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迎新春]军文写作题材方面的一些想法

网络军文发展到现在可以大致分成三大类:第一类是回到过去。他可以是一个人、一支小分队、整个军团乃至一所城市通过各种手法转换时空回到过去某一地区。这种题材需要作者对历史有相当好的根底特别是对故事发生时的军史要有相当的把握。由于不论怎么说小说题材导致其本身就是借助历史大背景来修改历史,所以大都回去的人和物并不会太多。目的自然是为了容易掌握、便于驾驭同时不会给人带来太假的感觉。当然其中不乏高手,打破了这样的定律。从创新的角度上说不能不说是一种突破,但由于小潭抱着对这个题材的偏见,涉猎很少,所以在艺术上的成功与否不能枉加评论。

总的来说,由于需要回到过去所以这种题材在手法上看都会有一定的玄幻色彩。我在这里之所以用玄幻而不是科幻是因为,科幻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基于科学知识之上的设想。科幻经典《海底两万里》在今天就已经成为了现实,所以科幻手法其实是有一定的现实可能性的。而玄幻是一点这样的可能性也没有。之所以这么说道理其实很简单:尽管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已经证明速度是可以改变时空的,但想要达到这样的临界点就必须达到光速。(高速也能使时间减速,但仅仅是减速不会能回到过去)。又因为从材料和能量的局限以及小说对此解释的稀少,所以我只能用玄幻来加以定位。

当然处于休闲的角度,应该说这个题材有着很大的发展空间。毕竟每个人都有着一个自己的美好梦想。有的希望成为罗马的将军征战疆场,有的希望成为汉朝的大儒教诲万方,有的希望成为民国时匡扶整个中华于即倒的那只蝴蝶。满足人们这种思想需求的愿望,这种题材应该说会是长盛不衰的。但同时因为其修改历史的先决条件,导致他的批判性和现实意义都将大打折扣,当然这是相对于严肃的历史类小说而言的。

第二类是未来战争。这里一类体裁我暂且把它化为科幻类。当然,由于战争是发生在未来所以战场自然不一定局限于地球这么简单。从台海到日本、再到东南亚,甚至是全球霸主的美国以至于银河系、外太空……在小说家的笔下都可以被我们所征服。其最大的卖点无疑是恢宏的场面和情绪的宣泄。但由于故事发生在未来“我的地盘我做主”编起来也更加容易,所以能不能使读者有认同感变成了关键。同时此题材很可能会触及到敏感话题,所以被管控的危险性必然增加。最后是和第一类相同的思想深度的先天缺憾,所以比较而言我对这类题材的短期未来并不看好。写真了有认同上面不答应,写假了读者不喜欢,这就是此类作品的两难处境。另外,在战争的原因上交待不清楚,导致战争的付出、甚至是人员的牺牲都不能给与我们很大的触动。在这方面我觉得大家可以和《战争风云》进行比对,它能告诉我们想说开战其实并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特别是在面临极大困难的时候。

第三类为现实题材。其实这类题材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便陆续出现了不少优秀作品。其代表无疑是《解放军文艺》、《昆仑》、《啄木鸟》等军口出版社发行的杂志。由于有着一定历史以及此类题材的可深挖性,所以这类题材将是我主要的分析重点。80年代初由于越战刚刚结束的原因,所以此类作品大都以此为题材。尽管不乏精品,但我们还是遗憾的看到两个有共同性缺憾。第一是写作手法上的不成熟。我以为这和十年动乱密不可分。第二,走极端。人物定式化,缺乏一种反思后的真实感。当然这些是相对而言的,比之如今水平参差不齐的网络作品,那些职业编辑的眼光还是值得称道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实题材不仅得到继承,其批判性也进一步深化。更为可喜的是,军文已经走出了仅仅是描写战争的局限,开始关心战争的主体——军人的喜怒哀乐。《船的陆地》是写一个老鱼兵在新时期下的恋爱过程,同时也映射了当时社会恋爱观、价值观的转变。《没有挂军功章的女兵》使我们透过老山前线的硝烟,看到“太平盛世”中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弹道无痕》写出了在现有体制下军人的无奈和悲苦,甚至是牺牲。这里特别要提的是后两部作品。他们已经不仅仅把视角对准个体的命运,而是通过反应个体的经历来反思体制上、社会上的种种不公平、不人性甚至可以说是不道德的黑暗面。当然我们通过这两部作品还能体会到,作家已经走出了《高山上的花环》(也就是八十年代初期)的那种对死亡的那种盲目崇敬、对牺牲的过分歌颂。这个主题此有也得到了更好的延续比如《战俘手记》以及《狼牙》中的脏手部分。

在此以后的作品(90年代以后)此类作品出现了多元化的趋势。军文不仅仅局限于军营,由于有退伍兵这样一个群体,军人这个概念的独立性和特殊性似乎逐渐被弱化了。商品经济意识的逐渐进入、大裁军的现实窘况成了思想和行动上两个很具有标志性的里程碑。对此我觉得作品体现出了很多时代风:其一,价值观的多元化。我们不再把功勋、奖状、军衔、党龄这些看的无比重要,甚至是评价一个人的唯一标准。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下,军人也需要新的社会价值的认可。同时,这些作品也体现了人性化的一面。作品更多的歌颂了那些能够顺应历史潮流,勇于面对困难的生活强者。我们可喜的看到这类题材在我们的书库中也有涉及,《裸奔》就是这样一个作品,当然与他的前辈相比在思考的角度上有着很大的不同。

既然是军文,就要写出军味儿。我想这是每一个读者,特别是没有军旅生活的读者所期待的。于是作品的重心似乎又重新回归到了军营里。以《突出重围》为代表的一系列演习类军文粉墨登场。他们几乎有着一个共同的主题——科技强军。当然这是和90年代美国在伊拉克战争中新武器取得的巨大战果密不可分。在新形势下我们还能否打赢这样的战争成了每个军人思考的主题。不过令人遗憾的是不知道为什么此类军文总要有附带赠送美女、英雄的好莱坞大片式的恋爱情节,叫人大煞风景。

现如今的此类军文似乎并没有更多的突破。题材上一直沿袭了这些前辈所开创的成果。应该说是一种遗憾。《亮剑》虽然有他的现实批判意味,但毕竟还是历史类题材。刘猛的前三本书也无非就是演习加爱情,最多来点特种兵的卖点。从题材创新上说,唯一可以称道的是《兵王》,我们看到了一个有着逆反心理、不屈不挠特别是不按资排辈的主人公鸿飞。可惜得是这种新风并没有贯穿于始终,刮了一半就被B大队严苛的训练所扼杀了。

那么未来的军文题材突破又在何处呢?老实说我也不清楚。但有一些想法拿出来和大家探讨。我们回归中国军文走过的历史会发现,每一次创新都无不打着时代的烙印。从对越反击战,到改革开放、文化新风,到大裁军,再到伊战。每一个大事件都会给文学带来更多主题。那么我们现在情况又是怎么样的呢?从国际环境上说,全球一体化的进程不断加剧。中国已经有了“世界工厂”称呼,尽管其好坏我便不加以评论。但说明世界需要中国,中国也需要世界。这种需要无疑降低了战争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国内是裁军依然在继续,而且估计此后的许多年里都不会停止,但其地震性的效果已经不复存在。演习代替战争称为军队的磨刀石,但很少有伤亡事故的出现。

说到这里似乎就存在着一个矛盾,读者需要一个英雄式的人物,一个不仅厉害还是可以随时都会“挂掉”的真实的英雄人物。可现实是根本没有这样的危险出现。没有创造像洛奇那样英雄人物的温床。因为抓罪犯总给人感觉是优势兵力,而这样的胜利不足以称道。而犯罪分子最有力的反扑也往往是从暗中下手,英雄被行政干预所免职或者被人打黑枪。这样的结果也很叫人看着不爽。这样一个矛盾似乎成了一个不能结开的死结。《狼群》的成功我想就是调和了两种矛盾关系。战争少没关系,我是雇佣兵全世界的冲突都有我的身影。但它最终还是逃不过思想性不深刻,最后一滴血永远也流不出来,或者直到最后才流干最后一滴血的洛奇法则。这里面需要强调一句,还有一种类型就是以反恐打击东突叛乱为题材的作品。在我看来他们其实就是属于打击犯罪一类,当然一旦夸张了的话,其结果必然和《狼群》相类似了。

有人说,文学既人学。由此我想,作为军人这样一个群体他们其实也是普通人。在《错误》中我所描写的其实就是一个人成长的经历。描写他的心情、他的理想、他的抉择。里面有对现实的不满,有对战友的深厚情谊,更有对理想破灭的失望甚至是逃避。他不是英雄,而是一个就生活在我们身边的普通人。而在《续》中我所要表现的是两个人情谊,他们可以说朋友、师生、对手、战友……他们惺惺相系可在演习场上却要不停的勾心斗角所以似乎总也走不到一起。可他们这么做有为了是什么呢?其实他们的目的又都是一个样子的,因为狼和羊的竞争关系所带来的好处没有人会不知道。

这其实就是我给出的答案,在军文中添加更多的人文色彩,这也是我一直努力的方向,虽然不知道未来如何,但也算是一条路了吧。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