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卷,集蓄力量 第四十章、一把未开锋的利刃

dontbb 收藏 7 8
导读:《铁血抗日》 第一卷,集蓄力量 第四十章、一把未开锋的利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第四十章、一把未开锋的利刃


为了构建沈阳城防御体糸。


139团的新兵们从北大营转移到铁岭铁矿2号矿区集训,矿区四周虽然全部用铁丝网围住了,但比起北大营时,戒备松多了。


冷清了一个多月的2号矿区的操场,再度热闹起来。岳不群已经是扯开了嗓门吼道:“一班的赶紧过来列队。”一班的十一个二等兵慢腾腾的凑到一块,没一人是安分的,有人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有的在锤打各关节像是患了关节炎,更有甚者在挖鼻屎,气的岳不群鼻孔都放大了一倍。


“都给我站好喽!” 岳不群嗓门提了几个量级。


“老岳,你这是吞了火药啊,吼这么大声。”一人笑着走了过来,李矛寻声望去,这人正是他最不想见到的人一营一连二排一班班长林子祥。


岳不群哈哈大笑着跑过去拥住了林子祥,看样子两人是相当熟络,岳不群冲着一班的人喊道:“兄弟们,这是二排一班班长林子祥,我岳不群曾经生死与共的战友,对他你们要像待我一般尊敬,知道吗?”


“这个我可不敢保证能做到,岳班长。” 李矛嘿嘿冷笑道。


岳不群脸色一沉,李岩等人对李矛马首是瞻,十一个兵有六个兵听李矛的使唤,岳不群对这个李矛是十分地头疼,岳不群咳了声,说道:“李矛,你别没事找事啊!”


“呵呵,老岳,你这个兄弟和我有些怨隙,晚被我揪到了军中来,所以怎么可能像对待你一般地对我呢?” 林子祥在旁边不紧不慢地说道。岳不群这才释然,道:“抓紧时间把你身上的枪摸熟了,上了战场别给我哑了枪。”


“是!”众人齐声应道。


“班长啊,这几天里老在那压膛退膛,练来练去都是玩空的,这得发些子弹来练练才行啊,不然就算是我们知道了怎么打枪,可到时候打不准那还不得让敌人把我们的小命都收了去呀!” 李岩弯着腰呵呵笑道。


岳不群眉毛一耸,嚷道:“话虽然有道理,但是长官没有下令我也不能让你们实弹练习,等上得战场,有大把的机会给你打枪,只要过得十天半月不死,那便个个都是神枪手,哪来那么多废话!好啦,都给我练习去,林立果你负责监督,谁要是偷懒,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们。”说完岳不群便和林子祥一起有说有笑地走去唠家常去了。


“呸!”李矛重重地往地上吐了口痰,牙齿咬得咯吱响,眼色狠厉地瞪着林子祥的背影。


“都别给我偷懒,现在多费点工夫,上了战场便多一点活命的机会,谁要是嫌命长了就给我歇歇看。” 李矛语调严厉地喊道。李岩六人当下闷声重复着那些百般无聊的机械动作,其他四人见到李矛这些最不安分的人都在卖力地练习,便也不敢懈怠。


环顾四周,其他班的人大部分都在歇息,像一班这么卖力的还真找不出来。而这个时候赵晓辉刚好是从师部回来,路过一班时。见到这群士兵们这么卖力,他心里暗暗点了点头。赵晓辉走近了一班众人身边,停下来说道:“很好,休整其间依然不忘练习射击动作,实在是难得,你们是哪个班的,班长是哪个啊?”


见到是赵晓辉,一班的人都停了下来,全体持枪立正,齐声喊道:“长官好!”李矛踏出一步说道:“我们是一营一连一排一班,班长岳不群现在并不在,我是准班长李矛!”


“准班长?”赵晓辉笑了笑,“我从军多年,可从来没见过有人自称自己是准班长的,你这个准班长是个什么意思啊?”


李矛郎声说道:“战场之上,死伤乃常事,如果班长岳不群不幸殉国了,而我又是还健在的话,那么一班众人中我便是最有资格做班长的人。”


“混帐,哪有诅咒自己上级去死的人,要是你想坐我这个位子,那你不是也要每天烧香求我早死!”赵晓辉当年也是一个大混混,没想到碰到一个更混的。气得他脖子上青筋都现了出来。


李矛眼睛盯着赵晓辉,一点怯意也未显露,他笑笑说道:“当兵的有哪个不想着往上爬,还不是踩着前人的尸骸才能爬上去。我没有诅咒别人的意思,我只相信我会是那个活到最后的人。”


赵晓辉深深吸了口气,沉声道:“李矛,好,我记住你这个名字了,希望你能活得长久。”说完赵晓辉便大踏步地离开了。


赵晓辉一走,众人悬起的心这才放了下来,李岩喘着气道:“大……大哥,可,可吓坏我了,你没听岳班长说呀,当兵的要是违逆了当官的,那可是……要挨枪子的呀!”


李矛用力拎着李岩的耳朵,李岩疼得是哇哇直叫,李矛笑道:“李岩,我这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嘛!”


在另外一边,岳不群和林子祥聊得正欢,林子祥突然问道:“老岳,你们班上的李矛那小子,你怎么看?”


“李矛?流里流气的,两眼珠子老是在打转,猜不透他在打什么鬼主意,有时候见他眼珠子一转呀,我这心里就发慌。他以前是个流氓,不过他那六个兄弟比起他来却是差得太远了!” 岳不群随口应道。“诶,你问这个干嘛,我看他狠不得把你整个咽进肚子里去,你不会是心里怕了吧,呵呵!”


林子祥微笑道:“他是一把未开锋的利刃!”


“你说什么?” 岳不群道。


“哦,没什么,我们刚才说到哪了?” 林子祥又把话题绕了回去。


岳不群唾沫横飞地说道:“刚才讲到那年北伐,打孙传芳那次杀得真是爽,我还记得……”两人侃侃而谈,追忆以往的辉煌。


赵晓辉走后,一班的人个个又再次半蹲在地练了起来,姜子牙停了下来,嚷道:“大哥,我内急,去方便一下啊!”说完也不等李矛回话他便跑了开去。


李矛皱眉道:“真是懒人多屎尿!”


过得片刻,解手回来的姜子牙便神神秘秘地将李矛拉往一边去,李矛恼了:“我说你有什么屁话就说啊,干嘛非得扯远了说话!”


“大哥,我刚才听到不少人在商量说要逃跑呢!” 姜子牙压低声音说道。


李矛沉声道:“姜子牙,这可不是小事,逃兵要杀头的,你可有听清楚?”


姜子牙点头道:“那当然,老大,我都听明白了,刚才在解手的时候听到的,今天晚上他们就开溜,听口气人数还不少呢,你看我们是不是也趁乱……”


李矛心想;光一个林子祥就够狠、够精明的了。听说团部警卫连那些特种兵杀了几百小日本,自己则毫发不损,今天晚上跑肯定凶多吉少。急声道:“这事不要再和其他人说,你便当没听见过这事,该干嘛还干嘛,知道了吗?”


“可是!”姜子牙苦着张脸道。


没有可是,要是出了岔子我就将你的头拧下来!” 李矛厉声道。


姜子牙一脸郁闷地点了点头,李矛狠打了姜子牙的头一下,然后他又回去练习了。


夜已深,2号矿区的军营内,横九竖八地躺满了士兵,一个个紧紧挤缩成一排排,军营是矿工筒易工棚改建的临时军营。偌大的临时军营只有两盏昏暗的煤油灯,灯光忽明忽暗显得诡谲之极。


通铺上躺着的一排排人丛中慢慢地站起一个人影,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人影站了起来,这些人下床后,慢慢地向军营的门口摸去,守卫临时军营的两个卫兵也抱着枪靠在门上睡着了,这些个人蹑手蹑脚地鱼贯而出,整个过程都不发出一丝的声音,像群鬼魂一般。


待得他们中有几个人翻越过铁丝网,便拼命地往山外面跑去,然而还未等他们跑出十几步远,枪声便响了起来。铁丝网內外更是突然见亮起许多的火把,把2号矿区铁丝网前的空地照地如同白昼一般,翻越过铁丝网的几个人已经是倒在了地上,两个爬在铁丝网的逃兵进退两难,也被点杀,慢慢被染红的地面和铁丝网一动不动挂着的人,说明这些人已经是和这个世界告别了。还没有爬过铁丝网的人吓地赶忙蹲在了地上,一个个瑟缩颤抖着,在他们前面赵晓辉的警卫连将枪口对准了他们,他们又如何能够不怕。


披着大衣的赵晓辉从荷枪实弹的警卫连身后走了出来,警卫连是由一个特种兵排和蒋介s的准特种兵组成,名义上属暂編师第二特训大队。赵晓辉还兼特训大队副大队长。个个都是好手,历经战阵的兵油子。看着前面这一百多号准备判逃的人,赵晓辉心里一阵愤懑。


临时军营中的士兵也被惊醒了,各连慌忙整队,一班一班地从军营里快速转移到了外面的空地上,而好多班都是缺人,更有的班更是只剩个光杆班长,在那吼了半天也是没召集到一人。用了一刻钟时间人员才全部赶了出来, 赵晓辉见到杂乱的人员心中十分不快,心道:就这素质,别说去打日本人,估计去打山里的土匪都干不过。趁现在中日无战事,得把他们好好的捶打一番,不然上到抗日前线去只能是当活靶。


赵晓辉掏出手枪对着夜空放了两枪,原本嘈杂的士兵立马肃静了下来。赵晓辉拿着枪指着中间的那些逃兵说道:“这些人妄图乘夜逃离军中,按军法凡逃兵皆应就地正法。不杀不足以正军法,不杀不足以肃军纪。警卫连全体都有,举枪,瞄准,射击!” 赵晓辉话音刚落,枪声噼啪响起,惨叫声没有几下,因为不少人是给击中脑部导致瞬间死亡,警卫连不愧为是排特种兵和准特种兵组成,个个枪法都是了得。


枪声停下的时候,一百多人已经没一个能站起来,赵晓辉环顾四周,士兵们的头颅都深深埋了下去,满场鸦雀无声。“谁要是敢叛逃,谁就得死,139团不允许有软脚虾存在,这支部队将来是要对付小日本的。当抱定为国捐躯之心,守与敌共亡之志,以存我中华不屈之战魂。听见了没有!”


“是!”众军士哄声应道。


赵晓辉扬扬手说道:“都休息吧,之前戒备松懈是为了检验出刚才被毙的渣仔,大家千萬吸取血的教训。”


姜子牙颤着声对躺在他身边的 李矛低声说道:“大哥,好险啊!”


“别废话,睡觉!” 李矛转过身去不再理会姜子牙,而他的眼睛也是睁得大大地,以前他自认为自己比别人要狠比别人要恶,可是几分钟前一百多号人就那样完了,一百多个活生生的人命便那样完了,这实在是超越了李矛心理的承受能力,看来当官的根本不会拿士兵当一回事,这话说的还真他妈的准。


躺在床上的士兵们久久无法入睡……


该死的起床号又响起了,各班班长跳起来,吼叫着用脚将自己班上的兄弟都踢醒。好多士兵都是在凌晨的时候才睡着,可没睡多久又得起来了,一个个被班长强踹了起来,眼睛都是红红的。



警卫连的士兵早将地上的尸体搬走了,扔进了废矿井。地上的鲜血却是没有人清理,


部队队列虽然踩不到地上的鲜血,但逃兵们倒下去的地方离得这么近,微风扬过,血腥味浓重得很,刺激着士兵们回忆着昨夜一百多号人被枪毙的场面,每个人心里都在打着寒战,本来还睡意的人现在没有了,所有人的眼睛都睁得大大的,身子微微颤抖着,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恐惧。


赵晓辉这个时候也是来到了操场,一身军服笔挺得很,整个人看来精神无比。各连连长指挥着各排将一些残缺的班给重新编排,像岳不群他们班那般齐整的班实在是不多见。


立正,稍息,正步走,站军姿。枯燥的动作,乏味的操练一遍又一遍,消磨人的散漫的同时慢慢树立起来的是机械式的服从。


李矛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像是让人给绑住了一般憋地着实难受,而他却是没办法只得苦苦忍受着,他在心里呼喊着总有那么一天自己要当军官,不再这样傻傻地操练。


上午操练完之后,下午拚刺刀、实弹射击,最让李矛感到兴奋的是扣动扳机的那一瞬间,子弹带着无限期许射向目标,只觉得通体舒畅。


就这样每天重复着同样的科目,139团的新兵蛋子训练了一个月后,让原本乱哄哄的两千多人变得越来越有点正规军的样子了,虽然是有了形式,但是要这么一支队伍上前线,恐怕没有一个指挥官能够有足够的信心。赵晓辉也是如此,


他期盼中日开战时间能够来得晚一点,毕竟整个团除了警卫连外,其他都是战斗力极为低下的队伍,他甚至于有点恼恨师长偏心,为什么不能象赵副师长一样给自己一支真正的强悍队伍,那样他便能够放开胸怀和敌人血拼一把了,而不用像现在这般烦,担忧。


在一个月的训练里,李矛除了觉得受到太多束缚之外,倒没感到其它不适应,那支三八式步枪他吃饭睡觉都拿在手里,一刻都不离开,每多抚摩一次枪身,对枪的感觉便深一分,岳不群曾告诉他在战场上枪是第一生命,枪在人在,枪毁人亡,既然是关乎到自己的小命他又怎么能不在意。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