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高倬:台军战机面对歼8和苏27时的不同反应

有一幕,刘高倬至今记忆深刻。某次他受邀参观我军演习,演习中台湾方面的飞机在台海中线上面看到我方只有歼八的时候,就越过中线晃悠晃悠飞了过来。当看见我方苏27起飞了,就乖乖地缩了回去。

1月5日,钓鱼台国宾馆芳菲苑,中国一航自主研制的第三代战机——歼十战斗机正式亮相。作为我国新一代多用途战斗机,歼十是“共和国军工战线科研人员花费近20年心血磨砺出的一把捍卫国家安全的利剑,在中国航空工业发展史中具有里程碑意义”。


为了探求“20年心血”所包含的艰辛历程和“里程碑”蕴涵的超越意义,《瞭望》新闻周刊专访了歼十飞机行政总指挥、原中国一航总经理刘高倬。“记得原中航总朱育理总经理曾经非常动情地说过,一个型号‘干掉’了我们4位‘部长’。可以说,我们付出的不是一代人而是几代人的艰辛。我本人有幸成为其中的一员,更有幸和大家一起拿这个接力棒的最后一棒冲向了终点。”


他感慨万千地告诉记者,“歼十缩短了我们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完成了从‘望尘莫及’到‘望其项背’的跨越,使我们的作战部队在应对现代战争中从过去的‘捉襟见肘’转变为‘得心应手’。可以说,歼十的研制成功,标志着我国已经具备研制适应未来作战环境的世界先进水平的新一代战斗机的能力。”


谈到此次公开亮相,刘高倬深有感触地说,“这次公开不仅壮了国威、军威,也让这条战线上的许多人得以安慰。为了保证歼十的顺利研制,很多人失去了健康和生命。他们不在乎名利,但在乎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什么,在乎国家和人民的认可。”

石破天惊看歼十

有一幕,刘高倬至今记忆深刻。某次他受邀参观我军演习,演习中台湾方面的飞机在台海中线上面看到我方只有歼八的时候,就越过中线晃悠晃悠飞了过来。当看见我方苏27起飞了,就乖乖地缩了回去。


“当时空军的同志告诉我,他们翘首以盼拥有自己的先进战斗机。那时我就想,一定要竭尽全力拿出我们自主知识产权的先进战斗机。”他说,“今天这个目标终于实现了。”


在他看来,歼十可以和当代最发达国家在役的主战机种相匹敌。“美国现在在役的主战机种是F16,歼十比初期的F16要好得多。”他向记者简单评述了歼十,“F16现在批量装备,我们的歼十也批量装备;F16在不断改进,我们歼十也在不断地改进。”在他看来,只要拥有了一代好的启动平台,完全可以通过电子设备不断的升级换代提高战机的作战效能。


刘高倬介绍说,“我们组织过歼十飞机和一些当代大家认为比较好的战斗机进行对抗和演练,应该说整体表现非常不错。为此,中国军队感到非常自豪和骄傲。”而且,自去年我军批量列装部队后,作战单位对歼十也感到非常欣慰。因为,原来使用的空中主力装备是国外飞机,而现在拥有了可以与敌争锋的国产现代战机。


“部队高层非常高兴,说有了这个装备我们应付现代战争就得心应手了。从原来的捉襟见肘到现在的得心应手,这个过程非常艰难,也非常令人自豪。”刘高倬由衷指出,“我们经过20年的努力拿到了一个先进的战斗机,能够使我们的部队通过好的装备付出最小的牺牲争取最大的胜利,扎扎实实为国防做出了贡献。”


就此,《瞭望》新闻周刊了解到,首批装备歼十战斗机的我空军航空兵部队,经过科学改装训练,如今已经成建制形成实战能力。先后组织了战斗特技、对地攻击、单机进攻、双击空战、编队出击、导弹攻击和防御战术机动等多个课题训练,多次参加和组织复杂气象条件下的紧急机动、远程奔袭、空中对抗、海空联合作战以及复杂电磁环境下的全员、全装、全要素、全过程对抗演练,比原计划缩短一半时间形成实战能力。


刘高倬说,通过歼十的成功研制,我国航空工业在设计方面掌握了飞机设计、主动控制和航电综合化等方面新技术,完成了多项新材料的研制和工程应用转化,自主开发了先进的飞控、航电、救生、应急动力等系统,建立了一套设计、实验设施。在试制、试飞方面,突破了多项关键技术,掌握了一套科学的试飞方法。


2006年12月15日,美国新一代战机F35已经完成首次飞行。面对未来的激烈竞争,刘高倬告诉记者,现在歼十已经形成系列化发展态势,在歼十平台上后续机型已经展开了研制,“我们在做两件事,一个是歼十飞机的进一步改进,利用这个平台把新的技术用上去。同时我们也在研发第四代,以适应保卫祖国的需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