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阜阳市原市长肖作新……这些“落马”多时的安徽硕鼠、巨贪们,或已被执行枪决,或已锒铛入狱。他们在恶贯满盈的同时,留给了世人无尽的警示,多年来搜刮、笑纳的民脂民膏也因此被暴露于众目之下。昨天,一批抄没自王、肖以及安徽另外几名贪官家中的赃物被置于安徽省图书馆的展厅内,开始

为期两天的拍卖前预展,而正式的专场拍卖会则定于本月29日举行。

背景:一次敏感的拍卖

其实关于此次拍卖的消息,早在月初刚刚发布时便已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事情经安徽本地一家媒体最早报道后,几天之内便传遍全国。相关的贪官名录、赃物的种类、价格及其背后所折射的贪官喜好,媒体的轰炸和探索让这一切都被公诸天下。

安徽此次拍卖贪官赃物,不是第一次也绝非最后一次。有“安徽第一贪”之称的肖作新,其价值 46万元的赃物早在2003年11月便曾被首次公开拍卖。2005年10月沈阳有慕绥新赃物的拍卖会,2006年4月“河北第一秘”李真涉案赃物被拍卖, 湖北去年也拍卖了贪官刘志祥的赃物……肖作新赃物首次拍卖时,相关部门曾表示,“对贪官赃物进行公开拍卖,旨在对那些品行不端的官员产生震慑力,并增强广大干部群众的反腐信心和决心。”基于这样的出发点,贪官赃物拍卖会其实是欢迎媒体报道和公众关注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将要拍卖的“珍珠马”、玉器、字画等赃物。新华社记者 李健 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将要拍卖的玉器、铜器等赃物。新华社记者 李健 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将要拍卖的手表等赃物。 新华社记者 李健 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字送贪官真是嘲讽。(扬子晚报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拍卖预展吸引众多观者。

事实上,也正是在月初的这波报道高潮当中,传出了一些质疑的声音,矛头指向最密集的一点是 “此次拍卖物品中有王怀忠等贪官的护身符”,人们由好奇谁会买“落马”贪官的护身符,进而开始反思,这种没有取舍的一股脑“大甩卖”,其警示作用与商业作用究竟孰大孰小;更有人疑惑,将贪官特别是一些高官的赃物进行冠名拍卖,除了是一种示众式的惩戒之外,是否也试图由此带来一种震撼、吸引,而使拍品产生更高的附加值。

在这样一片支持、好奇抑或质疑声中,媒体和公众渐渐发现,来自新闻源头的信息之门被悄然关闭了。在过去的10多天里,先是安徽当地媒体对此事的报道被紧急“叫停”,主办此次拍卖的安徽省高检也开始“拒绝透露任何拍卖消息”,拍卖的代理方安徽省国安拍卖公司当然更是“无可奉告”。

昨天上午9点,“拍卖预展”开始的时间。涌进展厅的除了20多个市民,还有10余名来自全国各地的记者,这一数字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增加了好几倍。一些“不甚了解形势”的同行们,在兴冲冲拿出各式摄影器材准备开工的时候,都被遍布全场的工作人员有礼貌地制止了。“干我们这一行的,从来没听说过有哪家允许拍照,这是行业规矩。”

现场:展厅不乏“淘宝”者

展厅不大,约一百平方米左右,但陈列的物品也一如之前的传闻,6大柜的黄金珠宝、首饰手表和工艺品,一柜的摄影器材和手机,挂满十几面墙壁的字画,还有貂皮大衣、电脑、彩电以及价值数万的高档白酒。据一位工作人员透露,“就为整理这些东西,几个人忙活了一个多月,分门别类,包装安放,一点都不能出错。”

记者注意到,不少市民实为“看热闹”而来。一位陈先生携妻抱子在下午两点多走进来,四处转悠了一番便离开了。“西边有个沙发展,全家人周末出来本是打算到那里看看。”没想到还没看沙发呢,陈先生一家先被“赃物拍卖会预展”几个字吸引了。

当然,也有人看热闹看出了感慨。一位须发皆白的老先生和老伴结伴而来,看到几幅别人“赠肖作新先生雅正”的字,上面写着“廉泉”、“宁静致远,淡泊明志”等词句,老人家连声说,“写这些字给贪官,多讽刺啊。”“就看个热闹,拍卖是不参加的,毕竟啥也不懂,哪能知道东西是好是差啊。”——跟基于这种心态下,往往速来速去的看热闹者相比,那些为数不少的“淘宝”者们有耐心得多了。记者从展厅一角的登记处了解到,到昨天为止,已有数十人交纳了保证金报名参加拍卖。对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来说,看中的当然是物品本身的价值。

早在多日前便已交费报名的柯先生来时,手里拿着一本《拍品名称价目册》,小到一个戒指,大到一台电脑,他都会仔细地端详实物并参照起拍价格,偶尔用铅笔在某个物品名称后打上一个勾。一聊之下,记者发现原来柯先生竟算一个“专业买家”,“上次的肖作新赃物拍卖我就来了,用六七千块买了好些玉器回去,后来找人鉴定发现亏了不少,这次之前我专门看了些书,算是有备而来。”

与只是“看了些书”的柯先生相比,一些观展者的准备更加充分。在字画展示区,记者时而遇到一些市民在品头论足,说得头头是道。“你看这个勾,飘的,一看就不是真迹”“这两个‘九’字有问题,没有一个书法家会这样落款”……记者了解发现,这些“专家”当中,有不少是被正犹豫是否报名的朋友邀请过来做参谋,有一些则是打算利用自己的专长,来看看究竟有无“宝贝”可淘。

记者从一位工作人员处得知,一些珠宝首饰商也闻讯赶来参加拍卖了。“拍品的定价都是专业人士评估的,大都低于市场价。有个做黄金生意的上海人过来看了,说所有的黄金制品,如果拍不出去,他全要了。”

观察:更像普通展销会

点评声、探询声,还有工作人员的吆喝声……整个展厅越来越热闹,到登记处现场交钱报名参加拍卖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但如果不是门口那几个“赃物拍卖”的大字,还真难知道这是一场与贪官与反腐有关的拍卖会预展。

对于一些只关注物品本身价值的“专业淘宝者”来说,参加的只是一次展销会,“贪官赃物”这样的前缀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记者曾问他们,“不觉得把贪官用过的东西买回家,有些不太体面吗?”此问引来一片笑声,“你这样的心理就太不必要了,东西买到手就是你的了,关键是有没有升值空间、收藏价值,简单说就是投资有没有回报。”

尽管展品中众多的“赝品”、“仿品”让众人对贪官们“屡遭忽悠”嗤笑不已,甚至一个仅值“两元”的印刷品还因此成了展厅的“明星”。但记者还是听到了这样的“妙论”——“这‘赃物’两个字还真能安我的心,尽管也有假货,可敢骗这些当官的毕竟少吧。再说了,这可是政府行为,怎么会坑我们老百姓呢。”

更“妙”的是一位胡先生,他认定了一条旧的鳄鱼皮带,因为“据说是王怀忠用过的”。他煞有介事地告诉记者,“王怀忠是建国以来少数几个被枪毙的省级高官之一,他用过的皮带自然有收藏价值。”此外,他还是全场极少数对王怀忠护身符表示兴趣的人之一。

在早前相关部门对此次拍卖的宣传中,有这样一句话,“从一瓶白酒,到价值不菲的金佛及高档商品,这些从小到大、由价低到价高的赃物,无疑是一部部警示教育的鲜活教材。”记者跟观展者聊这样的话题,一位陈先生说得挺实在,“拍卖也好,吆喝也好,都是为了让赃物尽快变成钱交给国家,既然目的是好的,又何必讳言商业化运作甚至炒作?至于硬要给这种明显商业化的行为冠以教育和警醒的深刻意义,那似乎就显得做作了吧?”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