有路,但前路一定不好走。

世界上本来没有路,人走多了也就成了路,可为什么是我们三人先来走这条路?

李剑自问,没有答案。可是谁又能告诉他们答案呢?

路到底该怎么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