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十三刀之笑傲三国 第三章:射戟辕门 第三章:射戟辕门

liyucheng 收藏 2 12
导读:风流十三刀之笑傲三国 第三章:射戟辕门 第三章:射戟辕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4/


苏代直三人虽然还是一头雾水,感觉整个脑袋就快爆炸,现在就算是世界上最冷静的人只怕都无法分清东南西北了吧。

李剑低声对苏范二人道:“如果这些家伙真的是吕布、刘备等东汉末年家喻户晓的人物,那我们就非常荣幸的进入了这个战火连天的三国。老天保佑,希望我们现在只是做梦而已。”

苏代直用力拧了自己的脸颊一下,神情沮丧道:“这不是梦,我们真的比被流星击中还要准。我的妈呀。这谁和我们开这样的玩笑啊、、、、、、

谁会开玩笑,试问世界上谁有本事开这样的玩笑?

此时,整个吕布大营已经炸开锅了。天上掉下条巨大蟒蛇,再加上三个不知道是神还是鬼的人物,如果不是怕吕布的军威,再加上对鬼神的畏惧,还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局面,说不定已经天也闹翻了。不过纵是如此,五万大军的窃窃私语,也是让人如同身在马蜂窝,被成千上万的马蜂包围那么令人“激动“和疯狂。

吕布、陈宫、刘关张、纪灵等人虽然听不明白这三个古怪神奇的“大仙“所言何事,但是却皆认定这三人一定是上天下来的“天人”,同样对神灵的畏惧之情并不亚于那些军士,吕布虽然有勇无谋,但却认为是自己莫大的荣幸,为什么大仙别的地方不去,偏偏就来到我吕布的军营呢?还不是我吕布武艺超群,天下英雄无不敬服。你们这群鸟人能有机会见到神人,还不是拜我所赐啊!是以面上得意无比。

陈宫见状,认为吕布锋芒太露,轻拉吕布衣袖,吕布稍有收敛。

“敢问三位大仙,莫非是为收服这条巨蛇而来?”纪灵直到现在还稍清醒少许,是以小心翼翼地指着巨蛇说道。

李剑三人闻言又欲昏倒,为什么老让人叫成大仙呢?好像这样的称呼不怎么受欢迎啊!但是一想到这样的事情连他们三人都正不明白是什么事情呢。何况这群一千几百年前的思维。不把他们当成降妖除怪的大神,还真的找不到更好的理由解释了。

范名家润了一下喉咙道:“我们不喜欢大仙这个称呼,换个名号吧。”

张飞性格一向尊上鄙下,一想之后恍然大悟般扯着大嗓门叫道:“我明白了,神仙一向都比较自谦,那我们就叫三位半仙如何。”在他看来这三名神人一定会满意这样称呼,又表明自己身份的同时,又还谦虚了一下!

李剑三人这次脑袋又开始发昏了,被这个近两米高的大汉这一席话,真是只能自认倒霉。如果告诉他们,自己是一两千年前的特种部队,因训练时被大蟒蛇追击,与其搏斗时不明不百就来到这个不属于他们的世界。

谁会相信,恐怕换了个家伙在现代社会,告诉他们他是来自上古时期的那位大侠上人,只怕立即认定其为神经病。

再这样下去,只怕天黑天又明。再怎么反复纠缠,谁都不会有任何结果,李剑想到这里,理了一下思绪,深呼吸几下,对着吕布等人大声问道:“你们在整什么事啊?”

众人闻言皆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都傻傻看着李剑。不明白他在将什么。

范名家猛然醒悟,古代语言根本和现代话语有这着巨大的代沟,难怪他们好像二愣子一样,随即接话道:“尔等群集在此,所欲何为?”虽然出口成章。不过心中亦是汗颜不已,之乎者也之类话语果然不好整啊,心中对古代之人的精神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三位半仙有所不知,袁术与刘备相斗,令纪灵领十万之众与刘备相敌,奉先本着上天有着好生着之德,与之相解。”吕布就是吕布,在神仙面前,又怎会不好好把握这表现的机会呢?

袁刘相斗、纪灵,吕布,李剑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中已然明白,情不自禁异口同声地大叫道:辕门射戟、辕门射戟、、、、、、

众人还以为这三神人上通天文,下知地理,掐指一算,就知道吕布正要以辕门射戟来让两家活解,对神仙的敬畏之情亦是猛增。

纪灵朗声道:“神仙就是神仙啊,吕布将军正是要辕门射戟。”

《三国演义》一书不单是风靡中国万亿之众,其影响力已经辐射到世界,美国国防部对中国研究最多的就是《孙子兵法》和《三国演义》,而日本的商人就把三国当成商经般研究,并多次利用三国中许多战术战略,为他们多次赢得了巨大的成功。《三国演义》因为其史诗般波澜壮阔的战斗场景,奇计百出,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的深谋远虑,无数让人热血沸腾、可歌可泣的英雄篇章更是中国特种部队不可缺少的教材之一,试问,吕布一生中最引以为豪的壮举,现代社会中,有是有谁不知,谁人不晓呢?

纪灵之话让三人不胜汗颜,,要不是凭着对历史的了解,三人又怎能得知呢?不过当他们情绪稳定过来之后,三国中最可歌可泣的部分英雄就在他们面前,这让内心怎能不激荡万分?“马中刺兔,人中吕布”,“千里走单骑,过五关斩六将的关羽”,“长板坡以狮子吼吓退百万曹军的张飞”,“一无是处,以一大招风耳和随时视情形就可流几滴打动他人,让其为他冲锋陷阵、死而后己,最终空手套白狼而三分天下的刘备”。这些书上让人一读就为之热血沸腾的人物就活生生站着他们面前,而且还是如此的必恭必敬。又怎么不让人感慨万千呢?这半天的奇遇已经足以让人为之疯狂不已了!

不过,李剑三人心里异常明白,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感慨了,面前个个都可不是好惹的软虾子。稍有差池,那还真不知道结局怎样?和他们单挑,这可万万不能,心里没底啊,毕竟人的名,树的影,自己纵然是铁打的意志力,只怕吕布等人就是打铁的高人。

李剑灵机一动,大声道:“尔等可知道我三人是谁否?”

众人的脑袋自然摔的如同拨浪鼓。

“知道那是何物?”

“一条赤色巨蛇”众人皆答到。

“错,这不是蛇,这是修炼千年,可化作人形,四处吃人的蛇妖,我等正是奉玉皇大帝之命前来收复它。”李剑说完,自己心里也觉得是否说的过火了点。

“这蛇妖已经修炼成金刚不坏之身,尔等不信,可以手中刀剑砍之,看我所言是否如此。”苏代直补充道,因为让他们这样做,会更加增加三人在众人心中的神秘感。况且以他手上最锋利的战术刀在这条巨蟒身上都不能讨好,何况是三国时代的刀剑。

“铛挡铛”纪灵、刘备,吕布挥剑砍向巨蟒,但情形如同砍在钢铁之上,以三人之力,竟然不能巨蟒伤其半分。可见其鳞甲之坚厚竟到如厮。众人无不大惊失色。

“敢问几位上仙尊号?”圆滑世故的刘备自然也不会落于人后。

李剑将已经损坏的衣服整理一下,指者指着左手臂上的臂章道:“红黄相间,飞龙跃渊。我等三人是飞龙宫之神也。”(南京军区“飞龙”特种部队臂章)

“飞龙宫”,众人又是一楞,神仙是听说过不少,好像“飞之神龙”还是地一次听说。不过却没有一人出声以示心中所想。张飞嘴巴张张,但最终还是忍住。

范名家不失时机对大家道:“这位飞龙宫长老(李剑),这位左护法,我乃右护法是也,尔等还不快快参见。”

吕布等人虽心中觉得此事古怪异常,但却不敢有任何疑虑显露出来。那刀枪不入,而且可变化成人形的千年蛇妖都可杀死。不是神仙如何作到。是以都虔诚应声参见。

几万人同时大喊声音的确震耳欲聋,吕布心中自是得意,至少他是这样想。

李剑可不想让这群家伙继续追问下去,免得露出马脚就不太美妙了。心中想到何不转移话题引开这群人的思维呢。于是对吕布道:“吕将军之前说以辕门射戟让上天决定刘袁两家恩怨,未知道现在可以一睹将军神箭。”

吕布一听心中大喜,终于轮到我表演了吧,今日神仙到我吕布大营,不用多久,必将天下尽晓,谁不唯我马首是瞻啊。口中虽然谦虚说不敢不敢,但一边却挽衣扭袖,准备一展自己所长,以便让神仙和这群不知死活的小子见识见识。

陈宫此时已手挥令旗,军士在令旗的指令很快就列队归阵。瞬间如同市场般吵闹的声音随即沉寂。校场文武分列左右。自是旌旗漫天,刀光蔽日,战马嘶嘶。

陈宫又令三名军士上前来扛巨蛇,三兵丁虽见蛇心惊不已,但军令难违,不得不畏首畏尾上前。三人一抬之下竟动之不得,只怕该蛇已逾重千斤。陈宫又令四名军士上前助之。七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蟒蛇往校场边挪动。

吕布对思维略一抱拳,凝神聚气,拉起那张六石画凤弓。正欲射处、、、、、、

“慢”苏代直的声音如同霹雳般吼到。

吕布本已蹦紧的心和弦一下泄气,引得一个响屁“噗”而出。周围看吕布满面绯红,显然是不好意思之极。众人虽想笑,但是这个时候如次,吕布必然记恨。是以只的极力强忍。

苏代直看众人皆忍得脸红筋胀,亦是觉得滑稽不过。莞尔一笑对吕布道:“未知将军大营中可有粗盐?”

“营中粗盐自是有备,敢问有何用处呢?”

“大家应该都有看到这蛇妖金刚不坏之身,我想用盐将其淹直,其后用神法将其鳞甲制成几副刀剑盔甲,送与世上有德之人。”原来苏代直打的是这个主意。

蟒蛇之身以制盔甲,肉骨以制刀剑。真是闻所未闻也。众人等人虽然如此做想,但都一致认定三位神仙一定有极其独特的仙法可以炼就宝物。如果混个脸熟,这神仙一高兴就送给自己一个宝物,那可是天大的好事,在场诸人除关羽满脸正气,眯着丹凤眼对众人嗤之以鼻,剩余之人无不面露猪哥色,只差口水没有流下来。

陈宫对还在发愣的军士道:“还不快取粗盐过来。”

苏代直嘴上虽然说送予有德之人,其实想到这蟒蛇之鳞甲如此坚厚,把它制成铠甲一定是再好不过。不过身上有着“凯夫拉”防弹头盔和防弹衣。好像也没有这样的必要。难道做成防弹裤。到现在为止,好像也没有穿防弹裤的先列啊。

三名兵丁抬了一木桶粗盐到校场,苏代直撬开死蟒蛇嘴,一股极其强烈的腥臭味顿时传到众人鼻中,众人直呼要命之极也。李剑三人却一早麻木,在特种部队比这更难忍受的滋味更是多不胜数。(特种部队为磨砺战士们钢铁般的意志力和忍耐力,训练中就有一项常人无法挑战科目:在屎坑或者尿坑里练习憋气,用充满女性卫生巾的大便从头自脚淋下,战士们苦中作乐称之“洗澡”。比如韩国特种部队还练习吃大便:按队列站定,每人面前都是半桶屎尿,教官一声令下。所有队员立即用木瓢把屎尿往嘴里灌。听说日本防卫厅卫队更是离奇:一名在地上躺着,嘴巴张开,一人屁股对着下面队员。教官一声令下,上面队员马上就把身体里的排泄物往该队员嘴里拉,如此交替反复。这种训练又岂是痛苦两子所能忍受。但是这却是练就一名特种部队队员极好忍耐力的办法之一。)

苏代直在七名军士帮助之下,折腾了一身臭汗。终于把粗盐灌入蟒蛇口中,以达到延缓腐烂的作用。然后令军士把蟒蛇抬到一边。众人皆没有吭声,静静地看着苏代直等人折腾。

李剑见苏代直鼓捣完毕,马上就对吕布说道:“吕布将军,现在让我们继续欣赏阁下表演,如何。”

吕布先前给苏代直一声大喝,泄气之余,因控制不住而打出一大响屁,感觉失脸丢人之极,正因此而发窘半天,听李剑一说,直觉下台的机会来了。

又挽了挽衣袖,全神贯注弯弓搭箭,瞄上方天画戟上的小枝,直欲射出、、、、、、

“慢着”这次是范名家大吼道。

吕布一听气得差点昏倒,想吕布一生纵横华夏,虽有几次大败,但胜败乃兵家常事,试问天下间单枪匹马又有谁缨其锋。若论单打独斗可谓天下无敌,想不到今天见次如此,简直是他毕生大辱。心中自是火冒三丈,就欲望发作。冲动的人就是这样,虽然认定对方是神仙之身,但是欺负人就是不行,就这角度来讲,吕布也算条汉子了。

众人心中也很不是滋味,这分明就是耍人嘛!不过好在耍的对象不是自己,所以大家也懒得当出头鸟,在这样的年代要想生存,就有一个准则:要想生活过得去,不怕身上背点绿。横批:忍者神龟!

“为了迎接这最精彩时候,我们先为吕布将军鼓掌呐喊助威可否?”范名家不急不徐的说道,李剑,苏代直二人心中暗笑不止,刚来这三国时代就敢惹天下第一牛人,这勇气果然是特种部队的勇士所为。不过,也担心事一不妙,引起麻烦也是比较难以收场。

这次轮到刘备等人晕倒,鼓掌呐喊助威,当我们等是小孩啊,再这么说都是一时猛将名谋啊,还来玩过家家啊。一个个都几十岁人了,还被人这般使唤,应该是半仙使唤,不过他们可没有吕布那样的勇气想和神仙当面过意不去。

吕布本欲对范名家叫阵,但是一听他这么一说,心里这个高兴啊,神仙对我吕某人真是够意思啊。竟然这样为我着想,这帮家伙就应该为我摇旗呐喊嘛,相信用不了多久,天下就会把这一盛事传遍天下。到那时我吕布是何等的威风十面,就凭这点,天下诸侯一定唯我马首是瞻也。是以不但不气。反而对李剑三人感激得差点就流点眼泪出来,以表示自己的激动和对神仙的尊敬之情。

范名家显然是想大大的戏弄一下这群家伙,尤其最讨厌刘备,他认为三国里面最虚伪的人就是非他莫属了,所以就想借这个机会好好玩弄一下。至于后果怎样,怕什么啊,万丈深渊摔下去没死不说,还被弄来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好怕的呢?不过他却不知道,现在他所做的一切正让刘备等人成了他们的死敌。不过这是后话了。

如果刘备知道范名家心里是这样想他,只怕立时就要气个半死,谁叫俺小时候家里穷呢?兵荒马乱的难道在家里等死啊,到现在才弄到这点家业,我容易吗?不容易啊(是啊,生活在世上,谁他娘的也不容易啊)。

“我现在叫一句,尔等就跟着我一起念啊。”范名家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都听到大仙说的话了没有?”吕布也不失时间的大吼道,反正是壮我的威嘛。

李剑三人又听到“大仙”这样的称呼,真是郁闷得半死。刘备,纪灵等人心里就不听骂娘了,神仙戏弄我们也就够了,还多个吕布在这里咋呼咋呼的,心里如何不气。不过也是感怒不敢言。现在是上有神仙,身还陷在吕布大营,万一惹毛了吕布,这小子对事不对人可是出了名的。于是皆齐声答道:“愿听大仙吩咐”。

“现在开始,吕布好样的,大家大叫三声,叫”!范名家强忍着心中笑意道。

众人也扯着破锣般的声音大叫道:“现在开始,吕布好样的,大家大叫三声,叫!”

李剑三人闻声立即郁闷倒地。都纳闷古代人怎么就这样单纯呢?

“不是这样,是吕布好样的,大家开始叫”范名家立即纠正。

校场立即想起震耳欲聋的吼声:“不是这样,是吕布好样的,大家开始叫。”

李剑三人立即感觉胸闷气短。三人交换了而已下眼色,都暗道不叫了不叫了,再叫下去今天一定会让这群家伙正的气决身亡。

李剑于是众人道:“大家叫得很好,吕将军现在开始吧!”

众人闻言皆松了一口气,终于解脱了。但是却都觉得刚才这一通乱叫甚是奇怪,但一听到李剑说大家叫得心里也很是安慰。毕竟放着喉咙吼也是非常累人啊。不过有个人却觉得很有意思,那就是张飞,他那大嗓门吼着过瘾啊。他想回去后就让自己的亲兵每天如此练习,以壮军威。练好之后还要劝大哥的军士也是如此。

吕布虽然觉得也是糊里糊涂的,不过也觉得很是得意。这次弯弓搭箭之后突然想了想,然后对李剑等人问到:“不知道大仙还有何吩咐否?”这次学乖了,免得一会关键时候又整一个狮喉功那就麻烦了。

李剑等人心中自是明白,连吕布这样的猛男都让他们玩弄,心中也是洋洋自得,不禁哑然失笑道:“没事了,你开始吧!”

吕布清清喉咙,大啸一声道:“我吕奉先今天为袁刘两家之争斗而来,特次将次事交与上天而定,如某家之箭射中辕门画戟之小枝,两家各自休兵,如若不中,你两家各自回营准备厮杀。有不从者,并力拒之,在次有请三位大仙为我等做证。”

折腾半天,又回到正题,关系两家身家性命,内心也着实紧张。刘备暗道:“太上老君,玉皇大帝、观世音菩萨、如来佛主,你们一定要保佑那狂人,希望他一射而中!”

纪灵心里暗想:一百五十步之遥,且还是六石之弓,如何的中。不过心中亦担心吕布运气太好每那就麻烦之极也。

好吕布,大吼一声,如同霹雳在耳,苍龙出海。

“着”如同秋月行天,箭似流星向画戟射去!

吕布之箭到底中是未中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