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孽障》---开篇·完(第9、10节)

yingying1987 收藏 9 43
导读:[原创]《孽障》---开篇·完(第9、10节)

介绍帖:http://bbs.tiexue.net/post_1749535_1.html


[原创]《孽障》---开篇(第1、2节)----http://bbs.tiexue.net/post_1756167_1.html


[原创]《孽障》---开篇(第3、4节)----http://bbs.tiexue.net/post_1758788_1.html


[原创]《孽障》---开篇(第5、6节)----http://bbs.tiexue.net/post_1776084_1.html


[原创]《孽障》---开篇(第7、8节)----http://bbs.tiexue.net/post_1794924_1.html


[原创]《孽障》---中篇·始(第11、12节)——http://bbs.tiexue.net/post_1811775_1.html


九 追踪


只听这一声虽还在萦绕,苏晴的整个身子,竟是腾空而起,直冲房顶!赫然竟是龙门绝学“龙跃”!


“砰!”一声巨响,瓦碎灰尘过后,只见苏晴已然站在了房顶上,在他约摸两丈外,却是站着一个黑衣人,一身紧身黑衣将整个身体裹了个严严实实,只露了一双阴冷的眼睛出来,此刻正黑幽幽的盯着他。


“大胆妖人!竟敢半夜私入民宅,鬼鬼祟祟所欲何为?!”苏晴喝到。


“嘿嘿?妖人?好啊。”


那人似乎对苏晴对他的这个称呼极是好奇,又似乎是极是忌讳,但此刻他却笑了出来,但他黑衣裹身,苏晴倒也看不出来他此时真正的表情,只是冷冷的盯着他,手上,龙鸣剑预备。


“你龙门大派,敬若天那老儿又与你口中的妖人有何区别?可怜你似乎还被蒙在鼓里,真心实意的帮他做事。嘿嘿。”那黑衣人忽然冷笑着说。


那黑衣人说了这话,倒是让苏晴吃上一惊,显然,他知道自己的来历,若他说的是真话的话,那他与龙门有莫大的渊源,当然,苏晴不可能这么去想,只道是那衣人侮辱了从小带他的师父敬若天,那也就相当于对他莫大的侮辱了!苏晴到此,如何能忍?


“哼,无耻!你夜闯私宅,此刻杭州城江浪江捕头就在宅中!你若伏法,束手就擒我还可为你在知府大人面前求情,免你一死!”苏晴又道。


“呵呵?免我一死?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话音刚落,只见黑衣人向前一纵,手上掌中忽的青光大盛,左手捏决,右手出掌,竟是一个内功好手。


只见他“蹬、蹬、蹬”几步就跨了许远,到苏晴人前时,手上青光却已是亮到极点,右掌虎虎生风,隐隐有刺空的啸声。苏晴往后飞退,因为他实在未料到这黑衣人出掌速度竟是如此之快,几步就到了自己身前,此刻见他左手青光,右掌似乎也慢慢的泛起光来,只怕如果挨实不死也得休息个十天半月的,如果是这样,他如何再与江浪一起查清此案?情形危急,苏晴只得后退。


“呼……伴随着龙跃发出的呼啸声,苏晴一退就是几丈!”


“咦?想不到你年纪轻轻,龙跃竟是修到了这般地步,不错!不错!”他一连说了两个不错,又道。“那么,龙翔十三式想必业已大成了吧?呵,看掌!”话音才落,这黑衣人竟又是举掌直冲过来。


蓦地,一点剑尖,带着隐隐的破空的尖啸声,剑身周围散着白气,呼啸着从后方刺向那黑衣人。显然,他未料到自己后方竟然有人!况且看这剑气,只怕功力不低,无他法,只得回掌抵挡。


“诤……”只见那黑衣人虽是肉掌,却也将那柄剑给格了回去,相比之下,只是那青光微微滞了一下,却又复的亮起,在这夜空下,诡异之极。


顺着那柄剑飞去的方向,只见一个身影也是腾空即起。“江门流云纵!”那黑衣人低哼了一声。


是江浪,想必是因苏晴与黑衣人的打斗之声才被引来,以他的修为,方圆数丈之内,蚊虫鸟蚁之声尚且不能出其之耳,何况是如此之大的打斗之声,其实在苏晴破顶而出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了,只是他一直隐藏着,实想听听这黑衣人的来历,不料那黑衣人还未说上两句却是大打出手,江浪本还想继续隐藏,等待时机将其一举击杀,但刚才苏晴几招下来也被逼的险象环生,可见其武功不低,无法之下只得出剑相助!刚才那柄剑却不是霜凝剑是何物,因其剑性极其阴冷,所以方才才会身散白气,那实是周围空气被冻结的雾气!这样,屋顶之上又多了一人,此时,场面竟是说不出的安静,却令人感到空气似乎都要凝结了。


江浪在黑衣人后方,冷冷地看着他,与苏晴几乎是形成三角之势将其围住。


“阁下夜闯私宅,还与我二弟在这屋顶之上打斗起来,想必定是来者不善吧?”江浪忽地开口,冷冷地说。


“这位便是杭州城有‘鄂狼’之称的江浪江捕头吧?今日见江捕头出手,果然非同等闲,佩服,佩服!”黑衣人说。


“承蒙江湖朋友谬赞,在下便是江浪,阁下不请夜闯,已是犯了大罪,况且最近杭州女童失踪一案,我怀疑与你等人物有莫大联系,还请阁下就此住手,随我回杭州府衙查清才是。”江狼抱拳,回礼到。


“哈哈哈!”黑衣人大笑,似在嘲笑江浪这番话,却又像在嘲笑这广漠的天下,又道:“即使如你所说,但如果我却不愿呢?”


“哼!那便对不起了,知府大人有令,凡遇顽抗之人,一律当场格杀!”江浪忽地抬头。


还未等那衣人回话,江浪提剑便起,只见江浪身影飘飘然,忽左忽右,忽隐忽现,在这夜空之下,竟如鬼魅一般,这等身法,委实不是一般人所能达到的。


“好身法!”那黑衣人也不住的说了一句,随即左手青光复又大盛,举掌相迎。


只需几步,江浪便到了那黑衣人身前,霜凝剑忽地舞起,先是一刺,其实在外人看来这的确是普通的一刺,但在内家看来,这一刺却是暗含着千种的变化,让人摸不着头脑。


“诤……”又是那黑衣人之掌与江浪的霜凝剑格在了一起,随即那黑衣人左手即向江狼袭来,速度之快,形如流星,眼看江浪就要挨实。忽的,他手上反抓,霜凝剑反挑,既从一个匪夷所思的角度闪了过去,霜凝剑却仍然向那黑衣人直挑过去。


想那黑衣人也吃了一惊,没料到江浪武功如此精湛,心下暗想:“鄂狼”江浪,果是名不虚传!手上却也是并不停歇,右掌又向江浪袭去。


苏晴在一旁看了半天竟也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因为那黑衣人武功路数过去奇特,根本看不出那是哪一派的武功。


“喝!”江浪一声大吼,霜凝剑忽地白光毕现,带着漫天剑影直向那黑衣人击去!霜满天下剑!这实是江门剑中最为锋芒毕露的剑法,其只管以最大的威力向敌人进攻,却空出了下盘,这招一旦成功击实,那么那人必死无疑,但是一旦击虚,自己空出的下盘却极易遭敌人反噬,所谓置于死地而后生,大概就是此理。


只听那黑衣人冷笑一声,“嘿!”身影竟也如江浪一般消失无影,却又若影若现,忽地,一片带着青光的掌影竟直击江浪下盘,这黑衣人竟然一招就看出了江浪此式的破绽!


“铮……”正在这时,一道金光闪过,龙鸣剑傲然出鞘!


“嗨!”苏晴大喝。“哼!受死吧!”手中龙鸣剑在这漆黑的夜晚里就真如复活的金龙一般,直直向那黑衣人斜挑去。


“咦?”只听细微的一声,却是那黑衣人所发。


只这一下,龙鸣剑已然到了黑衣人身前,顿时漫天龙舞,条条似剑,金光大作,一、二、三、四……八、九!竟然犹如九龙齐舞,复的,无数小剑却又合而为一,组成一柄更大的金剑,直向那黑衣人冲去。


“九头龙闪?!”黑衣人吃了一惊,只得回掌抵挡,饶是如此,格开这下后,那黑衣人仍然往后退了数步,只觉胸中气闷无常。一旁刚脱离险境的江浪仍是对方才的奇异剑招大感惊讶,此刻竟也是吃惊的看着苏晴,他没料苏晴第一次出手就露出了如此精湛的修为。


说这九头龙闪,实乃龙门绝学——龙翔十三式中的第一式,攻与防并重,施展时幻化出九条金龙以使敌人防无可防,避无可避,每一条金光实则等同于一柄无形的气剑,中者轻则休息几月,重则当场立弊,可见其威力之大。


“哼,想不到敬若天连龙鸣剑也传授予你,真是关爱有佳啊!咳咳……”黑衣人说。


“妖人还不束手就擒!”苏晴喝到。


那黑衣人抬头看了看天,道:“今晚算我见识了,二位,咱们后会有期!”说着,做势欲走。


“哪里走!”江浪一声断喝。那黑衣人也不听他之言,只顾自走,身法快如闪电,于是,江、苏二人直追了上去。


十 碧遥


这时,碧遥等一干下人也到了这庭院之中,因为江浪和苏晴二人所住之处为一偏房,且碧遥为避免打搅他二人休息所以也住得比较远,所以此刻才是赶到,只见到江、苏二人直追一黑衣人而去。


“江捕头!苏少侠……你们……”看着他们已经远去,碧遥也生生的把话压了下来。但谁都没有注意到,那黑衣人听得这话似乎周身一震,极是轻微,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的。


巫山镇外十三里,江浪与苏晴一直追那黑衣人到了这里,一路上那黑衣人却并未逃出他二人的视线,但追他至此,方才树林里一只一眨眼的间隙,那黑衣人却已是消失了!诡异至极。


江浪与苏晴二人停下,仔细查看着周围环境,发现这里却并不曾有什么人过的迹象,断定那黑衣人并未到此,但为什么却又凭空消失了呢?


“二弟,依你之见,这黑衣人到底是何来历?”江浪问道。


“这黑衣人身法如电,武功极高,饶是我二人追踪他至此却也被他逃脱,可见此人绝不简单!”苏晴道。


“不错,普天之下,能有如此身法的人,屈指可数,一是二弟家师,龙门掌门敬若天敬大侠;二是阴月教教主阴无风;三则只有阴月教的一支神秘的分支,阴月影探了!第一种可能可以排除,第二种可能,据说阴无风此刻正在魔教闭关修炼一神秘武功,不可能提前出关来为祸百姓,剩下的就只有第三种可能了!方才那黑衣人是阴月影探,况且我见他穿着也于我以前遇到的阴月影探大是相似,几乎可以断定,肯定是他们!”江浪说到。


“嗯,我也这么认为,从我第一眼见到那人开始我就觉得,但是苦于只是一面之见,不敢妄下结论,这才听大哥一推,实是如此。”苏晴到。


“只是今天让他给跑了,唉!既然如此,我等只有再回巫山去了,商量一下下一步的行动,二弟意下如何?”


“如此甚好!”苏晴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巫山镇方向忽的红光冲天,人声嘈杂。


“糟了!调虎离山计!”他二人齐齐说到,迅急身法如闪电一般直向碧遥家中掠去。


只是一会儿,就到了碧遥家中,只见此时人们端水的端水,捧泥的捧泥,都在忙着救火,而此时不久前刚离开的碧遥家中却已是残垣断臂,一片狼籍。苏晴和江浪心头一紧,忙寻找碧遥所在之处。


拨开人群,只见碧遥站在一空地上,呆呆的看着自己已被烈火吞噬的家。看到江浪和苏晴二人回来,碧遥的反应却是大大的出乎他二人意料。


“啊?江捕头,苏少侠你们回来了?那黑衣人呢,逃掉了吗?”碧遥问。


碧遥不问自家被烧,却关心那黑衣人,委实让他们吃了一惊。“呃,是的,在下无能,让他给逃了。碧遥小姐,你家……”


“这?不妨事,反正也是一处偏房,方才你们走后,我与下人们也回房了,不想只是一会儿,就听得就人喊着火了,着火了,到现在,就成这样了。”碧遥还不等江浪说完,便打断了他。


“这……在下……却是对不住碧遥小姐,这都是因为我们才……”


“我都说了不妨事了嘛!再说也不关你们的事啊,兴许是谁玩火一不留神也有可能啊!”碧遥又说。


眼见碧遥如此通情达理,江浪和苏晴二人委实感到不好意思了。还不等有下话,只听有人一声叫到。


“镇守大人到!”


只见一身着官服的人急冲冲的向他们这边走来,走到他们面前后,还未等他们向他见礼,便是一声令下:“来人,将罪犯苏晴拿下!”


这下,让在场的所有人包括碧遥在内都是一惊,好好的苏晴怎么就变成罪犯了?随即便有几个兵士模样的汉子来要擒拿苏晴,碧遥立即回过神来,娇喝一声:“住手!”


众人包括那兵士也是一滞,那镇守随即冷道:“何方小女,胆敢阻挠公务,来人,给我一并拿下,治其枉法之罪!”


但见碧遥伸手从怀中掏出一物,娇喝:“浙江知州大人令牌在此,见令牌如见知州大人,尔等还不下跪,难道想顶个以下犯上的死罪不成?”


只见碧遥手中不知什么时候赫然多了一块银闪闪的令牌,上书四个大字:知州府令。


这下,当场,连带刚才威风八面的镇守也齐刷刷的与其说是跪了下来,倒不如说是一下瘫了下来。


不见后面江浪与苏晴,更是下巴张大到合不拢的地步。


下期提示:


巫山镇内,碧遥家中,遭遇黑衣人,一番打斗之下却中其调虎离山之计,碧遥之家被焚毁,正在这时,巫山镇守却要将苏晴治罪,而碧遥却更是在大家惊异的眼光中拿出了浙江知州大人的令牌。


那么,为何苏晴会被镇守定为罪犯,碧遥家中之火又是谁人而放,这碧遥与知州大人府中到底有何渊源,苏晴结局究竟如何?


敬请关注下期连载,“《孽障》---中篇(第11、12节)”!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