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何对待我的母亲,妻子

从小我就在农牧团场中长大,家里有兄弟姐妹三人,父母在那个年代不停的忙着自己的工作,就是在寒冷的冬季,零下30多度的气温还要去挖排渠。那时排渠里还有水在里面。可以说是现在的农牧职工想都不敢想的。母亲由于来新疆较晚,还没能当上职工,当上了一名家属。也就是历史上出现在新疆的五.七班,也就是说没有固定的经济收入,靠自己的双手去开挖土地,完全的人工劳动。冬天也要向职工一样拉戈壁,挖排渠。和男人一样的工作量,但是却没有职工的工资。一天才赚4毛钱。在秋天,和春天母亲利用空余时间挖甘草卖钱维持生活。每天要往返20多公里,背着将近50公斤的甘草回家,晚上还要在照顾好孩子后,把甘草切成30—40厘米的小段,捆好。找买主,而买主大多是当地的维族人。家里的正常开支只能依靠父亲的工资,母亲的收入都做为购买我们几个子女的额外营养品的开支。那时的兵团是高度计划经济,日常买个鸡蛋都要跑到距离连队30公里外的地方乡镇。(但就是这样现在的农牧职工还觉得好笑。觉得老一辈军垦战士没有作出太大的贡献。而我们这一代只能悲叹!时代变了)。就这样一家人也是勉强能维持生活,事后我长大了工作后问母亲觉得苦吗?母亲说,在那个年代大多数人家都是那样,特别提到在70年代,家里还接受过救济,那时的救济也就是5元钱。而当时作为一个职工,一个月的工资也就36元,虽然日子过得苦一点,但大家都高兴,没有太大的贫富差距。而且没有太多的心事。一天到晚就忙着干活挣工分。养家糊口。也许就因为这样我们几个兄弟姐妹很早就学会了独立生活。在上小学时就学会了做一些简单的饭菜,不过那时候条件也实在艰苦,日常生活就是玉米面窝窝,加上一些土豆,当时的新疆可以说物资相当匮乏,小时候见到一个小朋友的父母从口内带回的饼干都觉得那是世上最好吃的东西,而那时最复杂的饭菜也就是炖点肉了,一年也就按照家里人口数目发放,向我们这样的家庭最多就是2公斤。那还是在过年。在敦肉时候加上大量的白萝卜,红萝卜。而且没有什麽调料,就那样也吃的非常香。所以说我们能做的饭菜也就是大家日常的饭菜。现在的孩子都会做,无非是加水,加盐,加上切碎的菜。但那时大家好像也过的非常开心。平时父母管教比较严格,特别是学习,所以我们几个兄弟姐妹学习都努力,接二连三我们几个兄弟姐妹都高中毕业了,除了姐姐没有考上大学,我和哥哥都考上了大学,而且是同一所大学,同一个班级,这个我估计在中国都非常少见,在学校我们上学也是一样努力,我在班级里还担任学习委员。当时我们弟兄两人生活费加上日常开销每个月才不到90元,这在现在的大学是不可想象的,完成了三年的学业就等待分配,由于种种原因,我选择回到了生我养我的故乡,再没有正式工作前,帮助母亲种了46亩棉花田。空闲的时候,读读会计学,以及别的专业书籍。丰富自己的头脑。后来我被分配到了一个基层连队担任技术员,因为我是学的农学专业。而我每一次回家时母亲总要问我关于工作上的事和生活上的事。给我讲述做人的道理,和工作的方法。现在就我本人而言母亲是对的。正是这样我们兄弟姐妹都成为了有用之才。

又过了几年,我们兄弟姐妹都成家了。父亲也光荣退休了,但母亲总是觉得自己太穷,始终种着几亩地。不管我们怎麽劝。后来大家想了一下,觉得种几亩地也好,可以锻炼身体。活动筋骨。后来最终由于身体状况不再种地。

接踵而来,我们兄弟姐妹都有了自己的儿女。大家都要工作,孩子的培养也就转换到母亲头上。对于孩子是自己的,父母没有义务给任何人看孩子的义务的说法我举双手赞成,但是儿媳妇能正常工作,这也是我的愿望。也就是母亲也过来帮忙看孩子没多长时间,为了带孩子的事情,妻子同母亲吵了一架,母亲是个直脾气。也是一个强脾气,一怒之下走了。后来在岳母的商撮下我们雇了一个保姆。就这样我们平静的过了4年,虽然为了生活琐事偶尔也吵一两次,但不防碍。就在2006年为了父母的身体考虑我们兄弟姐妹共同出了点钱给父母亲在城里买了一套楼房,当时妻子也没有表示不同意。但是在一次吵架后

不知道为啥拿起电话给母亲打电话出口骂我的父母。使我非常恼火。为了父母我出手打了自己的老婆,虽然我也很后悔。后来我向她赔礼道歉,但没有效果。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在一次又一次的调解中也逐渐筋疲力尽。变得无语对答。日子就在我们俩的吵吵闹闹中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本文内容于 2007-5-7 3:10:55 被骏逸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