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压力与家

xhw19 收藏 0 9
导读:[原创]压力与家

在网上看到很多留学生在讨论COPING WITH STRESS,不知道什么意思,抄下来问儿子,方才知道他们在讨论对付压力或是对付紧张,很是感慨,共实压力并不是单单留学生们面临的,这是我们的先祖留给后代的一个永恒课题。举凡人们的兴趣、爱好会引起压力、责任、挑战需应对压力,公众要求会产生压力,危机濒临会面临压力……总之人终其一生,压力总会伴随一生,不过时大时小,时多时少罢了。就象昨天看了周老师的"八个批评"一文,给我的涂压爱好压力就不小,看了跟贴更是发现高手如云,倒是开了视野.

面对压力,人类实在也拿不出什么高招,窃以为不管网上留学生们怎样讨论来讨论去,不外乎先祖开出的二味处方,一是“非战即逃”,倘若面对的是小的或中不溜瞅的压力那就战,对大的压力那只有逃,当然逃有懦夫或汉奸的嫌疑,虽然不会这么肯定下结论,然总是嫌疑,就象绯闻和流言也会害死人的,嫌疑亦然。凭心而论,逃其实也不是坏事,我们常常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之类,至少也是允许逃的。二是“不战不逃”,听天由命,也就是顺其自然,逆来顺从,常言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大多数的中国人认同这一点。这二个办法不知在西方行得通行不通,不过估计第二个办法不会赞成,第一个办法则必然认同。为什么如此估计,原因是中国自秦建立起来的以郡县制为基础的户籍制度,实在是坚不可摧,牢不可破,十里一亭,十亭一乡,百里一县,亭后来还演化为保、甲,构成一个巨大的户籍统治机构,对民众不给丝毫的余地,彻底杜绝了逃的可能,最近我居住的这个小县城取消了农村户口,可对户籍管理依然,加上我们在计划经济下实行的工作分配制度也使人无法逃,而在西方则有二大便利,一个可随时搬家,一个可随时改变工作,实在是面对压力时非战即逃处方的标准西药,见效快,不似我们的中药,且治着罢,还自慰说病去如抽丝。

压力大是现代人普遍的反应,报上常有日本人猝死的报导,我们也经常听见国内中青年知识分子英年早逝的消息,着实令人扼腕叹息,为什么如此,当然压力是罪恶寇祸首。记得有位学医的朋友和我说过一个实验,说把一只兔子放小小的笼子里,让狼狗加于它强烈威胁的刺激,兔子是两只爪子急速抓挠,在短短几秒钟里,兔子因压力所分泌的化学物质在血液中积聚,导致猝死,这就是压力的可怕。逃脱等于放弃,等于不作为,作为个体的人,逃脱压力极端的不作为是放弃意识表现为精神病或是放弃肉体表现为自杀,现代社会这二种不作为颇有上升的趋势,这是压力的必然,是现代人的悲哀,当然大多数人是不用采取这种极端的不作为。

有压力咋办,也无非二条,一是自固,增加承受压力的耐力,成为一个优质的压力容器,天下事求人总是不行的,总要求己为是,面对高度工业化和激烈竞争的社会,我们比我们的祖先承受的压力要大得多,对生存环境的适应是检测我们意识和肉体的耐压指标参数。二是宣泄,就象高压锅必须有减压阀,为完成煮熟食物的任务而必须有高于常压的压力,超过这个临界就一定要宣泄,否则就会有危害。

我们的户籍制度和分配工作的制度在逐步弱化,人们有了更多非战即逃的自由,但自由并不能保证体面的生活和尊严的社会地位,成功源自压力,哲人说有得必有失,我们也唯有在逃避和顶住压力中寻找平衡,这是一种个性化的选择,绝无标准答案,但宣泄是我们应当采用的方法,宣泄也将作为一种社会产业逐步发展起来。但不可否认,家是压力最佳的宣泄点。有失亦有得,感谢我们的户籍制度使我们民族有强烈的家乡情结,使我们对家格外的珍爱与重视,遇到压力回家关起门来吼它两嗓子,间忽发发小性子,外人不知,内部商量化解。在家中,没有什么该讲而不敢讲的话,没有什么该做而不敢做的事,没有什么心虚畏怯之处,这就是家的可爱。家它方便你抽空开着电视看场足球赛或拳击赛,间接满足战的欲望,早上晨练长跑几千米,再回到家,聊过体验逃的感觉。倘若使用抽烟、喝酒便可取得减压的较好疗效,当然后二项应纳入个人不良嗜好。有家的人使用其它诸如冒险、赌博、嫖娼、卖淫、暴力、幻想等等个人消减压力的频度比没家的人要小得多,应该承认有家的人对压力的危害有了一定程度的自我控制。

自由是我们的永恒梦想,压力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在梦想和现实中,串联着家,它象一个电阻,对两端都产生减负作用,有家就一定有责任,责任说到底也是压力的一种来源。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