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92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925


离心炮的卸载发射是一种自由发射。储满炮弹的飞轮,一旦飞轮周缘的各个阀门转开或者提起来,炮弹就会沿切线四散飞出,那情形就像转动雨伞看到的伞缘四散飞射的雨滴一样,所以彻底的自由发射是没有准头的。离心炮为了避免意外的卸载发射比纯粹的自由发射讲究要多一些,因为飞轮周缘毕竟有固定环轨和切线炮管;离心螺管炮的卸载发射的讲究就更多一些,准头也更好一些,但是至少转动的底栓轮和各节栓轮(类似百年前飞机机枪子弹从螺旋桨后射出不碰桨叶的类似原理,每串炮弹为1发)都不转了,对正炮管的固定于圆孔位置,后面也就没有蒸汽或燃气加压推进,初速变成只是飞轮周缘的离心初速,射程可能比螺管加压推进射程近了不少,预瞄准的地方打不到了,另外固定环轨和炮管都不能转动,只能向预瞄准方向连续射击直到炮弹打完卸载完毕。

不过,有一个因素多少挽救了左主炮卸载发射的精度。台湾号下午隐蔽轰击日军各个机场、海军基地、中远程导弹基地和各雷达导弹火炮阵地、军队集结地、各指管通勤枢纽,半小时内射出5万余发208毫米和203毫米炮弹,打掉了已探明位置的日本本州中部大部分军事力量,也起到了制止日军围攻挽救美军基地的作用,这些炮弹要打几十公里到二三百公里以外的目标炮口初速必须较高,对樱花基地浅见山的多次炮击也使用了反拦截的高速炮弹,用掉了850万兆焦的飞轮储能,3座主炮共1500万兆焦的额定飞轮储能中,必须保留500万兆焦用于对敌战略弹道导弹的陶瓷弹碎块模糊拦截,台湾号分担的近百个战略导弹预瞄准轨道共需要一亿多块陶瓷微碎片才能以99%以上的可靠性完全拦截住,加上裕量,总共要把200吨铁磁陶瓷弹头打上大气层外低轨道,再加上效率损失和不可预计,保持500万兆焦压箱子底的战略拦截能量是必须的,主要是中主炮承担,左右主炮分摊了一点。风平浪静的日本东部沿海海浪能只给战列舰补充了30万兆焦的储能,一直开动着10万千瓦柴油机全力发电储能,日本登船人员以为这是巨型运输船驱动的需要没有在意,殊不知台湾号是靠潜没船体内的直燃射水发动机直接推进的,10万千瓦柴油发电机从清晨到现在近13个小时的全速储能也不过给飞轮电池注入了410万兆焦,到傍晚二次开火前战列舰只有560万兆焦可动用能量,好在二次开火打的都是东京地区近处的目标,3万多发主炮炮弹用掉200万兆焦,155副炮射击和小口径副炮全力拦截日军鱼雷炮弹导弹快艇打出去1万多吨各型炮弹和钢珠,光主飞轮给副炮飞轮补充能量就拿出去200万兆焦,3座主飞轮只剩下160万兆焦可动用能量,这时左主炮火控计算机被打坏,两个因素加在一起,左主炮30支炮管预瞄准的目标都是南轴线260度扇面内较近处的日军目标以图不用螺管电热蒸汽加压推进节省能量,也就是说,预瞄准的目标就是用左飞轮离心初速直接打的,此刻卸载发射,炮弹流并没有因距离拉进而丧失精度。

但是,火控计算机坏了,卸载发射只能由人力操控,落点控制精度自然远不如火控计算机,预定目标的周围也被炮弹雨覆盖,15对炮管只剩5对可用,依次射击原15个预瞄准目标都被上万发重型炮弹砸得稀烂,飞轮外层最危险的几层炮弹卸载掉了,各人力操纵小组稍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就有能力考虑人道主义因素了,为了减小目标周围平民的伤亡各小组不约而同地把炮弹流转移到下一个军事目标,不过,直径150米飞轮的周长决定每串首尾相衔的炮弹流是450发弹丸,一对炮管每次击发是1秒钟900发,卸载发射渐渐转换为可控瞄准发射,但还是不允许长时间寻找目标,各小组从一个目标转换到下一个目标的间隔只有几秒十几秒,靠得是手疾眼快,目标要抢得快选得准把得稳,等于每个小组的手里都握着一个射速每秒900发炮弹流的高压水龙扫射,高压水流在一个目标顿上一两秒然后以尽可能快的速度转移到附近下一个目标,有时目标距离很近周围破坏已很严重间隔时间又不允许很长某位士官就把炮弹流的高压水龙直接挥过去了,到曾南岳登上左顶坪用望远镜观察时,左主炮40多万发炮弹已接近卸载完毕,连压箱子底的日军二战遗留的8英寸炮弹也快打光了。

东京地区日军死伤空前惨重。日方战后统计数据表明,东京这次浩劫的伤亡超过了南京大屠杀的中方宣称的军民伤亡数目,其大部分是台湾号左主炮卸载发射造成的。 可是,虽然有不小的争议,国际社会的看法包括日本社会的主流意见都清楚意识到,台湾号左主炮的卸载发射归根结底又是谁造成的? 答案实在是清晰不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