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有群男子汉 第三十一章.狮子船长 第三十一章.狮子船长.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25 14912
导读:海上有群男子汉 第三十一章.狮子船长 第三十一章.狮子船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7/




LION就是狮子的意思。

LION。WONG是他的名子,他的中文名叫王太三。我第一眼见到他时,我甚至有点怀疑是不是我看错了。

事情是这样的,我的姨妈,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每次我出航前总是对我说:她有一个少女时代的好友叫绿丽。嫁给了一个国民党军人,解放时随丈夫跑到台湾去了,后又去了美国,定居在洛杉矶,前几年俩人才联系上。俩人都是风烛残年,只能通通信,寄寄照片。要是我能到美国洛衫矶,一定要去看看这位她少时代的好友。

1986年秋天,我们船从墨西哥瓜麻斯港开往洛杉矶的外港长滩装货,离开墨西哥时我发了一封信给王绿丽女士。到美国后,因我们没有办登陆证,我无法下地也就没去找王老夫人。

到港后的第二天傍晚我在船边站着,一辆“丰田”小卡车停在我们船边,车上下来一个男人,从车里扶出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我知道是我找的王老夫人到了,就三步并两步跑下船

“您们好!是王老夫人么?我是格蕾女士的外甥。”

“是啊!我就是绿丽,这是我的大儿子太三。”

王老夫人中等个头,白白胖胖的很富态,圆脸上没有一丝皱纹,泛着一层红光。如果不是走路时的步履有些老态,根本看不出是一位七十有三的老人,而她身边的这位,1米75的个头,白白净净。戴一副无边眼镜,一副文静书生样。但短袖T衫外露出的胳膊上又是一团团圆滚结实的肌肉,像三十出头的人,老夫人能有这么小的儿子么?

到船上会客室坐定,我与老夫人聊了聊姨妈的一些事。太三坐在一边一言不发,只是默默的听着。

忽然他开口了:“你们船上船的梯子安全网绳结打的不对,应该用罗汉结,可你们打的活结,这样打绳结卸网时方便了,一但有重物坠落时就不安全了。”

我很惊讶?这是一个专业水手才看的出的问题。

他看我的表情笑了笑:“我过去也做过海员,23年,其中17年是船长!”

我更惊讶了:“您今年多大了?”

他平静地回答:“52岁。”

“你真不像52岁的人。”

“哈哈哈哈!”他发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我17岁就当兵,到现在还天天锻炼身体。”

王老夫人得意的看着儿子:“是啊,今天我特意叫他送我来,就是他进港口找船熟悉,要不这样大的港。我们会费很多时间。”

太三自己主动说起自己的事:“我17岁中学毕业后就给老总统当贴身卫士,当了三年。老总统。哦。就是蒋介石先生。退伍后上了高雄海专,毕业后上远洋船做海员,四十多岁时因太太到这看我父母,我正好在美国休假就留下来。没想到太太四十岁前一直没怀孕却在这时怀上了。我就决定在这里定居下来,如今儿子已经快八岁了。”

我对这位老蒋卫士,前台湾船长很感兴趣,就约他明天有时间上船来好好聊聊,他同意了。

第二天,他又来了,话匣子一开讲起了他的经历。

我一看你们船挂巴拿马旗就知道你们是劳务输出的,怎么样?觉得在这种老旧船上干的不如在国轮开心吧?其实我们台湾以前也是买不起好船,靠到人家船上工作赚钱。我第一条船就是一个外国船东买了希腊人的一条旧船雇我们开,我们上去时是冬天,希腊人是真够门槛精的,船上的物品和设备能不留下的都不留下。船员房间里连床垫子都没有,船上的暖气系统又坏了,不工作时我们只能围坐在机舱发电机旁过夜。而且船上的食用水中老是有一种怪味,水还有点混,船回航经过新加坡时,船长叫把淡水舱里的水全部打空,下去人看看是怎么回事,下去的人一看,原来是水舱的角上有一条管子烂穿了,从里面露下来脏水混在了饮用水中,而那管子是卫生间的下水管!

偏在这时我发阑尾炎,被送到岸上的医院动手术。手术一完就被送回船上,躺了两天船长就叫我上驾驶台操舵。我操舵四个小时下来回到房间,一脱靴子倒出来的全是血水,我才知道是伤口裂了。可人都疼的麻木了。

后来,台湾经济越来越好,也有了大船,好船。你们这样干下去,用不了几年也会有好船。

在我们台湾船上做时我已经是船长了,知道这好船买来的不易,所以开起来特别小心。你走过白令海的气导航线么?我干过的一条船是木材船,那年专跑那条航线拉木材。这条航线其他季节还好说,到冬季就要命了,那次我们在加拿大的温哥华装木材,同时在港的还有三条韩国船也在装木材,装货的最后一天上,大家都在海员俱乐部玩,那三个韩国船长问我明天是不是一完货就开航,如果是大家一块走相互做个伴。我说:不!我还要叫我的水手再把木材绑扎一次。韩国人说:用不着,加拿大工人已经绑过了何必费事。我没有理他们,第二天,韩国船一装完就走了,我逼着我的水手们再绑扎,水手们不敢不干,但我知道他们肯定认为我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进了白令海,那风浪就别说了,你也经历过,最提心吊胆的那几天,老美的气导也不说怎么航行好了,就是一句:愿上帝保佑你们!好容易熬到快出白令海了,只见海面上大片大片的木材飘下来,我心想准是那三条韩国船中的那一条出事了,因没收到SOS和通报,我也不知道出事船的位置,只好绕开飘着的木材,这一绕就绕远了。等回到港口,我才知道:那三条船一条没活全部下去了。怪不得木材飘了那么大范围?

我这人生性天不怕地不怕,刚来美国时,四十多岁了,太太要生孩子,我就到处找工作。有一次,找到一个拉货的工作,就是开集装箱拖车。刚干了没几趟货就碰到一票从拉一箱货去东部,回程是从纽约拉一箱货回洛杉矶,从这里去东部时还顺利,可回来时那一箱货很赶船,本来给我的回程四天时间是足够的,但走到中部山区碰上了大雪,车开得很慢好不容易没翻车走过来了。一到平原我就放开了速度跑,这样开快车肯定超速了,开始是高速公路巡警的直升飞机在头上警告,我也不理,我不赶不行呀,误了交货期,那赔偿额不但这一趟白跑,还得搭进一大笔钱。后来从我车后跟上一辆警车,他逼我停了下来。

在美国这地方,因发生过警察仅仅是查交通违章,不想碰上的是大案逃犯,警察没防备被逃犯开枪打死的事。所以,你停车后不要动,把双手放在方向盘上。警察会用枪指着你,等他认为没有危险了。就会叫你拿证件,然后给你开罚单。你到法院去交钱就行了。一般的超速警察是不抓人的。可我那次接了罚单后还超速,那警察一次次的逼停我,给我开罚单,一共给我开了12张罚单。后来他也不开了,就跟在我后面。我一路疾驶总算按时交了货。办完手续交了车,我走到港口大门,那警察就在那等着我。我对他说:走吧!我们去法院!

到了法院,法官一听事情经过大怒:“你真是太过分了,按本洲法律,一张罚单交钱,连续三张以上坐牢,12张!我还没听说过有这种先例。你叫我怎么判你?好!即然没有先例可循,我就判一次本洲从未有过的刑罚!我令你自现在起不准再踏上美国的公路!”

我从法院出来,向那警察说:“你送我回家吧,我得服从法官的判决呀!”

那警察拿我也没办法,就用警车把我送回家。回家后我给台湾的公司打了个电话,正好有一条船的船长病了,公司叫我到巴拿马上船接替他,我定了机票,又给那警察打了个电话,他又来把我送到机场。半年后我在台湾下船,换了一本护照,把名子改了拼写就又回来了。

我的太太有一次买了一辆“福特“牌的车,星期五买的,回来后开了两天总感到什么地方不对头,星期一去销售商那退车,按美国的车辆销售法,顾客可以在三个工作日内无理由退货。那销售商是个印度人,他欺负我太太是女的,就是不给退,我太太打电话叫我去,我去了后问那家伙:你到底退还是不退?他支支呜呜说不退。我说:好!你等着,现在是下午一点。五点钟以前你一定会接到告票,我会去法院告你违法!要你退车外加赔偿我的精神损失。老子印度人都杀过还摆不平你?

我工作的公司旁边就是法院,大把律师找官司打。我给一个律师打了个电话,很快法院就受理了,五点钟以前,那印度人就收到了法院的告票。

在美国,很多事要靠打官司解决,但人们还是怕打官司,因为有时案子拖的太长,上法院耽误很多时间。就像我这案子吧。我向老板请假,他不能不准假还不能解雇我。

开庭了,法官问一通例行问题,然后就休庭。三次开庭才调查完事实。对方抗不住了,找我的老板商量能不能叫我私了撤诉。我的老板也叫我撤诉,我对我的老板说:你要是帮他说话,我就告你干涉我的权力,连你一块告!

后来案子判了。当然是我胜。而且在公司里再也没人敢小看我。

你说我刚才说我杀过印度人?是呀!有一年,我的船到印度一个船厂修船。在船坞里修了四十天。我们船上的仓库里有几十箱酒。印度人知道后,天天各种的官员跑到船上找事,其实就是要酒喝,喝就喝吧,还非得我船长陪着。烦的我呀!真想杀他几个贪官污吏。最后要走那天了。港长上来了,说他来引水,这家伙一上来已是醉熏熏的了,我不想理他。他一看我不给他酒就威胁说不叫工人给我们解缆,我一看此时船坞门已开,船坞里的海水也满了,船浮起来了,开走没问题。我就令大付,二付砍断前后缆,令机舱开足马力冲出去。一出去我就开出海上全速。接港长的小艇速度慢追不上来。港长一看酒也醒了,吓得跪在地上求饶,还拉了一裤档。我说你先把你拉的脏东西擦干净。他老老实实擦了,提着水桶去舷边到脏物,我跟在他后面一脚把他踹入大海。看他那胖的走路都喘的样。掉到海里准没个活。从此后我也再没去过印度。

我还有一条人命。有一次我的船去印度尼西亚的一个港口。那港口的贼是出了名的能偷。我们雇了当地的保安员在船上巡逻,二付的房间还是被人偷的只剩床板,连证件也没了,气的二付发疯。这天上午快完货了,我到甲板上看看,发现一个贼头贼脑的家伙正和保安员吵架。我问是怎么回事,保安员说这是个贼,贼说要是保安员给他两钱他就不偷了。我一听就火了:还有贼威胁抓贼的?正这时候二付从船楼里抓出一个贼的同伙,水手们喊“打!“我说不用打,先绑起来。另一个贼一看事不好就溜了,我叫水手们把绑起来这个塞到锅炉里烧死了,接着我们就开船走了。

没想到卸完货公司还令我们回这港装货。这下麻烦了,我叫全船人到港后不要下地,加强戒备。到港后我叫代理请保安员护船。代理说不用请了,这回没人敢动你们船。因为全城的人都知道这条船抓住贼就杀!

多年的海上博命养成了我好锻炼身体,好玩枪的习惯。现在每个月我还到射击俱乐部练枪。下船我不后悔,定居美国我有点后悔,那时一是一家人都在美国,二是岛内对前途都没信心。可十年过去了。台湾变的越来越富,我原来的手下都当了老板。而我却在这做个仓库经理,太太超过了一百多人的竞争,考上了邮差。俩人工作才混个一般生活水平。

大陆现在搞经济改革。看吧,用不了多少时间,大陆也会富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