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映山红 三 第六十章 养娘血、亲娘泪(二)

昨日黄花 收藏 19 81
导读:抗日烽火映山红 三 第六十章 养娘血、亲娘泪(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15/


第六十章 养娘血、亲娘泪(二)



鬼子是鸡叫头遍进的山。这个时候山里还是雾蒙蒙黑黝黝伸手不见五指,鬼子虽然有一小队比较熟悉麦山夼周围地形的伪军前面带路,但是路两旁的丛林笼罩在浓浓的夜色中,山风吹过,丛林里传出树叶相互撞击着发出的低沉的哗哗响声,远处重重叠叠黑黝黝的山峦随着山路的地势高低在夜雾里忽隐忽现,黑暗中附近山村房前屋后的树丛里仿佛有无数的人影在攒动,鬼子和汉奸们心里一阵阵的发毛。

离麦山夼还有半里路的距离,突然两个黑影从鬼子们的队伍前方不远处掠过,一个正战兢兢地端着枪前面带路的伪军不由得抬起枪朝着黑影‘砰’地开了一枪。也不知道是枪法准还是碰巧了,前面灌木从里什么东西倒地扑腾腾一阵响,在鬼子的喝斥声中,两个伪军壮着胆子上前一看,原来是打着了一只夜行的貔子,鬼子队长听了那两个伪军的报告抬手朝着开枪的伪军就是反正俩耳光“八咯呀路!你地良心大大地坏了,枪声暴露了皇军的行动!”鬼子队长抽出手枪嚎叫了一声:“跑步进村!”

还多亏了这伪军蒙里懵懂地开了一枪,麦山夼全村人都听到了寂静的夜空里村外传来的枪声,男女老少从炕上爬起身来慌着穿衣裳抱孩子掺爹娘一脚高一脚低地摸黑往村南的山上跑。

俊子一听到枪声就迅速起身和爹一起飞快地给孩子们穿上衣裳,老栓一手抱雨林一手抱建勇,这当口俊子已经从屋顶棚上摸出手枪和一手巾包子弹别在腰里,她一手扯雨平一手拉雨岩出了门奔南山的方向跑。

虽然是天黑山道崎岖,好在俊子和乡亲们对上山的路十分熟悉,全村几百口子人各自分别找了山洞和深沟树林躲了进去。

这时候鬼子和伪军已经进了村,撞进各家各户一看,没有人也没有多少粮食,鬼子队长拿着电把子(手电筒)朝着街上那条上山的路照过去,只见路上零零落落地丢着些大人孩子跑掉的鞋、没穿好的衣裳和干粮袋子,人们慌乱中掉下的这些东西把鬼子引上了山。

麦山夼各家的粮食早被俊子带着几个党员发动妇救会、农救会员们挨家挨户地动员着藏到了野外坚壁起来了。搜不到粮食,鬼子顺着村里人慌乱中散落在路上的破衣杂物来到半山腰要搜山。

东洋鬼子来到麦山夼是人生地不熟,山里大大小小的沟沟坎坎、十多处天然和后来为躲鬼子挖的山洞还有满山茂密的树林,他们要搜索也不是那么容易,可恨的是那些一起来的伪军中有个麦山夼邻村人,穿上狗皮伪军军装吃上了饱饭得几块大洋就忘了祖宗没了人性,他在鬼子面前跑前跑后出主意介绍山里的地势地貌带路搜山,天色大亮,鬼子上山不到半个时辰就搜出老少二十多口子打着骂着用刺刀逼着下山找粮食。

俊子和老栓一家六口人躲在一个石崖后面的山洞里,洞口有一人多高的贝草和杂木丛遮挡,不特意拨开草丛是搜不到的,大一点的雨平和雨岩经常跟着妈和姥爷上山躲鬼子和飞机,知道害怕,这两个孩子的小手攒着妈和姥爷的衣襟不敢出声,可是11个月大的雨林和建勇,听见山洞外面鬼子和伪军呵斥和打骂人的声音,惊的哇哇大哭。

两个孩子这一哭俊子和老栓慌了神,听洞外的声音,鬼子虽然离这个洞口有百米的距离,可是在这寂静的大山上,孩子的哭声格外响,俊子急忙揭开衣襟把乳头塞进雨林和建勇的嘴里,小建勇一直没断奶,小嘴立刻吸吮着奶水停止了哭叫,可是小雨林已经断奶近五个月了,对妈妈的奶水已经很陌生,惊吓中更不肯吃奶,俊子试着把几次乳头塞到雨林嘴里他都是马上吐出来接着大哭。

俊子着急地摇晃着小雨林哄着摸着他的小脸,可小雨林还是不停地哭叫。俊子狠了狠心用手去捂孩子的小嘴,小雨林踢蹬着小腿小脸憋得通红眼都翻白了,俊子只好送开手,这下雨林哭的更凶。

老栓抱过孩子拍着哄着,就是哄不住,俊子额头上渗出了汗粒,她站起身来把建勇放到老栓怀里要抱过雨林:“爹,鬼子肯定听见孩子的哭声了!不能让他们找到这里,爹呀,你看顾好这三个孩子,我抱雨林出山洞把鬼子引开!:

老栓紧抱着小雨林不肯放手:“闺女,出去大人和孩子没准就都没命了!”“爹!你看雨林老这么哭着哄不住,不出去咱全家一个也躲不了!小建勇这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咱们怎么对得起于副大队长和李梅同志!”

老栓的眼泪刷地就下来了,他老泪纵横地拍着小雨林:“咱雨林这才11个月大呀,出去让鬼子看见不知道还有命没有哇。”俊子一咬牙夺过大哭不停的雨林拔腿就往洞口外头跑,老栓跺了跺脚流着泪几步追上去抢过雨林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山洞!

老栓出了洞口掩在贝草丛里离开了山洞前的石崖躲到了离山洞二十几步远的树林子里,不多时,鬼子就顺着孩子的哭声把老栓和雨林搜了出来。听着洞外鬼子的吆喝声和雨林嘶哑的哭声渐渐越来越远地往山下去了,俊子在山洞里搂着三个孩子不停地掉眼泪,她的心撕碎似的疼,这半天,她几次摸出别在腰后的手枪又别了回去,鬼子凌晨进村,村里的民兵和武工队员们睡梦里没有防备,这突然各自往山上跑,都跑散了联系不上。开枪只能引来更多的鬼子暴露自己和孩子,只有忍着。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俊子听着洞外没了动静就带着三个孩子出了洞口,洞外山道上有许多村里人老老小小的也在试探着朝山下村里的方向走,俊子喊住了他们。

待乡亲走近了俊子一看,人群里有富得、玉风、云祥、几家人,还有王财主和老婆和他们的二闺女胖妮子他们。

俊子把怀里的建勇交给富得媳妇抱着,用袄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现在不知道村里的情况,大家别着急下山,云祥,你先下山看看村里的情况,最好能弄清有多少鬼子和汉奸。”云祥答应了一声刚要下山,胖妮子抢在前头说:“我和你一起去吧。”没等云祥说话,王财主老婆一把拉过胖妮子:“你个不要命的闺女,老实呆着!”云祥嘿嘿一笑:“妮子,我一会就回。”他转身沿着熟悉的山道朝山下跑,肩上背着的三八大盖随着他的跳跃一起一颠。

不到半个时辰就见云祥的身影在树丛里时隐时现地回山来了,他喘着粗气擦着汗焦急地说:“俊子姐,麦场上大约有三十多个鬼子和十二个二狗子汉奸,鬼子架起机枪把三十多个乡亲围在麦场上逼着交粮食,树桩子上还绑着咱村几个壮年男人,那邻村的汉奸喊话说日本人说了,谁家交了就可以回家,不交的拿命顶!”

这时候躲在山上的乡亲们陆续都出来聚集到俊子他们身边,俊子拔出腰上的手枪:“乡亲们千万不要急着下山。云祥,你和富得哥赶紧召集民兵和武工队青妇队员集合,看看大伙带出来多少枪弹。”

云祥不一会就报告:“俊子姐,有十二个队员带着三八大盖和汉阳造,只是大伙都没带多少子弹。还有六家猎户带了猎枪和铁砂子、火药。”

俊子抬头看了看已经是日上三杆了,她对眼前的近百口子人说:“粮食是咱庄稼人的命根子,山下的乡亲们不到万分危急的时候不会说出自家粮食的埋藏地点,但是如果鬼子逼急了也会为了性命交出粮食,大家赶紧散开,离各家埋粮食的地方远一点,防备鬼子上山挖粮食时碰上。”

她回身把散落下来的发簪盘好了走到带枪和没带枪的队员们跟前:“大家跟我下山,我们想办法接近离麦场最近的老憨家进院子上房顶,到那里看看麦场上乡亲们怎么样了。”

俊子和队员们前头朝下山的路走,后头小雨平和雨岩在后头追着跑着喊妈妈,俊子回身拉过俩孩子的小手交到富得媳妇和秋叶妈手里:“我这三个孩子就交给你们了,我要是回不来,你们帮着照看着等有一天吉顺哥回来把孩子交给他。”不等富得媳妇和秋叶妈说话,俊子转身头也不回地带着队伍下山去了。

心急路熟,俊子和队员们很快就避开鬼子上了老憨家的正房和厢房顶,他们伏下身子趴在屋脊的海藻上看着不远处的麦场。

威逼了半天没问出粮食的埋藏地点,天已经过了晌午,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了,那汉奸伪军急着立功就钻到人群里一个个地看着想找出麦山夼的王财主,这个汉奸知道王财主是远近几个村的粮食大户,找出王财主,把他家的粮食装满鬼子带来两辆马车好回去交差,

这汉奸一眼看见老栓就喊了起来:“太君,这个老头是八路家属,他女婿去当了好几年八路了。”

鬼子没弄到粮食正一肚子火没处发,一听到有八路家属,立刻一声嚎叫过去几伪军把老栓从人群里拖了出来,在这个汉奸发现老栓的时候,老栓身边的玉风手疾眼快地把自己的三儿子交给身边的一个妇救会员,她一把从老栓怀里把小雨林抱过来退到人群中间,好在那汉奸只是隔着人群盯着老栓的脸辨认,没注意老栓手里有孩子被玉风抱了过去。

汉奸一指认自己是八路家属,老栓心里一紧一哆嗦,待到玉风接过孩子躲进了后面人群老栓心里就一阵轻松,自从吉顺参军、俊子领着村里人抗日以后,老栓就随时预备着鬼子的报复。自己一把年纪了,上回鬼子进村用枪弹把打伤他以后又把他绑在院子里的树上放火烧,那多亏乡亲们救的急,自己拣回了一条命。今天鬼子山上村里的折腾,这大半天老栓一直为外孙小雨林担心,现在小雨林在玉风怀里,老栓坦然地在鬼子汉奸的推搡下走出了人群。

趴在不远处房顶上的俊子和近二十个队员们眼看着老栓被鬼子绑到了树桩子上。就在这个时候,离开了老栓怀抱的小雨林在玉风怀里哇哇大哭了起来。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