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特种兵之狂战伊拉克 第一部单兵行动 第三十一章政治联盟

tdxs6916 收藏 3 35
导读:美国特种兵之狂战伊拉克 第一部单兵行动 第三十一章政治联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1/

31政治联盟

这一次,克拉克终于接到了阿塔克和莱克发来的信号。

先是有些意外,当他马上想到这是他们时,他在第一时间作出了反应:他们一定还活着!想到这里克拉克的心情竟是无比地兴奋。他从来没有经历过一场如此突如其来的惊喜,就连当年考入三角洲部队,他的心情也未曾这样。

很快,他见到了阿塔克和莱克。三个人长长地拥抱。在那一刻,从自己两个手下的眼睛里,克拉克似乎觉察到了一些什么。本来,他以为这些东西可能是他们大难临头的惊恐,或者是喜出望外的兴奋。然而这一切都不是。

在见阿塔克和莱克之前,克拉克借口方便,谴退了身边的库尔德士兵。当听到垂头丧气的阿塔克的汇报,克拉克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他叹了口气,克拉克很明白自己的部下闯了一个多大的祸。

克拉克拍了拍阿塔克的头,看样子他们已经知错了,克拉克知道这个时候再批评他们已是于事无补。他说:你们两个先找个地方躲起来,不要让人发现你们。我会想办法说服哈达维的。这里是库尔德工人党秘密总部,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

这时,远处的库尔德工人党士兵已经开始叫他了。

“这就好!”克拉克说着,他又摸了摸两个手下的头,这个动作让他的两个士兵感觉他就像一个慈祥的父亲。

阿莱克和莱克找到自己的长官,就像一个迷路已久的孩子突然找到家门一样。不管怎么说,有长官在身边他们就有主意了,也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回到密室,克拉克向队友们公布了这个消息。“我就知道这两个家伙不会死,他们还没做什么呢。如果这么轻易地死去,疯子阿塔克就不是疯子了。”道格拉斯有些调侃地说。

克拉克预感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于他他向那个跟随他的库尔德工人党成员问起了死人的事。据克拉克判断,依阿塔克的描述,他失手杀死的很有可能是某个地方武装的头领、或是某个党的党魁。可是,当他听说被阿塔克杀死的老人竟是伊北部阿拉伯穆斯林逊尼派首领巴拉德巴时,克拉克也不禁震动了。

在进入伊拉克之前,他曾不止一次地对这个国家的政治结构进行研究。在伊北部活动着的政治力量都是他可以利用的对象。虽然五角大楼并没有命令他们如何去做,但克拉克已经打定了利用伊北部的穆斯林和库尔德民间武装力量的主意。

他曾经向卡兰德将军汇报这件事,卡兰德将军告诉他:“在伊拉克北部,阿拉伯逊尼派穆斯林是一股很强大的政治力量,虽然他们的力量很大,但是他们一直好像无意于北部的政治斗争,尤其是它的头领巴拉德巴,他在当地是一名德高望众的老人,在他领导逊尼派的这些日子里,他从来都不卷入任何政治冲突。我们的人员曾经接触过他,他是一个伟大的老人。”卡兰德将军补充说。

将军的意思很明显,他不想让克拉克他们过多地跟地方势力纠缠。既然伊北部逊尼派穆斯林的政治热情不高,最好的选择就是不惊动他们。克拉克也知道,将军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宗教与地方势力问题一直是五角大楼一个比较敏感的话题。这些年五角大楼一直致力于这方面努力,可是收效甚微。所以,谁也不敢贸然把这个问题提出来。

“他们成了所有阿拉伯人的敌人,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克拉克心中暗暗骂道。

从随从口中得知,现在巴拉德巴的儿子拉德巴已经来到了工人党总部,因为他听说杀死他父亲的人逃到工人党这里来了,他带着人和枪兴师问罪来了。

“我们的人没有做,你们这几天也一直都没有出去,这件事会是谁干的呢?我倒是佩服他们,他们把逊尼派的天给捅塌了。”他向克拉克有些幸灾乐祸地说着。

克拉克记起,几天之前哈达维曾经告诉过他要去看一位老朋友,那位老朋友是他们的长辈,只有得到他的支持库尔德工人党在伊北部的活动才能从地下转到地上来。这对工人党来说是关键的一步。

那次出去哈达维破例在外面住了一夜,这是很少遇见的情况。回来之后,哈达维兴奋地跟克拉克说:“他还是那样,还是那样的仁慈和宽厚!老人家的健康是真主安拉给每一个穆斯林的礼物。他答应了我的要求,从此以后,阿拉伯逊尼派穆斯林和库尔德工人党将是最亲密的战友。”

克拉克知道,刚刚杀回来的哈达维需要各个政治力量的支持,显然,一个城府如此深的人,能够对巴拉德巴的支持看得如此之重,看来在伊拉克北部拉德巴的确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而现在一切似乎变得很糟糕。

就在克拉克犹豫不决的时候,随从们向他传达了哈达维的命令:要他去陪远道而来的客人共进晚餐。尽管犹豫了一下,克拉克还是决定去会会这个新任穆斯林逊尼派宗教领袖是个什么样子。

杀父之仇的怒火仍然没从他的心里燃烬,拉德巴怒气冲冲地和哈达维坐在密室里。尽管在此之前他们曾是一对亲密的好兄弟。

这些事情要追溯到十年以前。那个时候,哈达维所领导的库尔德工人党和巴拉德巴领导的穆斯林逊尼派共同占领了伊拉克北部城市。他们的并肩战斗使得哈达维和拉德巴成了一对很好的朋友。如今,面临着兄弟兼战友的丧父之痛,哈达维想起了克拉克。他要让这个可怕的杀手去为老人报仇。

克拉克坐下来,拉德巴有些警惕地看了看他,哈达维笑了笑说:“我这位朋友是库尔德民主党的人。”

“什么?你说什么哈达维?你说他是该死的库尔德民主党?他是那些只知道取悦于西方人的败类?”说到这里拉德巴似乎又明白了什么,他看着克拉克,问:“他是一个卧底?”

克拉克没有说什么。他面前的人同样是一个可怕的人。拉德巴身高六英尺还要多一些,膀大腰圆,说起话来瓮声瓮气。克拉克从他苍白的面孔里感觉到,这个年轻人并不像外表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我的朋友,我把你叫到这里来,是因为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你的伤也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我知道你是一个闲不住的人。这是我的朋友拉德巴,很不幸,他的父亲,也是我伟大的父亲巴拉德巴被两个来历不明的年轻人杀死了。我想你可以帮助我们找到凶手。”哈达维拉过克拉克说。

“非常愿意为您效劳先生。哈达维的话对我来说就是命令。”克拉克显得很有风度地冲拉德巴点了点头。

晚餐大概进行了半个小时,席间,哈达维绘声绘色地向拉德巴讲述了克拉克两次营救他的经过。他要让自己的盟友知道,他要派出他最得力的手去下为巴拉德巴报仇,他要让自己的盟友知道,他对这 件事的决心和努力。

晚餐的气氛并不十分融洽。拉德巴总是用仇恨地目光盯着克拉克看个不停。克拉克没有再说什么话。晚餐结束之后,克拉克来到哈达维的办公室。

现在他只有这一条路了。

“那件事是他们干的。”他看着哈达维,平静地说。

哈达维稍稍一愣:“你是说,你是说你的两个兄弟还活着?”

克拉克点点头:“虽然我不知道当时出现了什么情况,但是我想,我的兄弟们不会平白无故地对一个手无寸铁的老人下手。”

哈达维的回答却有些出人意料:“不,我的朋友,你的兄弟们做了一件好事。”

克拉克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之所以将这件事告诉哈达维,是因为他很清楚,如果不告诉他这件事,在阿拉伯人和库尔德人的联合追杀下,阿塔克和莱克将无藏身之地。如果哈达维能够网开一面,并想想办法,或许他们还有活路,毕竟没有一个人亲眼看见到底是谁杀死的巴拉德巴。

当克拉克将这件事说出来,他万万没想到哈达维的态度会是这样。

“他做了一件我多年以来一直想做却没有做成的事。这叫做天遂人愿,我的朋友,你的兄弟们现在在哪里?我要当面感谢他们。”哈达维面色淡淡地说。

克拉克实在难以接受哈达维的话,甚至他怀疑这是不是哈达维的一个圈套:引阿塔克和莱克出来,然后将他交给拉德巴。

看着克拉克惊谔的表情哈达维慢慢地说:

“巴拉德巴是穆斯林最受人尊敬的宗教领袖之一,他是逊尼派穆斯林心中的一个太阳。但是,从那次行动失败以后,他不愿意再做任何事。这些年,在他的领导下,穆斯林们一个个都变成了温顺的羔羊。他也成了一个投向政府的和平派,这是大家都不能容忍的。尤其是他的儿子拉德巴,你别看他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其实他早就盼着他父亲死了。这样他才能登上他父亲的位置。他是一个好战的家伙,我们两个人联起手来,将会是伊拉克最大的一股军事力量。所以,你的朋友做了一个件别人谁都想做谁又不敢做的事,我得好好谢谢他们。”

克拉克心中一恸,看来,他的手下杀死巴拉德巴这件事的意义远远超出了事情本身,他暗暗想道。可是转念一想,一旦残忍好战的伊北部穆斯林武装团结起来,这对于这个国家,还有自己这次行动,究竟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呢?

见克拉克还在愣神,哈达维说:“好了,我的好兄弟,我早就知道你的兄弟们会大难不死。你把他们叫进来吧,拉德巴那里由我来对付。你只要记着不要轻易让他们露面就行了,我担心会有人认出他们来。”

克拉克悄悄来到镇外的小灌木丛里,找到了他的两个手下。狼狈至极的他们已经整整一天没吃任何东西了。不过,美国特种兵们都是一些意志坚强的家伙,他们在基地曾经有一堂训练课是沙漠行军,要求他们只带一天的食物和水,在沙漠里行军四天四夜。这四天四夜到底吃什么那是队员们自己的事。这难不倒三角洲部队的特种兵。大蜥蜴、四脚蛇、仙人掌和其他植物的根茎都是他们的食物和水的来源。

这时阿塔克饿得有些昏了头。他甚至动了捕杀一只在他们身边爬过的四脚蛇的念头。莱克制止了他。联系上克拉克后,他们相信长官马上就会为他们安排好一切的。

他们又一直等了四五个小时克拉克才趁着夜色赶过来。长官的脸上在夜幕下看不出任何表情。克拉克塞给他们每人一身阿拉伯长袍,然后带着两个手下进入了小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