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孤独狼日记 西宁假期 第四章 死皮赖脸

我热 收藏 0 26
导读:草原孤独狼日记 西宁假期 第四章 死皮赖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6/


西宁假期生活4 死皮赖脸


一九九五年二月十五日


骑车去儿院给尕祁送昨晚穿了的衣服,之后,至牛守玉家坐了一会儿,见其上扶老下扶小,够不易的,何日去西钢真不知道了。五点半,复至儿院尕祁宿舍,见汪西、阿佳在坐,与阿佳因言语不入耳而不太高兴,无甚好感,毕业之后见第一次面原来为这个样子。至龙云新家,原来为1号楼1单元三楼左门也。之后,汪、阿、祁亦到。摆了一桌,上了饺子,喝了酒。看完《三国演义》第七十九集《吴宫争斗》,即告辞回家。至大十字,同汪、阿、祁在天桥上照了像。之后,分手回家。至游戏厅,耍了几把麻将,近十二点,到家。学习《中基》。下宁已一月了,目前主要任务为将鱼送出去,与赵向远写信述报名自考事宜。送二哥回老家。与三哥带菜否?要工资,思谋买“机”。


一九九五年二月十六日


下午去交通观看上影片名,大都为旧影表,2元三部,较便宜。去青海剧场观看恐怖片《黑楼孤魂》,挺吓人的。回家路上给赵向远发了信,此人太傲了,无心理,不是好货。交往时不可付出太多,此人保守得很。拐至昆仑影院观看《侠女十三妹》,观赏性强,长达一百分钟。又至楼下玩了会游戏机,已达四十三元。


一九九五年二月十七日


父来信查询汇票转汇情况,找了元树所杨振新主任。基本查明,并给父发信回音。下午遇见杨莉,来宁学习,找其弟杨卫,晚住家里,缘分未尽也?汪西给了十五日在大十字天桥四人合影照片,照得还不错。鉴于目前经济原因,不可迷于耍乐,加紧学习,时不待我也!


一九九五年二月十八日


早八点多杨莉姐弟起床,去转去了。十一时,去给父发了信,诉说支汇情况。玩了二把电子游戏。回家一看,哥来过了,取走了他的一切东西。估量已回家了。赶至火车站去送行,未找见,估计已坐七十六次走了。到儿院找尕祁,晚回家一块儿做饭吃。尕祁与我探讨《废都》中之顺口溜。杨莉未来取东西。(今日证实二哥回家)


一九九五年二月十九日


早温义华来到,说杨莉一会儿来取东西。与尕祁去买了馍、菜等。温、杨三人却走了,无聊。发现昨晚收衣服丢了一件衬衣,想必被人捡去了。与尕祁做饭吃,洗了鱼,并吃了几条。已消,快坏了,古城家再不去了,劳神,走时打个招呼罢了。再有十来天该回县了,要抓紧按时作息,每天不少于六学时。少玩,浪费钱财,蛋糕不送人了,吃了算了!


一九九五年二月二十日


十二时,尕祁来到,做饭吃后,他睡觉了。下午去游戏厅打了几把游戏,祁回儿院。与左端浩儿子(曾打过麻将,护士三班毕业,在党项卫生所),回楼做饭吃,此人喧宾夺主,自私自利,大吃二喝,稍加谦让,毫不客气,还意见大得很。随便客气了一下,就跟上楼了,又客气一下,即恬不知耻地坐着吃了。再客气一下,即在这儿睡下了,还打鼾拉呼!令人气涨,此人不可再对之客气,拉下脸,明儿赶他走。拉呼睡不着,搬至北房间住。对人不可太好,比尕祁、杨莉差远了。麻友无好东西,还舍不得花一文钱,尽占便宜,谁供你吃喝拉撒睡了,一点表示谢意全无,滚蛋吧你。这也是自找的,自作自受,引狼入室,碰上不庄观的人也无办法。熬一夜,少带人来!不了解的人谁知是什么东西呢?


一九九五年二月二十一日


左端浩的儿子死皮赖脸不走,很气愤,中午未做饭,出去吃了个刀削面,买了点菜,他仍不走。我问他不回家吗?也不奏效,总之不知羞耻,滚你妈的蛋。去儿院,马龙也来了,支持立刻驱逐。回家开门,因走时反锁其在内,见其仍在看书,吃了一点剩面条。驱赶其,不走。给其做了饭吃,又睡下了,看样子癞皮狗一样住下不走了,我人太好了。


一九九五年二月二十二日


中午尕祁来了,将姓左的小子赶走了。管他呢?什么东西?与尕祁至交通俱乐部看循环电影,《重金属》一部已看过,此处三部票价两元,大多为旧片、老片、放过的,比市里便宜多了。与祁回家吃饭后,祁回医院了。打游戏机,迄今已打了五十六元。据回县日子不远了,加紧学习,收拾准备回县。仅十多日了。


一九九五年二月二十三日


中午胡中田来了,问了工资的事,未发。估计十号之前返站,工资不来也不敢乱花钱,买东西了。去市里逛,在人民剧院用废票看了一场电影《铁汉娇娃》,在影视中心看了一场韩国电影《两个刑警》。近日去儿院洗澡。准备自考报名事宜,去各处转一转,准备返县。去自考办、卫生厅等处了解报名具体事宜。古城家不去了,马龙家去过了。西钢未能去。


一九九五年二月二十四日


下午去购置了些菜等用品,打了四块钱的游戏麻将。晚因停电,去游戏厅玩了四块麻将,后又耍了几点,看一人打到两点才归。明日周六欲去儿院洗澡,然后拉尕祁来家做饭吃,一块儿玩,在宁逗留日子不多了。三月份一到,准备报名,不管姓赵的了,有啥可牛的!


一九九五年二月二十五日


去找尕祁,未找见。在西门看电影《三女休夫》,《欲霸天下》,十点半在影视中心看通宵,五部联映,依次为:《与你同住》、《女王蜂》、《死亡之吻》、《代号阿莱克斯》、《亡魂迷案》。大都不错,以印度所拍为佳。这是对正月十五未看之弥补,现已看通宵四五次了。再有一周该返县了,估计再无多大看头了。


一九九五年二月二十六日


电影六时二十分结束,步行赶趟回家。睡觉至十二时,尕祁来了,言昨至交通看电影去了。下午睡了一会儿,晚祁回。买了肉,做饭吃。下楼去打了一会儿麻将,尚余十余个点子,明儿个去玩掉,取点钱,不多了,仅余二百了,勿乱花,吃好,买一衬衣,报上名,走时有余钱买放音机磁带等。工资能否带下来?


一九九五年二月二十七日


中午去与中央台发了两封信,参与《中国广播报》调查及《午间半小时》征答。取了钱50元,买了鸡蛋、电池、菜等。又玩了五块钱游戏机,下午学习,晚洗衣服。这样下去,钱不够花,路费不够了,啥都不敢买了。找人让三哥往下带钱。明天去儿院洗澡,找马龙商量报名事宜。想想所干纯属无聊,无有主张,混日子。当今问题为钱不够。


一九九五年二月二十八日


中午饭后去儿院找尕祁,马龙也来了,不太愿助我自考之事,甚感不快。自己主张吧!去洗了个澡,告别尕祁,至西门玩了一把游戏机。回家解手时,听到重重地敲门,本不想开,无奈一直敲,开门为隔壁冯至兰阿姨来与我送汇款单,二十二号发出,二十三号至宁,才至我手。有钱就放心了。


本月总结


对学习基本未抓紧,未能阅完。也无多大信心把握了。玩了一个月麻将游戏,用花七十多元。此举为六日找李海虎学会的,浪费光阴,耗费钱财。本月中去古城家几次无人,未能送鱼。二哥于十八日走了,因当时玩游戏机,赶至火车站,未遇见,甚憾。与尕祁玩了几次,看电影数场。月底去看了一场通宵,以补元宵节之遗憾。钱也花得不多了,剩了一百五十多元。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收到了二月份工资汇款,系小苟所寄。今月在家先后有祁、马、黑、段阳、杨莉、杨卫、温、左等人来过,并个别留宿。收到父来信查询支票,并复信,与赵向远介绍自考一事。与中央台参加调查征答活动。去找牛守玉、龙云新、祁之玥、黑可辉、李海虎、汪西等人。


2007-01-28-14:18 发于行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