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二十七章 囹圄 囹圄(三)

royf22 收藏 54 380
导读:特战先驱 第二十七章 囹圄 囹圄(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225.html


张楚断然说道:“张政委,我知道你对周团长有意见!坦白说,我对周卫国同志的某些观点和做法也持保留态度!但是,周卫国同志是一个纯粹的军人!他的缺点可以说都是一些无足轻重的缺点!而且,他也是个知错能改的好同志!每次我们向他指出错误,他都能及时改正!他虽然不是党员,但是他的所作所为,无一不是光明磊落、大公无私的!虎头山抗日根据地能有今天这么好的革命形势,周卫国同志居功至伟!这是上级党委早有定论的!古话说‘人无完人’,这样一个为革命立过汗马功劳的同志,就算犯了错误,只要不是原则性根本性的错误,我们就应该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态度,团结他、帮助他,而不是一味地对他进行批评和斗争!”

说到这里,张楚顿了顿,稍微平息了一下自己有些激动的情绪,继续说道:“张政委,我总觉得,作为一名共产党员,除了对共产主义要有必胜的信念,对马克思主义的本质要有深刻的认识之外,还要有比普通群众更加宽广的胸怀!最后,我想提醒您的是,整个虎头山根据地,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带兵指挥打仗能像周卫国同志这么出色的指挥员!这么说吧,虎头山根据地可以少了任何一个人,但唯独不能少了周卫国!张政委忙,我就不耽误您的时间了!”

说完,张楚转身大步出了屋子。

张仁杰看着张楚的背影,脸色阵青阵白,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之后,冷冷地说道:“不识好歹!”


这次会议开完,张楚和陈怡都认为“抢救运动”不宜再继续下去,所以顶着张仁杰的压力果断中止了党政机关、学校和群众性的“抢救大会”。但对于独立团和县大队的“抢救运动”,他们却是无能为力!

当天下午,张仁杰当面向周卫国和吴有财提出,让他们暂停工作,单独接受审查。

由于这段时间干部暂停工作接受审查的事情极为普遍,周卫国和吴有财也自问无愧于心,所以两人都坦然接受了张仁杰这一提议。

当晚,张仁杰就找到周卫国,一脸震惊地说:“周团长,我们查出一个重大隐患!”

周卫国一呆,说:“什么重大隐患?”

张仁杰压低声音,说:“有人举报,吴有财是受鬼子指派,打入我们八路军的特务!”

周卫国立刻说:“这不可能!”

张仁杰说:“怎么不可能?他以前不是当过伪军的中队长吗?那就是汉奸!”

周卫国说:“可那是以前!吴参谋长参加八路军后,立了很多功劳!远的不说,就说今年五月的反‘扫荡’吧,吴参谋长坐镇太丰方向,指挥作战,可圈可点!”

张仁杰说:“你怎么就能肯定他所谓的立功不是为了蒙蔽革命群众?不是为了更深地打入我们的革命队伍?”

周卫国说:“你这么说有什么证据?”

张仁杰说:“证据我们迟早会找到的!”

周卫国正色说:“张政委,从法理角度来说,如果没有证据证明一个人有罪,那么他就是无罪的!这叫做‘无罪推定’!对了,我今天才知道,刘三和钟祥都被审查了,为什么?”

张仁杰有些不耐烦地说:“刘三以前是什么人你总知道吧?一个小偷!小偷为什么要参加我们八路军?他参军的动机纯不纯?还有钟祥,他是在自己家乡杀了人之后才逃走参加我们八路军的!”

周卫国皱眉说:“钟祥杀的是鬼子!”

张仁杰说:“他说他杀的是鬼子你就信了?那为什么我们地下党调查的时候没有人知道他杀的是鬼子?”

周卫国指着张仁杰,语声发颤地说:“你……你竟然利用我们千辛万苦才建立起来的情报网调查自己人?!”

张仁杰说:“为什么不能调查自己人?堡垒总是从内部攻破!保持革命队伍自身的纯洁性和彻底的革命性才是当前工作的第一要务!”

周卫国怒道:“张仁杰,你要为你所做的一切负责!”

张仁杰说:“我会负责的!但是你,周卫国,你也要交待清楚你自己的问题!”

周卫国上前一步,愤然说:“我有什么问题需要交待?”

张仁杰赶紧后退一步,大声说道:“周卫国,你想干什么?”

张仁杰话音刚落,门就被推开了,两个陌生的战士手持驳壳枪冲了进来。

当见到两支驳壳枪竟然都大张着机头对准自己后,周卫国惊呆了。

张仁杰脸上神色恢复自然,冷冷地说:“周卫国,你以为这还是你搞一言堂的时候?告诉你,整个团部周围现在都是纯洁的革命战士,他们可不会被你吓倒!你还是好好想想,争取早日交待清楚自己的问题吧!”

说完,哼了一声,转身出门。那两个陌生的战士则倒退着出了屋,随后在外面把门关上了。

周卫国终于记起,团部的保卫工作,早已由张仁杰从鲁中边区带回的人接管!他也突然之间明白了,自己已经被软禁!


此后,每天的上下午,张仁杰都准时出现,说的话千篇一律,都是要周卫国交待清楚自己的问题。刚开始,周卫国还和张仁杰针锋相对地理论,但到了后来,也就懒得理他了,任张仁杰说得唾沫横飞,周卫国都当他在放屁!周卫国相信,既然自己是清白的,那么用不了多久,自己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走出这个屋子!

7月29日这一天,直到中午,张仁杰居然还没有出现,周卫国不觉有些奇怪,随口向门口的一个战士问道:“今天张仁杰怎么没来?”

这战士正是张仁杰回根据地那天就在阳村见过周卫国的另一个战士,他在鲁中边区时,就听说过很多周卫国的事迹,对周卫国很是崇拜,所以不像别的战士那样把周卫国当坏人看待,听周卫国问起后,不由看了周卫国一眼,欲言又止。

周卫国立刻追问道:“怎么回事?”

这战士犹豫半天后,才说道:“张政委带着队伍出山打鬼子去了!”

周卫国一皱眉,说:“打鬼子?打哪里的鬼子?”

这战士说:“前几天从涞阳城里传来消息,说涞阳富兴镇的鬼子今天要全部下乡去扫荡,所以张政委就带着队伍出山,准备乘虚打下富兴镇。张政委说,富兴镇里有鬼子的大仓库,打下富兴镇,可以给鬼子沉重打击!”

周卫国突然心中一凛!自从竹下俊来到涞阳后,涞阳的鬼子就从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低级失误!更何况,富兴镇有鬼子的后勤仓库,竹下俊岂会粗心大意到让守卫的部队倾巢出动下乡“扫荡”?而且消息竟然几天前就传了出来,这不是摆明给八路军击虚的机会吗?不对,这里面有问题!周卫国直觉这是竹下俊设下的圈套。

周卫国回过神来,立刻问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出发的?”

这战士说:“天不亮就出发了。”

周卫国顿时心凉了半截,这回就是想追也追不上,只好听天由命了!


傍晚时分,张仁杰没有出现,赵杰却来了。

见到赵杰,周卫国立刻问道:“今天你们去打富兴镇了是吗?结果怎么样?”

赵杰悲愤地说:“张仁杰今天硬要和我带着三营和团直属队去打富兴镇,结果中了鬼子埋伏,一千多鬼子伪军啊!同志们拼死突围,直属队第一、第二分队断后,消灭了三十多个鬼子伪军,最后终于是撤回来了!但这次战斗,三营伤亡九十多人!直属队也伤亡六人,三子和钟祥,也都……也都牺牲了!”

周卫国脸上霎时血色全无,一把抓住赵杰,说:“这是怎么回事?”

赵杰说:“队伍撤退时,三子和钟祥主动要求断后!结果,被鬼子包围了……”

周卫国沉声说:“三子命大,他不会就这么死在鬼子手上的!”

赵杰摇了摇头,眼中泪水再次忍不住涌了出来,说:“这回三子是真的回不来了!他和钟祥都是抱着一捆手榴弹冲进鬼子堆里再拉响手榴弹的!三子冲过去的时候只留下了一句话:‘横竖是个死,老子不想死在自己人手上!’”

周卫国脑中突然一片空白。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赵杰哽咽着说:“还有……吴参谋长……为了……掩护部队撤退,死守阻击阵地,也被……炮弹击中……牺牲了!”

周卫国怒道:“什么?你怎么当的兵?参谋长还在阵地上你就敢撤?”

赵杰含着泪说:“团长,我们本来是要架着吴参谋长撤的,可他用枪顶着自己的脑袋说,谁要是让他撤他就死给谁看!他还说,他还说……”

赵杰说到这里,再也说不下去,痛哭失声。

周卫国沉声说:“别哭了!参谋长说什么了?”

赵杰抽泣着说:“参谋长说:‘你们谁都可以撤,但就是我不能撤!我不是汉奸!我不想窝窝囊囊地死!’”

周卫国大叫一声:“有财!”

顿时泪流满面。

吴有财不是不能撤,他是不愿意撤回来后还要受隔离审查!他要保留自己的尊严!他不愿背着“汉奸”的骂名死在自己人手上!而且,他还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不是汉奸!但他付出的代价,却是自己的生命!

赵杰哭道:“团长!我们独立团这是怎么了?怎么了啊?”

周卫国大叫一声,突然冲到门口,打开屋门,却见门口站着的两个战士早已举起大张机头的驳壳枪。其中一个战士断喝一声:“周卫国,你老实点!再过来一步我们就开枪了!”

周卫国大声吼道:“我要见张仁杰!”

这战士不自禁后退了一步,说:“你的要求我们会向上级转达,但绝不允许你离开这个屋子!”

周卫国冷静下来,说:“好!我就在这屋子里等!我倒要看看张仁杰怎么解释这件事!”


第二天上午,张仁杰冷着脸进了软禁周卫国的屋子。

刚进屋,张仁杰就不耐烦地说道:“周卫国,你找我有什么事?是不是想清楚了自己的问题,要向组织交待?”

周卫国目中如要喷出火来,大吼一声:“你还我的参谋长!你还我的兵!”

张仁杰心里害怕,一边往后倒退,一边大声说道:“周卫国,你……你想干什么?”

门口的战士听到屋里的动静,立刻开门进来,见到周卫国脸上的表情,赶紧挡在张仁杰面前,又举起驳壳枪对准周卫国。

周卫国却浑不在意指着自己的两支驳壳枪,一步步上前,一字一句地说:“张仁杰,你凭什么让吴参谋长牺牲?你凭什么让刘三和钟祥牺牲?你凭什么让我的兵白白牺牲?”

张仁杰吓了一跳,但仍故作镇定地说:“吴有财是自己不愿撤出阵地,怎么能怪我?刘三和钟祥也是自己抱着手榴弹冲向鬼子的!其实,他们的死,说不上英勇,因为他们这都是畏罪自杀!他们是怕自己的老底被揭出!周卫国,你不要恐吓我!我告诉你,独立团是党的武装!不是你一个人的!动不动就是你的兵,你的兵,你这是典型的山头主义,是要不得的!”

周卫国气得浑身发抖,说:“你他妈不会打仗就别打!你丢人我不管,可你不要拿我们战士的生命开玩笑!”

张仁杰说:“你胡说什么,胜败乃兵家常事!这次我们不过是一次战斗失利,只要我们总结经验教训,下一次一定能打胜仗!……”

周卫国大怒,说:“你他妈还敢有下一次?老子他妈现在就打死你!”

说着就抄起了桌边的大板凳要朝张仁杰砸过去,张仁杰一见情况不妙立刻转身就往外跑。边跑边说:“抓住他,他要顽抗!周卫国,你不要嚣张!你自己的问题还没有交待清楚……”

门口进来的两个战士虽然冲过来拉住了周卫国,但他们看着张仁杰的背影时,眼中却不觉都流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他们虽然不是虎头山根据地的战士,但良知还是有的。张仁杰虽然口口声声党、组织、上级,但看他的作法,却明显是在整人!而且昨天活生生的就把几百号人的队伍带入了鬼子包围圈,刚刚的表现又这么不济!这两个战士突然之间觉得,也许被关在屋里的这位周团长并不像张政委所说的那样是混入革命队伍中的内奸!想到这里,两个战士不知不觉都松开了周卫国。

周卫国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

“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啊!上百条人命啊!就这样说没就没了啊!你要部队的指挥权,我全让你做主好了!你为什么要把我们的战士都拉去送死啊!你要捞资本是吧?我打的胜仗都算你的好了!……”

两个战士不由都是心中黯然,随即默默退了出去。

良久,在将心中的悲伤都发泄出来之后,周卫国渐渐停止了哭泣。

正在这时,屋外突然传来两声闷哼,随后,屋门开了,一人大步走了进来。

周卫国定睛一看,见这人竟是杨大力,不由愕然道:“大力,你怎么来了?”

杨大力说:“班长,俺带人救您来了!快跟俺们走!”

说完,拉着周卫国转身就走。

周卫国用力一扯,硬生生将杨大力身形带住,杨大力愕然转身,说:“班长,怎么了?”

周卫国脸一沉,说:“大力,你要干什么?”

杨大力恨恨地说:“班长,您留在这儿迟早要被张仁杰这王八蛋给整死!他们这么欺负人,咱不干了!咱拉着队伍自己干!到哪不是打鬼子?”

周卫国怒道:“杨大力,你他妈浑蛋!我这一走,不是什么罪名都坐实了吗?我周卫国顶天立地,绝不做缩头乌龟!还有,如果让张仁杰乱来,虎头山地区好不容易打开的抗日局面就要被他败个一干二净了!我不走!就是死,我也要死得清清白白!”

杨大力跌足道:“俺的好班长,您以为张仁杰这么好说话?您知道吗?团部原来的机要员张祥富前几天自杀了!”

周卫国一惊,说:“怎么会这样?”

杨大力恨恨地说:“这都是让张仁杰给逼的!他硬说张祥富是内奸,还说就是因为他把阳村的虚实告诉了鬼子,鬼子才会偷袭阳村,李政委才会死!他们倒是没有打张祥富,但他们把张祥富关起来,天天审问他,连觉都不让睡,硬是要他交待自己的罪行!张祥富让他们给审了三天,最后实在受不了,趁着审问的人去吃饭,就扯碎自己衣服做了根绳子在屋里上吊了!张祥富死后,张仁杰还说他是畏罪自杀,硬是不让用棺材收敛,给裹了张草席随便就埋了!”

周卫国怒道:“太过分了!”

杨大力说:“班长,您还不明白吗?张仁杰把您关起来就是要把您往死里逼啊!昨天刚回来,他就把这次打败仗的责任一股脑全推到牺牲的吴参谋长和受伤的三营长身上,还把三营长给撤了,换上了个平常拍他马屁的浑蛋!今天还说要把二营营长铁牛隔离审查!再这么下去,迟早轮到俺们一营!班长,快跟俺们走吧,迟了就怕来不及了!”

周卫国胸口剧烈起伏,突然面色一紧,说:“大力,你刚刚进来把门口的两个人怎么了?是不是下重手了?”

杨大力立刻摇头说:“没有!俺只是把他们给打晕了!”

周卫国说:“那他们看见你了吗?”

杨大力说:“没有!团部的地形,俺比谁都熟!要进团部怎么会让他们看见?”

周卫国点头说:“这就好!你立刻带你的人回去,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杨大力瞪大眼睛,说:“班长,您不跟俺们走?”

周卫国摇头说:“不!我今天要是这么一走,以后就一辈子都说不清楚了!我周卫国堂堂正正,绝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走了!”

杨大力急道:“那要是张仁杰害您呢?”

周卫国想了想,说:“你说的没错!防人之心不可无!你回去后找一下赵杰和水生,他们应该知道怎么办!”

杨大力迟疑着说:“班长,俺看赵杰那小子不地道!吴参谋长刚牺牲,张仁杰就提拔他当上了代参谋长,俺怕他……”

周卫国一摆手,说:“放心吧!我相信赵杰!”

杨大力叹了口气,说:“既然班长您相信他,俺也没什么话好说。不过,俺话先说在前头,赵杰这小子要是敢对不起您,俺第一个饶不了他!”

周卫国一皱眉,说:“记住,必要时,让他们首先控制电台!这是目前我们唯一可以和上级取得联系的途径!”

杨大力说:“行!班长,俺听您的!您保重!”

说完,转身出了门。

杨大力走后,周卫国才来到门口,把门口负责看守他的两个战士弄醒。

这两个战士醒后,茫然地看着周卫国,根本就不记得晕倒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脑震荡导致的近事遗忘),倒也省了周卫国的口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