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化华夏 [第一卷] 现世 第十八章 仁『一』

DJ云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8/


林若雪不料自己一番说话张松柏竟有如此强烈的反应,微感讶异道:“大侠何出此言?”其实于她来讲,自己这番遭遇不过坎坷悲伤而已,而在张松柏耳中听来,却是另有一番滋味!


他自幼出身在湖南岳阳的儒商家庭,祖祖辈辈都是在朝为官的大儒,只到了他父亲这一代,才因为朝廷腐败,奸臣当道而做起了商人。他父亲张宏儒虽是从商,却是从来未敢忘记自己是孔门弟子,向来秉承孔门的儒风,对岳阳城周边的穷困百姓乐善好施,平日在家中,更是时常叹息朝廷腐败,黑帮当道,自己一介书生,便是有那些许钱财,那也是管不了这许多不平之事的,正因为张宏儒这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胸怀,张松柏从小耳濡目染,很自然的便有了一副如父亲这般心系天下的仁者之风。


十岁那年,张松柏便被父亲送上了远离家乡的道路,只因岳阳城的黑帮洞庭帮时常欺压城内以及周边的百姓,而他父亲却是眼看着众百姓受尽欺压而无能为力,时常感叹那一句“百无一用是书生。”!为了让张松柏以后能以一身武艺行侠义仁风,救百姓水火!张宏儒便一狠心,将儿子送上了与他儒家见解颇有争执的道教胜地——


武当山!


从此,张松柏再也未入世事凡尘,虽是俗家弟子,但也需得参悟许多道教的教义。如《道德经》等道教必读的经书!道教主张的清净无为,修身养性,在张松柏小小的年纪看来,皆是与儒家的理论背道而驰的,所谓先入为主,是以很是抵触,若不是他习武悟性颇高,恐怕他师父早就逐他出门了!


此次奉师父之命前往神龙教道贺,本是听师父说,神龙教兴起于武林,为百姓办了不少好事,是值得一交的教派,与他武当道教应当互有往来,却不料到得神龙教,却听其他尚在江湖走动的正派弟子说那列席于龙震林宾客首席的众人,竟皆是冷月盟的黑帮头目,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但席间碍于主人面子,他也不好多加过问。


返回武当的途中,一路与几位正派弟子相交而谈,得知不少其中曲折,心中更是震惊,到得此番遇上林若雪,那一句昔日的泰山北斗,已然暗暗惭愧,此际又听了林若雪那哭狼岭的一场血战,以及证实了冷月盟确是与貌似救苦救难的神龙教狼狈为奸,心中不免悲愤!


张松柏默立半晌,回头道:“林姑娘,以后切莫再称我那‘大侠’二字,在下委实受之有愧。想我习武多年,所为何事?师父时常教导我习武乃为修身养性,强身健体,哼,简直狗屁不通!想我张松柏堂堂七尺男儿,空怀一身武艺,若不除暴安良行侠济世,如何对得起自己十年苦修。哼,我时常劝师父师长等让武当派多到江湖走动行侠,那几个老糊涂却总说我劣性难改不听教诲,简直荒天下之大谬。想我武当一派,侠名播于天下,自张三丰祖师开山创派以来,哪一代祖师不是谨尊祖师教诲行侠济民于天下,方有少林、武当同列武林泰山北斗之尊威。哪料到得我辈,竟是空享祖上所留之威名,如此窝囊苟且于世,忤逆祖上教诲的乃是那些固步尘封的老顽固,却非我张松柏。”


林若雪道:“大侠太也言重了。”


张松柏陡地双目一瞪道:“林姑娘,怎地还称我大侠?嫌讽我武当山不甚么?”


林若雪一惊道:“小女子怎敢!大……张兄长切莫见怪。”


张松柏面上一惭道:“林姑娘勿惊,瞧我,粗言大语惯了。”见她仍是不语,又道:“林姑娘,你可知我此次前往神龙教有何遭遇?”


林若雪道:“还请大……张兄长见告。”


张松柏苦笑道:“唉……我这次初下武当,武当地属北方,虽亦听闻黑龙会恶势遍布北方,却也未见其有何为祸百姓之举,当初我只觉奇怪,亦未多想,但现在听你讲来这许多,冷月盟何以要结盟以抗黑龙会南下,而在林中行死后……”


林若雪脸色微变,张松柏却是没有看她,只是目望苍穹继续道:“又何以冷月盟与神龙教暗中苟合?只恐怕,黑龙会志不在小。我一路往神龙教而行,过得长江以南,便见各村村民皆团结互助,当时心中委实敬佩神龙教之所为,哪知到得神龙教,竟见除了正派武林皆有派遣得意弟子来贺,竟还有不少江湖豪客,我初次下山并不识得,后来才得知这些人竟便是冷月盟的各大小帮会头目,心中好生不解,但碍着主人面子也不好详加多问,如今听得林姑娘所言,方知那龙震林实全然不把我等正派武林放在眼内,竟然毫不避讳,公然与这些魔头举杯同庆,现下想来,实感我正派武林颜面何存,竟还要当着那一众魔头向龙震林这个魔头之首低首拜会恭贺,实乃讽刺已极。哼!哭狼岭一役,龙震林只派出总教三百护教教徒,而听你说来,却是上千之众,哼,神龙教笼络民心的手段果然厉害,这近千条无辜百姓的性命,竟原来只是为了他自己的一己私怨!他自创神龙教,明里助那些无知百姓齐心抗击黑帮欺压,实则与冷月盟暗中勾结,哼,你方才不是说冷月盟众帮都已经归顺了神龙教么?如我所料不错,那神龙教教主龙震林的野心只怕更是非同小可,否则又岂会将冷月盟这样一个庞大的势力招入他的靡下!”说到这,张松柏不禁叹息道:“想我自幼便被父亲送上武当山勤习武艺,一心想着要练得神功,行侠义仁风,济世救民,不料如今甫一下山,却见朝廷腐败无能,黑帮横行于世,黎民百姓为恶人所用而不自觉,名门正派势孤力单,皆是但求自保!而我武当山虚负泰山北斗的盛名,与那整天吃斋念佛的少林寺一样,皆是固步深山,自守家门清净,如何叫我能不愤然惭愧?”


林若雪只听得胸中也是热血上涌,她从小封闭在冷月山庄,却是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一世究竟欲有何为,此时听得张松柏这番济世安民的胸怀与大志,不禁抱拳道:“张少侠严重了,你初次下山而已,只需日后行你胸中大志,又有何惭愧可言?”


张松柏笑道:“哈哈……你倒也机灵,不叫大侠就改叫少侠了,哈哈……哈哈……好!张松柏今日就承姑娘贵言,当此对天立誓……”说着剑指苍穹道:“从今而后,必当谨尊我武当三丰祖师教诲,行侠于天下,济民于水火,若违此誓,叫我……叫我讨不到媳妇而死!”


林若雪本听得热血彭湃,陡听得那最后莫名其妙的一句,不禁“呵呵”娇笑道:“怎么讨不了媳妇而死了!?”


张松柏面上一红道:“嘿!不瞒姑娘说,我武当派没几个女弟子,年轻的更是少得可怜,而且也都是名花有主了,像我这等粗眉大眼的,她们可半点都不多瞧一眼,十多年来我在武当山可真是一个要好的女玩伴都没。嘿,林姑娘见笑,在下俗家弟子而已,师父虽然老说我慧根好,要我出家修道以求长生,我才不干呢!要我一辈子不娶媳妇,就算当真修一个长生不老又有什么快活可言,我可不希罕什么长生成仙,一心就只想着以后能讨个像林姑娘这般漂亮俏丽的媳妇,嘿嘿,那便不枉此生了!若是这辈子当真讨不了媳妇,那当真怕是不如死了算了。嘿,所以这个誓对我来说其实算是最毒的了。”


林若雪听他拿自己来与期望中的伴侣相比,不禁羞道:“张少侠如此人才,讨媳妇那自是没有问题的。他日侠名远播,只怕还应付不及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