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二部 雀占鹫巢 第四章

一木人 收藏 4 141
导读: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二部 雀占鹫巢 第四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3/


副总理走了,可会还得接着开呀。但是最后定下来的事情,让几乎所有人大吃一惊。政务院副秘书长李明瑞拍板,财政、体改委等部门除对口直拨外,一律都拨到项目资金审核管理办公室,难怪事后有人管办公室叫小财政部。

会议刚散,松江省省长崔国治的秘书就在他耳旁嘀咕了几句。只见崔国治一愣,但马上就满脸笑容地走到李岩跟前,握住李岩的手说到:“李主任呀,非常感谢您对松江省的信任,真是不好意思呀,照顾不周,让你一个人独自过了个‘五。一’节,而且爰人还有病住院,真是不好意思。”然后又小声对李岩说道:“火车站那几个人,已经都处理完了。”

说实在的,李岩听石头说起过崔国治这个人,知道他跟某人是亲戚,没有啥真本事。但今后在松江、在江城,还得用他,所以也就嘘唬了一阵,借口爰人有病推辞了所有宴请,就搭车奔医院而去。因为李岩想在华臭官场上极力保持一种中立形象,不准备很明显地倾向于哪一股政治势力,这是个政治策略问题。也不是说别人上边就没有关系,可是他忘了瓜都连着藤,是藤都连着根,那是一个盘棍错节纵横支节异常复杂的群带网。

由于堵车,李岩到医院已经快一点了。李岩跑到病房一看,怎么没有人呢。“赵宁那去了?”李岩赶紧去问护士。

护士说今天九点半开始也不知是那来的那么多人来看赵宁,赵宁又都不认识,不让见都不行,所以逼得赵宁没法,打了个电话,有人来接她出院了。因为联系不上您,她让我们转告你一声。

李岩一听转身就往外跑,然后打车就往家去,他知道家里没有吃的,又赶紧去超市买了几大包东西,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家。

打开房门,将东西拿进屋去一看,赵宁正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静静地坐在沙发等他呢。

李岩不知道赵宁要干什么,忙走到她跟前摸了一下她的额头,“宁妹妹,你这是准备做什么?”

“岩哥哥,谢谢你对我的照顾,没有你,也可能就没有宁儿了。就是有,那也只是行尸走肉。岩哥哥,宁儿今天穿上这件十五年的婚纱,就是想和岩哥哥举行个婚礼,将宁儿的后半生都托付给岩哥哥。希望岩哥哥不要抛弃我,行不?”赵宁可怜巴吧地说着,眼里含着泪水。

李岩听罢,心中一酸,双手抱起赵宁,紧紧地搂在怀里,“我的宁妹妹,我会好好待你的,我会一辈把你含在嘴里的……”

“岩哥哥,谢谢你,是你给了第二次生命,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我想现在就把我交给你。”赵宁说着就吻住了李岩……

情字最美的地方,就在于男女之间那种淡淡的诉说,淡淡的思念,在浅色的话语中蕴涵着的深色的内涵。调情—情是需要越调越浓的。对不同女人,调情的手法应该不同。

“青翠的柳丝,怎能比及你的秀发;碧绿涟漪,怎能比及你的眸子;有时,我凝视床头你那张玉照,简直觉得整个世界,都永远沉浸在明媚的春光之中。宁妹,你大病初愈,身体还没有复原。哥哥我决不能害你,来,老实的躺到床上去。哥哥给宁妹做点好吃的,补一补。”说着李岩就把赵宁抱到床上,盖好被,然后把买的东西放进冰箱,把要做的、摘的东西拿进卧室。一边干活,一边陪赵宁,并跟他学了开会的全过程,然后拿出那个小瓶给赵宁看“宁妹,你见过这东西吗?”

赵宁躺在床上,仔细地看了看这东西,“这个东西我听说过,那个焦世贵就用这玩意祸害人,好几个姐妹说他事前就喝这个。”

“可宁妹这东西那里有呀,怎么才能弄到它呀?”李岩焦急地问。

“没事的,岩哥哥,我挺好的。对了,今天也不知道都是什么部门的人,来看我一百多号,你打开柜门,把那个包拿来。”赵宁指着落地柜说道,李岩忙过去打开柜门,从里边拿出一个塑料口袋,里都是一个个信封。

李岩按照赵宁的示意,将袋里的东西都倒在了床上,拆开一看:这些信封里全是钱。“这是怎么回事?”

“这些都是花束里包的,花蓝里面没有。”“都谁送的,没留名吗?”李岩边拆信封边问赵宁,这时李岩在钱里发现了秘密,他在折着的钱中找到了名片念了出来:“王双良 草原红光奶业董事长

瞿青山 北方金刚砂制品公司总经理,

吴魁高 四海建筑集团董事长,

毛 鑫 北方皮毛制品集团董事长

李 强,东北亚建筑集团总裁

陈 霞,北方商业集团董事长

任利平,北方道路建设总公司总经理

朱焕芳,新东方建筑装璜市场总裁

王建力,地球实业集团董事长

刘 燕,兴胜实业总经理

郭晋南,神州药业公司总裁

宁妹我们这是飞来一批新朋友你知道你收了多少钱吗最少的一千最多的五千我大致算了一下有三十万只多不少”

赵宁听了李岩的话并没有什么反应,而是淡淡地说道:“岩,这就是有权人家过的日子。他们过生日、有病,找个借口就能弄几十万,老百姓行吗?所以我理解你,如果你需要我干什么,我干就什么。”

李岩一听这话,忙放下钱来到赵宁身边,对她说道:“宁妹,君子爰钱取之有道,咱们不能动这个脑筋,等你好了,我就带去游遍世界。”

“那不也得钱吗。”赵宁一句话,就把李岩给噎住了。拿着收拾好的菜到了厨房,李岩是边作边想,现在离开钱是真不行呀,钱多的还想有钱,没钱的也想有钱,都是钱闹的呀。

什么是命运?这就是命运!命运就是《辛德勒名单》里那个拿枪乱射犹太人的德国杂碎,我无处可逃又无力反抗,只能中弹倒下。命运就是喝多了五娘液的上帝老儿,他说背叛,我就带上绿帽,他说下岗,我就失业了。

“来、来、来,吃饭喽,”李岩把赵宁抱到饭桌旁然后,给盛了半小碗饭。“宁宁,尝尝我的手艺。”

赵宁非常爰吃李岩做的菜,还想吃饭,李岩说道:“汤是大补,饭是碳水化合物,没营养。”

赵宁瞅了李岩一眼,整出一句话,吓李岩一跳,“岩,你不会是间谍吧?

“什么意思?我怎么会是间谍呢?”李岩纳闷,宁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岩,你别生气,我的意思是说,以你的经历不可能懂得、会的这么多呀?你几乎是全才了,”赵宁讲了自己怀疑的理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