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1/

32复兴之路

命运好像偏偏要跟克拉克一行人作对似的。

就在他带领化了妆的阿塔克和莱克走进镇子的时候,他们跟拉德巴带来的穆斯林逊尼派卫队迎头碰上。

克拉克知道,这个时候绝不能让这些人看出阿塔克和莱克的身份来。他暗中告诉他们两个不要出声,低着头从那队武装人员身边走过。这些人看来是要回图兹胡尔马图去了,好在他们并没有对这两个人特别注意。

走到密室门前,却见哈达维正带着拉德巴正从密室里走出来。克拉克叫声不好,但他退回去已经来不及了。拉德巴已经发现了他们。他只好带着自己的两个手下迎头走上去。

“你们这是要走吗,尊敬的拉德巴?”克拉克问。

“是啊,他们要回到图兹胡尔马图去。我的好兄弟在别人的地盘上睡不着觉!”哈达维说着,他用眼神瞟了下克拉克身边这两个人。他一边说着话,一边指着远处对拉德巴说:“看,你的车停在那里,我送你过去。”

拉德巴却没有动。他死死地盯着克拉克三个人的脸,问哈达维:“这两个是什么人?”

“他们?你是问他们吗?他们是我救命恩人的好兄弟,我们一起从土耳其逃回来的。”

“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拉德巴大声叫道。

这时,他的卫兵走上前来:“车已经准备好了”。

哈达维一笑:“我的兄弟,你现在真是太多疑了!”

“不,这两个人我看着陌生的很,你知道,杀死老爷子的就是两个陌生人。”

“不,我的兄弟,他们是我身边的特别卫队,他们正是要调查凶手的人。我敢保证,只要那两个家伙跑到库尔德人地盘上,我会马上把他们抓起来送到你那里去的。”

拉巴德眼露凶光地盯着他们三个人,这时哈达维说:“好吧,你们三个先回去吧。我去送送我的好兄弟。”

很快哈达维就回来了。

他告诉克拉克说,拉德巴已经开始怀疑阿塔克和莱克了。虽然当着哈达维的面他没有说什么,但他一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们绝不能让拉德巴知道他的父亲死在你们手里。虽然他一直盼着有人替他做了这件事,但死的毕竟是他的父亲,他需要给所有人一个交代。面对杀父之仇,我想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保持沉默,即使是你帮他做了他想做的事。这几天你们一直就呆在这里吧,小伙子,你们做了一件对库尔德人意义重大的事。”

哈达维一边说着,一边赞赏地看着两个人。他从两个人目光中的狼狈与惊恐中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我想你们能从那里逃过来那是相当地不易,你们一定还没有吃饭,我让他们准备一下。”

说着,哈达维出去了。

克拉克发现,在这件事情上哈达维所表现出来的出人意料并是那么简单。更让他感到奇怪的事情是,他竟然没有询问阿塔克和莱克是怎么跟自己联系上的。这在常人看来应该是一个不解之迷,呆在哈达维那里,他似乎对这此事情并不感兴趣。

是他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还是他忽略了这一点?克拉克虽然不敢肯定,但是从哈达维善变的目光里,克拉克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这个库尔德人擅长沟通,喜欢把他遇到的每一个人纳为他的部下,而且从来不去询问那些让人不知如何回答的问题。他的这些品质决定他日后一定会成为库尔德工人党出色的领导人,但是,他对于这个国家的局势是怎么看的呢?

在伊拉克这片土地上,哈达维所代表的库尔德人跟SDM政府是势不两立的。他柔弱的表面下掩藏的是一颗永不言败的心。但是,对于当前形势来说,他又是一个怎样的角色呢?在五角大楼这个计划里,哈达维又应该是一枚怎样的棋子呢?

关键是看他对美国人是什么态度。直到现在克拉克还不知道他对美国人是什么态度,这些伊拉克人是很难搞懂的。他们的民族主义与民族情绪永远是最可怕的。在这块不大的土地上虽然错综复杂,但好并没有哪一个政治势力喜欢国外的人下手。尽管这样,克拉克还是决定用试探性的态度去了解一下哈达维对美国人的看法。他暗暗地下定决心,如果哈达维有这方面的倾向,克拉克将向卡兰德将军提交一份报告。

克拉克知道这么做需要冒很大的风险。像他们这些人是最喜欢变卦的。从哈达维应付拉德巴这件事就可以看出来。他们喜欢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这都是政治家们的阴谋。别看他们表面上看起来关系很好,说不定什么时候说翻脸就会翻脸。

几个老战友又重新聚到一起,那种劫后重生的心情自然是可想而知的。克拉克警告大家这几天一定不要到处乱跑,更不能对身边的任何一件事掉以轻心。

他感觉拉德巴还会回来。

果然,第二天拉德巴就出现在哈达维的密室里。他大声地向自己的盟友询问着报仇的事儿。“哈达维,我父亲的事到底办得怎么样了?抓到凶手没有?”

“哪里有那么快?我已经派人去查了。这个时候,就是一只苍蝇也不会轻易地从库尔德工人党这里轻易地飞过去。”

“他们明明跑到了你这里……”

“拉德巴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哈达维突然沉下脸来:“你把话说明白!”

“不,不,亲爱的哈达维,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也是报仇心切,我并不是说你在包庇凶手。我要为父亲举办一个盛大的葬礼,在葬礼之前我想找到那两个人。”

“我的心情和你一样悲痛,知道吗兄弟,很多事情不是靠着急就能够解决的。你还年轻,不管什么事都要多动动脑子。”哈达维仍然怒气未消地说:“距离一个出色的宗教领袖,今后你需要走的路还很长。”

“哈达维教训的是,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兄长看待,我的杀父仇人就是你的杀父仇人,难道不是吗哈达维?我这次来是想见见你身边的那几个人,让他们去图兹胡尔巴图去做客吧,”拉德巴说。

哈达维马上就明白了拉德巴的意图。看来,这个家伙一定是怀疑起克拉克他们来了。不过,哈达维怎么可能让拉德巴将他们带走呢?自己刚刚从国外回来,身边正是用人之际,克拉克和他的兄弟们让他感到非常满意,他已经决定让他们七个人组成自己的特别卫队。

“不,拉德巴,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你知道,他们是我身边的特别卫队,二十四小时负责我的个人安全,他们绝不能从我身边离开,你还是不要这么想了!”

拉德巴一拍桌子:“哈达维,我就知道你心里有鬼!”

他的叫喊惊动了哈达维的侍卫,几个端着枪的人冲进来,哈达维怒道:“我不是告诉过你们吗,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进来!”

卫兵们撤走了,哈达维望着余怒未消的拉德巴说:“我知道你此时的心情,拉德巴,丧父之痛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尤其是你这样一个恩怨分明的人,我想有了你这份心情,巴拉德巴一定会安息的。现在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不是报父仇,我们现在应该考虑一下如何对对付我们共同的敌人。”

哈达维一番话说得拉德巴平静下来。不过,他抽出腰间的匕首狠狠地插在桌子上:“如果谁包庇了凶手,别怪我拉德巴翻脸!”

“我知道你一直怀疑是我那两个手下干的,拉德巴,我请你放弃了这个愚蠢的想法。这件事一定有人主使,他们意在挑起我们两个人的争端。当我们两个人打起来,我想,会有一个人站在一边冷笑。你好好想想吧。”

哈达维的话并不没有道理。拉德巴说:“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工人党现在刚刚稳定下来,你知道,我的好朋友拉希德背叛了我,这一次我是大难不死。不过,我想现在我们不能轻举妄动。我们的力量不如他们强大,在这个时候,我们要发展自己的力量。我想,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你帮助我消灭掉我的死对头巴尔扎尼的民主党,然后咱们再去对付塔拉巴尼领导的爱国联盟,不管以后做什么,我们必须先统一伊拉克北部。如果我们今后有什么大计划,我们必须扫清这两个障碍。”

“好!哈达维,你说得太好了!”刚才还怒气冲冲的拉德巴兴奋地说。这个刚刚上来的领导人太急于证明自己了。也难怪,这些年逊尼派穆斯林在巴拉德巴的领导下,一直不跟任何政治势力接触,让他这个好战的儿子压抑了很久。当听说哈达维要库尔德民主党宣战,他哪里还沉得住气。

这个头脑简单的人并不知道,自己只是哈达维手中的一枚棋子。他太急于证明自己了。巨大的兴奋让他忘记了亡父之痛,哈达维看着他那副着急的表情,心里微微笑了一下。

库尔德民主党是一股西方人培养起来的势力,这些年发展很快,大大有取代工人党的势头。哈达维当然不愿意看到库尔德人的旗号都倒向民主党和爱国联盟,他回国之后的第一步就是要将对手措败,重新燃起库尔德人对工人党和爱国阵线的信心。

在库尔德人复兴的路上,他今后需要走的路很长很长。

这些年在国外哈达维一直在养精蓄锐。工人党在库尔德人心中的地位一天不如一天,他们手里可以运用的武装力量也是微乎其微,哈达维就制定了一个结盟阿拉伯穆斯林逊尼派,首先借用他们手中的枪消灭掉民主党和爱国联盟,然后自己再挑起大旗的战略。然而,巴拉德巴却无意于这种联合,他决定回国来说服这位逊尼派穆斯林的精神导师。

回来之后,他没想到自己的好兄弟拉希德会背叛自己。在克拉克等人的帮助下,他措败了拉希德,巩固了自己在党内的地位。然而在见到巴拉德巴之后,他发现虽然他的儿子拉德巴是一个野心家,但这个老人仍是无意于此。一心想干一番大事业的哈达维对此很伤脑筋。恰恰是在这个时候,阿塔克和莱克意外地杀死了巴拉德巴,这样等于是给哈达维的计划扫清了最后一个障碍。

库尔德工人党复兴的时候到了,哈达维暗暗对自己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