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10章违令者斩 2

ZONGJIE 收藏 0 24
导读: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10章违令者斩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2/


如今连队教育有问题的新兵,基本上采取说服、压制、孤立等手段,动手打人,几乎没人敢。何况遇上不相干的兵出来干预。

班里老兵议论着事件可能造成的后果。据他们分析,二连长今年表现再怎么突出,受此影响,年底个人参与评功是不可能了。姜化武所在的排,排长如果要调职升迁,机会肯定也丢了。事前我只想找姜化武评理,为刘铁柱鸣不平,讨个说法,免得以后再挨欺负。事态变得如此严重,牵连到其他人,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陈清见到我,劈头盖脸地说:“刘海涛,你太冲动了,也不和我商量,就闯到二连去了?姜化武打人不对,但是,你这么一闹,等于把他彻底给毁了。”

要毁的就是他。我说:“象他这种人,留在部队里就是祸害。公然违背原则,给军人丢脸。”

“你知道什么?”陈清冲我吼道:“部队选拔一名士官那么简单啊,需要全面衡量,重点培养。”

“还不是谁花得起钱,谁就留下。”我不屑地说。“应该让姜化武受到一次深刻教训”

“你真混。”陈清扬起拳头。

我以为陈清要打我替姜化武出气,或者因为我造成全营上下官兵没吃好晚饭而恼火。但陈清只是用力地击打自己的另一个手掌,同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陈清发这么大的火,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而且还是为了一个欺负人的士官。我知道,姜化武和他仅仅是同年兵,一个新兵连出来的。看他痛心疾首难过的模样,我无法理解:他们之间的感情能有这么深?那我帮助刘铁柱应该没错。

“姜化武的军事素质在全营士官中是最突出的。这下他完了,五年白干,弄不好马上卷铺盖走人。”

“活该,都是他自找的。”我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免后悔,下一句说出口的话己经没了底气。“无论如何,他打人就不行。”

我猜测,姜化武肯定要受到批评,往严重了说,顶多关两天禁闭。部队的处罚实在太严厉了。我可不想断连一个军人的前程,而且还还是一个方方面面都特别优秀的士官。

陈清不再理我,扭头就走。


梁君是炮兵团每年按计划征招的地方大学生入伍干部,又担任了专业性较强,技术种类多的指挥排长,营里特别为他和一连其他两个有文凭的少尉军官单独安排了一间办公室。

梁君和我谈这件事时,表情严肃,摆出一副长官的架子。他坐在椅子上,端着水杯,却让我站着。他其实才大我两岁,但他现在的军衔是少尉,职务是指挥排长,我的直接上司。上次,营里组织人生理想教育,梁君埋头写了两天讲稿,神气活现地上台,照着稿子念起来。其言辞空洞,流于形式。我勉强听到一半,心想:部队不是学校,别以为多读两年书就能当好带兵官。现在看他盛气凌人的样子,我心里比较烦,明明有真实的想法,也不愿跟他说了。

“刘海涛,我一直以为,你受的教育比排里其他初高中水平的兵要多,遇事怎么能这样不冷静呢。”

“若依你,该如何对待象姜化武这种人呢?”我冷冷地问。“直接找营长解决?”

“部队里一级一级的领导,职位不同,分别管不同的事。你找他的排长处理就可以了,干吗要上告,还一直告到中央军委。二百万部队,每天有多少矛盾发生?你以为军委主席会过问基础官兵的冲突?”

我哼了一声说:“排长,恕我直言,你不胜任现在的职务。军营里的事情,你体验的还不够。”

不等梁君有所反应,我扭头走出他的办公室,丢下他在那里目瞪口呆。


刘铁柱的态度最令我意外。本来我以为他吃了亏,我们赶到二连,替他壮声威,他起码应该感激。没曾想,他却埋怨起我来。

“根本就不算啥大事,你这么一整,让我在二连怎么待?原来还有两个老兵同情我,现在也帮着姜化武说话了。班里人全都责怪我呢。”

“你别怕,柱子。天大的事,我顶着。”

“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姜化武动手,他是为我好。”

我一时糊涂了。挨了打,还替打他的人说话?“柱子,你是不是被打怕了?如果你想离开二连,调动的事我想办法,负责帮助你……”

“海涛,我知道你看不得我受人欺负,这我从心里往外感激你。可是,你不了解姜化武,他绝对是个非常负责任的好班长,从新兵连起,他对我就格外关照。因为他家的情况和我的家境差不多。”

姜化武的母亲精神不好,父亲常年在外打工,受伤落下残疾,基本丧失了劳动力。一个姐姐己出嫁。家里的一点地包给亲戚种,每年留一些粮食给父母勉强够糊口。当兵离开家乡,他不想再回去务农,所以到部队拚了命地干。之所以提为士官,全凭流血流汗练出一身过硬的本领。选为士官后,他有了工资,父母生活才得一些改善。他原计划争取在部队再干七年。因为有政策规定,三级士官在部队服现役满十二年,可以按干部转业安置工作。

“这回姜化武彻底没希望了。为了能继续留在部队,前不久,他把三年来积攒下的七、八千元钱全都送给团机关一个答应帮他办事的人。如今,他即使不马上离开部队,也得就地免去士官职务。年底复员恐怕避免不了了。唉,海涛,我挨上三拳两脚,伤不了也死不了。平时班长对我们要求不严格,将来有天到战场上,失去的就是生命。可是……我对不起姜化武啊。”

据刘铁柱讲,姜化武从不向士兵索要任何东西,有的新兵主动送钱物,他也婉言谢绝。当班里战士遇到困难,他总是积极想办法解决。最令刘铁柱念念不忘的是春节前后,他训练时不小心磕伤了腿,行动不便,姜化武三番五次地跑卫生队取药,一天三次替他打饭。上厕所亲自背他去,并在旁边陪着。

“海涛,人办事得讲良心。白天,我老想着小丽,操作失误了。姜化武是怕我再出意外,才动的手。你说,这和当兄长的打弟弟一样,有啥区别?”

我无言以对,从头到尾完全是一场误会。回想起姜化武邀请我去他的班,那也是一片好意啊。我确实对他缺乏了解,凭主观臆断,先入为主,使事态扩大。解铃还需系铃人,事情因我而起,也应由我去了。

“柱子,实在对不起。我这就找营长去,万一无法挽回,我赔偿姜化武的一切经济损失。”

“那精神损失呢?”刘铁柱责问。“你靠什么赔偿?”

“哎,柱子,姜化武打人还打出理来了,不会吧?”


我来到位于同一栋楼内的营部。往日,我们几乎天天能见到营里几位主要军官,全营三百多士兵,他们不可能都熟悉,尤其是新兵。但是现在榴炮营每一位官兵都知道我刘海涛这个人了,无论走到哪儿,人们都用异样的眼神看我。士兵的是赞许及敬畏,军官则是冷淡或者恼恨。

营长和教导员都没走,仍在开会商讨对姜化武的处分。

办公室外值守的营部连长,一个上尉拦住我:“站住,里边正开会呢。不许进去。”

“我要见营长。”

上尉害怕惊动屋里的人,压低声音说:“刘海涛,姜化武的处分已经是板上钉钉,你别没完没了,得理不让人。”

“凭什么处分姜班长?”我故意提高嗓门,让里边人听得到。“打人算啥,你们当兵的时候,谁没挨过打?还是提拔为干部以后没打过兵?”

上尉愣住了,竟张口结舌。“你……到底要干什么?这里可是营部!”

门开了,营长走出来,身后是教导员,及一、二、三连的连长。

冯志强看见我,不等营长发话,上前喝斥道:“刘海涛,反了你,马上给我离开营部,回班里去!”

我避开冯、说:“连长,我就找营长,有话要说。”

冯志强欲推我走,被营长挡拦。“刘海涛,等营里对姜化武的处分决定正式做出后,我们通报全营完兵。你如果还有意见,可以向我反映。”

冯志强连连给我使眼色,叫我立刻走。

我说:“营长,我有个请求,不要对姜班长做任何处理。”


对姜化武的处分公布出来:就地免除班长职务,在二连五排六班当战士。

姜化武到我们一班来了,刘铁柱陪伴在侧。

陈清有些难为情,好像我这次去二连,他没能及时阻止,负有主要责任似的。“老姜,对不起你了。”

“别这么说。”姜化武表面很平静,“我现在已经不是班长了。”

陈清带着责备的口气叫我:“刘海涛,还快过来向六班长赔不是。以后不许没大没小的。”

“错误在我,不该动手打人。我是特意来一班向刘海涛倒歉的。”

我急忙上前说:“对不起,六班长,我给您添麻烦了。要是知道……营里也太认真了。”

“只能怪我自己脾气不好。”

“不,怪我行事草率、鲁莽。”

“刘海涛,你一再找营长说情,我该感谢你。但军令如山,处分一旦做出,无法再撤销。军人,就要服从,我没有任何怨言。相反,通过这件事,你我都要吸取教训,明确军人的正当权力,同时也要珍惜做为军人的机会。”

梁君事后分析,若不是我及时出面化解矛盾,姜化武极可能马上卷铺盖走人。

与姜化武握手言和,我们之间的所有芥蒂与误会一扫而光。此事在榴炮营传开以后,新兵都特别敬佩我,认为我敢于冒犯盛气凌人的老兵,为新兵争得应有的名誉和地位。老兵也挺佩服我的,赞成我心胸开阔,为人坦荡。大家都觉得,横亘在老兵和新兵的历史沟壑,应由战友真情、兄弟友爱彻底填平。通过此事,“新兵蛋子”,这个带有轻蔑、歧视性的军营特有名词,几乎在榴炮营绝迹了,没有老兵再用它。

到处是羡慕和赞扬,我有些飘飘然。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