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叫我老大 第九章一剪梅 六十六

赵启杰 收藏 1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2/


(六十六)


就在鲁兵开始新生活的时候,晁显迎来了自己的春天。他的伤已经痊愈,上级不仅批准了他的二等功,还准备为他提干。前段时间,他应邀到分部所属的各个部队去做报告,一场连着一场,每天都被掌声和鲜花包围着。晁显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生活从此得到了改变。他很想找个人分享一下自己的喜悦,一个人独乐有什么意思呢?当然,直到现在他没有告诉亚梅,他不希望这个时候亚梅到部队来。他想起了静子,这些日子来忙着在外面跑,很长时间没有与静子见面了。并不是他不想去见静子,而是在极力克制自己的感情。马上就要提干了,可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再节外生枝,小不忍则乱大谋。

窗外的几株桃花竟相开放,随风送来缕缕的芬芳,让晁显感觉到一阵阵地陶醉。哪位诗人说春天容易让人感伤?纯粹是在扯淡!春天多美,大自然的一切不都是从春天开始萌发的吗?就在晁显得意地靠在椅子上,尽情地欣赏远处的桃花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过,就在他一愣神的工夫,那个身影已出现在他的面前。

“静子?”晁显又惊又喜,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由于害羞,晁显的脸一下子变红了,“你怎么到我这儿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吗?”静子一笑,站在门口并没有进来。

“快进来呀?”晁显慌忙站起身来,“真没有想到,呵呵。”

“怎么?不欢迎我来呀?”

“哦,不,不,欢迎,怎么不欢迎呢。”晁显赶紧说道。

“看你的样子好像不欢迎似的,当了大英雄,就不认我了?”

“看你说的,怎么会呢?”晁显为静子让了座,又给她倒了一杯水,“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对哨兵说,我是你的表妹,哨兵就放我进来了。那个小当兵的油嘴滑舌的,但很有意思。”静子说。

“嘿嘿,他们还说什么了?”晁显问。

“没有,我进来的时候,还听他们俩个人在那儿耍贫嘴,我没有理他们。”

“哦。”晁显心不在焉地说道,“那就好。”

“怎么了?”静子不解地问。

“没什么。”晁显很快又恢复了笑容,“你看,我这儿的条件很简单,可没有你们办公的条件好呀。”

“这有什么呀?这都是临时的嘛!”静子看了一眼房间的摆设,“不过,比我想像的可强多了,最起码比我们想像的整洁干净,嘻嘻。”

“嗯,连队宿舍比我这儿还要整齐!”晁显自豪的说道,“我这儿相对还要自由些。”

“不过……”静子说,“好像还缺乏点生活的气息,哎,有了!”

“怎么了?”

静子用手一指远处的桃花:“看,桃花!我去采一枝过来,嘻嘻!”

“哎,那可不行!”晁显话还没有说完,静子已轻盈地跑出了房间,奔桃花而去。

晁显有点紧张,静子在军营地四处跑动,让领导看见影响可不好,可又不好制止,心中暗暗着急,汗都冒出来了。不一会儿,静子兴高采烈地折了一枝桃花,笑咪咪地走了回来,把桃花插到晁显的文具盒上。

“怎么样?好看吧?”静子望着自己的杰作,问晁显道。

“嗯,好看。”晁显说着话儿,用眼快速地扫视了一下外面,还好,没有被人看到。

“你现在好利索了吗?”静子关切地问。

“全好了!”晁显晃动着两个胳膊,“彻底好了。”

“让我看看。”静子说着走到晁显面前,想摸一下晁显的伤口,吓得晁显连忙躲闪。不知为什么,晁显这会儿心里有点急躁,有点不安。

“你今天怎么来了?你不上班吗?”晁显问。

“哦,好久没有见到你了,特地请假过来看看你。你的那位不关心你,我不能不关心呀?”静子羞涩地说。

“嘿嘿。”晁显只是尴尬的笑笑。

“听说你要提干了?”静子问。

“听谁说的?”

“我在大门口好像听哨兵这么说的。”

“还没有批下来呢,这不,因为这事儿,我一直都没有捞到去看你嘛!”

“不提干就不能去看我了?”静子不高兴地说道,“找借口呗。”

“绝对不是,嘿嘿。我怕影响不好,所以……”晁显吞吞吐吐地说道。

“什么影响不好?你是在说我吗?”静子问。

“不,不是。你不知道部队上的事儿,对男女交往特别敏感,听风就是雨。”

“哦,我明白了,难怪你今天有点不对劲,不是怕我来影响你提干吧?”半真半假地问道。

“怎么会呀?你来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中午我请你到外面去吃饭,怎么样?”晁显感觉静子似乎有点不高兴,这可是他不愿看到的。

“我不是来吃饭的。如果你认为我来不合适的话,那我以后就不来了。”

“哎呀,你不要生气嘛,我的意思你还没有明白,我不是嫌你来,我是说部队对这方面抓得紧,并没有别的意思。”

“好了,别说了。我明白。”静子站起身说道,“那我走了,还要上课呢。”

“哎呀,吃过饭再走,你不是说已请假了吗?”晁显挽留道。

“是呀,请假来看你的,现在看到了,我就该回去了。”静子说。

“那好吧,我来送送你。”晁显虽然在挽留静子,心中却也愿意静子尽快离开,毕竟这儿是军营,要注意影响呢。

静子的确感到了委屈。这些天来,她一直在牵挂着晁显,以为晁显伤还没有好,不方便出来,就请假过来看看,没想到晁显伤不仅好了,对自己的到来似乎还有点难言的苦衷。虽然他表现得也很热情,但凭借着女性的敏感,她还是洞察出晁显内心的烦躁与不安。或许他有他的无奈,但是,我又算什么呢?这种情感或许是畸型的,从一开始也许就是个错误。我有权光明正大地恋爱,为什么要躲躲闪闪?既然他没有勇气,我的幸福又能拿什么做保证?仅仅是晁显的一句承诺吗?

晁显看静子走远,松了一口气。不过,刚才的那份美好的感觉似乎也消失了,走到那几株桃花旁的时候,已没有心情欣赏。也许再过些日子,这些花儿就会消失殆尽,留下点点落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