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二章.潜龙探首 77.东北军的新路

fishdb328 收藏 13 156
导读:蛟龙出海 第二章.潜龙探首 77.东北军的新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说到如今的东北就不得不说说历史上1928年奉系军阀和当时的国府之间的战争了。在洛辉、包汉文一行在上海滩闹的风起云涌的时候,张作林和委员长之间正打的火热,直到1928年6月,G民党军队进逼京、津,张作林败退出关,在沈阳近郊的皇姑屯被倭人炸死,其子张学亮继任东三省保安司令。

历史虽然随着临川的到来或改变的速度,或偏离了轨道,但是决不会因为这样而在短短一年变得面目全非。最显著的改变就是倭人的精力忙于国内疫病对桌面上与奉系的合作的支持力度大打折扣,因此G民党军队的作战进程比历史上快了两个多星期,而张做林于1928年5月20日在沈阳火车站被倭人炸死。

可以说奉系军阀在1928年上半年的斗争中是一败涂地,可是有一点必须承认那就是奉系军队在国内是一支战术武器先进的军队。历史上1922年4月首次直奉战争爆发,奉系战败,撤回关外,宣布“东北自治”。此后,张作林编练新式军队,并建立海、空军和兵工厂。而这一切都得到了倭人的强力支持,换取倭人支持的条件就是倭人取得了在东北筑路、开矿、设厂、租地等特权,为倭人掠夺东北的资源提供了各种方便。虽然张做林这样的举动可以说得上是一个卖国贼了,不过他毕竟还没有走出最后一步。因此对现在在东北了利益已经不满足的倭人,需要找个借口转移国内视线的倭人杀死了张做林。

尽管张做林在军事上可以说是封建军阀的佼佼者,不过他也毕竟还是封建军阀,所以他死后他的位置由他的儿子张学亮顶替。任何人对杀父仇人是什么态度自然是不用说,原本倭人以为张做林只不过是个军阀,他的部下在他死之后就会争权夺利不断地内部消耗,倭人可以从中渔利。只是没有想到张学亮在东北的威信这么高,迅速将这支军队的内部整和起来并且与倭人在沈阳对峙。

包汉文和洛辉带着自己的特别行动小队在金山号上经过5天的航行到达了东北。

从目前来看倭人正在不断地从朝鲜调兵东北,国内也不断地向东三省增兵,种种迹象表明倭人正在迫切地需要控制东北,并且正在做兵力上的准备。

倭人对东北的战争爆发已经是迟早的事情,而张学亮还没有准备好,而且短期之内也不可能准备好。因为现在的张学亮既得不到倭人的支持,也和民国政府处于敌对状态,至少在倭人发动侵略战争之前他也不可能得到国内民众的支持。虽然刚刚稳定了军队内部,但是现在军队的状态十分不乐观。

包汉文和洛辉在东北的任务就是迅速将还处于徘徊中的张学亮推上抗倭的战车,并且利用奉系军阀的力量尽量地消耗倭人地战争潜力。虽然现在的形势他们并没有能力保住东北,但是也不能象历史上一样整个东北军一枪不放就丢掉了所有的兵工厂、重工业和整个东北。

因此他们的任务不是要去阻止这场必然会发动的战争,而是帮助东北军尽量做好军事上的准备,或者干脆在倭人也没有准备好之前将战争的倒火索提前引燃,总之就是一个目的在即将到来的战争中尽量消耗倭人的战争资源,特别是消耗倭人的人力资源。

自从张做林死后委员长认为北方的威胁已经基本缓解,现在的重中之重是剿灭gcd。所以大量的精锐部队被从北方战场调到江西内战战场。而东北方面张学亮并没有将东北军的主力调回东北,在东北的中国军队基本上属于二线部队,因此一旦倭人准备完毕开始了战争那么以现在中国军队在东北的实力甚至很难给倭人找些麻烦。所以洛辉和包汉文的任务就是让东北军对倭人的企图有着足够的重视。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找上张学亮,张学亮将军虽然是军阀子弟但是着并不影响其对国家和民族的责任,在历史上全面抗战爆发的时候就曾经为了逼委员长抗日发动“西安事变”。洛辉和包汉文认为只要张将军消除了对倭人的任何幻想就会走上抗倭的道路。

由于当时的东北经过张做林10多年的饿苦心经营,可以说是中国工业最发达的地区,也是中国资源最丰富的地区。张做林为东北军建立了海军、空军以及当时中国独一无二的装甲部队。可以说东北军在当时的中国装备的绝对首屈一指,而且他们有完整的轻武器、弹药制造和维修兵工厂。当然依靠这些东西在没有得到整个国家支持的情况下想要阻止倭人侵占东北并不现实,不过即使不能阻止倭人也要勇敢一战,即使战败也不能将东北军的那些家当全都完好无损地交给倭人,让他们拿来打中国人。

洛辉和包汉文到达沈阳的时候张学亮正在处理父亲的丧事。原本以为在这个时候让张少帅见两个素未蒙面的人实在很困难,但是真正知道了洛辉和包汉文的身份之后张学亮却迫不及待地想要见他们。

从小家庭条件不错的张家的府邸是在市郊的一座独立的官邸,占据了整整一个小山包。六月初的沈阳已经有了些些炎热的味道,不过这里绿树成荫、碧水环绕是夏天绝好的避暑之地。由于倭人刺杀了张作林所以张家府邸戒备森严,整个一条环山而上水泥公路每5米的间隔站了整整一圈的卫兵,这些卫兵都有东北人固有的高大挺拔的身板,看上去声势非常不错。从到达张府大门开始到张学亮住处的道路上换成了左右两边都是卫兵,看的出来张学亮对两人的造访十分看重,新立了欢迎而人的红纸木牌由于不想张扬而放在了住所前,水泥路上还能看见边上小松树刚刚被修剪掉下的半截树针。原本两人被这样的阵势吓得不轻,一年前一个还不是军人、一个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参谋,对张学亮的迎接实在是受宠若惊。不过他们迅速打消了这个念头,张学亮骄傲而标准的军人身姿加上长期随父亲在军中培养出来的气势再配上一身军装礼服站在住所门口迎接两人,让包汉文和洛辉暗叫一声好。

“洛师长、包参谋幸会幸会!”张学亮的过分热情让一直以为自己是小人物的包汉文有些发蒙呆呆看着这个历史上的名人。洛辉被叫做师长之后却觉得自己这个甩手师长不称职,虽然南华有先进的军队建设和管理体制,他不在的时候副官和参谋完全可以搞好部队建设,不过对于一个军对主官没有和自己的部队在一起始终觉得有些黯然,听着张学亮的话也是一阵发呆。

“洛师长、包参谋,不知张某若有怠慢之处还请见谅!”张学亮被两人奇怪的表现搞得有些奇怪,害怕自己怠慢了客人。

“不,不!张将军!我们只是没有想到张将军会亲自来接我们,受宠若惊啊!受宠若惊!”包汉文慌忙解释到。

“哪里的话?二位在安波那的战役打得有声有色,扬我华夏龙威。张某人却空占着东三省被倭人欺辱,连家父都被人杀害,作为军人我惭愧。在两位面前我还是个军事上的学生,贵军在安波那,还有帝力战役的指挥真可以说是神来之笔,若有幸能见到贵军元首向司令和高司令此生无憾!”张学亮说的诚恳,这个时代只要有些骨气的中国军人都对战胜列强的军队有着无比的向往,当然以国内目前的状况他们所能打的,他们的武器装备以及军队建设大概只能勉强适应第一次世界大战那样的战斗。所以张学亮和国内大部分将领作为热血军人都对改变国家对列强败多胜少的局面有着无比的向往,向往着一血国耻。

同样是军人的包汉文和洛辉自然明白张学亮说些什么,军人的最高使命就是保家卫国,对于列强横行的旧中国他们自然明白这个时代军人的痛苦和屈辱。

“张将军过奖,我辈军人杀敌卫国正是职责所在没有什么好炫耀的,张将军若能在东北阻止倭人对我中华大地的窥伺,将军就是民族英雄,我们的微末功劳比起将军来就不入国人的法眼了。”

洛辉的话说得张学亮若有所思,他不是不知道倭人的企图,可是在旧中国没有兵没有枪他张学亮就什么都不是,若是把这些家当都和倭人拼了他张学亮什么都不是倒无所谓。可是手下那些随父亲出生入死的兄弟,他也想他们过上好日子。况且现在和倭人拼命他并不能得到整个国家的支持,这样的战斗只是白白送死。好吧就算把整个东北军拿出来和倭人拼了个干净,可是那些孤儿寡母谁照顾?

边上的参谋看着因为张学亮陷入沉思导致的冷场,提醒到:“少帅是不是先请两位长官里面谈?”

“哦!对不起!张某出神了!怠慢两位还请见谅!两位这边请!”张学亮恍然。

在一个参谋个两个卫兵的跟随下,几人来到了张学亮的书房。

“不知道两位找张某有什么事情?”张学亮在一路上想了很多,虽然心里现在还没有答案,但是思考让他冷静了下来。

“张将军,这次我们来是有些事情想请将军帮忙,只是.....”看了看那个参谋和两个卫兵。

虽然张学亮对这三个人十分信任,不过就熟悉历史洛辉所知,张学亮身边有一个参谋在倭人侵略东北的时候曾经向倭人投降,他并不确定那么多参谋中汉奸是不是就是这个。张学亮还是摒退了左右,知道这件事情一定是很机密,而且十分重要于是再一次郑重地问:“不知道两位找张某是什么事情?”

“我们是来问张将军对家父的死张某看?”包汉文提出了问题。

“家父是被倭人杀死的,怪只怪家父一直把倭人当朋友。”张学亮对张做林的死看的很开,他很早就认为倭人并不是什么可交的朋友。

“那张将军以为倭人为什么要杀老将军呢?”

“我想是因为家父不愿意,听倭人的在东北独立吧。家父虽然和倭人签定了很多有辱国家的条约,可是还不敢明目张胆地搞独立做汉奸。”思索了片刻张学亮回答到。

“仅仅是如此吗?”包汉文看着张学亮的眼睛说到。

“那包参谋以为还有什么?”张学亮听到这里就意识到了倭人杀死他父亲应该不仅仅是想要给不听话的东北军一个教训这么简单,于是迎上包汉文的目光。

“倭人所图是要侵吞东北,并且白送给他们可能还不要,他们要打仗,现在的倭国需要战争!”

“需要战争!”如此怪异的理论张学亮可没听说过,要说要侵吞东北从倭人的所作所为来说这本来就是他们的目的,不过也要问问几十万东北军是不是同意。可要说倭人东北白送也不要一定要打仗就让张学亮想不明白了,但是熟悉南华共和国的张学亮知道他们并不会无缘无故危言耸听,“愿闻其详。”

“国内消息闭塞,将军应该知道倭人这次的疫病吧?”看这张学亮点了点头,包汉文继续道:“倭人从去年开始就爆发的经济危机,国内工厂开工不足,百姓大量失业,也就是说倭人国内不稳,加上今天的疫病更是雪上加霜。倭人为了转移国内民众的矛盾就要找个借口将国家力量团结起来,度过这次难关,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能让整个国家团结一致的就是对外战争。张将军控制之下的东三省资源丰富,工业发达,加上倭人在这里已经经营多年,要消除国内矛盾获得粮食、资源、财富东北是倭人的首选,他们可以通过战争掠夺的东西给国内民众一些好处从而化解国家内部的矛盾。所以倭人一定会在短期内发动对东北的战争。”

张学亮原本就十分聪明,自然明白包汉文说的不是事实也和事实相差不远了。但是他还是有顾虑。“包参谋,倭人想要侵吞东北我也明白,其实我也做了些准备,只是如果和倭人打起来我张某虽然有心报国可是也有自知之明,现在的东北军虽然武器装备上在国内已经算很好的,可要对上倭人恐怕....”

“张将军,国家残破、力不如人是事实,可是军人要是因此作不抵抗的理由恐怕牵强了吧?”洛辉很不客气地问道。

“洛师长我张某人的部队虽然是家父传下来的,可自从我穿上军装的那一天就没有怕死过!可是现在东北军既要对付倭人,又要对付国民军,得不到有利的支持。我东北军若有朝一日战死沙场,这些军人的妻儿老小谁照顾?国民政府吗?”张学亮很激动,一个军人显然最耻辱了就是贪生怕死。

“张将军,打算投靠民国政府吗?”

“那你认为如今的东北军除了这么做还能有什么出路?”

“张将军不知道东北军如果投靠的民国政府就会立刻被调往江西内战前线,被委员长当炮灰用了吗?到那个时候白山黑水,三千里江山,三千万百姓就任人鱼肉了!”洛辉显然也上火了。

“那洛师长就为东北军找条出路吧!”张学亮冷笑着半吼道,他根本不认为还有什么好办法。

“张将军,若东北军无后顾之忧,将军有拼光东北军数十万将士的性命,以全军人保家守土之责任的决心吗?”

“此心可昭日月!我张学亮要是贪生怕死就叫我五雷轰顶,万世为奴!”

“好!张将军!只要你的东北军能奋起反抗,家小老弱我们南华安排,要物资我们给、要武器弹药我们也给,就是有一天将军的东北军打的走投无路我难华共和国划出国土给将军做地盘,让将军实行自治也未尝不可。”洛辉豪爽地哈哈大笑。

在得到南华国内只是的时候对这个划出国土给张学亮自治的条件底线洛辉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向念恩一句,为了救了中国,现在就是把那些土地给了一个残暴皇帝以后也能从倭人那里抢回来。

南华共和国开出这样的条件,原本就向一血国仇家恨的张学亮立刻就同意了。

“洛师长言重了,我只求东北军将士战死沙场之后家人衣食无忧就足够了。”

刚才完全失去儒雅之风的张学亮和包汉文也百引的大笑起来。其实有时候热血男儿之间,特别是军人之间并不需要什么语言,同样的情感让他们心意相通。就在这样一刻张学亮和他的东北军被带上了新道路。

1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