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及汽车消费的“官司”,随便搜索一下,就会有数以万计的网页出来。围绕消费者与汽车企业之间的各类消费事件中,能够胜诉的结果,搜索出来的数量却是微乎其微,并不让人乐观。这一结果反映出两个可怕的现实:一是围绕汽车消费的各种问题愈发严重,越来越多地暴露出来;其二,作为消费主体的广大车主的利益尚没有得到足够的保护,至少在相关政策上,尚是空白。

尽管,此前的北京现代“降价门”事件,众多车主为争取正当权益,联合起来将北现送上了法庭,一度成为众多汽车媒体关注的焦点,然而,最终的结果依然是消费者败诉。这其中,无疑凸现出汽车消费领域相关法律的薄弱,乃至缺位。尽管法律面前,无论是消费者,还是汽车企业,都面临着同等地位,可另外一个不容忽视的现状和事实是,在消费者与汽车企业各自的利益博弈中,消费者至今依然扮演着“弱势群体”的角色。此次伊兰特车主胜诉,多少给了广大消费者一个信心。也许会成为一个标志性信号,那就是,作为越来越庞大的汽车消费领域,急需以消费者为本位的汽车“三包”政策出台,同时因产品质量频发而暴露出来的消费问题,也拷问着每一个象“北京现代”这样的汽车企业的公德与诚信。这也是21CN汽车频道推出本次专题的初衷,广大网友有什么意见和观点,也欢迎跟贴讨论。


因自己的伊兰特汽车在行驶中无故发生侧滑,郭女士和其嫂子王女士以该车存在质量瑕疵为由,将北京现代汽车有限公司以及经销商北京胜鸿都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告上法庭。今天上午,朝阳法院对该案做出一审判决,当中推定该车存在质量缺陷。因此两家公司被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2004年9月29日,郭女士以其嫂子王女士的名义从被告胜鸿都公司购买了一辆伊兰特汽车。据郭女士讲,去年1月8日她驾车沿京沈高速公路右侧车道行驶时,该车突然无故向右侧滑,与高速公路护栏碰撞,造成车辆严重毁损,她也在事故中受伤。事后郭女士与王女士以该车存在质量瑕疵为由,将现代公司以及胜鸿都汽车销售公司告到法院。记者了解到,此前郭女士曾向法院提交鉴定申请,要求对事故中脱离车体的车轮钢圈质量是否合格,以及该起事故与车轮钢圈的质量问题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进行鉴定。但法院在与多家机构联系后,却未能找到合适的鉴定机构进行鉴定。于是法院根据具体情况做出事实推定,认为该车存在质量缺陷。


对此朝阳法院给出的主要理由是,作为原告的郭女士和王女士已举证证明事发时车辆首先出现侧滑,该侧滑现象是装有防侧滑系统车辆在正常驾驶时通常所不应发生的;另外,该车在事故发生时左前轮脱离车体,并且部分路面只留下三条刹车拖痕。法院分析认为,如果左前轮脱离车体是在事故发生的最初期,之后才发生一系列碰撞,那么较大程度上表明该车在轮体部位是存在缺陷的;如果左前轮脱离车体是在事故发生过程中遭遇碰撞由于外力引起,那么在发生碰撞之前的制动过程中出现三条刹车拖痕的情形,在较大程度上表明该车制动系统存在缺陷或者轮体部位存在缺陷。正是基于此,在现代公司未举证证明其免责事由的情况下,法院推定事发车辆存在缺陷,并且该缺陷与事故的发生存在因果关系。


据此朝阳法院一审判决现代公司和胜鸿都汽车销售公司连带赔偿郭女士各项损失共计9795元,胜鸿都公司赔偿王女士同等规格的车轮一只,并且对该车的制动、防侧滑系统进行检查和修复,并对该车进行修理,并承担相应修理费用。

-----------------------


昨天,备受瞩目的北京现代雅绅特车主诉北京现代“商业欺诈”案正式被顺义法院受理。因雅绅特在承诺“两年半不降价”的百余天后,将车价降低8000元,82名车主将北京现代告上法院,索赔8000元降价款。




车主在起诉书中诉称,3月16日,北京现代雅绅特轿车正式上市。当天,某网站发布了一篇专访北京现代公司总经理卢载万的文章,当时卢载万承诺:雅绅特价格两年半内不会变。看完文章后,作为雅绅特的追随者,他们纷纷购买了此款轿车。


然而,今年7月7日,该车型刚上市113天后就降价8000元左右。因认为现代公司言而无信,感觉上当受骗的车主纷纷向消费者协会投诉。经过近一个月的交涉,北京现代公司回复说,卢载万没有做过“价格承诺”,他的讲话只是对雅绅特轿车进入市场所做的价格分析和预测,不是北京现代的正式意见。


82名车主的代理律师北京嘉佑律师事务所律师梁固本说,北京现代公司总经理卢载万代表北京现代的公开讲话应属职务行为,正是他的承诺导致了车主购买雅绅特。


昨天,记者致电北京现代公司公关部部长孙振杰,对方称此事已由公司销售管理部部长王秀福负责回应,并告知王秀福的手机号,但截至记者发稿,该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


---------------------------



北京现代总经理在承诺雅绅特“两年半不降价”的百余天后,车价直降8000元。于是,100名车主以北京现代涉嫌商业欺诈将其告上法院,索赔8000元降价款。昨天(12月18日),这起集体诉讼案一审落判,顺义法院驳回了百名车主的全部诉讼请求。


此案的缘由是,北京现代总经理卢载万曾在3月16日雅绅特上市当日,通过某对外承诺两年半不降价,作为雅绅特的追随者,各地车主纷纷购买了此款轿车。但7月7日,该车刚上市113天,北京现代就宣布,雅绅特全线降价8000元。


开庭时,北京现代的代理律师发表辩护意见称,卢载万的讲话不是“价格承诺”,只是对雅绅特轿车进入市场所做的价格分析和预测,仅表达了对新产品价格稳定的一种期望,搜狐网的文章未经北京现代和卢载万本人核实,曲解了卢载万的原意。


法院认为,北京现代生产的雅绅特轿车属于小排量经济型轿车,其本身并不具有保值功能。车主在购置该车后,北京现代对轿车的市场指导价格进行调整,属于经营者根据生产经营成本和市场供求状况自主确定产品价格的正常经营行为。车主所述卢载万的讲话是北京现代对雅绅特价格不变的承诺,依据不足,因此也不构成对车主财产权益的侵害。据此,法院驳回了100名车主的全部诉讼请求。


相关报道


北京现代“不降价”豪言难兑现 近百车主欲追责


汽车企业定价、降价的随意性开始受到消费者的抗议。记者近日从北京嘉佑律师事务所获悉,由于北京现代没有信守“雅绅特上市两年半内保持稳定价格”的承诺,近百位雅绅特车主正计划向北京现代“讨说法”。


起因:老总表态两年半不变价


据了解,北京现代雅绅特于今年3月16日上市,当时北京现代总经理卢载万在接受某上市合作网站独家专访、并进行网上直播时表示,“北京现代一旦定出一款车型价格的话,起码两年半左右我们要维持下去”。


食言:100多天后即变价


但是,一百多天后的7月8日,北京现代宣布此前上市的两款雅绅特降价8000元。“北京现代总经理卢载万先生通过媒体承诺的雅绅特两年半不降价,是北京现代为达到促销目的利用大众媒介进行的虚假宣传,是对消费者的欺诈行为,误导了消费者尽快购买雅绅特”,雅绅特车主在发给北京现代的律师函中称。


“不降价”豪言难兑现 汽车降价该不该赔?


汽车降价该不该赔?这个问题在汽车业内已经不是一个新问题了。随着最近汽车降价的增多,许多刚买了车就降价的消费者在愤怒之余,也拿起了法律武器,要求汽车厂商给予一定的赔偿。


典型的案例就是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北京现代雅绅特车主诉北京现代“商业欺诈”。过程是,雅绅特在上市116天后宣布降价8000元,为此不满车主以北京现代总经理曾经在媒体上承诺过不降价为由,要求北京现代降价赔偿8000元。不管北京现代最终是否会赔偿,相信今后其他汽车企业都会引以为戒了。

-------------------------------

在等待四个月后,认为北京现代不信守“两年半不降价”承诺而将其告上法庭的百位雅绅特车主昨天终于拿到了判决书。令他们失望的是,北京顺义法院昨天做出一审判决认为,雅绅特车主上诉证据不足,法院不予采信,驳回雅绅特车主的诉讼请求。这意味着百位雅绅特车主历时四个月的“声讨”以失败告终。




车主:继续上诉


“我对这样的判决结果表示遗憾,我会继续上诉。”昨天,雅绅特车主维权联盟负责人在判决书下达后第一时间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接下去百位雅绅特车主会进行商量,由于这次大家是以个案起诉,法院只是合并审理,所以即使后面有些车主会退出,他也会继续向更高一级法院上诉。


“判决书长达10页,当念到第9页的时候我们仍对胜诉充满了希望,想不到最后是这样遗憾的结果。”昨天,原告代理律师丁先生向记者表示,判决书前几页罗列了开庭笔录、双方之间意见,并没有不利车主的说法,但第10页的最后判决结果却显示雅绅特车主败诉。“我们并不认为此次上诉证据不足。不过,如果继续上诉,我们会考虑在二审中申请增加搜狐网站为第三人,因为被告也认为搜狐网站的报道误导了消费者,称搜狐无权刊登这样的报道,因此我们认为北京现代有澄清的义务。”丁表示。


北京现代:未作过承诺


昨天,北京现代公关部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还不知道法庭宣判的结果。此前北京现代在给媒体的说明中称,卢载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并未承诺雅绅特上市两年半内保持稳定价格,而是因为经过翻译人员的转述后才变成这样的,并称搜狐报道的谈话内容并未经卢载万先生核实后确认。


据了解,2004年底上市不久的东风标致307宣布最高降价2万元的同时,不惜拿出6000万元对降价前买车的消费者进行差价补偿。记者了解到,降价前雅绅特的销量在1万辆左右。


◇案件回放


北京现代遭雅绅特车主起诉缘于今年7月份,北京现代宣布上市仅百余天的新车雅绅特大幅降价8000元,而3月16日的上市发布会上,北京现代总经理卢载万在搜狐独家专访、并进行网上直播时曾表示,“北京现代一旦定出一款车型价格的话,起码两年半左右我们要维持下去。”


8月份,认为北京现代不信守“两年半不降价”承诺要求赔偿不成的百位雅绅特车主将北京现代告上法庭,称北京现代利用大众媒介进行的虚假宣传,是对消费者的欺诈行为,并提出了赔偿的请求。

----------------------------

承诺不降价后又降 北京现代遭数十起投诉

记者昨天从中消协了解到,针对北京现代先承诺不降价后又降价一事,中消协目前已经接到数十起投诉,中消协将针对此事召开律师团会议。


据了解,北京现代公司的一款新车“雅绅特( 报价; 图片)”在未上市前,就已经有很多消费者订购此车。在今年3月中旬,北京现代公司曾许诺新车两年半内不降价,但在7月初,该车型却降价8000元左右。这引起了许多消费者的不满,认为现代公司言而无信,感觉上当受骗,愤而投诉.

--------

有话说 雅绅特不降价言论来自翻译误差?

7月10日,北京现代公布了雅绅特全线产品调整的消息。在目前已上市的两款车型基础之上,雅绅特车型还将推出2款新品。它同时宣布,现有车型的价格也有大幅调整,其中1.4LGLSAT从之前的10.28万元调为现在的9.48万元,1.4LGLMT由8.78万元调为7.98万元。




按理说,8000元的降价在今天的车市已不算什么稀奇事,但是,由于雅绅特是一款上市不到四个月的新车,而且,上市之时有消息称,北京现代老总承诺过雅绅特2年半内不降价。但很快,北京现代表示这是当时中韩语翻译时出现了意思偏差。在无任何赔偿的前提下,先期雅绅特车主不认账了,联名控告北京现代。


于是,正如新款雅绅特上市宣传广告语所说的那样,整个事件“轰动”!


厂家有话说


北京现代没有承诺过“雅绅特两年内不降价”。近几年,中国汽车市场发展迅速,车辆价格大多是根据生产经营成本和市场供求情况而决定的,一款产品的价格调整,都属于市场行为。


至于当时的情景,是这样的:一位记者朋友采访卢载万时问到:“是不是价位定的太高了?是不是为以后的降价预留一些空间?”因为新车刚上市就谈论降价话题,是所有企业都避讳的,而这一问题也很难回答。卢载万先生因此没有进行正面回答,而是以索纳塔( 报价; 图片)和伊兰特( 报价; 图片)作为样例,对雅绅特的前景作出了预测和希望。经过翻译人员的转述后,网站上就出现了“我们上一次调价索纳塔、伊兰特的价格是在2004年9月份,之后没有对产品价格进行调整,北京现代一旦定出一款车型价格的话,起码两年半左右我们要维持下去。”这么一段话。


卢载万先生言语中并没有明确提及雅绅特,而是他对索纳塔、伊兰特两款产品两年半时间内没有降价进行了一个总结。因此,这段话难以解释为北京现代作出的“雅绅特两年内不降价”的承诺。


———选自北京现代发至旗下各经销商的《关于雅绅特降价相关问题解答》


车主有话说


各位雅绅特车主,我们应该团结起来维护我们的利益。我们并非不能承受厂家的降价行为,但我们绝不能容忍这种带有欺骗行为的营销方式,我们挣钱都不容易,而北京现代轻而易举就把所有的前期客户给欺骗了,四个月不到,降价8000元,10%的降幅,这是我们所有人的血汗钱。我们要求北京现代对此作出反应,给我们先期购车客户一个说法!---网友xuser620254


北现这次确实够狠!大家都以为北现为了顾及卢载万的面子,最多也是经销商几千几千的暗降,哪知道一上来就是官方暴降8000元!中国古人就有一诺千金的说法,韩国人就可以红口白牙么?


———网友7799


说什么好呢,又不是车的质量有问题,价格涨跌是市场经济的规律呀,不过仍然对雅绅特先期车主表示同情,如果当时北京现代确实说出两年半内不降价的话,那么的确是不该出尔反尔,打自己耳光。---网友觉皇炒面


别怪我语气苛刻,只怨已买YST的车主当时不够冷静。试想自普桑问世以来,在中国销售的汽车有过两年半内不降价的吗?加价最大达4万到最后降价2.5万,这样的例子少吗?关注雅绅特的车友群起而攻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们为什么要不惜给予北京现代信心,而一时冲动购买了雅绅特?可能有的YST车主真的不太在乎这几个钱,但不可否认的是咱们大多数的潜在购买者仍然是囊中羞涩的居多啊。我也准备用我辛苦劳作10多年挣来的血汗钱来买一辆这样的车。四个月后的今天,我有了一种报复的快感。也为我的冷静庆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