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呵护生命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5 24




经常在媒体上看到一些儿童因为患上了重病,家庭贫寒无钱医治使父母为难,被媒体关注后得到人们的帮助,最后病孩痊愈.

人食五谷杂粮怎能不生病,近年由于看病难,医疗费用高,民间的愤怒已使高层开始注意这个问题,近日来一个个政府措施出台,力图解决低收入人群的医疗保障并遏制高医疗费用问题.

我相信在政府的努力下,低收入人群会得到有效的医疗保障,也相信高医疗费用会降下来.

但是,一些儿童并不是因为付不起医疗费用,有病不能治甚至早早地走完了短短地一生.这又该如何解决呢?

十多年前的一个冬日的下午,我心情沉重地站在ICU“重症监护病房”门外走廊上。父亲因突发大面积脑出血已在这治疗了三天了,做儿子的我和兄弟们也在这病房的门外守候了三天。焦急,无奈,悲痛各种各样的心情交织心头,我只觉得浑身在被一把火燃烧着。

走廊的另一头通向心外科住院病房,因为心外科手术是大手术,所以,医院对探视管理的比较严,平日里这个病区来往的人不多。

今天下午好象不同以往,一群群的医生,护士,病人,家属川流不息地在3号病房进进出出,怎么回事,那有特别的病人么?正在我觉得奇怪时,在本院做护士长的大嫂来了,她告诉我:3号住进了一个社会保育院的患先天性心脏病的小女孩。

我明白了,前几天由北京的报界发起,京城上百家医院响应的“百家医院献爱心”活动在这儿落实了。市政府民政局下属的保育院里收养的孩子都是弃婴或无家可归的孩子,不要以为只要是弃婴或无家可归就可以进保育院,民政局没那么多经费,只能收养那些有病和残疾的孩子.因为他们有病所以连愿意收养他们的家庭都很难找到,只能由保育院收养。而因为民政局下拨的经费有限,孩子们在保育院只能有吃有住有衣穿,民政局没钱给他们做手术或治大病。这个情况被京城的老记们发现后就搞了这样一个活动。因为这家医院的心外科主任是一位很有名气的专家,所以医院就接收了那个女孩,免费为她做心脏手术。

也许是因为这样一个来自福利院,又是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孤儿住到了3号病房接受免费治疗,好奇而善良的人们都跑去看她.

我也想去看看这个孩子,我的儿子今年四岁多了,他一生来就身体健康,衣食无虑,生长得很快乐,这会儿正在幼儿园里开心地耍着.

相比我儿子,这个女孩真是命不好,一生下来就有先天性心脏病,父母还抛弃了她,如果不是好心人把她抱到了福利院,她说不定就没命了.现在又有医院愿意免费为她治病,这么多人都来关心她.她应该是幸福的.

不过我不愿在人多的时候去,第二天的下午,我看去那个病房的人少了,就拿着一个花了70元钱买的电动玩具走进了3号病房。靠北墙的一张病床上坐着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小女孩,她大约四岁,黑黑胖胖的小脸上一对很明亮的大眼睛好奇地望着我,她两手都抓满了零食,嘴里还含着一块饼干,站在一边的护士正哄着她:“乖!听妈妈话不吃了,再吃肚肚就坏了,上午你老放臭屁就是吃得太多了,这些好吃的都是爸爸妈妈们给你的,都是你的,慢慢吃,吃完了还有。。。。”

这孩子一定是在保育院吃不到这些一般家庭的孩子吃得都不想吃的零食才这样,于是我拿出带来的玩具想转移她的注意力。没想到当我接通了电池,那个小狗熊可笑地在床上翻跟头时,女孩不但没笑反而惊恐地扔了手里的食物缩在墙角哭了起来!

护士告诉我:“她没见过电动玩具。”

我连忙停下狗熊的电源,向孩子伸出手说:“来,不怕,叔叔抱!”

孩子扑进我怀里,双手紧紧地搂住我的脖子:“爸爸。我怕。”

“不怕,这是爸爸给你买的玩具,爸爸玩给你看,可好玩了。”我一手抱着她一手拿起小狗熊晃动着给孩子看,许久以后,孩子不怕了,坐在我身上看着翻跟头的小狗熊。

我问护士:”她叫什么名字?”

“她叫红红,他们福利院的孩子被人家抱来时因为不知道父母是谁,所以就一年一个姓,她被抱来的那年的孩子都姓党.”

“哦,她怎么见谁都叫爸爸,妈妈?”

护士笑了笑转身照顾别的孩子去了.

我明白了,别的孩子都有自己的爸爸妈妈,而福利院的孩子们整个社会里爱他们的人们就是他们的爸爸妈妈.

“爸爸,这个狗狗叫什么呀?”红红靠在我怀里问我.

“哦!这不是小狗,是小熊,它呀,叫熊熊!你看它多乖呀,会翻斤头.”

红红用手抓住小熊张开小嘴笑了.

看着红红开心的笑,我心里寻思着,她的爸爸妈妈为什么要抛弃她呢?你们图自己夫妻快乐把她带到这个世界上,遗传给她疾病,你们就该负起做父母的责任,没有钱可以想办法,老天总不会亏待负责任父母,你们不去努力争取就把她抛弃在街头,害得她连一个孩子最基本的亲情都得不到,真不知你们是怎么想的.

我和红红玩了一会,又有人来看她了,我转身出了病房.

过了两天,我正站在电梯间旁边抽烟,两个穿便衣的年青护士走了过来,红红穿得整整齐齐跟在她们后面,三人等电梯时,我轻轻地叫了一声:”红红!你去那?”

红红转头看见了我,甩着小腿飞快地跑过来:”爸爸!”

我赶忙把她抱起来:”不跑,你看你一跑喘不上气来了吧,瞧!嘴唇都发紫了.等医生给你治好了病再跑.”

两个护士姑娘过来说:”我们带红红去逛商场.”

“哦,那可是好事,别累着她.”

“我们是干护士的,这还不知道?红红,走吧.”

没想到红红抱着我的脖子不放.我抱过很多孩子,有的身上散发着乳香,有的是孩子的清香,就是我那一刻不停地淘气的儿子有时抱着他居然是一股孩子的汗香.而红红身上只有医院那股来苏水的味道.

我劝着红红随护士姐姐去逛商场,许偌如果红红听话,等医生治好了她的病我再给她一个更好玩的大洋娃娃!

又过了两天,红红被推进手术室做手术。手术做了十来个小时,出来后她被送进了ICU病房。

第二天的下午,我获准进ICU看父亲,当我看完父亲走过红红的病床边时,一位医生正把白床单盖在她的脸上!

怎么回事?难道?

晚上,嫂子告诉我:“她走了。”

不对呀!给红红做手术的外科主任医术高超,没有把握不会给红红动这个手术啊?难道是术后意外还是护理出错了.

嫂子摇了摇头:”别问了,孩子没有家人只有保育院的老师,老师不会追究的.”

保育院的老师来了,在死亡通知单上签了字,表示请医院处理红红的遗体。

管太平间的老师傅为红红洗干净身体,穿上人们送给她的最漂亮的衣服,把那个小狗熊放在她的手中,用白布裹上她送去了火葬场。

天堂里,红红会高兴地和小狗熊玩耍着,那张黑黑胖胖的小脸一定会笑成一朵花。


(本文在深水区已评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