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10章违令者斩 5

ZONGJIE 收藏 2 28
导读: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10章违令者斩 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2/


炮团每年都在“八、一”建军节前举行一场大此武。因为有新兵加入连队,还将进行火炮实弹射击。我们投入紧张的操练,不过,与新兵连相比,紧张程度仍然差一些,主要是专业技术训练偏多,体能方面少。我们每天基本保证跑两个五公里,有时还要全副武装。为达到实际行军携带标准,我们往往要在背包内放上两块砖。当然,李勇钢送给我的沙袋一直坚持佩戴,并加了重量。摘掉沙袋出操上器械,那种身轻如燕的感觉特别爽。

五公里武装越野,我们连的集体成绩达到23分钟,我的个人成绩21分钟之内。四百米障碍,我也在1分30秒内完成。此外,我还参加了徒步负重行军,野外生存训练。这些科目全部参照步兵团的标准执行。

休息时,班里的新兵愿意围着我转。尤其赵长城,言语少,却非常喜欢听人讲故事。妈妈在网上检索到的相关军事资料下载后打印出来寄给我,一有空闲,我就把了解到的相关知识讲给他们听。老兵也常常被吸引过来,讲故事变成了上军事课。由于我讲的时候声情并茂、绘声绘色,并且引导大家围绕某个热点话题展开讨论。战士普遍反映说,这比营、连组织的理论课效果好。

梁君住在我们一班,偶尔也和战士们一起当听众。他发现战士们喜欢和我探讨军事话题,关注国内外的形势,令大家在操练中热情高涨,于是鼓励我一定要坚持。他还和我商量,结合当前的实际情况,促使战士们充分发挥潜能,在大比武中取得好成绩。

在梁君的组织下,我几次给一排全体战士上军事课,成了一名编外的军事讲解员。

“实战中,阵地上的火炮一般要相距五十米以上,防止敌方一颗炮弹摧毁两门火炮。”

“使用底凹弹,可以增加弹丸的有效射程达3公里。”

“一般榴弹炮的身管长度是其口径的六至八倍加农炮的峰管是其口径的十六至二十二倍。随着技术的不断更新改进,榴弹炮的身管加长,并提高了初速和射程,于是加榴炮应运而生。目前,国际上已经不在区分榴弹炮和加农炮。”

……

梁君向冯志强汇报时,侧重提到我在一排的表现,引起冯志强对我的关注和重视。

“没看出来,这个刘海涛还有这个能力。后天让他给全连讲一次,别只顾你们一排。”

“这……他能行吗?”

“在一排行,在一连就行。”

那天,我着重讲解了火炮的未来发展趋势,全连官兵一致认可,赢得掌声一片。自始至终,冯志强都在场观察着战士们的反应。

过后,他对梁君说:“连里准备树立刘海涛为新时期的士兵典型。战士不光能打能拚,还要能讲会说。对了,刘海涛写文章也不错。让他到连部来……”

“不行。”梁君一听,急忙阻挠。“他留必须在一排,哪儿不能去。”

冯志强召我到连部,征求我的意见。“连部需要一名文书,原来的小董再过几个月就退伍了。”

“连长,我还是希望留在一排。”我想到身单力薄的马亮,于是说:“如果连部用人,我推荐马亮。他头脑灵活,字写得也不错。”

那天,冯志强和我交流了很久。他认真听取了我对连队建设的一些粗浅看法。这些出自士兵角度的见解,使冯志强挺兴奋。他当战士毕竟是七、八年以前的事了。其中有一段时间在军校进修,脱离了军营环境。我们谈得尽兴,错过了食堂开饭,他拉着我出门,开着营里的那辆越野吉普去了小镇。我不知道这是否违反规定。冯志强是榴炮营三个主要连长之一,营长手下的得力干将,平日最受营长器重。反正出了事有冯志强顶着,我怕什么?。

在一家小饭店,我们点了四个菜。小镇地处山区,当地的消费水准偏低,饭店平时客人少,便加大了菜码,经济又实惠。冯志强一人喝了半斤白酒,我滴酒未沾。

回来时,我要求开车。“连长,酒后驾驶太危险。十几公里山路,坡陡弯路多,还是我来吧。”

“你行吗?”冯志强有些不放心。

“在地方,不到五个月,我就跑将近两万公里。”

路上,冯志强和我又谈到军官当前的处境。

“和平时期,部队按年限审核,升迁太慢。打起仗来,可就快了。”

冯志强向我吐露了一些心里话,那一刻,没把我当成他手下的兵。

营里刚刚组织我们观看完由斯及尔柏格导演的好莱坞大片《拯救大兵雷恩》,在德军机枪疯狂扫射中到下的美国大兵,衱炮火炸得支离破碎的身躯,及鲜血染红的海水,给人造成的视觉冲击,在观众心中产生强烈震撼。那个为寻找雷恩坚决执行上级命令最后殉职的米勒中尉,成为士兵崇敬的对象。我有理由相信,冯志强也是那样的指挥官,临危不惧,不惜牺牲自己,保护士兵的生命。

进营区前,我们结束了交谈,并取得一致的观点:军人虽然渴望战争,更热爱和平。国泰民安,才是军人的真正价值体现。

强大的军队是和平的根本保证!


转眼到了六月初,小娜参加高考,却落榜了,心情十分压抑。

“我临场发挥得不好。”小娜在电话里说。“老公,你说下一步我该怎么办?”

“上大学并非唯一出路。”我安慰小娜:“你就是什么都不干,我也养得起你。”

“那我不成寄生虫了?”

小娜不象有的女孩,偏爱物质享受。和我在一起,她很少开口要这要那。通过孟雷接触的那些女孩却不同,其中不乏向我做出暗示者,若满足其物质欲求后,既可随意支配她们。这还算好的。个别人豪不隐讳,公然提出用肉体做交换的条件。也许小娜年龄还小,或者她太有心计?据我观察,二者都不够准确。总之,我喜欢小娜单纯的一面。

“你出去散散心吧,别老闷在家里。让圆圆带你找孟雷,你们开车到海边玩几天。看看辽阔的大海,你就没烦恼了。”

“去你们部队行吗?我想你,老公。”

“路太远了。”

“我坐火车去。”

部队营房简陋,虽然内务整洁,连口缸、牙刷的摆放都要求一致,小娜肯定无法适应。

“不行,娜娜。这里交通不便,住处也不好解决。关键是有纪律……”

小娜的来信又恢复到每天一封的频率。象日记一样,如实记录着她对我的思念。她的退伍倒计时仍然在继续。所有信件构成了一部我们俩个人的爱情编年史。

“老公,你不用为我操心,我最近调整好状态了,自己先在家里复习,九月份进补习班,明年重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