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二十五章

巴渝 收藏 7 20
导读: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二十五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二十五章


部队驻训了十来天,在一个阴雨绵绵的早上悄悄地离开了煤矿。矿领导虽然没有组织人们欢送,但人们听到马达的轰鸣声后,还是自觉自愿的匆忙赶来送行,他们没有忘记解放军给他们这里带来的热闹与卫生,惊奇与欢乐。望着缓缓而去的金戈铁马,人们的表情就像送一支“壮士一去不复还”的子弟兵。江海洋坐在最后的“收容车”上对此看得是真真切切,送行的民众普遍都有一种眷恋与稠倀,很远望去,还有几位大娘在用戴在手臂上的蓝布袖套偷偷抹泪,那情形就像两年前一群母亲送他们“投笔从戍”的悲壮场面一样,让人难以忘怀。


经过差不多一天的行军,部队开进了一个地名古怪,叫侣俸公社的所在地,在共和国十万分之一的地图上也很难找到这个地名。这里真可谓是穷乡僻壤,交通闭塞,文化落后。然而那里的人民却待人热情,有一种冬天里遇到火一样的感觉。许多当地老乡一辈子都未去过县城,也从未见过这么多的汽车大炮和军人。部队的到来使整个小镇都沸腾起来,轰动起来,好多人跑来围观,就像看一场免费的稀奇兵器展览,大胆的还用脚踢踢车轮,用手摸摸车头盖。那独此一条的狭窄的石板路,让炮队非常艰难的驶过,最后停在小学的操场上和公社的粮站里。

部队在这里驻扎下来后,让江海洋又一次强烈的感到中国农村的贫瘠与落后,也又一次领略到了落后与封闭,甚至于愚昧给人带来的喜剧效果。

那是在部队要离开的前一天下午,公社高文彬书记与李治华社长,(那时叫革命委员会主任)为了尽地方政府地主之意,来告知营首长,硬要对部队进行慰问演出,以表他们的心意,好歹也算是春节前夕地方政府的“拥军”活动。

晚上,在公社门前的小舞台上,公社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为官兵上演了现代革命舞剧《白毛女》。高书记,李社长还有妇女主任等“重量级”人物,堆着笑脸陪同营首长坐在部队中间观看表演,部队周围是里三层外三层的站满了老百姓。

演出开始,台上的几个主角根本不是什么舞蹈演员,倒像是话剧演员,准确地讲是没有经过任何培训的方言剧演员。那个演黄世仁的中年男子,一身打扮未必有解放前的黄世仁穿得还好,他站在舞台上让人看起来也有点木希希,饱塞塞的,连手脚都不晓得啷个放。演穆仁智的一看就是一个稚气未脱的中学生装扮的,只见他手提灯笼跑上来向黄世仁说:“报告老黄,喜儿跑逑。”

黄世仁听了,眼一睁手一挥的说;“给老子追!”

台下响起一阵善意的哄堂大笑。但是如果谁要是有意识或者故意放肆的怪声怪气的笑,那对不起,那就是亵渎江青同志亲自抓的革命样板戏了,自然会有人找上门来让你说清楚,交代动机,写出检查,甚至还会把你抓起来以反革命罪论处。

接下是喜儿出场,更是让观众哭笑不得。只见一个“水桶腰”似的的中年妇女,一头黑发被人为的搞得披头散发,唯独能代表喜儿特征的是身上裹了一块白色的麻布蚊帐,她从后台冲出来做出一个逃跑状态的亮相,让人看了啼笑皆非,笑掉大牙,但是她会让人看了永远的记住这一幕。

“给老子,硬是会因地制宜,因陋就简呢。”江海洋悄声的对正看的起劲的朱冲锋说道。

“嗯,安逸!这不是在看悲剧,而是在看喜剧。”朱冲锋头也不回的回答说。

他半张着嘴看的全神贯注,那聚精会神的样子让江海洋看到都好笑。

“你小子的欣赏水平也太低了嘛,还他妈的跟倒傻呵呵的笑。”江海洋又说。

“不要高声喧哗,这是在看革命群众的演出,态度严肃点。”梁虹在后排干涉道,说完自己先小声笑起来。

“龟儿猪嘴巴还长吔,搭话搭到前面来了。”

江海洋回过头去反击道,说完又拿眼睛往左前方一看,只见高书记一张脸都笑烂了,看得津津有味。营长表面倒是一脸正经,十分严肃,只是眼神有些游弋,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他可能在思考演出完后该如何恰如其分的致答谢词。

回到住地,战友们纷纷以此为话题,抒发观后感。

“给老子好耍,想不到在恁个小地方,还看到恁个土洋结合中西合璧的喜剧。”梁虹抽着烟拖着川剧腔说,“恐怕以后一辈子都看不到啰,啊呀,难得,难得啊,比正规演出还要喜剧好看得多。”

“今晚上安逸,怕是全国没得哪个地方有恁个精彩的演出,把老子肚儿都笑痛了。”朱冲锋夸张的捂着肚子说。

“这叫啥戏?阿拉搞无懂吔。”问话的是去年才入伍的上海兵王申沪,他观看后一直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问。

“啥子戏?地方戏。就是从你们上海移植过来的噻。”唐合江一边洗脚一边回答说,他还是很要四川的面子。

“给老子的,孙德胜又在踏削我们四川了。”从外面打水回来的丁开平说,“老子从来没听他唱过京剧,还是北京人,啥子首都兵哟。”他也有些不服气的说。

江海洋很理解川兵的心情,不愿别人讲自己家乡不好,那怕再歪也毕竟是生他养他的地方,正如歌里唱的一样谁不说咱家乡好。但无论怎样讲,现实就是现实,今晚的演出实在与县文工团和军区战旗文工团的演出有天壤之别。江海洋不知道该怎样来评价今晚的演出,他想,该打板子的只能是那成天喊样板戏要普及的人,结果就普及出这么个鸟水平出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