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五.找回尊严得战争. 113.锉刀对锥子.

7821144 收藏 9 38
导读:重生奋斗史 五.找回尊严得战争. 113.锉刀对锥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当YF舰队不问青红皂白开炮,连自己人都杀时,密集得炮声使正驰援海岸线的第十师在距交战区十几里的战场边缘停下脚步.

鲍超举起单筒望远镜,虽是晚上,但炮弹爆炸地火光却能模模糊糊看到战场态势.鲍超不是一个有文化得将领,所以不久后,一阵四川话骂起:"龟儿子,真他妈狠哪!看来真是玩儿命了,连自己人都炸."

一边的焦震放下望远镜说道:"由此可见,YF想拿下京城决心之大,明知拼不起消耗竟宁愿消耗.可惜,我军一万多将士......"

"可惜?可惜什么?你我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此种战术,既亲自参与过,也下令部队打过,这就是军人的命啊!只要死得不亏.我军一万多人与敌军一万多人对消,够本儿啦!说不定过两天就轮到第十师,如YF愿拿两万人和我们对耗,鲍超认命,只怕YF玩儿命没到那地步......"

"师长,您任主官数年之久,大见识比我多,您说......仗非要这么打吗?"

"没办法!不与敌军绞在一起,我军死伤更多.咱们哪有许多枪炮和人家远着来!"

"可军人伤亡太大!"

"没听左帅说吗?以军队之大损换国家之小损.以大清之人力,军队怎么也打不完.而此种战术,YF再过一百年也打不起.说起来惨,却是最好得法子."

"嗯,是死是活,也就拼这几年命.不拼,王八羔子肯定让人日日不得安生,还不如死了痛快呢!"

"此话有理!现在战死,咱们都是英雄,不论胜败,后人都会念叨些年头.不狠命得干,你我虽不是大人物,总要被骂几百年......"

"怎么样师长,偷偷杀过去,跟鬼子登陆部队大杀一场?"

"左帅给第十师补满了员,两万人怎么偷偷上去?添油一样让人家一股股吃光?"

"您说怎么办吧!"

"就在这里伏击鬼子,他们的舰炮打不了那么远.不管敢不敢,想立刻与咱们对耗也不行,只要缠住敌军,左帅的援军马上就赶来."

半夜时分,第十师打响了对敌新登陆部队的阻击战.十师官兵以两年来一贯坚持得战术,通过事先清理加固得坑道,一头撞进敌军阵势.如鲍超所想,红着眼得战士们只想着杀一个够本儿,干倒俩就赚了.而将领心中至多在想:两万换一万五就行.解放军有五十个两万,YF联军只有十几个一万五.大清有四亿人口,YF总共不过五六千万.

可是,解放军的战略却有一个失误.不论是京城内的我,还是战区司令左宗棠,或十师师长鲍超,都知道YF已将战争上升到了政治高度,但却低估了YF攻打北京的决心.为了整个亚洲的利益,YF坚决要摧毁清国这亚洲第一大国的主战势力.

对这次战役,YF联军的目标固定,什么徉动都是扯淡.解放军也无需猜测,敌人既来,自然是对着京城而去.但YF联军在战术上却有两个选择,两部分军队能合兵一处就合兵一处.如解放军牵制阻击凶猛,那就由一部分吸引住解放军主力,另一部分将不与解放军阻击部队纠缠,单独进攻北京.只要越过天津防线,三到四万军队并不算少.而天津,并不一定要拿下,从战略上说,YF是连后方都不要,在孤注一掷,只是不与解放军拼消耗就是了.当然,那是在不耽误宝贵时间为前提下.如杜克中将,虽是敌人,其命令却堪称壮士断腕.YF联军明白解放军在打消耗战,他们又不是没打过.百年战争,不就在这俩盟友之间进行吗!

所以,第十师要破釜沉舟与敌打消耗战的目的无法达成.一望无际得大平原上虽战壕密布,但以两万兵力不可能阻击住四万直线突破得敌军.

"师长,敌军直线朝京城进攻,将士们阻不住啊!"凌晨时,焦震带着一身硝烟味儿进了师指挥部向鲍超汇报.

"知道了,早派人去禀报左帅了,正等消息哪!此前,我已命部队紧紧咬住敌军,利用战壕,利用我军不用列队作战的快速灵活优势,层层阻击.妈的,咱们虽把溏沽周围撤下来地部队拉了上万过来,但三万人还是拦不住四万人的直线突破,可老子能让龟儿子大摇大摆想怎么走就怎么走么!"

"我军自然能延缓敌军进攻速度,可是,以龟儿子目前速度算,七天之内,YF联军肯定能攻打京城了啊!"

"援军,第十师需要增援,仅凭一个师,拼老命也只能打到这样了.龟儿子不和我们纠缠,不敢打消耗战,十师只能边打边等左帅决定.兄弟,想让龟儿子爬慢点儿,都端着枪抡着刀上吧!"鲍超咆哮如雷,抽出指挥刀,狠狠得插在地上.

天津,左宗棠接到第十师战报,很快想明白了敌人意图,第一个命令同样是壮士断腕般得决定:天津六万守军分出两万来增援第十师.敌军进天津就让它进,但出来就拿人命堆.两路解放军死死缠住敌人,敌分我分,敌合我合,想不拼也不行,为了京师安全,天津部队不惜打光......

战争本就是使尽一切手段,左宗棠这个知识分子已深具死缠烂打得流氓风格了.的确,天津守军如拼光,YF联军将难剩下两万人,对此,威斯特法伦和杜克都清楚.不与解放军纠缠,不和解放军打消耗战,到北京城下之前,决不!

两万解放军火速增援第十师,用五万兵力去缠住杜克指挥得四万YF联军.天津城下,四万将士同样粘在了威斯特法伦的三万军队身边,天津城内几乎空空如也,只有三千军人率领两万誓死守卫家园的青壮百姓准备打巷战.

左宗棠弃守天津的战术竟让威斯特法伦整整苦思了两个小时,在一个后方基地和杜克所部的实力是否足够之间痛苦选择.最终,解放军的顽强精神与强悍战斗力使威斯特法伦不敢信任杜克所部的实力足够,决定不占领天津,集齐所有兵力,全力进攻北京.威斯特法伦开始全心全意打一场疯狂豪赌般得战役.北京,一切由这个清国首都决定.

于是,两支YF联军不顾一切了,向锥子一样刺向北京.但解放军也决不是一块黄油,而是像锉刀一样锉着锥尖.不可否认,兵力只比敌军稍多得解放军每一道防线都无法坚持多久,但防线之多却无穷无尽,因为不敢分散进攻得YF联军前进速度怎么也比不上解放军退防速度快.

战斗中,所有将士都最深切得感受到百姓的支持.一万多老百姓组成几十支担架队来来回回在火线上奔忙,伤亡比例并不比军人低多少.

交火线更后面,则是包括老人妇女孩子在内的十几万百姓,在左宗棠亲自派人指导下,将战壕挖遍所有防御要点.使构成下一道防线的军人无需耗费体力精力,可以直接跳入战壕准备战斗,或者通过交通壕转入更下一道防线.

左宗棠在鼓励与感谢群众帮助时说:"敌人走直线,将受到解放军永不间断得层层阻击.走斜线,敌军行动没解放军那么快,在百姓帮助下,防御层次减不了多少.走曲线,将是个更大泥潭,YF耽搁不起时间.大平原上虽没多少险地,但易守难攻之地绝不是没有.本帅几乎肯定,蛮劲上来地YF联军将坚持直线进攻,跟解放军打了两年,跟我们绕圈子是自找苦吃,最终只能走他们最习惯得直来直去战术.乡民们,挖吧!一直挖到京城脚下,多谢诸位......"

看着一帮军人分别率领百姓进行另一场战斗,左宗棠回身吩咐随身参谋:"拟令给张树声,命其安排好京师防御后,率部分京师军队,最迟五日后在廊坊接应天津军队......天津军队可能坚持不到京城."

摇头轻叹一声,提笔又写了一份奏报给参谋:"命令发给张树声将军,此奏报呈监国王万岁.即刻送去!"

二十九日,京津战役进行两天了,左宗棠的奏报于傍晚时分急送至大书房:

......微臣有违监国王万岁重托,罪不可恕,对YF进攻之决心未能深查,入侵军队竟达八万五千之众.天津守军虽浴血苦战,然原阻敌七日不可过廊坊之计划万难成功.慨因敌军不仅实力占优,更不惜全军深入,微臣弃天津不守,而敌军却不进占.微臣自请罪责,更请监国王万岁妥善安置京师防御......

接着是战术安排和敌我态势对比.

毫无责怪左宗棠之意,但从形式主义出发,还是拟了一份手令批评与自我批评一番,最没想到YF这么拼命得的确是本人啊!

然后,我对左宗棠要把坑道防御战从天津一直打到北京的战术大感兴趣.出于固有习惯认识,更有对清国军队一贯得改造意识,城墙在我心目中,唯一只有文物价值.就是在十九世纪中叶,欧洲城市的城墙正在失去它的原有作用.世界大国中,唯有我国因科技水平与列强越拉越大,而且有保守思想作怪,城墙这种无用得防御体系直到二战中还有一部分顽固得耸立着.个人认为,即便在古代,城墙也只是弱势群体时无奈得防御手段.如是强国,城墙就是保守得象征,既是强国,只能去攻城墙.当然,这种想法有失偏颇.

所以,我从来没打算让苦心培养得禁卫师守城墙.自从开战后,禁军的编制被撤消,禁卫师就不驻扎在城内了.

没吃晚饭就赶到了禁卫师驻地,而接到将令的张树声正在点兵列队准备开拔.一见监国王万岁来了,一点都没奇怪,他知道监国王肯定要来,于是直接跳上将台大吼:"监国王万岁看我们来了.众将士听令,欢迎上将军训话."

台下,三万部队齐声高喊:"恭听上将军训导!"

"上将军?我一直都觉得不配这个称呼!"

"即是开战之前,全军上下都认定,监国王万岁即上将军,如曾帅左帅所言,解放军几是您一手组建,只有您才能是解放军唯一统帅.请上将军训话!"

"我始终觉得就是面军旗,只能是个名誉统帅......"和张树声说着话走上将台,左右扫视着台下威风凛凛得军队时,自豪感从心内升腾起来.是的,我的理想达成一部分了,虽然还有很长得路要走,虽然此战就十分艰苦.可那种敢于面对强敌得精神,只需再引导几年,将不会再轻易熄灭.一场战役算得了什么!败了又如何!何况,YF联军虽渴望胜利,却不敢认为胜利已攥进手中了吧!

"快三年了,还记得我说过地话么?只要上了战场,无论是谁,都是兄弟,包括正骄傲又惶恐得我这所谓上将军.可是,即使能对得起上将军这个称呼,战争也不是我能打赢得,这要靠你们,靠所有解放军将士,靠更多得百姓.

我知道,禁卫师分成三批,一一去天津前线磨练了半年,最后一批刚回来两个月.现在,禁卫师又要上沙场了.没法儿松懈啊!就是打败了YF侵略军,还有另外得敌人等着你们去战胜.战争,将长时间在我国军人身边.但是,战斗,正是军人的使命,是军人的职责,是----军人的荣誉!

左帅给你们的命令是在廊坊参与防御作战,他是在担心京城安危,不想让京师军队前出太远.可是,那远吗?

大家都知道,这里到海边不过三百多里而已.我从来不干涉将领指挥,但这次却要改变左帅的命令.天津守军太苦了,十万对八万五千哪!我不能胡吹大气,以解放军的装备和稍逊得战斗力,兵力不超过敌军一倍,不可能阻止对手打到京城.为分担天津部队的压力,我需要禁卫师至少要----压过廊坊.

三年前和太平军的内战,是不能因自相残杀给谁过高得荣誉.但现在,我等着你们回来,或者就在这脚下奏响胜利凯歌.到那时,我将亲手将亲笔所书地[禁卫第一师]军旗授予你们!禁卫师,为了职责,为了荣誉,前进吧!"

"为了[第一]得荣誉,前进!"张树声率先挥臂高呼.

"禁卫第一师,前进!"齐声高呼如炸雷般不断响起.先头部队在口号声中开拔,所有将士已将[第一]得荣誉刻在心中.帝国第一支王牌部队在正式得到[第一]番号之前诞生,从此踏上纵横驰骋得铁血之路.

送走以禁卫师为主体得援津部队,立即组织人手深入进行了支前宣传.打平原野战,YF联军又是相当犀利得以不变应万变直线挺进战术,缺枪少炮得十五万京津驻军的确奈其不何.人海式阻击战,援军未至前,解放军就可能打光.所以,不管左宗棠对侵略者战略决心得估计足还是不足,层层阻击战术的确是以己之长攻敌之短.同时,为了减少解放军的体力和战斗力自耗,需要发动群众将纵横交错得坑道一直挖到京城.百姓的抗敌热情绝对可以信任,想来,廊坊百姓已经行动了.

京津两地的宣传动员是高效得,两地群众是勇敢热情得,连通两地的坑道网很快就粗具规模.而禁卫师于十月一日凌晨在廊坊以东八十里接手了以第十师为主得对杜克集群的防御,张树声成为前线司令官.而鲍超则留部分战士和参谋长焦震协同作战,并向禁卫师介绍战况,然后率部后退构建下一道防线.

但是,正如左宗棠所料,二号上午,威斯特法伦集群突破了第十师防线,YF联军用时五天抵达了廊坊.只是杜克集群的对手换成了解放军装备最好,几乎能与YF联军进行对攻战的禁卫师,令其三十个小时只前进了五十里.

可解放军终究成立时间过短,各部队的装备与战斗力参差不齐,不可能都达到禁卫师或第十师的水平,而第十一师又在溏沽海岸战斗中失去战斗力.即便是装备最好,战斗力又很强得禁卫师,不论是兵力火力还与YF联军有差距,决不与解放军缠战地YF联军又步步紧逼,禁卫师拼尽全力,也不得不缓缓后退.

下午四时许,两支侵略军汇合.随后,解放军部队汇合.战斗,还只打了一小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