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愤怒 正文 第24节

cy2000227 收藏 0 10
导读:血色愤怒 正文 第24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2/


副官熊柏昌按照计划,带领着一队人马沿着小路向太平庄运动,临行前萧泰全交待得很清楚,要尽可能的吸引日军,保证任务顺利完成,萧泰全的语气透着凝重,熊柏昌能体会其中的含义,这是九死一生的任务,很可能就此一别,再无与长官相见之日,他重重的点点头说道“卑职一定不辱使命”。

在抗战爆发前,熊柏昌有幸从大学毕业,并没有象其他人在战争爆发后中途失学,此时,中国的命运已成为有志青年最关注的问题,熊柏昌也是个热血青年,同样为祖国的命运忧心如焚,1937年全国抗战开始后,国民政府以团结抗战的名义招收了大量青年学生入伍,熊柏昌也怀着一颗抗战救国的心,成为其中一员。

在熊柏昌的个人思想中,认为现在已不是与日本战与和的问题,也不是开战后,中国能不能打赢的问题,而是如果不抗战中国还能不能存在,不管中国多么落后,日本多么强大,仗一定要打下去。

而萧泰全一贯以职业军人自居,认为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是实现政治目地的一个工具,而无需过问政治,但这并不妨碍他对熊柏昌热血思想的欣赏,在熊柏昌的身上,萧泰全看到了自己心中作为军人对胜利的一丝渴望,因此,熊柏昌很快被提拔起来,成为萧泰全的副官。

沿途已经过了几个小据点,没有发生任何情况,熊柏昌也没有大张旗鼓的暴露行踪,继续带队谨慎的前进,根据情报泄露来看,日军不可能没有戒备,虽然熊柏昌没有故意暴露形迹,但绝对逃不过已过几个据点的观察,现在日军居然没有任何反映,这不能不让他心情异常紧张,他预感到前面将有一个巨大的陷阱等待着他的到来,熊柏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命令部队做好战斗准备。

松岗正坐在位于太平庄的指挥所里翻看一些文件,根据目前的形势,谷木大佐在他临行前交待要强化治安,但怎么去强化?这是个问题,松岗将目前能收集到的所有情报查阅了一遍,并依照皇军在其它地区的经验,慢慢在脑海里形成了一个判断,既然要强化,那么必须做到消息畅通,交通便利,且在发现八路以后能迅速合围,如此才能万无一失,

为了达到这个目地,在重点区域挖掘封锁沟和筑起封锁墙,并在现有基础上增加碉堡和据点的数量,达到以点形成面的一张网,那么,别说一个人,就是一只苍蝇也飞不进来,

松岗沉浸在自己的构思中,得意的笑了,这时,桌上的电话突然响起来,松岗有点不悦的中止了沉思,

电话是七里庙据点的谢老疤打来的,他在电话里略带兴奋邀功似的向松岗报告,发现了一支带有车马的国军行踪,怀疑是要截获的那批物资,由于前段时间有命令,所以没有贸然出击,

听到谢老疤的报告,松岗被这个意外迅速的消息愣了一下,很快,他命令谢老疤先做好战斗准备,等他的命令后再行动,

松岗刚放下电话,其它几个据点的报告接二连三的来了,现在,松岗肯定了他先前的判断,支那军队准备走清水河水路,

松岗立即传令下去,在太平庄东北约二里的一个丘陵设下埋伏,那里只有一条道路通过,车马不可能越过崎岖的山路,同时,他还命令谢老疤一但前面打响,他在后面一定要堵住支那军队的后路,虽然松岗自信皇军的战斗力,但为了万全之策,他还是下了这道命令,

一切妥当,松岗拿起指挥刀,一把抽出刀身,举到面前看了看,只见雪亮的刀刃上泛起冰冷的杀气,让松岗眯起了眼睛,凝视片刻,松岗猛的把刀插回鞘内,对着传令兵丸木说道“开路”,

晚上九点整,枪声如期的在黑风口据点南边响起,那是通往万松岭方向的哨口,萧泰全站在高地上凝神张望,枪声划破夜空,渐渐的越来越激烈,象过年燃放的爆竹一样响成一片,手榴弹爆炸后闪起的红光此起彼伏,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硝烟味道,

参谋杨怀东在一旁问道“营座,我们是否开始行动”?

“等另一个据点的日军前来增援之后,我们跟着他们打进去,你现在继续监视,一但日军出动,马上报告”萧泰全没有回头,依旧观察着战场的情况,

熊柏昌部已到太平庄约两里的丘陵地带,他停了下来,看了看前面的地形,发现道路越来越崎岖不平,大大小小的土山连绵起伏,只有在左前方的两个山包间有一条路穿越其间,

熊柏昌看了看时间,离九点还差十分钟,他举起望远镜,借着夜色向太平庄望去,视野里模糊一片,无法辨清庄内情况,

熊柏昌放下望远镜,把目光转向前方不远的丘陵,丘陵上起伏的小山包,光突突的看不到什么植物,在夜幕中显得异常安静,只有风在旷野间呼啸着刮过,卷起一缕缕黄土,熊柏昌沉思起来,继续前进恐怕不行,离太平庄这么近,一但被日军包围在丘陵之中,不要说突出去,就是想拖住日军也困难,可是为什么日军到现在还没反映,难得真的没发现他这支队伍?熊柏昌暗自摇了摇头,始终说服不了自己,

思索片刻,熊柏昌命令车马暂停前进原地待命,同时派出尖兵搜索前进,如果到了九点,太平庄日军还没有动静,黑风口一打响,整个局面将难以控制,虽然自己这支队伍做为诱饵,在某种意义上是牺牲品,但如果没有发挥吸引和拖延的作用,无疑使整个计划陷入被动,

丘陵的另一边,日军黑压压的伏在道路两旁,松岗发现车队忽然停止了前进,同时,一小队士兵向这边搜索过来,松岗意识到,如果再不动手,支那国军就会发现皇军的埋伏,他一挥手,静默中,日军的迫击炮开始准备,

当尖兵快到丘陵峡口的两边高地时,日军的炮弹飞了出去,一阵阵烟柱在车马左右升起,扬起漫天黄土把车队笼罩,日军的全部火力随着炮击全部齐射,飞蝗般的枪弹使国军一时间死伤惨重,

熊柏昌此时又惊又喜,日军果然不出所料设下了埋伏,他马上命令队伍组织还击,德式的武器与训练显示了作用,国军从开始的打击中逐渐恢复了状态,士兵们在各种地物的掩护下,奋力的向日军射击,战斗进入胶着,

从使用的武器和队伍的反映来看,松岗自信抓住了目标,他命令通讯兵马上通知谢老疤从后包抄,并指挥部队向前压缩,看着迫进中的皇军士兵,松岗禁不住一阵得意的微笑,

看着日军的阵势,熊柏昌将所有的轻机枪集中到了一块高地上,命令射手齐射最突前的一队日军,机枪冒着火舌,猛烈的舔过日军的队伍,打得日军象割倒的麦子一样纷纷倒地,后队日军见势不妙,被迫就地防御,一时间日军的进攻受挫,

看到皇军的狼狈,松岗猛的脱下手套抽出指挥刀,声嘶力竭的大喊一声,命令炮兵向机枪阵地轰击,日军的炮弹象雨点般的落下来,顷刻之间五挺机枪中有三挺被炸毁,熊柏昌双眼冒火,咬了咬牙命令部队将车辆遗弃且战且退,

见支那国军开始向后移动,松岗兴奋的一扬指挥刀,攻击前进,日军士兵纷纷猫腰爬起来,恢复了前进的态势,

熊柏昌看了看表,九点过了15分,黑风口据点相信已经开始了行动,望着数倍与己的日军,熊柏昌愤怒地一拳击在地上,他命令部队不要撤出车马射程之外,继续抵抗,他要让日本人知道,东西不是那么好得手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