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日(第一部)--辉煌全景二战中国版 ——* 魅影之城 *—— 第八十二章

日蚀 收藏 10 40
导读:猎日(第一部)--辉煌全景二战中国版 ——* 魅影之城 *—— 第八十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5/


何麦冬的左肩包着绷带,活动不是太方便,用臂弯夹着支波波沙,带着6个战士在前面躲躲闪闪地担任掩护。其他十多个人都累累赘赘地扛着弹药箱、食物饮水和自己的武器。磕磕绊绊地弯着腰往山下溜。踢腾着山石土坷垃稀里哗啦响。

阿贵和顺子还跟在后面,脸熏的漆黑,只有忽闪的小眼睛和不时咧出的牙齿还有点白的。何麦冬浑身上下也没一块不是汗水和泥灰凝结的象披了层水泥。山下隐约可以看到鬼子重新纠集的进攻部队,鬼子也狡猾狡猾地,用松散的队形来防备山上不时倾泻乱射下来的重机枪和迫击炮火力。何麦冬一面防备着敌人的冷枪,一面想抽空取笑他们两句。

小心的绕过一截树干和趴在上面的两截尸首,正待开口,只听轰的一声闷响,好象就在耳边,清晰的夜色象倒进浑浊的液体一团混沌,身体也跟着腾空而起,眼前的一切旋转飞舞,枝叶、人体、枪械、碎石,意识朦胧前还看见阿贵仰倒着身体张口喊着什么,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高潮顺正站在山顶的指挥所里跟两个营长通电话,猛然间一阵剧烈的爆响,指挥部掩蔽所的了望口一片通亮,地面象风浪里的小船一样摇晃,顶棚上簌簌的掉下沙土。

高潮顺不禁大惊失色,“怎么啦!”

许宗昌无奈地苦笑着摇摇头,他刚才已经吃力地跟高潮顺解释过CBK系列燃爆弹的简单原理和威力,不过狗日的空军一定不会把一些关键武器的数据透露给象他这种级别的陆军军官——只是一再简单粗暴地要求他们后撤再后撤,象他娘赶叫花子一样。

爆炸强大超出了他的想象力,现在他也没话跟高潮顺说了,扶着簌簌作抖的土墙苦笑地象个茄子。

门口几个警卫员和通讯员跌跌撞撞地跑到外边坑道去看,高潮顺、许宗昌和团部参谋们挤到了望口。

分不清具体的弹着点在那里,山下一片灰朦朦的,内中有稍显即逝的闪光明明灭灭,可能是殉爆的弹药或地雷。爆炸腾起的由沙石、硝烟和乱七八糟东西组成的云团象海啸的潮水一样还在急速扩散,已经冲过山脚,遇到山坡的阻拦才慢慢停歇,顶端飞扬着无数的黑点,转瞬又被卷入气团中。人们被这景象吓呆了,一时谁也没想起问问前面的部队情况到底怎么样。前面的部队可能也吓傻了,原本不停的枪炮声一时沉寂,只听到狂啸的云团万马奔腾般的轰鸣和中间夹杂着的骇人的绝望长嚎。

——

上帝总是怜悯坚守职责的人,勇敢地指挥部队在一线战斗的藤原义兵卫大佐侥幸逃过一场劫难。尽管在此之前他已经饱尝了痛苦、羞辱。眼看着成片忠诚、勇武的部下高喊着“班哉”前仆后继地倒在弹雨之下,即使是铁石心肠也不禁为之震颤、为之动情。可是该死的支那军似乎是毫无怜悯、毫无感情的动物,宣泄着冷血狠毒的心肠和炽烈的好象没有穷尽的子弹。他从望远镜亲眼看见几个受伤的士兵被支那人毫不犹豫地用大刀砍死,那些愚蠢粗鲁的支那人一手拎着滴血的大刀一手挽着皇军士兵的头颅欢跳着跑回去请功。

“打死他们!打死他们!”他暴怒地命令着身边卫戍队那些弹不虚发的精兵。

这完全不是两个月来碰到的支那部队,在他印象中,战场的局面完全是应该倒过来的,支那人薄弱的火力一向只能在陡峭的地形才能稍稍阻挡不可战胜的皇军。可是,现在,就这几个起伏不大坡势平缓的山丘……

时间不能拖延了,西义师团长统帅的大队马上就要到。

川目少佐和中野中佐精锐的骑兵和战车已经在连续无畏的冲锋中消耗过半,完全成了支那人的靶子,他已经几次颓然摆手,拒绝两员勇将痛哭的请战。他很清楚,从面前这支支那部队的火力和防御部署以及顽强的战斗力来看,绝对是支那用最新从德国购买武器装备的最精锐部队,可能有一个师左右的部队在此驻防——什么抗联,屁!武器可以买,战斗力可以买吗?

这样的硬攻不会奏效,他已经改变了部署,采用佯攻、渗透的战术,可以充分发挥皇军战术素质好、心理素质好的优势。经过长时间激战,老鸦山的攻击已经初见奏效。吉崎大队的一百勇士已经冲上敌人侧翼阵地,正当他调遣部队准备扩大战果并对其他防线也依样攻破时……

——

当他的卫戍队架着被气浪震晕的他一边拼命后撤,一边向从山上潮水一样涌下来的支那人射击时,他失去理智的头脑应该已经爆炸,跟那个该诅咒的大爆炸一起爆炸。这是人类的智慧和良心可以制造的爆炸吗?

围着爆点依稀可见的发射线,方圆数里一片焦土,人和马成堆的尸体已经炸成面目全非,大部分已经是焦碳,烧焦的树桩不生不死地飘着火苗,中野战车队仅剩的几辆战车了无声息,遍地都是受伤将死的士兵呻吟着向路过的同僚求助。还活着的衣衫褴褛,满身是血,在吉崎少佐嘶哑的命令中组成薄弱的防线,颤悠悠地举起半截已经熔化的枪支抵抗。参谋长乃户中佐带着哭腔边撤边在他耳边哭述:

“藤原君,现在部队剩下的大概不足两千人,能组织起来战斗的应该还不到八百人,,支那人已经发动总攻,请藤原君下令暂时撤退,等西义阁下到来再做定夺。”

哈哈,两千人?大概还包括他吧?藤原义兵卫无神的眼睛看着架着他的卫兵踩过一个伤兵伸出来哀求的、已经炭化的手。

——

“何股、何股!你醒醒!”

何麦冬悠悠醒来,奇怪自己刚才不是还躺在家里那张大床上,已经分手的女朋友小丽在费力的往他怀里钻,搞的困意惺忪的他怪不舒服的。奶奶的,怎么变成了阿贵一双臭烘烘的粗手扳他肩膀。

“唔~~,何麦冬费劲地支起沉重的脑袋,晕眩,四下张望,一片狼籍。几个兵还在摇晃另外几个昏过去的同伴,有一个倒霉:脑袋撞在石牙上,白的都流出来了。不知道从那里来的鬼子尸首跟他们原先扛的物资一起散落四周。其他人却不见。

“其他人呢?”有点着急。

“呵呵,你醒过来了何股!”顺子和阿贵一脸喜色,鼻涕眼泪和汗水在他们脏兮兮、黑呼呼的脸上冲出弯弯曲曲也不白净的小沟。顺子用破烂的衣袖抹了把快淌到嘴巴的泥汤,更恶心了,笑脸里牙却是白的。

“你没听到吗?”

何麦冬侧耳一听,嗡嗡作响的耳朵里隐约有“滴滴哒滴滴——”此起彼伏嘹亮的军号,和潮水一样的喊杀声。

“哈哈,何股!团长发动总攻了!3排长带着跑的动的都冲上去了,反正咱带的这些东西也用不上了。”

“快点吧,何股!再晚就赶不上了,”顺子本来看上旁边一个正在忙活的兄弟撂在一边的大刀,急忙把手里的冲锋枪斜背到背后,刚拎到手里就被人家恶狠狠地抢回去,跟什么宝贝似的,还瞪了他一眼。害的他只好去鬼子尸首堆里拖了一条带刺刀的三八大盖。

“何股,你行吗?要不要送你回去?”还是阿贵细心,不过也透着老大不愿意。

“他妈的,”何麦冬晃晃悠悠挣扎着站起来,险些又要栽倒:“你、你狗日把那个‘吗’去了。”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