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新兵到少校--------在到今天的我

硬硬的石头 收藏 5 726
导读:(原创)从新兵到少校--------在到今天的我




从穿上绿军装告别熟悉的家乡和亲人起.我就变成了一只在蓝天飞翔的风筝.一根细细的线把我与所牵挂我的人紧紧连结在一起.我随着线那端的收或者放独自舞蹈着.

15年的直线加方块的环境中.蕴藏了很多很多种爱.在那顶天立地的绿色方阵里.也洋溢了许多许多种情.这应该就是我们军人所谓的内涵.军营生活15年带给我的不只是一段经历.更是一笔财富.当身在军营其中的我.甚至觉得有一些厌倦逆反的心理.回过头去审视它的时候.我会发现我可以坦然地面对一切困难.

我从战士做起排长.副连长.连长.副营长.营长.一路走下来.性格的磨炼给我一种坚强.以及我对生活的认识和对待生活的态度.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境地.世界常存有信有望有爱.其中力量最大的莫不过真爱.你很真诚而别人不真诚对你时,怎么办?要有海纳百川的胸怀.

我要用力飞.不管有多远.超越了极限挑战的冒险.勇敢追奔到终点.痛过的泪水换来是甜美.用力飞不管有多远.军营能增添我的胆识.锤炼我的品格.磨砺我的意志和脊梁。我将用自己拙劣的文字去从头回忆那些往日的事,努力在春节前后写完。


从新兵到成长在到今天的我(一)






当兵是我从小时的梦想.我没有想到那么容易就实现了.进行体检时我的身高是159厘米.我以为没有希望了.本来我也没抱太大的期望.早就作好了思想准备.可命运就是这样的神奇.早已安排好的事叫你躲也躲不了的.体检完后.我准备回家.我见到一个当官的.我看着他那身橄榄绿和两扛二颗亮晶晶的星星.还有威严的大沿帽.我好羡慕.我盯着他时.他也看到了我.很和蔼的对我笑了笑.“你是来应征入伍的?我对他也笑了笑是的.“你太小了.其实我才15岁.是小了点.但是我长的比较黑.很叫人误会的看我也就是十六七岁的样子.我说:我已经18岁了.“那也太小了.你的体格好不好.怕不怕吃苦呀?当兵可是很苦的.我故意提高声音.挺了挺胸.做出坚强的样子“我不怕的.我很想当兵.我能吃苦.我的体质很好的.我很少有病的.他笑了笑.对我说:“你长的很可爱.个子又小.去到部队以后新兵连结束就当个通信员吧.我开心极了.我知道他是接兵的.要他同意我就没问题了.我告诉了他我应征的地方.他给我打了包票.说没什么问题的.回到家那几天我的心总是静不下来.盼望着好消息早日到来.


入伍通知书终于来了.父亲告诉我时我都不敢相信是真的.当兵是我的梦想呀.这就实现了.突然的叫我难以接受呀.那天我快乐的像一只小鸟.东奔西走的告诉我的朋友们.同学们.亲友们大家说话都是一个模式.无非叫我不要怕吃苦好好的干.争取早日立功入党搞好了当个军官.我也被这些甜言蜜语灌的晕晕的.晚上怎么也睡不着觉.父亲看出我难以入眠就同我说话.我知道他也不舍得我.但父亲就是不说.只是交代我生活上的事.让我自己照顾好自己.必竟我是第一次离开家.第一次离开他.父亲很宠爱我.我虽然也舍不得他.能当兵的喜悦更让我心动.那一晚我想了好多.我有预感的我知道当兵后我的人生将是一个新的起点.我也知道我将不会平凡的度过那辉煌的四年.(因为那时候陆军3年.我们空降兵是4年.现在陆海空都是2年)我要拥有一切荣誉.不仅为了证明自己.更多的是为了给家人争气.我也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那是潜意识的朦朦胧胧.我不知道那具体是什么.但我明白一段美丽的故事就要开始了.


我走那天送站的人特别多.喧闹声吵成一片.忽然.我的目光转到车厢后面.透过车厢门的玻璃.看见父亲站在外面的踏板上.漫天飞舞的雪花已经把父亲的肩头.帽子变成白色.站在原地没有动.列车在暮色中开动.乱纷纷的人群中.我只看见父亲的小帽一闪.连话也没说上一句就分别了.我们一群兵用的专列.大家都是一个样.穿着肥大的棉衣棉裤.脚上套着大棉鞋.头顶棉帽.上面还没有军徽.也没军衔.说是已经是兵了.其实就是不伦不类.没锻炼过还是老百姓的德行.我望着窗外.看着那些望子成龙的父母们把火车四周围的紧紧的.握着自己孩子的手唠叨个不停.我们这些年轻的小伙们今天也特别的听话.那些每日烦死人的絮叨.今天都变的格外的好听了.十分的入耳.都是一个心情的.时间过的慢一点.亲人们的话再多一点.我们再多看一眼.


火车缓缓的开动了.人们在这一刻所有的激情都爆发了出来.我们想忍住的泪水像掘了提的小河滚滚而出.落到了亲人的手上脸上.火车开走时家长们跟着火车跑.我以为只有电影里才有的镜头.今天就发生在我的面前.是那么真实.我一个人静静的看着窗外的景色.我本性就不喜欢人多的地方.我很多愁善感的.今天更是勾起了我的内心世界.我虽然是在安徽长大的.但我的性格更像南方人.其他的同伴们就是地道的安徽小伙了.刚才还哭哭提提的.现在什么事也没有了.有的玩扑克.有的聊天.有的几个人一起在唱歌.有几伙在赌博.今天是他们最有钱的时候了.所有的本性都暴露了出来.我最喜欢的还是看窗外的景色.想着自己的心事.因为我太小也没有人和我玩.他们也不和我一个城市.(于我们市的那批兵走的是空降兵另一个师.我是跟着安徽亳州走这个师的)是那个接兵中校把我带到安徽亳州和他们一起走的.


我可以感到那个接兵中校常常的看着我.我没有看他.有点不好意思.他和另一个上尉来回的巡逻了几次.怕我们出什么事.我对那个上尉印象不好.他很胖的.长了个腐败的肚子.就是这个上尉走到我跟前.当着大家的面说"这个小伙长的可爱呀."那么多的同伴都瞅我.我的脸红的像个苹果一样.我感觉我不是很好看.我只是年轻.一张娃娃脸而已.黑黑的脸蛋上没有一颗小豆.两道浓浓的眉毛.最有神的是我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叫人一见就不会忘记.我表面很不好意思.但是心理还是美滋滋的.幸好以后他们没有再要我的难堪.火车终于在河南郑州停下了.我们又转了汽车.从郑州到开封就一条公路.汽车在飞驰着.


我们唱着歌.大声的歌唱祖国.想让歌声把内心的恐惧赶走.前面是什么呀?是个怎样的地带.难道四年的军营生活就在这度过?接兵骗了我们?(因为接我们的时候说是广州军区.以为是广州呢?)接兵的干部始终不回答我们的提问.我曾经问那个接兵排长:我们的军营是什么样的?“到那里你们就看到了.停车停车.有几个战士大声的叫嚷着.什么事?接兵排长的喊声带着部队标准口气.我们要小便.憋不住了.等一会过了市区在下车.那几个战士可不妥协.“不行.我要尿了.“我要尿尿!首长…….“我尿裤子了.没经过“教训”的兵就是什么都敢说.我们还没带上帽徽不算个兵.“我是老百姓我怕谁.上尉发话那就先停一下吧.”接兵排长对我们横眉冷眼恶恨狠的说:现在叫你们吵着下车.等你们到了部队时就是要拉到裤子里.你们也不敢吭一声.恨归恨.车到郊区他还是组织了我们下车方便.所有的人都下来了.一人一块地解开裤带就尿.等我们都上了车时.汽车却走不了了.汽车抛锚了.排长在上尉的指挥下组织大家下车.到了下面让我们把身上的棉大衣都脱下来.两个铺在一起排成两排.放到车轮底下连成一条路.是个好办法.他们的经验是很多.排长叫我们一起用力推汽车.司机在上面开.人多力量大.汽车终于压着大衣开了出去.行程又开始了.汽车缓缓的行驶着.我们大多数人已经睡着了.我没睡.我一直在等待到达终点.我想第一眼就看到我要生活四年的连队.到了晚上12点多钟.汽车终于停了.我借着车灯的光.看到赫然的几个红色大字"热烈欢迎新战友.大家都醒了一起欢呼.我们真正的走进了军营.


新兵连的领导和班长早就在等我们的到来.那些老兵也排着整齐的对形欢迎我们.我好奇的看着那些老兵.一身戎装.个个精神抖擞.我就要是他们中的一员了.一种崇高的精神在我心底尤然而生.用了一个多钟头的时间才把我们新兵分好了班.这是暂时性的分班.要过一个星期后才真正的定下来.我们吃完了饭就各自回到了班里.躺在床上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色.天空不时有飞机腾空而起.比家里热闹多多了.战友们都睡了.我想明天要好好的看一看我们的连队和周围的环境.我被哨音吹醒了.班长早就起来了.这时他才叫醒我们.说要开饭快点起床.我起来后赶快跑了出去.要看看我们的连队是什么样子.原来是由四个兵舍和一个连部组成的.都是50年代组建部队时建的老平房.虽老旧一些.但还整齐洁净.四面是砖砌的围墙.连部在最后一排.兵舍两个一排.共两排.在前面就是篮球场和训练场了.正中间是连队的大门.


一个星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盼望的那天终于到了.我们新兵被集中到广场上进行分兵.一共三百四十多个兵要分成几十个班.那些班长们早就待命等候站在前面嘻嘻哈哈的开着玩笑.好象是在议论我们新兵.我见有几个班长指着我说:那个那么小.长的真黑.好.我要定他到我班了.一定是我班的.你太高了.给我正好.他们议论着我.我也在想到底那个是我的班长呢.王**.到.“一班.哈哈.还是我班的吧.和我正好.没想到真的是那个个子矮一点的班长.我被分到了一班.班长是“李伟”.我是幸运的.他以后就是我们新兵营里唯一一个不打兵.骂兵.体罚兵的好班长.一班的兵都分好了.我们班一共九个兵加上班长和副班长十一个人.我们九个站了一排准备回班.我好奇的看看了我身后的战友.他们是什么样的?一回头.一个比我高一点的黑黑壮壮的小伙子出现在我的眼前.好黑呀.还有比我还黑的人?不过身体到是挺壮的.班长领我们回了班.先给我们分铺.这里条件很艰苦.全班九个人要睡一条大通铺.班长在边上.他把我安排到他的身边.我的旁边就是那个比我还黑的人.我又看了看他.全班人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把卫生才收拾好.班长去开会了.大家还不是很熟.各自在干着自己的事.我看着《共同条令》.那个比还黑的先不老实了起来.一会儿和这个说说.一会儿又跟那个聊聊.不过每个人没说几句就想跟人吵.好象对谁也不服的样子.


毛头小子思想简单四肢发达.但不知为什么他就是不和我说.和全班的人都吵遍了就是不和我说半句.看来对我还挺不好意思.还要我主动的.先来一句开场白.“你是哪里的?”他好象惊了一下.马上就回答“湖北的.“你多大了?”“十五.怪不得.原来这么小呀.比我小了四岁.他这样回答着我.“你这么小就当兵来了?”我刚初中毕业就来了.“你挺能‘抖授’的啊."抖授’是什么意思?呵呵……你不知道什么意思?“不懂.那还是先不知道的好。”我发现他有点欺负我的意思.他奇怪的瞅瞅了我,说:你是农村的?我回答:是的.


班长回来后安排我们进行了劳动.把我们班的卫生区打扫了一遍.到了晚上又做了一次开训动员.我本以为当兵要历经“拍打”的这关.没想到这么轻松就过来了.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其实苦的日子还在后头.累了一天最温暖舒服的就是睡觉.炉子的火烧的很旺.其他的战友都睡着了.今天他们确实累了.我还没有睡思想活跃着.这就是军营.这就是我向往已久的生活.我要好好的去体验认真的渡过每一天.很晚了班长才回来.他先看了看炉子加了点煤.然后来到铺前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战士们睡的都很死.有的把被子踢开了他就轻轻地拉好.我到他要走到我的面前时把眼睛闭的死死的装睡.他见我的军装放的不整齐给我摆好.做完了这些事才简单的洗了一下涑来到铺上.刚躺下好象想起了什么事.又下了地.原来我们的鞋垫没有放到炉子边烤.明天一定是湿露露.我们要受罪的.班长就一双一双的拿出来放到炉边烤上.所有的事我都看在眼底.我真庆幸我遇到了一位好班长.我们战士可以少吃一些苦了.夜里我一会看看我那善良的好班长.心里甜蜜蜜的.军营生活多么美好. (待续中......)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