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 第三章:初战两水洞! 志愿军司令部(十一)

iji5000 收藏 16 7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


志愿军司令部(十一)

枪声从北面传过来!让李成龙、谢志涛和刘飞满是惊讶和纳闷!

“李胖子!”谢志涛又侧起耳朵听了听,北面不在有任何声音传过来!倒是南边隆隆的炮声不时的传进耳朵!“你说能是怎么一回事情!”

“不知道!已经中午了!天黑之前要抓不到这小子就危险了!黑灯瞎火的让他摸进来,老总和我们的安全都全在他的威胁之中了!”李成龙抬头看看山头上的人民军哨兵!“老金的队伍好歹也是精锐了!怎么三番五次的出现问题!是不是该整顿了!”

“拉倒吧!这事到不是完全怪那个金成唤的事!你想想这几天来的都是什么级别的!不是空降兵就是游骑兵,哪个是吃干饭的!就象我们演习一样!你们一个尖刀连再厉害能挡住人家特种大队么?”刘飞看了看山头!又回头看看四周忙着“翻地”的兵们!

“也是啊!大炮!我们也去看看!”李成龙看着翻地的兵也把可以隐藏狙击手的地方都翻到了!想去看看那声枪声到底怎么回事!“去看看到底谁开的枪!”

“恩!”谢志涛仿佛突然想起什么事情!“谁看见那个金英楠了!别这次再跑出去给我们惹麻烦!老子们还得给他揩屁股!”

“是啊!这小子呢!别又出去惹祸去了!”李成龙突然发现从山洞里听见安金刚告诉他们俘虏跑了自己冲出来的时候就一直没有注意到金英楠溜达到什么地方去了!

“嘿嘿!放心!这回肯定没有丢!在这儿呢!”陈人芳从一片灌木丛里出来。笑着说!

李成龙他们几个一看!都乐了!

陈人芳肩膀上扛着机枪,背后却背了一支步枪,枪口冲下,正是金英楠用的那支!小金英楠正一手抱着陈人芳的腿,一手拉着三八步枪的枪带儿!

“陈…叔…叔!枪地…还我!”小金英楠眼睛里全是眼泪儿!几乎用哀求的眼神跟陈人芳商量着,让陈人芳把步枪还给他!那黑瘦的小脸蛋儿!豆大的泪珠!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宣传画上的非洲儿童差不多。

“你起来!等该给你的时候自然就给你了!”陈人芳故意黑着老脸。“服从命令!”

“陈…叔…叔!枪地…还我!”小英楠就是不松手。松开了抓枪带儿的手,干脆两手全抱着陈人芳的大腿!

“小兔崽子!”陈人芳笑着走了过来,带着抱着他腿的小英楠!小英楠的破挎包就在地上拖着。

谢志涛有点惊讶的是陈人芳的腿上带着几十斤的孩子走的还那么灵活。似乎腿上的孩子就是个小小的沙袋一样。

“别张嘴了!陈人芳是团里的训练尖子!平时沙袋都是别人好几倍的重量,跑五公里都悠悠的!何况带着那么点儿的孩子走道!“李成龙见怪不怪的说。

“李头儿!这小子刚才跟你墨迹要跟着队伍走!你没同意!他就想带着枪跑出去!后来折腾的我就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没收了他的枪!这招还真灵!一直挺听话的!我靠着眯了一会他都乖乖的在我边上!“陈人芳笑着走到李成龙他们的边儿上!

“行!你还挺有办法!对了!你带上机枪!跟我们去前边儿看看情况!把他的枪给魏大鹏看着!别让他跟着我们添乱!”李成龙笑着看着陈人芳!“魏大鹏!过来一躺!把陈阿叔的孩子带一会儿!”

“是!”魏大鹏笑着从那边跑过来!把枪接过来!背好!“来吧!金少爷!跟着魏叔叔!”

“把这个也拿着!还有你屁股上的都要看好了!这小子手可快着呢!能从特种兵身上把子弹摸走!你小子也得注意一点儿!”陈人芳把一把刺刀也给了魏大鹏!“这是他的!你注意着点!别让人把枪带割断了把枪顺跑了!刚才差点中了小子的道儿!”

“罗嗦!陈阿叔!”魏大鹏嘟囔着接过刺刀!“快走吧!跟不上了!”

“你!”陈人芳瞪了一眼魏大鹏,然后回头追已经开始上山的李成龙他们。刚刚从山洞里出来的粱璇看见他们要上山!问了后边的陈人芳什么情况以后!也跟着上去!洞里就留下了曹能、池晓东、韩兴宇几个伤员和杨娜、袁源看堆儿!

李成龙带着谢志涛和刘飞,刘汉卿背着电台向山上走去,丁健伟跑上来跟着。

在靠近山顶的一个小山洞口边儿!李成龙看见了一具人民军的尸体!头部蒙着一件破军装,安金刚正对一个人民军的上尉发脾气。

“安政委!我们来看看!”李成龙看见安金刚正在气头上!

“哦!李队长!”安金刚赶紧给李成龙敬礼!

“哦!没有什么!这就是牺牲的同志?”李成龙指着地上的尸体!

“不错!”

“当时什么情况!”李成龙想虽然俘虏是个游骑兵也不至于那么厉害!是不是有人来救援!如果是!会是什么人!

“原来我们是两个人看着的!其中一个同志出去了!5分钟后回来就现在这个样子了!”安金刚简单说了一下情况。“这是我们的失误!对不起中国同志!”

“算了!丢了什么东西没有?”李成龙不想再听安金刚的检讨了!现在这个时候检讨也屁用不顶了!

“一支三八式步枪!一把刺刀!10发子弹!三颗手榴弹。被害的同志还参加过追击俘虏!弹药还没有补充!就那么多!刚才忙着安排人去追,尸体我们都没有动过!“安金刚看着李成龙说。

“我来看看!”粱璇挤过来就要动手检查尸体!

“慢着!”刘飞赶紧制止了粱璇!然后自己蹲了下来,小心翼翼的用手慢慢的伸进尸体底下摸索着什么!

“靠后!”谢志涛看出来刘飞是担心敌人用手榴弹做点手脚等着动尸体的人!赶紧让大家靠后!

“刘上校!您是要干什么!”安金刚不理解的开始向后挪动着脚步!

刘飞没有理会安金刚的问话!小心的用手在尸体上摸索着!摸到腰的时候,手指碰到一个硬硬的东西!刘飞的眉头不由得一皱!为了防止是石头之类的物体,他又小心用手指头尖在那个物体上摸了摸,坑坑洼洼的很有规则,应该是预制的手榴弹弹片了!敌人果然在这做了手脚!

“前边的人分开!我面前30米以内不要留人!要快!”刘飞冲身边的人喊了起来。

人群呼啦一下全闪开了!按刘飞的要求留下足够的空间!

刘飞慢慢的深呼吸了一下!虽然用手榴弹做鬼雷这缺德事儿自己演习的时候在树林子里常干!但是在尸体身体下边儿排雷却是第一次干!演习有哪个“阵亡的”兵能乖乖的听话躺下让你弄个手榴弹压着。

“1、2、3”刘飞心里暗自数着数儿!然后迅速伸进去抓住手榴弹!猛的掏出来!看都不看就扔了出去!然后快速的卧倒!

“卧到!”李成龙看见刘飞手里扔出去一个黑忽忽的家伙!赶紧趴下!

呼啦!人全趴下了!

“轰!”手榴弹飞出去还没落地就爆炸了!

“他妈的!真鬼!老美的混蛋!那二鬼子还挺厉害!”刘飞脑袋上全是汗!一屁股做到地上!

粱璇站起来!掀开被害的人民军战士头部的破军装,一张面部扭曲的吓人的脸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尸体头部的下巴部分呈紫红色,看来死者生前曾经遭受了重击,颈椎、太阳穴和面部都没遭受袭击的表象。看来因该是被重重的击中了下巴!不但被打掉了下巴!而且咬伤了舌头!而且可能干脆就直接昏过去了!”粱璇摆弄一会尸体,看看头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让人一脚踢到了下巴上!你看!这还有半个鞋印儿!”

大家凑过去一看!果然在下巴遭受重击的部位隐约有点鞋印儿!

“难道是被一脚踢死的?”谢志涛蹲下仔细看了看尸体!

“不是!”粱璇仔细看了看尸体的胸口心脏的部位!一个弹孔,翻过尸体一看背后同样部位也有一个!“致命伤在这里!伤口呈黑紫色!应该是很近的距离射击的!没准就是这样打的!”说完用手比画着枪的样子直接顶在尸体上。

“肯定是用枪顶着身体补的枪!”粱璇又仔细检查了一下翻过来的尸体!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了!

一直沉默的丁健伟凑过来在刚才尸体躺着的地方抠唆了几下,扣出一个弹头来!

“11.43mm!”丁健伟自言自语着说!

“什么毫米?”刘飞看着蹲在地上发愣的丁健伟!“子弹的口径!?”

“废话!不是口径还能是口粮吗?”丁健伟起来笑着说!

“哦!凶手用的是什么枪啊!”粱璇看了看伤口也很想知道到底什么什么枪能打出这样的伤来!

“什么枪?”丁健伟笑了笑!我们现在有人就使用这种口径的子弹!这个人!那就是他!“

说完用手居然指着刘飞!“就是他!他口袋里的子弹就是11。43口径的。

“什么!丁健伟!你这几天吃罐头吃多了吧!”刘飞看着众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你胡说八道什么东西!”

“你那么激动干什么!我说你有!又没说是你干的!”丁健伟见达到吓唬刘飞的目的了!就笑了笑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

“这个11.43mm口径的子弹就是柯尔特自动手枪弹,说是手枪弹,更不如说通用型号最广的制式子弹,其实我们现在缴获的美军冲锋枪都是使用这种子弹的!我们大家只要是用的冲锋枪!子弹基本上全是柯尔特自动手枪弹,所以如果是我们自己人干的那么我们就谁都有嫌疑了!每人从秒香山上都带来了几百发!上哪去查!”

“哪到底是什么枪啊!”李成龙特别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枪结果了这个人民军的倒霉蛋儿!

“安政委!”丁健伟似乎没有听到李成龙的说话!“出事前你们听到什么枪声没有?”

“没有!”

“哦!”丁健伟把玩着手上的弹头!“没有枪声!那就应该不是冲锋枪了!。哦!是它干的!”

“谁?”刘飞刚刚摆脱了嫌疑!自然关心是哪个混蛋让自己差点惹麻烦!

“是谁我不知道!但是我估计是M1911式半自动手枪,因为它既是发射柯尔特自动手枪弹的手枪,也是美国鬼子的制式手枪,一般都是军官才有的哦!”丁健伟扔掉弹头!双手对着拍了拍灰尘。“可能是俘虏或者来救援的人先踢昏了守卫战士!然后为了安全起见!用手枪补了一枪!就怎么简单!”

“哦!”谢志涛挠挠脑袋!“M1911式半自动手枪?没有听说过!是好枪么?老丁!”

“当然是好枪!好东西啊!它你没听过!他爹你肯定认识啊!我一直想收藏一把!可惜!我连普通五四手枪的子弹都得象看儿子一样天天掰着手指头数生怕丢了一个!没有机会啊!有的时候!我倒羡慕白城那些同行啊!人家那都没数不错!不打够数还不行!唉!人比人得死啊!”丁健伟有点遗憾的看着尸体!

“扯淡!我连它都没听说过!我还能认识它的前身是什么枪?”谢志涛不服气的站了起来。

“我说的他爹不是它的前身是什么枪!是他的设计者!约翰·摩西·勃朗宁这老家伙你总认识吧!妈的!同样是摆弄枪的!人家走的产业化!老子是天天在库房里搞制度化!不一样啊!”丁健伟一提到自己的活就感觉话多!

“哦!怎么说是死于枪伤?“李成龙顿下身子看了看死去的战士。

“不错!”丁健伟把手在衣服大襟上擦了擦!

李成龙不再说什么!站起来看了看南边儿!俘虏如果被救援或者自己逃脱了!应该是往南跑找自己的部队去了!不知道康健他们能不能追上!和自己追那次一样!不知道康健这次带走几个人能不能安全返回!

“李队长!我们的同志已经向南边追过去了!”安金刚看着李成龙朝着南边儿的方面发愣,以为是俘虏跑回去把这里的情况报告!

“哦!我们的康健同志也去追了!估计两支追击队伍可能已经汇合了吧!”谢志涛在一边儿接过话头!

“不是!”安金刚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你们那个同志带着人往北去了!没有和我们朝一个方向去追啊!”

“什么!”李成龙愣神的时候听见安金刚这句话突然发彪了!“这小子怎么朝北去了!往北去干什么!?刘汉卿!跟康健联系一下!他们到底干什么去了!胡闹!”

“李头儿!他们刚才走的急!什么通讯设备都没有带!”刘汉卿小声的回答!

“扯淡!不把俘虏抓回来!到时候敌人得到了情报!总部的安全怎么保障!”谢志涛也暗自叫苦!

“我看不一定!”刘飞擦擦汗!从地上站起来!“如果我是俘虏!成功挣开绳索!干掉看守!你会朝哪个方向逃跑!?”

“往北!”李成龙被刘飞一句话点醒。“只有往北跑才能避开敌人南去的追击!然后逃脱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再折道回南边儿去!”

“不错!”

“那我们是不是也该去北边儿看看!”李成龙抖抖手上才冲锋枪!

“这次就免了吧!”刘飞笑了笑!“还是我去看看吧!就我没出过任务了!不能光看着吧!再说了!……”

“行!你主动要求你就去!”李成龙一口答应了!他也知道刘飞懒得在这里和总部的首长门斗智斗勇!“注意安全!你还带谁走!”

“我看看哈!我带……”刘飞看看了看周围!只有刘汉卿、丁健伟和粱璇三个兵!“刘汉卿!把薛卫东从山下给我弄上来!再带四个人!我看差不多了!”

“我也去吧!”丁健伟把自己的卡宾枪比量了一下!

“行!”刘飞看了看四周!

因为刚才在北面儿听到了一声枪响,估计是康健和那个俘虏距离不远了!就是不知道到底是康健和游骑兵到底谁开的枪!有没有伤亡!大家都很着急!

借着等薛卫东带人上来的空隙!李成龙对刚才翻看过尸体的粱璇又有了一层认识!没有想到这个年轻的 卫生员还有做法医的天赋!绝对没有以前在卫生队手拿注射器满天飞舞的样子那么简单!

“粱璇!”李成龙顿了顿“没有想到你还会这一手!尸体不吭不声的在哪躺着你还能分析出那么东西来!”

“我爸是军医!可是我妈是法医!”粱璇笑了笑!头上的几缕头发有些凌乱的挡在脸前。“从小就就在那种环境里过来的!妈妈的案例看了很多了!一般都能看点东西出来!”

“行!转业以后可以好找工作了!分到公安局没有问题!”李成龙笑了笑!

“当法医要有学历的!我爸在我上高中的时候就希望我能去部队!结果两个人打赌比赛!我爸赢了!结果我卫校毕业我爸就托了后门把我送部队来了!本想再过一段儿时间去军医大上学的!结果军医大都转制了!我爸关系又有限!只好先在卫生队憋屈着了”粱璇笑了笑,看着李成龙!突然把双手向李成龙的面前快速伸过来!

“你干什么!”李成龙正认真的听着粱璇说话!对粱璇的动作没有及时反应出来!一时间措手不及!被粱璇给抓到了衣服!

“干什么!”粱璇笑着拿手在李成龙的衣服上擦了擦!“刚刚碰完尸体!擦擦手!”然后笑着跑一边儿去了!

“这丫头!”李成龙吃了亏!嘴上笑着骂粱璇!“整天神道道的!小心嫁不出去!”

正当李成龙和粱璇开玩笑的时候!丁健伟正把自己卡宾枪里的弹匣的子弹都扣出来再装回去!没留神!被粱璇一把顺走了好几发!

“你给我!你拿我子弹干什么!”丁健伟一向抠门!每个子弹都狠不得用刺刀劈开当两个使!

“姑奶奶最近缺罐头!怎么样?两发换一个罐头!”

“不要了!都给你了!”丁健伟心虚的说!他背包里一共才不几个罐头!其余不是子弹就是工具!都拿去换自己子弹了!回头后勤还不知道有没有单位愿意负责!自己再节省也得有口吃的东西啊!

“好了!别闹了!”刘飞转过身来“小丁儿啊!咱们走啊?薛卫东他们上来了!”

“哦好!”丁健伟着急自己出去溜达!赶紧把子弹赛进弹匣里!插进卡宾枪里!因为粱璇抓跑了3个!只好把剩下的五发装进去了!反正自己子弹夹里还有好几个满的!

当薛卫东带着人上了山顶!刘飞正要和李成龙谢志涛道别的时候!突然一声枪响隐约的传了过来!

“啪!”

还是三八步枪

还是北面的山上穿过来的!


丹东!火车站!军列旁!

停下来喘着粗气的火车头刚刚停下来!车头喷出的蒸汽把车站一时间弄的雾气缭绕。

“哗!”车厢的门板被打开了!光线从头上照了进来!让刚刚醒过来的文化教员们一时间睁不开眼睛!

“下车!该解决个人问题的解决个人问题!该去换气的赶紧换气儿!”背着步枪的铁道兵扶着车厢的门板。“这是国内最后一站了!大家马上要进入朝鲜了!”

“快点儿!下车!”潭轩回头喊着自己队里的同志!

文化教员们呼呼啦啦的开始整理装备下车!白纸!蜡版!印刷机!东西还真不少!

队伍在军列旁边集合好!几筐馒头和几桶热汤是车站给车上的兵们准备的早饭!

“吃饭!”潭轩看了看伙食还不错!颠簸了一夜了也确实饿了!赶紧下命令吃饭!

叮叮咣咣的声音是文化教员们拿出自己饭盒吃饭的声音!毕竟都是新兵!而且也是学生出身!吃饭的时候还有摸有样的一口一口撕扯着嘴边的馒头!还稳稳当当的喝口汤!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

“学生还是学生!“潭轩皱了一下眉头!他忘了!他也是个学生出身!

“呼噜!呼噜!”一阵快速进食的声音穿到潭轩的耳朵里!

潭轩转过身来一看!昨天晚上和自己坐同一趟军列出发的部队也同样在吃饭!但是吃饭的吃像和速度叫潭轩惊讶不已!

搪瓷缸子、饭盒、小碗儿!甚至还有炮兵同志的钢盔!甚至有一个炮兵的同志用擦的贼亮的炮弹壳盛汤。能盛汤装饭的东西全拿出来了!部队的战士们没有人看着!自己都呼噜呼噜的喝着热汤!用筷子的!用汤匙的!甚至什么也没有的!都埋头吃饭!丝毫不理会站岗的铁道兵的新兵们和潭轩到底用什么样的眼神儿看着他们近乎狼狈的吃象。

“真是野战军!传说中的一边儿吃一边儿打一边睡!连吃饭的摸样都怎么野!”潭轩笑着把一块馒头塞进自己的嘴里!转过身来看看自己的队员们还在不紧不慢的和馒头做着持久战!

“加快速度!赶紧吃完要出发了!”潭轩有点看不下去自己的兵在车站乱轰轰的吃饭大军中那么格格不入!赶紧督促自己的队员吃饭!不要耽误整个部队的速度!

“全体集合!部队下车!前方敌机轰炸频繁!部队要步行进入朝鲜了!全体集合!”一群通讯员儿呼呼啦啦的冲进车站!显然是从上边儿的指挥部刚刚得到消息马上下到部队来传达!

吃饭的战斗部队马上停止吃饭!嘴都来不及摸!随手把自己的吃饭家伙往背包上一挂!就起来整队!

“一连集合!”

“二连集合!”

…………

报告!三连结合完毕!请指示!

报告!五连结合完毕!请指示!

部队以连为单位结合完毕以后!部队的连长纷纷跑到车站候车室门前的一个虎着脸批着军大衣的军人面前报告!听到部队集合完毕以后!脸上流露出一些满意的笑容!看来部队这一年多来不打仗只种地!部队的速度和纪律性还都保持不错!但随后看见军列尾部的大概一个连兵还在乱烘烘的集合的时候!脸上马上就冷了下来!

“快点儿!“潭轩几乎手忙脚乱的把兵们从饭顿儿中拉回来!整理队伍!好不容易把部队歪歪扭扭的集合好以后!留下整队的楚天成自己赶紧跑过去报告!既然自己是同一列车过来的!那么自己也就应该的和其他野战部队一样向那个首长报告!

“报告!文化教员一分队集合完毕!请指示!”潭轩跑过来紧张的向那个表情严峻的首长报告!

“哦!文化教员一分队?”那个首长看见站的笔直的潭轩,“难怪动作那么慢!原来是笔杆子队!”然后扔下立正的潭轩!头也不回都向自己的野战部队走去!

“唉!”潭轩知道那个首长知道自己是文化教员分队以后也就理解了自己是笔杆子!集合速度比那些枪杆子慢了一会也就理解了!但是心里还是坠坠不安的!毕竟自己也是一个军人!而且还是一队之长!被人扔这里确实脸上挂不住!

“全体都有!向右转!!!!跑步走!”一个响亮的口令下达了!离的太远!潭轩看不清楚下口令的人!但是却听清楚了!看来部队真的要步行去朝鲜了!

部队在淅沥哗啦的脚步声中开始快速的从车站出发!穿过安东市区以后就到了鸭绿江边儿了!过了中朝边境的大桥!就是朝鲜民族主义人民共和国了!

潭轩因为刚才被首长凉在了原地!还有些不快!

“这就是安东啊!当年薛仁贵和李世民就打到这里吧?”

“听说这里还有长城?”

“听说这里鸭绿江的鱼味道不错!”

文化教员们小声的讨论着这个城市有关的事情!虽然声音很小!但是还是在整个行军队伍里显得格格不入!不时有一起并排快速行军的部队战士看看这群戴着眼镜!背着各种非战斗物资的队伍,不过眼神都有一点特别!潭轩看出来那是明显的轻蔑和不屑!野战部队看见二线部队都有种傲气!何况看见这群刚刚成为军人的队伍!

“都把嘴给老子闭上!”潭轩吼了一嗓子!“抓紧时间赶路!要不拖拖拉拉的到了朝鲜!哪个部队也不要你们这群狗熊!”

楚天成有些不屑的哼了一声!那意思是潭轩你有些过头了!都是一个分队的!还都是文化人!你牛什么牛啊!

“你别美!等老子有时间到底会会你是个什么人物!”潭轩在突然发现自己居然从口里蹦达出来脏字儿的同时!也一样发现了!楚天成脸上那种表情!

通过大街那边的拐外处!潭轩感觉到一阵凉气扑面而来!

到了鸭绿江边儿了!江那边那些平房就是朝鲜了!那即将迎来恶战的三千里江山!

潭轩以为自己会在江边遇到热烈欢迎他们出国作战的人民群众和漫天飞舞的红旗,但是现实的情况是!

没有一个群众来欢送他们!甚至连一个鼓劲儿的文工团员都没有!周围的平房也好!小楼也罢!窗户上都贴着米字儿!看来战争的气氛已经低低的笼罩了这个城市了!

“出发!”潭轩挥挥手!身边的分队已经开始向大桥移动了!

从不同街道涌出来的部队汇集到一起!默默的慢慢走上大桥!有骡马牵引的山炮拥挤在人群中!缓慢的移动着!不时有步兵战士们上来帮着推着大炮走!土黄色的军装和攒动的人头布满大桥的桥面。

潭轩在桥头停了下来!打开手里的相机!准备拍几张照片留个纪念!但是从相机的镜头里看到的是一群群士兵的脸!有满是硝烟留下的痕迹的老兵!有稚气未消的新兵!各种型号的枪支!各种口径的火炮!

最让潭轩印象深刻的是!

还有一柄略带锈迹的刺刀!

也许因为久疏战阵的缘故才会上锈!但是刺刀的刀刃却一样会义无返顾的杀上任何敌人的胸膛!

潭轩草草的拍了几张照片!看见已经上桥的队员向自己招手!

“朝鲜!老子来了!“潭轩收好相机!融入过桥大军那股土黄色的行列中……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