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烟儿女 烽烟儿女 八五 缴获甚丰

梅戈 收藏 3 14
导读:烽烟儿女 烽烟儿女 八五 缴获甚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34/




天眼看就中午了,不但战士们耐不住性子了,就连许万喜也有些急,敌人是不是改变计划了?今天是不是不来了?可城里的敌人已经来回巡逻过几次啦!一连串的问题袭上许万喜的脑海,但没有上级的命令,部队是绝对不能撤的。

向永年和向永生兄弟俩此时都到了县大队,就在许万喜中队的二小队,向永年还担任了六班的副班长,就是向永生也担任了战斗小组长,这次打伏击,许万喜指定向永生负责消灭敌人最后一辆卡车上的司机,而六班就具体负责解决敌人的最后一辆车。

在工事里隐蔽了半天,向永生觉得浑身不得劲,站起来活动了活动身体,他觉得舒服了一些,虽然知道外面并没有敌人,他还是小心翼翼的。拉了拉枪栓,那声音显得很清脆悦耳,表示一切正常。他又检查了检查子弹,觉得也很满意,便对黑暗中的哥哥小声问道:“哥,你说这鬼子怎么还不来啊?是不是知道了咱们要打他们的埋伏啊?”

向永年瞧了兄弟一眼,疼爱地说道:“和你说多少回了?!现在是在部队,要叫副班长,不能象在家似的哥长哥短!部队里是有纪律的!”话是如此说但语气里却充满对兄弟的疼爱。

向永生刚想说:“知道了,哥!”知道又要犯忌,忙改口道:“是,副班长!”

向永年也活动了活动身子,对兄弟道:“估计是敌人有什么事耽误了,你看,敌人从早清儿到现在已经来回巡逻了好几次,不会不来的,咱们再耐心等会儿吧!你现在是一名小组长,下面还带着两名战士,又在申请入党,以后做事说话稳重些!”

向永生在黑暗中伸了伸舌头,趴到了望孔向外张望起来。近处依然是空旷一片什么也没有,远处则是静寂的村庄,偶尔响过一、两声冷枪,向永生不禁向城里据点的方向看了看:“一中队和四个区小队去打阻击,不知道埋伏在哪里,是不是也象我们这么隐蔽着?”向永生是个很求上进的青年,甭管是在村里当民兵,还是到了县大队,都积极要求上进,到了大队上,不仅军事技术过硬,文化学习也抓的紧,还很团结同志,来了没几天,就被选为战斗组长,现在已经被作为预备党员培养了。

看了外面一会儿,向永生回到自己刚才的位置坐了下来,向永年把自己的水壶递给弟弟,道:“喝口水,说不准什么时候敌人就会来,咱们时刻不能放松警惕!”

向永生把哥哥递过来的水壶推了回去,道:“总喝水都想去尿尿了,不喝了!”

向永年没勉强兄弟,自己也没喝,把水壶又背了起来。

掩体里的战士们把武器又检查了一遍,太阳就升到头顶正中了。负责监视外面动静的战士突然轻声激动地喊了一声:“敌人来啦!敌人的汽车来啦!”

正在休息的战士们哗地扑向公路一侧,人人都紧张地心几乎跳出来,许万喜命令道:“上子弹,听我的枪声为号,先打敌人的司机,我喊冲时大家再冲!”

战士们迅速把子弹推上膛,鬼子运输队汽车的马达声就响了过来。

许万喜跑向掩体的最尽头,他要亲自打掉鬼子的第一辆车,截住敌人车队前进的道路。

负责打敌人最后一辆车司机的向永生紧张地手心有些冒虚汗,临出发前,许万喜叮嘱他:“打掉敌人最后的一辆车,就堵住了敌人后退的道路,鬼子们就不好掉头跑了,这任务很关键,我相信你的枪法和你的能力!”向永生保证道:“三十米的距离,我绝对不让敌人跑了!”

其他几名负责消灭敌人司机的战士也是很兴奋,打了好几年仗,就是没打过跑着的汽车,这回可要过过瘾,唯一可惜的是,敌人只有五辆车,太少了!

许万喜趴在射击口,枪支已经准备好,就等着敌人的车队到了。

五辆鬼子运输车队的汽车风驰电掣地开过来,当先的一辆车上,一名鬼子把着一挺机枪警惕地注视着公路两侧的情况,车头插着的太阳旗哗、哗直响,他们丝毫没想到他们的死期就要到了,几十名县大队的战士已经把他们挖好了埋葬他们的坟墓。

鬼子们的汽车很快就到了弯道前,汽车陡地减速了,许万喜握着步枪的手也有些出汗了,他盯着鬼子的汽车,准备让它们稍微再往前开开再动手。

趴在车顶上、把着机枪的鬼子向四外望了望,把自己一直绷着的神经松弛了松弛,这一路上他都很紧张,出发前,长官说这一带八路军、游击队活动的很厉害,让他们多加注意,虽然告诉他们沿途有自己部队护送,但他一路上还是很小心,刚才有辆车在路上出了点儿毛病,修理时就让他紧张的了不得,一直握着机枪监视着四周,生怕八路军杀出来。好在什么情况都没发生,再有半个多小时就可以暂时休息一会儿吃午饭了,所以他也活动了一下身子。尽管穿的不少,但在车顶上站了半天,把他也快几乎冻僵了。他正利用汽车减速的工夫活动着自己的身体,就听得“啪”地一声枪响,他所乘的汽车一头就歪向了路边的道沟,他一没留神,冻僵的手没攥住,手里的机枪就摔了出去,与此同时,在鬼子车队的四周又连着“砰砰啪啪”地连着响了好几枪。随后,就听得一声“冲啊!杀啊!”平地里冲出来几十名武装战士,他们挥舞着步枪、大刀,呐喊着向汽车杀来。

许万喜望着鬼子汽车上的司机几乎与自己的枪口平行了,稳稳地一扣扳机,子弹“啪”地飞出枪口,击碎汽车驾驶室的玻璃,正打中鬼子司机的头部,他脑袋一歪,汽车也就跟着一歪,一头栽下路基,嗯、嗯叫着却动不了了,后半截车身却把后面的车挡住了。

第二辆车上的司机出于一种本能,一脚刹车就把车停住了,他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一颗子弹飞来,也是打在了他的头上,他也跟着自己的同伴回了东瀛老家了。

五颗子弹消灭了五名鬼子司机,许万喜大吼一声:“冲啊!”第一个掀翻芦席挺着步枪跳出工事,战士们也呐喊着,纷纷掀翻芦席冲出来,一边冲,一边向车上的敌人射击着。

许万喜看着坐在头车上押车的鬼子军官推开车门要向外冲,抬手就是一枪,鬼子军官攥着抽出来一半的指挥刀摔倒在汽车前。那名鬼子机枪手这时要往车下跳,两名战士跑上去,用刺刀逼住了他。他嗷、嗷叫着,想寻找武器抵抗,一名战士用刺刀顶住了他的胸口。

这时除了这名鬼子兵,其余的鬼子全被打死了,远处敌人据点方向也响起了枪声。许万喜转身向身后的村庄看了看,已经有大队的老百姓蜂拥着跑过来,他笑着对身边的战士道:“快把东西往车下搬,丁书记组织的运输队过来了!咱们先把武器搬到路边安全的地方!”

第四辆汽车的车头被打着了火,一群战士是只顾搬武器不顾火情,一小队的小队长何昆义喊着:“快灭火,先把火灭了,别让它着大了,弄不好汽车会着炸了!”

战士们愣愣地看着火,道:“拿什么灭啊?又没有水!”

许万喜跑过来喊道:“快,回掩体里拿铁铣来,铲土灭火!”

一句话提醒了大家,战士们纷纷飞快地跑回工事,更有几名战士端着芦席,上面装满土,三下五除二就被火给灭了。那两名看着俘虏的战士跑过来问许万喜:“中队长,这抓住的鬼子怎么办啊?是不是枪毙喽?他们杀了咱们这么些人,俺看还是枪毙了算喽!”

许万喜一边指挥战士们搬运武器,一边对这名战士道:“不,咱们既然抓住了他,他就是咱们的俘虏了,咱们不能那么对待他,不但不能杀,打也不成,先押回去,看石书记怎么安排,我估计还是会象上次抓到的俘虏一样,送到根据地机关去受教育!”

那名战士虽然应了声是,却嘟囔道:“这下好了,不但不能杀,还得有个人专门看着他!”

许万喜没理会他,丁洪奎指挥着两百多名青壮年群众挑着挑儿、推着车就到了公路边。

丁洪奎喊道:“老乡们,咱们人多,自己能拿多少拿多少,千万别累着,各组各队都跟着自己的队长、组长走,千万别走乱了,护送的民兵也要提高警惕!”

老乡们应着是,一齐动手开始搬运。许万喜听着远处打阻击的枪声越响越烈,对丁洪奎笑着道:“丁县长,看来敌人是急了,您听,这枪声响的多响啊!”

丁洪奎也笑道:“是啊,所以咱们得赶紧快搬,这里东西搬完了,汽车一点,给杨队长、石书记他们一送消息,咱们这次任务就算胜利完成了!”说完,两个人都大声笑起来。

五卡车的武器弹药物资在三百多人紧张的搬运下,很快就搬运一空,看着战士们和运输的老乡走远了,许万喜命令道:“点火!”

和许万喜一起留下来的一班战士,立刻把带来的几桶煤油泼到汽车上,“哗”地划着火柴扔在煤油上,汽车呼地就烧了起来。

许万喜望着熊熊燃烧的大火,笑着对战士们命令道:“撤!”

十多个人迈开大步,向远去的队伍追去。

回到大队住地,大家立即开始清点武器,这一清点,可把所有的人乐坏了,缴获的武器弹药物资其余的不算,光是步枪就有四百五十支,轻机枪八挺,重机枪三挺,迫击炮两门,掷弹筒四具,各种弹药堆的象小山一样。一名战士拿着一支比步枪要短些的枪问道:“中队长,这是什么枪啊?怎么比咱们用的枪要短许多啊?这枪拼起刺刀来多吃亏啊?!”

许万喜接过那支步枪来笑着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叫马步枪,是专门给骑兵用的!”

那战士叫道:“乖乖,骑兵还有自己用的枪啊?!鬼子真厉害!”

另一名笑道:“他厉害有什么用?还不是让咱们缴来啦?!”

战士和老乡们笑着、说着,为这空前的缴获而欢欣鼓舞,就在这时,打阻击的战士们回来了,看着这么多武器弹药,战士们别提多高兴了!酷爱机枪的杨明杰握着一挺重机枪的握把比划着,笑着对众人不无遗憾地说道:“看来咱们大队也能使上重机枪了!可这家伙太费事了,得四个人抬着,不利于咱们游击作战!还是轻机枪用着顺手些!”

他这里正说着,赵二虎跑来,喊道:“杨大队长,许中队长,石书记喊你们开会!”

两个人忙答应一声,跟着赵二虎走了。

时间不大,县委、县政府、县大队的负责干部们都跟着石国泉出来了,望着满街的群众,石国泉摆摆手喊道:“老乡们,同志们,大家静一静,听我说两句话!”

众干部和战士们也帮着喊,人群很快安静了下来,石国泉喊道:“这次我们打鬼子的伏击,可以说是取得了一个大胜利,缴获了这么多武器弹药,足够武装咱们部队两个营的。刚才我和各位领导商量了一下,根据地的主力部队比我们更缺武器弹药,所以我们决定把这些武器的绝大部分送到军区去交给主力部队使用,让它们发挥更大的作用,你们有意见没有?”

“没有!”人群稍微耽搁了一下,立刻异口同声地答道。

石国泉笑着道:“但这些武器我们也要留一部分自己使用,首先就发给今天参战的各区小队每个小队十五支步枪,子弹两箱,县大队的战士们也全部补足,轻机枪我们留下一挺,其余的绝大部分,一会儿大家吃完饭,由杨大队长亲自带队咱们连夜送到根据地军区去!”

“噢!”人群里发出愉快、赞同的喊声,一些没枪用的战士,激动地手掌都拍红了。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