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五.找回尊严得战争. 116.凯歌齐奏[中]

7821144 收藏 13 24
导读:重生奋斗史 五.找回尊严得战争. 116.凯歌齐奏[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对不起读者,因作者疏忽,使部队番号发生错误.杨岳斌应是第二师师长,长江战场没有第九师.第九师应是刘铭传指挥.特此更正,请原谅!!!

-----------------------------------------------------------------

距安庆六十里有个西关山,其实那不算山.安庆附近并没有真正得山地,西关山只是一片最高海拔不到百米的小丘陵.十月九日清晨,坎贝尔率领一万五千YF联军与陈玉成统帅得第八师主力将要迎头相撞.双方兵力相当,一对一.一方困兽犹斗,一方誓死为家国,这是一场勇者般得对决.

东面,坎贝尔直话直说:"小伙子们,到了这个时候,任何废话都是无用得.我们的确是侵略者,这是在别人的国土上,曾经做过什么,大家心里都清楚.所以,不要指望对手饶了我们.想活命,只有打进安庆城,用解放军最大得军工基地做保护伞,明白吗?明白,那就前进吧!"

西面,陈玉成的动员要简单得多:"我们的番号是第八师,将士们,想不想成为第一师呢?解放军陆军第一师的番号,很可能产生于此战.为了[第一]之荣,战斗吧!"

战斗开始,YF联军的远程火力占了上风.虽离安庆不远,但工艺复杂得身管火炮数量,解放军还是只有敌人的半数不到.可是,解放军的炮兵战术是运动地,几百斤的步兵炮装着轮子,几个士兵拉着,不停更换发射位置.所以,YF联军虽占上风,却压制不住解放军炮火.

前面说过,YF联军决不是没看到解放军的后装步枪和战术上的优越性.后装枪,以YF的科技与工业基础,技术水平当在清国之上.但YF不像一穷二白得解放军,本身武器数量就不足,既然有那技术,当然直接发展后装枪械,但YF却要统一换装备才合适.

而战术上就是习惯与装备共同影响了.前装枪的发射速度和精确度不够,无法做为纯粹单兵武器使用,只好进行集中分段式射击以增加火力密度和精度.面对四方来袭,只能是笨拙得圆形或方形阵势.这时要有大批火炮袭击,将是一种[残忍]得行为.

面对侵略者,解放军当然要残忍到底.炮火准备之后,YF联军展开纵队进攻.行进到距解放军阵地六百米时,一百八十门迫击炮开始向敌军倾泻炮弹.迫击炮的出现,使解放军的近程炮火优于YF联军,只是由第八师率先集中使用而已.

心酸得坎贝尔眼见着部队被密集得炮火打散队形,却不得不由衷得承认,陆地战争中,YF对清国已毫无优势可言.

然后,他先听到一阵嘹亮得号声响起,接着看到大批戴着头盔,穿着草绿军装的解放军战士突然冒了出来,端着枪呐喊着杀过来.在这场相对[公平]得决战中,解放军终究占了地形和熟悉地形的优势.同等兵力对比,相当得武器装备,换成平原之上,解放军的损失将大很多.但战争,就是要最大限度利用天时地利.对此,没人会说公平与否.

"拦阻射击,开炮!开炮!后续步兵顶上去."

坎贝尔吼叫中,YF联军的大炮跟着吼叫起来,但杀伤效果很差,一发炮弹无法使呈散兵队形进攻地解放军倒下一人.很快,将与YF先头进攻部队撞在一起前,解放军将士举枪射击,YF联军在一轮对射之后,前装枪的缺点显现出来,装弹过程中,解放军的弹仓式步枪不断开火.随着YF联军伤亡加大,反击力度越来越小.而YF后续步兵又被解放军顶上前得迫击炮炸散.陈玉成适时抽刀命令:"总攻开始!"

战斗打到下午,所谓勇者决斗越来越呈一面倒态势.YF舰队已拖着残废身躯向下游飘去,杨岳斌提早派了多批传令兵到下游各阵位强调拦截命令,然后命令所有牵引炮兵沿岸追着YF舰队打.他则率两万步兵主力从YF联军身后追了上来.

任谁都能看出,YF联军大势已去,必将全军覆没.到最后,YF联军除了固守几个山头外,只能看着环形防御圈在解放军炮击中越缩越小.这几个山头,个个既光秃秃得又坡度平缓,仅稍稍有利于守方.对地形极其熟悉得解放军怎可能让YF联军占据易守难攻之地呢!

解放军无疑已取得了战斗胜利,六七千YF联军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所以,陈玉成不想徒增伤亡,安庆军械所的炮弹源源不断送到前线,那就不停得轰炸吧!战后,我听说了这次长时间得炮击,心中似有百年后战斗的感觉.

十号上午,坎贝尔送走了解放军劝降代表,沉静得命人请来参谋长:"托雷斯少将,我决定了,向解放军投降,你有什么其它想法吗?"

"司令官阁下,如果我们不想死地一个不剩,那您的决定是正确得."

"那好,就请你率军投降吧!"

"司令官阁下,您......"

"我不是一个优秀军人,但做为司令官,必需为失败负责,这没有选择.这是发号施令者的荣誉,也可以看做悲哀!"

托雷斯少将舔着嘴唇看着坎贝尔去了临时掩蔽部内,接着,一声枪响......

1865年10月10号10点,YF联军阵地上先升起白旗.因这个特别得时间原因,此次战役在帝国军史上被称为<三全大捷>.

解放军八师参谋长侯胜杰准将做为代表上山受降,接过了YF联军代理司令托雷斯少将的军刀.简单得受降仪式后,四千八百联军官兵放下武器排队下山.

山下,陈玉成将军首先看到被四个士兵抬在担架上,盖着白布的坎贝尔中将的遗体,微微点了点头.托雷斯少将上前敬礼后说:"陈将军阁下,担架上是我军司令官坎贝尔中将自杀后的遗体.谨希望贵军能给予一个将军死后应有得待遇."

"做为侵略者,他是我们的敌人.但仅就军人身份来说,坎贝尔中将应该得到尊重,也值得尊重.托雷斯少将,请放心,坎贝尔中将会得到与其身份相当得葬礼."

"谢谢!不知......能不能请问个问题?"

"但问无妨!"

"我军舰队怎么样了?"

"怎么说呢!最终结果暂时没人知道,但可以肯定,YF舰队不会再回到海里了."

托雷斯少将闻言,一脸痛苦得低下了头,不住摇动着.仅仅是要证实一下而已,舰队的惨状他不是没看见.

陈玉成没必要在败军之将面前吹牛.长江上,YF舰队艰难困苦中闯过一道道封锁,然后继续面对一道道封锁.过铜陵之后,最后四艘完好得舰艇也被解放军击伤了.因为杨岳斌的命令相当缺德:哪艘军舰跑地快就狠打哪艘.

十一日下午,YF舰队[漂]到青铺段江面,一艘打着白旗的小船已提前于江中等侯了.戴维少将阻止了几个冲动得部下,将解放军谈判代表接上旗舰.

解放军代表极为直接得告诉戴维少将,几天来,解放军已调集了超过一百门各式大炮,在天京附近组成了两个炮群,YF舰队逃遁道路已被彻底封锁.即便有几只漏网之鱼能闯过天京封锁线,离大海还是有数百里之遥.解放军既然将YF舰队打残,就不可能放一艘舰艇溜走......"

"......硬闯得话,贵军会怎么样?"

"YF海军对我国军民危害性极大.所以,我军既抓住了机会......最坏结果不过是全部打烂而已."

"贵军想得到我军舰艇!"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少将阁下,您处在我军地位,想法也一样."

"必要时我们会毁了舰艇."

"来时,我们将军有话要带给少将阁下,就是关于贵军可能得毁舰举动......"

"怎么说?"

"舰在人在,舰毁人亡."

"你这是在威胁!"

"您别吓唬我,既敢来就不怕个啥.贵国威胁了我国近三十年,逼签了多少不平等条约?抢走多少沾满血迹的白银?今日,在下竟能威胁YF了,即死无撼矣!"

戴维想想两次鸦片战争,Y国人当然知道Y国是个什么角色.今天,人家报复来了,哎,无话可说.但解放军代表有话说.

"再强调一遍,贵军只要毁舰,我军一个俘虏都不要.哼哼,没有意义得投降,我军不接受,白养着敌人吗?"

这话说地戴维目瞪口呆了:清国怎么也这么流氓了?

"我要抗议!解放军不遵守<军人守则>!"

"您到我国多少年了?"

"六年,怎么了?"

"难道您一点不了解我国人的思维吗!"

戴维沉思中,解放军说客又说:"<军人守则>没破绽吗?您觉得它抱地住吗?"

"两个小时......"

"不,您的舰队将在一个小时左右进入我军炮群打击范围.所以,您不可能有两小时."

"我要通知各舰长开会,联系和争论等等,一个小时绝对不够......"

"戴维少将,其实,我们的工程师只是想看看各类舰艇的制造方式.对此,工程师对我说过,即便贵军毁舰也没大问题,因为工程师需要得是构造思路,舰艇本身并不十分重要......这么说吧,我军不可能给您考虑到安安稳稳通过炮群封锁的时间.如果......一个小时的确不够,您毁舰吧!大不了从江里打捞上来."

戴维少将一口气被闷进了心里,任啥话都说不出来.

没用一个小时,四十分钟后,戴维舰队飘起了白旗.而绝大多数舰艇虽没有了逃脱炮群轰击地机动性,但靠岸还没问题.第一艘舰艇于1865年10月11日15点20分被解放军接收.千里长江之战,就此全部结束.

此役,YF联军一共三万三千军人,逃脱者不过千人,三万二千军人或阵亡或被俘.而逃脱者也仅是逃离战场,在十月份内,百分之八十以上被击毙或俘获.而属于海军所有的三十四艘各型舰艇,一百九十余艘运兵船,无一漏网,除沉没二十七艘外,尽成解放军战利品.

此役,解放军将士伤亡一万九千人,其中阵亡八千余.多项重要指标对比,都低于敌军之损伤.可以说,解放军堪称完胜.数年后,就是YF两国军史也相当公平得承认:......其实,在长江战役前几年,东方已出现了一支杰出得军队.因各种特殊原因所致,解放军的装备一开始就走在了领导世界军事装备改革潮头上.而新式装备的使用,又带来了新式战术思想的出现.除了天时地利人和,YF联军劳师远征,等等几个先天原因外,这是解放军取得战争胜利得最大原因所在......

但做为此战第一指挥官的陈玉成并未就此得意洋洋.虽然其年仅二十八岁,却无愧太平天国第一顶梁柱之称,无愧我和曾国藩那么看中他横溢得军事才华.

刚刚接受了托雷斯少将敬礼与率军投降,陈玉成即命令第八师装备最先进得主力团为先头部队,星夜驰援京津战场,他给部下的命令是:十天内急行军一千五百里,克服一切困难赶到天津.敌军撤退,就地阻击.敌军攻陷京城,即听命于监国王万岁和左宗棠大帅指挥.

先头团尚未出发,陈玉成杨岳斌又开始组织两个主力师和浙江援军中最精锐得战士,半天时间就混编成一万四千兵力的独立师,由陈玉成亲自率领,紧跟先头团之后.

暂放下江南精兵对京津战场的增援,将场景拉回到十月初的京津战场.

从战略上,京津部队就没有将敌军阻击在廊坊的打算.说实话,在便于YF联军发挥得平原战场上,京津守军办不到,硬充英雄只是徒增不必要伤亡而已.只是YF联军清楚,越靠近北京,解放军的阻击力度越大,相互伤亡越多.心急如焚得威斯特法伦指挥YF联军拼命进攻,什么侵略和反侵略,打红了眼得双方军人已忘却一切,只为各自目标浴血奋战.解放军的舍生忘死应被史书万世铭记,但YF联军的战斗精神......做为一支侵略别国的军队,绝不该赞扬,却不能不钦佩.正义与否,在政治观念驱动下,是那样苍白无力.

十月七日,威斯特法伦至少"要看见北京城墙"的目的达到了,望远镜中,那座财富遍地得城市埨廓似乎就在眼前.但威斯特法伦知道,三十里,其实很遥远.

一位杰出将领,从来不会妄想还没得到的东西.威斯特法伦无疑当得起杰出二字赞誉,所以,他明白,北京城能不能拿下,要打过才知道.但他不清楚得是,刘铭传率领着解放军第九师从山东赶来,已越过天津,正抄向YF联军后路.山海关驻军从北方压了过来,五千骑兵距战场不到两百里了.京城附近几个府县驻军进入了京城加强防御力量,山西河南驻军也上路几天了.

不错,这些援军大多战斗力不佳,但蚂蚁多了咬死象.何况,越接近京城,双方兵力越集中,YF联军可以像个锤子,却做不成锥子了.

三十里,一个危险得距离,背后就是曾遭侵入的京城,心中已筑起一支杰出军队自尊得解放军再也不愿后退一步.这时,目的已不是消灭敌之有生力量,而是维护信念.首都,决不能再遭战火,哪怕落进城内一颗炮弹,也是解放军的耻辱.

望远镜中,威斯特法伦上将的双眼代表着YF联军望见了北京城墙.同时也代表了解放军的京师保卫战开始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