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二十七章 囹圄 囹圄(一)

royf22 收藏 49 615
导读:特战先驱 第二十七章 囹圄 囹圄(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225.html


与日军在山东其他方向连续发起的大规模“扫荡”相比,虎头山这个小小的八路军根据地自然无法再引起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乃至驻山东的第12军司令官喜多诚一足够的重视,所以颇有自知之明的近卫文干脆就断了进虎头山剿灭八路军的念头,倒也心安理得。

9月27日,日军第12军司令官喜多诚一亲自指挥日伪军万余人,分八路“扫荡”鲁西濮、范、观抗日根据地中心地区。造成根据地伤亡279人,被俘116人,失散873人,地方干部失散伤亡500余人,群众被抓600余人。

10月下旬,日军第32师团、第59师团、第5、6独立混成旅团各一部及伪军共1.5万人,采取拉网合围战术,向鲁中沂蒙山抗日根据地进行为时1个月的大“扫荡”。此次“扫荡”之后,鲁中伪军增加至近8万人!日伪据点增至368个,根据地大为缩小。

11月8日,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由北平飞抵烟台,亲自布置对胶东冬季大“扫荡”。此次“扫荡”,共出动日伪军2万余人,采用“拉网”合围的办法,南起石岛,北至埠柳、成山,向崂山一带推进,企图“将八路军赶到黄海,一网打尽”。此次“扫荡”为日军在胶东发动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的“扫荡”,历时一个月,先后制造了“马石山惨案”、“崂山惨案”和“招远惨案”。

12月20日,日军第32师团、第17师团、独立骑兵第4旅团9000余人及伪军万余人对湖西根据地进行拉网式“扫荡”。中共湖西地委、专署、军分区机关人员和部队顺利突围,湖西专署专员李贞乾等牺牲。大扫荡后,日军在湖西根据地单县修碉堡、挖封锁沟,推行“囚笼”政策。


时间进入1943年。

由于在太平洋和东南亚战场逐步丧失主动权,兵力不足的日军不得不从中国战场抽调部队,华北方面军自然不例外。有心彻底整肃华北“治安”的冈村宁次对于自己手中的兵力已经开始感到有些捉襟见肘了。

随着战争规模的急剧扩大和太平洋战局的急转直下,曾经无比狂热的日本国民终于开始尝到战争的真正滋味!因战争需要,国内被征召走大批的青壮年,高额的军费也被分摊到普通日本人的头上,日本国内的生活水平急剧下降!而这些情况,又通过各种渠道传到了国外战场。由此导致一些普通士兵和底层军官开始对战争产生了悲观情绪。驻山东的华北方面军第12军,甚至发生过数起士兵拒绝上前线,并殴打和枪击军官的事件!

与之相对应的是,在华北敌后渡过了1941年到1942年最困难时期的八路军,趁着华北日军兵力空虚的机会,开始逐步获得恢复和发展。


4月3日,中共中央发布《关于继续开展整风运动的决定》。《决定》认为,“自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成立与我党大量发展党员以来,日寇与国民党大规模地施行其特务政策,我党各地党政军民学机关中,已被他们打入大批内奸分子,其方法非常巧妙,其数量至足惊人”。故此,决定在整顿党的作风的同时,进行一次普遍的审查干部的运动。《决定》还规定:“整风的主要斗争目标,是纠正干部中的非无产阶级思想与肃清党内暗藏的反革命分子。”随后,在延安召开有2万多人参加的反特斗争动员大会。于是,审查干部工作在延安各个机关、学校、部队全面开展,并迅速转变成群众性的反特政治运动。

6月上旬,虎头山独立团政委张仁杰接到上级命令,赴鲁中边区汇报工作。

但张仁杰这一走,却足足走了一个多月!再回来时,已是7月中下旬。


7月20日午后,太丰方向鬼子第一道封锁线。

林水生带着特战队两个分队和教导营骑兵连(由原骑兵排扩编而成)一排正等在封锁线虎头山一侧。他们的任务,是迎接从鲁中边区汇报工作学习归来的独立团政委张仁杰。

实际上,由于虎头山独立团和山外平原敌后武装的连番打击,再加上兵力不足,鬼子在虎头山周围的两道封锁线早已经支离破碎,而且此次通过封锁线,走的是紧靠袁大刚据点的路线,可说万无一失!所以张仁杰才敢在大白天过封锁线。

两个多小时后,林水生终于看见张仁杰出现在封锁线的那一头。

准确的说,林水生最先看见的,是护送张仁杰的鲁中边区部队。

张仁杰一行人过了封锁线后,林水生才注意到,护送张仁杰的部队竟然有一个排!

不过奇怪的是,这个排的护送部队在将张仁杰护送过封锁线后并没有原路返回!但张仁杰既然没有发话,林水生自然也不好多问,再说,人家从鲁中边区大老远护送自己的政委过封锁线,刚见面就让人家回去,这话也说不出口。

于是,张仁杰就在足足两个排部队的护送下进山了。

在进山的路上,张仁杰似乎很有些诗兴大发,连连朗诵了好几首具有“革命浪漫主义”风格的诗词,无奈林水生等人虽然识字不少,特战队员们更是连日语都能说得比较流利,但对于诗词歌赋,众人却实在是一窍不通!张仁杰这一番声情并茂的朗诵不免就有些明珠投暗了!

队伍行至斜塘村方向的三岔路口,林水生自然想都没想就带头往阳村方向走去,却被张仁杰叫住了:“水生,我们不去阳村,去赵庄。”

林水生愣了愣,说:“政委,不回团部了?团长可在阳村等着您呢!”

张仁杰笑笑,说:“不了,我这次回来,带回了上级的指示,要尽快传达下去,怕回团部耽搁了。这样吧,我们先去赵庄,你带两个边区来的同志分别去通知干部到赵庄开会!”

林水生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说道:“是!我回团部后立刻通知团长和参谋长去赵庄开会!”

张仁杰一摆手,说:“团长和参谋长就不必通知了。”

林水生一呆,说:“为什么?”

张仁杰说:“我们召开的是党委会,传达的是党中央的最新指示精神!团长和参谋长都不是党员,不需要参加!”

林水生“哦”了一声,心中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妥。


周卫国和团部的几个参谋在阳村村口等了好半天,却只等来了林水生和几名特战队员还有两个陌生的面孔。

见到村口的周卫国,众人立刻甩蹬下马。其他特战队员负责牵马,林水生则带着那两名鲁中边区护送部队的战士来到周卫国面前,向周卫国汇报道:“团长,这两位是鲁中边区来的同志,政委就是由他们护送过的封锁线。”

周卫国立刻微笑着和那两名战士握了握手,说:“两位同志辛苦了!欢迎你们来到虎头山根据地!我代表独立团,感谢你们一路将政委护送过来!”

第一名战士客气地说:“都是干革命工作,不辛苦!”

另一名战士则说道:“您就是大名鼎鼎的周卫国团长吧?我们在鲁中边区就听说过您了!我们罗司令员还亲口夸过您呢!”

周卫国笑笑,说:“什么鼎鼎大名?不值一提!两位同志累了吧?赶紧进村休息吧?”

第一名战士摆了摆手,说:“不了,我们还有任务!”

见周卫国有些错愕,林水生赶紧解释道:“他们是来通知赵副参谋长和县大队鲁队长去赵庄开会的。政委已经先去赵庄了。”

周卫国“哦”了一声,说:“赵副参谋长现在在里垄村,鲁队长现在应该在上洞村,我派人通知就是了。”

第一名战士摇了摇头,说:“周团长,还是我们自己跑一趟吧,您只要派人给我们带路就行了。张政委给我们的命令是当面通知到他们!”

周卫国笑笑,说:“那也行。水生,你派两名队员领着这两位同志去里垄村和上洞村吧。我和参谋长马上就赶去赵庄。”

第一名战士立刻说道:“周团长,您和吴参谋长都不必去赵庄参加会议!”

周卫国一愣,说:“为什么?”

林水生脸色不自然地解释道:“团长,政委说,今天开的是党委会,您和参谋长都不是党员,不需要参加!”

周卫国先是一呆,随后尴尬地笑笑,说:“哦,是这样啊,那我们就不去了……”

随后对林水生说道:“水生,那你赶紧让人带两位同志通知赵副参谋长和鲁队长开会去!”

林水生应了一声,立刻点了两名队员,嘱咐他们带路。

那两名鲁中边区来的战士都向周卫国敬了个礼,还是由第一名战士说道:“周团长,我们有任务在身,告辞了!”

说完,没等周卫国还礼,竟然就和另一个战士转身,跟着林水生指定的两名队员上马分头走了。

周卫国愣在当场,好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

随行的几个参谋面面相觑,等那两个战士走了,有人忍不住就低声说道:“这两人怎么这么没规矩?不等咱团长还礼就走了?这是从鲁中边区来的吗?”

周卫国一皱眉,说:“少说几句!”

随后低声叹了口气,对林水生等人说道:“回团部吧。”


赵庄。

涞阳县委所在地。

屋里围着桌子坐着四人:张仁杰、张楚、陈怡、赵杰。

张仁杰再次喝下一碗酸梅汤后,不由感叹道:“走来走去,还是回我们虎头山好啊!”

张楚笑道:“张政委,我看你脸都晒黑了!天这么热,这一路上,没少遭罪吧?”

张仁杰正色说:“干革命工作嘛,死都不怕,还能怕遭罪?”

陈怡笑笑,说:“张政委政治修养就是高,随便一句话都能和革命拉上关系!”

张仁杰笑道:“陈县长的嘴巴好刁啊!不愧是我们虎头山第一才女!”

陈怡脸色不自然地说:“张政委,不是跟你说过吗,别叫我才女!”

张仁杰正色说:“陈县长这‘才女’二字,可是当之无愧啊!要知道……”

正说着,鲁震明爽朗的声音已经从门外传了进来:“周团长,开个会怎么还要两个人通知啊?您随便让人吩咐一句……”

这时,鲁震明已经掀开了门帘,一看屋里并没有周卫国,不由有些惊讶地说:“怎么周团长还没到?早知道俺从阳村经过时就和他结伴来了!”

见鲁震明进屋,张仁杰微笑着说:“好,人到齐了,我们开会!”

张楚和陈怡都是一愣,张楚忍不住提醒道:“张政委,周团长和吴参谋长可都还没到呢?”

张仁杰说:“今天我们开的是党委会,周团长和吴参谋长不是党员,不需要参加。”

陈怡不解地说:“我们有几次党委会周团长和吴参谋长不是也列席了吗?”

张仁杰严肃地说:“今天的会议非常特殊,是传达党中央的最新指示精神!需要严格保密,党外同志,一律不得参加!”

赵杰接口道:“可是,周团长是虎头山根据地的军事主官,对于党中央的文件,他应该知道啊!否则,如何理解上级的指示?如何具体开展工作?”

张仁杰皱眉道:“赵杰同志!我知道你是周团长提拔起来的干部,但你要记住,你首先是一名共产党员,然后才是独立团的副参谋长!”

鲁震明立刻说道:“张政委,什么文件这么保密?连周团长都不让知道?”

张仁杰面色一整,说:“鲁震明同志,你要明白,严守党的秘密是每一个党员都必须遵守的铁的纪律!”

屋里霎时寂静一片。

张仁杰这才郑重地说道:“现在我宣布,会议正式开始!”

说完,张仁杰又扫视了屋里的其他四人,说:“我重申一点,以下我所说的一切内容,都不允许记录,更不允许外传!”

众人心中都是一惊,脸上的神色不由自主都凝重了起来。

对于众人的反应,张仁杰显然很满意,所以他点了点头,说:“当然,大家都是合格的共产党员,我相信大家都能遵守党的纪律!其实,我这次赴鲁中边区汇报工作本来不需要这么长时间,但是,汇报完工作后,上级又组织我们学习整风文件,以提高认识,所以,我到现在才回来!好了,不说题外话了,下面,我开始传达上级指示精神。本月十五日上午,在革命圣地延安的杨家岭大礼堂召开了中央直属机关干部大会。会上,由整风运动中央总学习委员会副主任康生同志作了题为《抢救失足者》的报告。在报告中,康生同志指出,经过调查,‘延安的知识分子至少有一半是国民党派进来的’!各单位要人人过关,清查特务,开展‘抢救失足者’运动。并特别强调,‘清除内奸,这是我们目前急不可缓的任务’,‘还有一些失足的人至今没有向党坦白’,‘他们要在这紧迫的时间中挽救自己,而共产党员们也要在这短促的时间内抢救他们’。当场,就有一个失足者站出来坦白,这个失足者名叫张克勤,是从甘肃经西安八路军办事处来到延安的。他坦白说,他是国民党派进延安的‘红旗特务’,甘肃工委是国民党一手组织的假党,叫‘红旗党’!同志们,什么叫‘红旗党’?就是打着党的旗号反党!其实质就是混入党内的特务!”

张仁杰越说越激动,说到这里,已是口干舌燥,不由停下来喝了口水,才继续说道:“这次会议之后,延安各机关、党校、女子大学等就开始纷纷召开‘抢救大会’,以抢救失足者!本来我还要在鲁中边区学习一段时间整风文件,但中央关于开展‘抢救失足者’运动的指示已经传达到我们山东军区。罗司令员经过慎重考虑后,选择了几个根据地作为试点,我们虎头山根据地就是其中之一!为了有力推动虎头山根据地开展‘抢救’运动,上级才把我提前派回来!同志们,我们虎头山根据地被选为此次山东军区‘抢救’运动试点,是上级领导对我们的重视,更是党对我们的信任!我们必须抱着最大的热情和最认真的态度开展这一运动!”

张仁杰顿了顿,继续说道:“根据上级指示,我宣布,我们虎头山根据地下一阶段的主要任务就是‘审干’,所有干部都要接受党的审查!尤其是三八年以后由国统区进入根据地参加革命的同志。‘抢救运动’,首先就要从我们领导干部自身开始,党员干部尤其要以身作则!接下来,运动还要在部队、机关、学校,乃至普通群众中开展!”

赵杰立刻站了起来,大声说道:“我请求发言!”

张仁杰微笑着说道:“赵杰同志有什么话请尽管说!我党的根本组织原则就是民主集中制嘛!”

赵杰正色说道:“当前敌我形势错综复杂,我们的首要任务应该是保持根据地内部的稳定!而不是无谓地扩大运动范围。我是三五年参加革命的,三六年入的党,军龄和党龄都不敢说很长,但我也听说过当年苏区的‘大肃反’!我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肃反’,但张政委的党龄比我们几个都长,对‘肃反’扩大化带来的危害应该是有切身体会的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