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9之海狼 东方战线 战俘营救人

bigstore 收藏 6 30
导读:回到1939之海狼 东方战线 战俘营救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一支由周天雷亲自挑选的,秘密潜入苏联在苏联后方潜伏并对苏联进行破坏的德国海军陆战队小分队突然接到了德国海军陆战队司令部转发来的周天雷的命令,在命令里命令他们要立即赶到白俄罗斯首府明斯克,在那个地方将接受从德国赶过来的一个人的领导,听从他的命令。

这个小分队向德国后勤运输队表明了他们的身份后。在运输队确定他们身份后,负责运输队的军官很高兴有这么一只精锐的部队搭乘他们的车辆,现在虽然苏联西方面军在明斯克包围圈里大批部队不是被歼灭就是被送进了德国修建的战俘营,但是由于俄国特有的森林和沼泽的影响,还是有相当一批苏联正规部队虽然没有逃出德国军队的包围圈,但却凭借地形的影响逃脱了德国军队的围歼,变成了小股的游击队。而德国正规部队忙着冲向苏联腹地,没有很多的部队负责围剿这些苏联军队的残兵。搞的德国后勤部队很是头疼这些苏联溃兵,现在负责运输队的军官见到这支只是在德国军队里传说的神奇部队的出现,兴奋得不知所以。立即搭上了他们。

负责这支小部队的德国海军陆战队两栖侦察分队的军官是克森特海军上尉,他带领的德国海军陆战队小分队只有两个班的编制。他将自己的士兵安置在汽车上,将全分队的火力重新编组,他也知道苏联残兵经常袭击德国的后勤部队,因此准备向苏联人展示一下德国精锐部队的火力。不过他的部队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战斗后,他们早就厌弃了苏联的粗劣武器,只是觉得PPS冲锋枪还是不错,但是如果老用这种枪,尤其是在自己人中间使用这种枪,自己可不想被误解的友军用枪指着头,现在他们见到了德国负责补给的车队,在车队里有运往前线的武器弹药,他们借着有德国最高统帅部下达的命令,他们将自己手里的苏制武器全部换回了自己原来使用的德制武器。因为他们现在不需要伪装成苏联军队了。

克森特海军上尉坐在首车的驾驶室里,在他的头顶上的驾驶室顶架着一挺德国MG34机枪,这挺机枪可以将那些敢于来偷袭这支车队的苏联士兵给打成马蜂窝。他自己手里捏着一把MP40冲锋枪,子弹上膛,随时准备伸出车窗口进行射击。

不过虽然德国海军陆战队队员们将整个车队变成了刺猬,但是在外表上还是看不出来是经过了特别武装加强的运输车队,他们想让前来袭击他们的苏联游击队吃一个大亏,免得以后经常传出德国后勤部队被苏联游击队袭击的事情。

克森特海军上尉随着汽车在苏联那高低不平的路面上摇晃着,他由于是在船上练习过在波涛大起的海洋上如何保持平衡,所以还没有觉得有多难过,毕竟这点颠簸比起在大海上的风浪来说简直是小意思。不过这路面实在是比较糟糕,他的头顶时不时得与卡车的驾驶室顶来一个亲密接触。头部的疼痛搞得他很是有些不高兴。

汽车在苏联那糟糕的路面上颠簸着,突然车头一歪,司机努力向反方向打了一把方向盘。脚下踩下刹车,车子歪歪斜斜停在路边。

司机跳下汽车,向车头歪的方向看去。随后克森特海军上尉就听见司机在外面大叫道:“妈的,这该死的俄国的烂路,左前胎又爆了。”

这时后面的车队也停了下来,其他汽车上的几个司机跳下汽车来看首车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这时

克森特海军上尉突然觉得心头没来由一阵发紧,是杀气在逼近,他警觉地向四周看了过去。

一会他就发觉了问题,在车队右前方三百米处是一个小树林。俄国特有的白桦林,由于是顺光,他得迷着眼才能向那个方向看过去,他感觉杀气就来自那个方向。

他不动声色下了汽车,站在路上,在车顶的机枪手也感觉到了杀气的存在,正在缓慢转动机枪寻找来源。克森特海军上尉背转过身来,用战斗手语向机枪手指示了敌人有可能存在的方位。并要狙击手下车寻找有利地形掩护全队发动。一会狙击手和他的观察手佯装着去方便跳下了车,向路边跑了过去。

克森特海军上尉的感觉没有错,在那片白桦林里是有苏联的游击队在窥视着他们,他们在前面的路面上埋上了地雷。准备等德国的运输队汽车开过来的时候压上地雷,然后他们趁德国人慌乱的时候用手中的武器对付那些军事素质不如他们的德国运输兵。

他们在树林里看着德国人的汽车过来,但是在离他们的雷区还有三百米左右的样子突然停下了。然后就是一个司机从汽车驾驶室里跳出来检查轮胎,随后后面又来了几个看上去象是司机的人,几个德国司机一起在更换轮胎

负责这个游击队的军官是一个苏军中尉,他的名字叫康涅佐夫,他先前看到德国人的轮胎被扎破,停下来修理,然后自己的一个手下抬起手中的老式‘莫辛纳甘’步枪想打,被他压下,要他有点耐心等待德国人把汽车开过来压上地雷再动手。可在这个时候从德国车队首车里出来了一个德国军官。他向自己埋伏的地点看了一会。就在德国军官看自己埋伏的地点的时候,康涅佐夫觉得心头凉飕飕的。差点就要下令撤退。

不过那个德国军官也只是看了几分钟就转过了身子。看来他多半没有发现自己的阵地。康涅佐夫一边暗骂着自己疑神疑鬼,一边继续等待德国人把汽车修好过来压他们的地雷。

德国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硬是在那里停留了半个多小时,几个看起来象是司机的人才立起身来。由于另一辆德国卡车将他的视线挡住,他没有发现有一批德国士兵悄悄从后面的卡车上跳下,悄悄移动到了路边。

这个时候那个德国军官和司机上了汽车,汽车的引擎被发动,然后汽车开始向自己这个方向开了过来。,向雷区开了过来。康涅佐夫似乎已经看到德国汽车被地雷强大的冲击波给炸起的景象。

啪的一声枪响,夹在了汽车引擎的声音中。康涅佐夫转过头,恼怒的想看看是哪个人沉不住气向德国人开火的。

当他将头转过来的时候,他惊恐的发现自己队伍的机枪手马卡耶夫的脑子已经被一发子弹穿过,红白色的脑汁流在了他一直顶在肩膀上的捷格加廖夫DP-28轻机枪的枪托上。

德国人有狙击手,他们是有备而来,刚才那德国军官肯定发现自己的阵地了。只是装做没看出而已。他的念头还没有闪完,德国卡车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随即一挺MG34机枪就跟着叫了起来。

德国人的机枪打的很刁,压制住了苏联游击队有可能的反击。康涅佐夫知道自己可能是遇到了德国人的正规部队,拼火力自己哪能是德国正规部队的对手,他抬起了因为马卡耶夫被德国人干掉还没有打出一发子弹的捷格加廖夫DP-28轻机枪,对着自己的手下喊道:“撤退,快撤退。”然后掉转枪口向德国车队开火。

他的子弹只打了一个长点射就停了下来。因为德国狙击手发现了苏联游击队的机枪开火了,这个机枪手看起来象游击队的头。自然打他没商量。

其他几个跳起来逃跑的苏联游击队员被狙击手打翻两个后,剩下的几个人利用白桦林的掩护逃脱了,而多数人没有能够逃脱,被冲上来的德国海军陆战队员打死几个人后,其他的人都被德国军队抓了俘虏。

克森特海军上尉扫视了一下战场,看见被他俘虏的苏联人很多身上穿着的是苏军战服,有的人的战服已经被挂的不成样子。他知道他们是被打散的苏联士兵,但是这些苏联士兵的眼睛里没有屈服,有的只是对德国人的仇恨。他对士兵说:“抓紧时间审讯,我们还有任务。”

一会后审讯结果出来了,克森特海军上尉走到那个被俘虏指认的他们的头-康涅佐夫中尉身边,默默看了一会后,向他行了一个军礼。然后拿起工兵铲,亲自为康涅佐夫中尉挖起了坑。将康涅佐夫中尉的尸体埋好后,做了一个简易的十字架插在他的坟头。

克森特海军上尉转过身去,看到其他苏联阵亡的士兵已经被俘虏们安葬,他对自己的部下说:“把他们都押到车厢里,给他们点吃的,受伤的给他们点药。回头写一份报告,说我们在明斯克附近遇到苏联游击队的伏击。要司令部他们抽出部队来仔细清剿。他们说前方是雷区,现在排完没有。”

“报告,已经排出了安全通道。可以上车了。”他的部下回答道。

“我们上车,前往明斯克。”克森特海军上尉向自己的汽车走了过去。

在海军陆战队的帮助下,这支运输队很顺利到达了明斯克。进了城区后海军陆战队员和运输队的后勤部队分手,并将苏军俘虏交给了守城部队的一个陆军中尉,他们还要前往预定地点接受指令。

他们到了德军设立在明斯克的司令部后,克森特海军上尉要他的手下在外面休息,自己进去报到。在门口的哨兵检查过克森特的身份后,向他行了一个军礼。放他进入了司令部大楼。

克森特按照指令找到了他要去报到的房间,在里面他看见了一个穿着德国海军制服,佩带少校军衔的德国海军军官。

海军军官看见了克森特到来后,站了起来,克森特海军上尉连忙向他行了一个军礼,那军官也回了他一个军礼。海军军官说道:“你好,我是奉高特。普里恩命令赶到明斯克的,我的名字叫拉芬,高特长官的命令是这样的。。。。。。。”

克森特在听了计划后,勉强吞了一口口水说道:“拉芬,你是说高特长官要我们去我们设立在明斯克的战俘营寻找一个亚洲女孩?”

拉芬说道:“是的,他给我的命令就是这个命令。要我找到她后将她护送到柏林去。”

克森特说;“可据我所知,现在这些战俘营好象都是党卫军在看守,他们能让我们轻松将人给带走吗?”

拉芬说:“高特长官在我来苏联的时候告诉我,你们手上不是有最高统帅部发给你们的指令吗?要求现在在苏联的军队听从你们的指挥。”

克森特说;“这个我不知道对党卫军有没有效果?我还没有用他指挥过党卫军呢!”

拉芬说:“试试看吧,这件事情不能搞大了。实在不行,我这里还有海军司令部的命令,那些人应该也不会不把我们海军放在眼里的吧。”

克森特笑笑说道:“党卫军我倒是不怕。”

拉芬在来到明斯克后已经向守军司令部了解过了在那些战俘营地里有亚洲人,特别是亚洲小孩面孔的营地,所以他们没有花多少力气就找到了他们要找的人所在的战俘营。

负责看守战俘营的德国党卫军军官在检查过他们的证件,知道他们的来意后,去营地里带出了几个小孩,海军陆战队一看,里面只有一个女孩看起来是亚洲人。其他的一看就知道是俄国人。

党卫军军官用马鞭顶在那个亚洲女孩的下巴上,将她的头硬生生抬起,让拉芬和克森特都看清楚她的长相。

拉芬看了一下自己带着的资料说道:“这个小孩可能懂俄语,你们有谁能说俄语的?”

克森特笑笑说道:“我懂俄语。我来当翻译吧。”

拉芬向克森特说道:“你问她的姓名,年龄,怎么到这来的?”

克森特柔声用俄语把拉芬的问题向那个亚洲小女孩问了出去。那个亚洲小女孩听了克森特的问题后,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往地上吐了一口痰,然后叫了一句话。

拉芬向克森特问道:“她刚才说什么?”

克森特小声的说道:“她骂我们是德国鬼子。”

那个用马鞭抬亚洲小女孩下巴的的党卫军军官听见了克森特的翻译,脸色一变,手一伸,马鞭就要打下去。

拉芬看见了那个德国党卫军军官的举动后连忙一步跨了过去,挡住了党卫军军官的动作。对他说道:“上尉先生,你何必和一个小孩子发什么火。”在拉芬的劝解下,党卫军军官收起了手中的鞭子。

拉芬又看了看这个亚洲小女孩,对克森特说:“她可能是我们要找的人。你问她懂不懂中文,如果懂就点点头。”

克森特又问了那个亚洲小女孩,亚洲小女孩显然是被这两个德国军官给搞迷糊了,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但还是点了点头。拉芬从自己的公文包里取出了一封信,递给那小女孩,要克森特把自己要小女孩看完信的话翻译过去。

小女孩抽出信纸,将那封信看完后,脸上的疑惑神色更加浓了。拉芬要克森特问她名字是不是叫CY,父亲是不是老中医。原先是不是在苏联伊万诺沃第一国际儿童院,现在的年纪是不是在12岁,由于生病才来白俄罗斯明斯克休养,女孩犹豫了一会后还是给了他们一个肯定的答复。

拉芬哈哈的笑了两声,说道:“好了,她就是我们要找的人。”转身对党卫军军官说道:“我们奉德国海军司令部的命令,要把这个亚洲人带走。”

出乎拉芬他们意料的是,德国党卫军军官没有出现他们原来意料的不满,而是很干脆的同意了他们的要求。只是这个名叫赤英的亚洲小女孩要求带走她的几个同伴,德国党卫军军官在犹豫了一会后同意了赤英的请求。

在三十分钟后,德国海军的人和他们从战俘营带出的几个小孩乘坐汽车离开了这个战俘营,向被德国空军占领的一个明斯克机场开了过去。送拉芬来的飞机还在那个机场等待着他。

在德国海军的人离开后,一个电话话筒被那个德国党卫军军官拿了起来。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