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晕车

柴湖的阿訇 收藏 14 1431

我有一个羞于出口的毛病:晕车。


有一次我和同事们一起出去游玩,我告诉大家我要坐前面靠近窗子的位子,因为我晕车。大家马上用发现了怪物一样的眼光看着我,然后纷纷用惊讶的语气表示怀疑:“你晕车,不是吧?”更有一个促狭鬼怪声怪气地说:“想和漂亮MM做到一起就明说嘛,何必找这样的借口?这就显得你太阴险了!”然后他又把嘴巴凑到身边的漂亮MM耳朵边,用谁都听得见的声音做耳语状:“MM,要提高警惕啊!别看那位GG帅,他可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啊!到GG旁边来,GG保护你!”所有的人都哄堂大笑,我却毫不在意,自顾自地坐在了那个晕车女士专用座位上。只要能够减轻晕车的痛苦和折磨,这点取笑又算得了什么呢?


说起我的晕车历史,那可就久远了。


我小的时候,就不敢和伙伴们玩转圈的游戏。我还转不到三圈,就觉得天旋地转,恶心欲呕,整个身体和意识仿佛在一个无底的黑暗的深渊里旋转着往下沉。后来上了小学,别的同学经常可以搭顺风车——手扶拖拉机或者其它的农用车来节省时间和脚力,而我却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我第一次坐手扶拖拉机的时候,走了还不到一里路,就出现了转圈的症状。开车的师傅看我面色煞白的样子,惊讶地对我说:“坐这车你也晕?”从此我知道了“晕车”这个词,也知道自己是一个晕车的人,还知道了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除了转圈外还有晕车。


不管是做转圈的游戏还是上学搭顺风车,只要我不愿意我就可以不去做,我掌握着主动权。然而,当主动权不掌握在我的手中时,我才彻底地弄明白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晕车,而是晕车还必须要坐车!


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形是我中学毕业后到大学报到。


家里尽管有人有坐车远行的经历,但是却没有晕车的经历,所以也没有办法告诉我该如何预防晕车。父亲只是早早地给我准备了晕车药,在上车前半个小时,要我按大夫嘱咐的药量的三倍服了下去,然后又交代我坐车的时候眼睛要看着前面,一定不要朝两边看。我想晕车主要还是因为大客车晃动而我也跟着晃动的缘故,只要我不晃动就不会晕车了。我不能让大客车不晃动,但是我可以控制自己不晃动。所以,车子开动的时候,我两只眼睛地盯着前方——尽管前方除了车灯的一点亮光外什么也看不见,身子直直地绷着,两只手紧紧地抓着前面坐椅上的把手,尽量控制自己不要跟着客车晃动。我的姿势基本上就是扎马步的姿势,屁股只是虚坐在椅子上,不这样我就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


在我以后经历了无数次的晕车,拥有的丰富的晕车和预防晕车的经验后,我才明白我第一次坐车采用的预防晕车术实在是糟糕透了,那是一个百分之百的愚蠢的注意!实际上当时的遭遇已经说明了这个问题,但是当我吐得天昏地暗的时候,那里还有心思分析这个问题呢?


是的,那是一个愚蠢的注意!


我甚至比坐手扶拖拉机还不如。客车刚一启动,我就感觉头有点晕,走不到三公里地的时候,我的胃就开始抗议我对它的不公平的待遇了,开始一阵一阵地把它保管的东西往掀。我尽力压制着,我感觉世界末日就要到了。然而,当客车在经过一个转弯的时候,我的胃的承受能力达到了最大,客车只是稍微减了一下速度,我就像一个高压水枪一样,把早晨吃的面条、煮鸡蛋给喷了出来。然后,我就感觉好了一点。我注意到周围的人们都用嫌恶的目光看着我,除了一个小孩,她的眼睛里是同情:“妈妈,那个叔叔怎么吐了?”我想对他们——特别是那个可爱的孩子——说声抱歉,可是一阵更加剧烈的眩晕又向我袭来,“哇┉┉”我又吐了起来,吐得天昏地暗,地动山摇。


从那时起,我就再也没有保持那种扎马步的姿势,眼睛也再没有保持过直视前方的姿势。当时的情形,我根本没有能力那样做,而后来再坐车的时候,我已经知道这样的姿势对晕车的人来说绝对是巨大的灾难。我一只手抓着扶手,头无力的靠在前面的椅子背上,随着客车的节奏摇摆。我看不到自己的脸色,我想肯定难看极了。我不敢睁眼睛,只要一睁开眼睛,我就晕!我想:如果有人想要从我嘴里问出点什么秘密,不用老虎凳,也不用辣椒水,只要把我往客车上一扔,不出十里路,我就什么都说了!


这一次,我是一路吐到车站的。吃的饭吐完了,就吐胃液;胃液吐完了,就吐胆汁;胆汁吐完了,就干呕。我发现,晕车时呕吐,重要的不是呕吐的结果,而是呕吐的过程。只要把呕吐的动作做出来,眩晕的感觉就会改善一点。


当我从车上下来站到大地上的时候,我觉得大地是世界上最可爱的,我对脚踏实地有了一种全新的认识。如果谁问我世界上什么晕车药好,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大地!”只要你双脚站在了大地上,再严重的晕车也她也会给你治好。


此后,因为坐车的次数多了,我找到了一些对付晕车的方法,同时我又很注意对晕车的防护,所以晕车的次数就慢慢的少了起来,晕车的症状也不像第一次坐车那样严重,以至于我再坐车的时候只要不看书,把眼睛闭上睡觉,就可以完全避免晕车。当我第一次坐车而没有晕车的时候,我禁不住欣喜若狂。自从这次以后,我不再视坐车为一件受罪的事情,我开始享受汽车给我带来的便利。


然而,乐极生悲这句话好像就是专门为我度身定做的一般,就在我得意还没到忘形的时候,老天爷就当头一棒,把我打回了原形。


那一次,我到襄樊飞机场接一个从北京来我们医院维修医疗器械的工程师,我坐的是我们单位自己的小车。刚走出市区,那久违了的晕车又有来照顾我了。原来这小车的速度快,减震效果也特别好,根本不是大客车能比得上的。可是正是因为如此,在速度变换的时候,我才晕得更厉害。于是,我拿着司机师傅傅给我的塑料袋,就那么躺在后座上吐,一直吐到了飞机场。差不多一百公里的路程,我晕了有九十八公里,吐得比第一次晕车毫不逊色,那真叫个翻江倒海。不过,吐是吐,我的心里平静,没有第一次晕车的那种惶恐不安的感觉。


到了飞机场,我有气无力的做在小车旁边的水泥地上,让司机师傅举着牌子接工程师,就算他们两个人抬医疗器械的时候,我也只是说了一句“晕车”就像姜太公稳坐钓鱼台一样,任由他们忙活,根本不给他们帮忙,把所有的事情都摔给了司机师傅和工程师去做。


等到一切收拾停当了,我抱歉地对北京的客人说:“实在对不起了,赵工!等一下你和我们师傅坐车到我们医院去。我晕车,坐这小车简直要了我的命,来的时候我就吐了一路。回去的时候我找一辆大客车坐,就不陪你了。”


我看着小车在我的面前越来越远,渐渐地消失在我的视野了,我的心情猛地放松了下来,冷风吹在我的脸上,我抬起头看了看昏暗的天空,那一瞬间,我感到无比的清爽、惬意。


这是我晕车的经历中最惨痛的两次。第一次的晕车教会了我不管做什么事情,一定要注意方法,千万不要自以为是;第二次的晕车使我明白了,只要自己努力,痛苦是可以摆脱的。


你瞧,我痛苦了,可是我长了学问。痛苦也是人生的财富!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