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的真相

wjdles 收藏 0 131
导读:朝鲜战争的真相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随笔》杂志第6期,刊登了一篇署名袁唏撰写的《真相》一文。这篇文章的作者用正正反反的手法,并借外国人之口,对朝鲜战争──实则是对抗美援朝战争作了极不严肃的评论。凡是经历过这段历史的人,或研读过这段历史的 人,看后无不感到惊讶!


作者开篇第一句话,便强加于人,说什么“朝鲜战争结束几十年后,世人才知道了战争的真相。”否定多年来国内对 这段历史的研究和著述,否定广大人民群众对客观世界的认识能力和智慧。他列出了许多国内外有关这段历史的著作。有官方的,也有个人的,有战场统帅和将领的,也有国家领导人的。对于这些著作,他一方面不加区别的一概视为“有偏见和曲解” ,掩盖了历史真相;另一方面却又自相矛盾地说什么只要“多读几本,不用太多的分析和判断,朝鲜战争的真实图景就已相当 清晰”了,而不由自主地自己揭穿了自己:开篇便撤了个弥天大谎。他很欣赏当年敌对一方美、韩等国的著作,相信他们的说 教;对国内官方著作,包括战场统帅和将领的著作,却都抱以怀疑不信任的态度,有的更予以贬低。他把军事科学院受命于军 委编写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史》和国防大学编写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史简编》等官方著作,统统说成是带引号的“正史”,否定这些著作的真实性和权威性。充份表现了作者的立场。即以公正客观的面貌出现,实则是以虚伪的“纯客观主义”的态度看待抗美援朝战争这段历史。他提出的许多论点都是从这一立场出发的。笔者就其中几个主要问题作一剖析。


进行抗美援朝战争无其必要吗?


《真相》作者论点之一是抗美援朝“战争对中国并不是迫在眉睫”。作者说:“从现在解密的联合国和美国档案得知 ,联合国、美国和其西方盟国并没有准备与中国作战,并且在努力防止这样的战争发生”,因此,他得出结论说:“战争对中国并不是迫在眉”。在这里,作者想要说的话并没有完全说出,不过,其含意已非常明显:他是在说,进行抗美援朝战争无其必要。是这样吗?


朝鲜内战爆发后,美国在大规模入侵朝鲜的同时,便派遣它的军队入侵台湾海峡,占领我国领土台湾,以军舰炮击我国商船,以飞机侵犯我国东北领空,轰炸扫射我国边界城镇乡村,杀伤我国人民。这一赤裸裸的侵略行径,任何人都会明白,这是美国对中国采取的战争行动。中国人民为什么进行抗美援朝战争,这是最基本的缘由。1951年10月23日,毛泽东在全国政协第一届第三次会议上非常明确的指出了这一点。他说:“大家都明白,如果不是美国军队占领我国的台湾、侵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和打到了我国的东北边疆,中国人民是不会和美国军队作战的。但是既然美国侵略者已经向我们进攻了,我们就不能不举起反侵略的旗帜,这是完全必要的和完全正义的,全国人民都已明白这种必要性和正义性”。此点,就连当年英国部份国会议员也“承认中国人是有道理的。”遗憾的是,战争已经过去几十年了,《真相》作者却还不明白“这种必要性”。美国侵略者已经向我们进攻了,他还在说“战争对中国并不迫在眉睫”,“联合国、美国和其西方盟国并没有准备和中国作战”。尤为令人费解的是,《真相》作者为什么要避开这一有关确定抗美援朝决策所依据的基本情况?这一情况恰恰正是战争之所以发生的最根本的真相。


美国真的不想和中国打一场大战吗?


其实,早在朝鲜战争爆发前,美、韩两国就已经考虑了。1949年李承晚提出的“韩美同盟”草案第7条就说:“ 双方承认并成立谅解:如果解放战争(按指美国的侵略战争)一定要在满洲领土上继续进行,以答复中国共产党对朝鲜的侵略,美利坚合众国总统阁下将帮助大韩民国总统阁下把解放战争进行到胜利的结束。作为这种帮助的酬答,大韩民国总统除了复兴大韩民国主要利益所在的北朝鲜以外,保证将满洲与中国东部其他部份之天然资源的开发移交美国和韩国共同管理”(1950年12月16日伍修权在联合国安理会上的发言)。这一材料充份说明了美韩两国的野心。


事实上,在战争实施过程中,美国决策当局,不少人也一直在把同中国作战、把战争扩大到中国内陆作为其政策考虑的重要内容,麦克阿瑟是突出的代表。他不止一次地叫嚷要把战争扩大到中国大陆,并且还要动用蒋介石的军队。当他的军队逼近中朝边境时,不是在狂妄的叫嚷“ 鸭绿江并不是不可逾越的障碍”吗?除此以外,还有些人不只一次地叫嚷要使用原子弹,美国总统杜鲁门就是其中一个。


这些情况,《真相》作者为什么避开不谈,而谈什么“美国政府不准备让美国与共产党中国打一场大战”。尽管“大战”没有打起来,但这不能说明美国真的不准备大打,不想打。只能说它内外条件还不具备,没有准备好。它害怕把战争扩大到中国大陆,引起世界大战,影响其以欧洲为重点的全球战略。而其中更重要的则是通过战场上的较量,使它认识到了中国人民的力量。这才是问题的实质,才是事情的真相


出兵参战是苏联鼓动的吗?


《真相》作者论点之二是,出兵参战,进行抗美援朝战争,非中国人的本意。他说,“事实上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层也有反对中国参战的意见,反对者陈述了各种理由,是毛泽东否定了不同意见”。就是毛泽东本人也是在“苏联领导人的一再鼓动和提供无偿援助的许诺”下,才“终于下决心派大部队赴朝作战”的,而且“在决心已定的情况下,毛泽东仍有顾虑”。为了说明他这个观点,作者还引用了1950年10月2日毛泽东给斯大林的一份电报。


说到这份电报,必须指出,作者是采取了断章取义的手法,故意不提电文中至关重要的部份,即:“既然决定出动中国军队到朝鲜和美国人作战,第一、就要能解决问题,即要准备在朝鲜境内歼灭和驱逐美国及其它国家的侵略军;第二、既然中国军队在朝鲜境内和美国军队打起来(虽然我们用的是志愿军名义),就要准备美国宣布和中国进入战争状态,就要准备美国至少可能使用其空军轰炸中国许多大城市及工业基地,使用其海军攻击沿海地带”。《真相》作者却只引用了对局势发展估计的最后一部分,即:“我们认为最不利的情况是中国军队在朝鲜境内不能大量歼灭美国军队,两军相持成为僵局,而美国又已和中国公开进入战争状态,使中国现在已经开始的经济建设计划归于破坏,并引起民族资产阶级及其他一部份人民对我们不满(他们很怕战争)”。应该如何理解毛泽东给斯大林的这份电报呢?借助《真相》作者的话说:“不要用太多的分析和判断 ”,就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这个电报充份显示了毛泽东的决心和胆略,《真相》作者的非议是毫无根据的。作者把必要的需加预防的各种考虑,说成是优柔寡断的“顾虑”,很明显是在故意曲解原意。


常言道,“预则立,不预则废”。作为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作为一个决策者,对于关乎国家兴衰存亡的大事,没有周密的思虑和预见,没有应付可能发生的各种事变的准备,是难以立于不败之地的。从最困难的方面着想,从最困难的方面作准备,以争取最好的前途,一直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重要原则之一。在出兵参战问题上,党内确有不同意见,党中央也经过多次讨论,这完全是正常的。毛泽东是再三考虑了各种意见之后,经过深思熟虑,从国内到国际,从当前利益到长远利益,全盘权衡利弊,才定下决心说服持不同意见的同志,从而达到了思想行动的一致。


作者说,毛泽东是在“苏联领导人的一再鼓动和提供无偿援助的许诺”下,才终于决定出兵的,这也不符合实际。两党两国相互交换意见,进行协商,寻求互相支持,这是极为正常的事。出兵参战是我党我国自主的议题,努力争取外援,以取得更为有利的条件,是必须考虑的事。不过,我党向来是以自立更生为主,争取外援为辅,决不会因为外援左右自己的政策。在决定抗美援朝问题上,也是如此。原来苏联曾许诺给予空军支援,后来说没有准备好,暂不出动。在此情况下,毛泽东丝毫没有动摇自己的决心,仍然决定按计划出兵参战。此情足可说明《真相》作者的非议是难以成立的。

因为进行抗美援朝战争,台湾才未能解放吗?


《真相》作者论点之三是:战争“使中国无限期延缓了统一台湾的目标”。为了说明这个论点,作者提出了三个论据 :一是“朝鲜战争之前美国在台湾岛和台湾海峡没有军队”,二是“美国总统杜鲁门在1950年1月5日发表的声明中曾明确表示,美国无意保护台湾岛上中国国民党人的残余力量”,三是美国“国务卿艾奇逊也把台湾划在美国在亚洲的防御线之外”。因此,作者得出结论:只是战争爆发后,才使“美国改变了战略方针”,而插手台湾,而延缓了我对台湾的解放。


《真相》作者所说的三个论据,虽有其事,但结论是错误的。错误在于混淆了朝鲜战争和我国的抗美援朝战争,在于对美国的台湾政策,缺乏从本质上作历史的分析。人人皆知,美国决策当局向来都是以自身利益为基准而玩弄两手政策。在台湾问题上也是如此。1950年6月27日的杜鲁门(发表声明侵朝和入侵台湾)就反对1950年1月5日的杜鲁门。同样,1950年6月11日的艾奇逊(参与制定包括台湾在内的西太平洋大区域防御计划)就反对1950年1月12日提出防卫圈的艾奇逊。为了说明这个问题,特摘录以下资料,供读者判断。 1950年6月11日至24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莱德雷和国防部长约翰逊访问日本。此间,美国报纸透露了不少美国对台湾政策的内幕。6月19日,《纽约时报》社论写道:“为了保卫日本而保留某种基地是必要的。在现代战争中,那种三、四个孤立的基地的陈旧思想已经毫无意义……很可能正是因为这样的理由,麦克阿瑟将军,据报,正在准备促成一个西太平洋全体的、而不单是日本一国的联合防御计划,这样就重新提出了应该以及能够为台湾做些什么事情的问题。很大一部份人的意见,以为台湾还可以守住……”接着又写道:“一个以大区域为基础的有力的防御计划,将会涉及头等重要的 政治决策,它会要我们对台湾的整个立场翻过来”。1950年6月27日《纽约邮报》一则消息则更进一步说:“在詹森(即约翰逊)与布莱德雷赴日以前,美国联合参谋部(即参谋长联席会议)就同意了包括以下两点的远东政策:一、五年之内不和日本订和约;二、采取防止台湾陷入共产党之手的任何措施。”


1950年6月25日,纽约《先锋论坛报》一则发自东京的消息,透露了上述美国对台政策的具体内容:“据盟军最高统帅部的意见,美国对台湾问题采取坚决立场,将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阻止共产党对该岛的侵略。……总部官员坚信,如果根据下面的方针迅速行动的话,共产党人可能甚至不敢发动对台湾的攻击。美国应该发表一个措词强硬的声明说明:由于苏联之参加中国军事准备工作,以及由于世界局势的变迁,因此对于前属日本的台湾的未来地位问题,必须等待对日和约的签订。在和约签订前,台湾将由美国或联合国代管。在发表这一声明的同时,应派遣一个大规模的军事代表团,并供应有限度的装备……有人建议在派军事代表团以外,应该将海军实力焙示一番。”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报界透露的这些有关美国国家政策的消息,美国当局并未站出来予以否认,而且稍后美国的这一侵台政策,也得到了麦克阿瑟的证实。8月28日,麦克阿瑟在美国海外作战军人协会大会上说:美国认为台湾是美国太平洋前线中的“总枢纽”,是“不沉的航空母舰”,美国必须控制台湾,以便美国“用空军控制自海参崴到新加坡的每一亚洲海港”。


笔者摘录的这些材料,是当年伍修权在联合国安理会上的发言中讲到的,是用来驳斥杜鲁门、艾奇逊、奥斯汀等人一再辩解的美国侵略台湾是朝鲜战争引起的“临时措施”一说的。它充份说明了美国侵略台湾的政策早在朝鲜战争爆发之前就已决定了,就连实施步骤都定好了。是巧合吗?杜鲁门等人说美国侵台是朝鲜战争引起的“临时措施”,《真相》作者则说“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才)改变了战略方针”。话不同,意同。都是为美国侵台辩护的。不过,《真相》作者的实意是用来指责抗美援朝战争误了解放台湾的大事,这更是无稽之谈。


必须提醒读者,上述美国报界公开透露的消息,只是朝鲜战争爆发之前的事。其实,在此两年之前,即国民党反动统治濒临崩溃之际,美对台野心便已成为其侵略政策的一部份了。据战后美国公布的档案透露:1948年11月24日美国总统军事顾问李海签署的军方“关于台湾战略地位备忘录”中,便详细地阐明了台湾对美国在远东战略部署的重要性,并提出了“不使共产党统治台湾”的主张。1949年1月19日美国国务院起草的后被杜鲁门批准的“关于美国对台湾立场的报告” (列为美国安全委员会第37/1号文件),同意了上述军方的意见,正式确定“美国的基本目标是不让福摩萨和佩斯卡多尔群岛(澎湖列岛)落入共产党手中”。此后,美国有关对台政策的所有文件,都以它的这一基本目标为准,其中的区别也只是 为达到此一目标在手段上的变换而已!诸如,军事占领,还是通过外交和经济手段,或是支持台湾自决(独立),或由联合国 、美国托管等等,而且也一直在延续着。这些都是当年未曾透露而今已经透露的真相。《真相》作者是不知情呢,还是故意避而不谈!对待一切事物,不能只抓住一点不及其余,特别是对待历史问题,最忌讳的便是没有把握充份的资料,没有做全面的分析,不了解其所以然,便轻易的下结论。


是谁阻滞了中国经济和社会的进步?


《真相》作者论点之四是,抗美援朝战争“阻滞了中国经济和社会的进步”。他说:“由于苏联代表有意退出(安理会),使一些不利于中国的提案在联合国得以通过。中国被排除于联合国达20年之久,严重影响了中国同世界的交往,阻滞了中国经济和社会的进步”。这是事实吗?只要摆一下当时的实际,便可认定《真相》作者这个论点是站不住脚的。


第一、苏联代表是1950年1月为抗议美国支持蒋介石继续窃据中国在联合国及安全理事会的席位,才拒绝出席安全理事会的。此时,距朝鲜战争爆发尚有半年之久,怎能说是因朝鲜战争“有意”退出?


第二、1950年8月,为在联合国内同美国的侵略行为作斗争,苏联代表又重新出席安理会。在此以前,安理会关于朝鲜问题只通过一次议案,即1950年6月27日美国利用苏联代表缺席之机,操纵多数通过的“关于联合国会员国协助南朝鲜当局的决议”。以后,在通过其它议案的时候,苏联代表并未缺席。《真相》作者把“一些不利于中国的提案”被通过,强加在苏联代表缺席一事上,显然有违事实。


第三、单就1950年6月27日安理会通过的“关于联合国会员国协助南朝鲜当局”一案而论。《真相》作者所议也非真相。作者之意是说,由于苏联代表缺席安理会,没有行使否决权,才导致美国敢于侵朝侵台,才使中国卷入了这场战争。


然而,我们只要看一看美国侵朝侵台和安理会通过议案之间的时序,便可明了其中问题所在。人人皆知,朝鲜内战爆发的第二天,美国便急不可待地派出它的军队投入作战了。第三天,即6月27日正午杜鲁门总统发表声明公开进行武装干涉,并人侵我国台湾和台湾海峡。为了欺骗世人,给它的侵略行为披上合法外衣,才于同日(27日)晚间,在安理会中通过上述决议,非法追认了美国武装力量侵略朝鲜的行动(未敢提对台湾的侵略)。很明显,美国侵朝侵台在先,安理会决议在后。美国是以既成事实强加于安理会的。当时,联合国大会会员国多数操纵在美国手里,它可以为所欲为。联合国宪章对它来说可以遵守,也可以不遵守,一切都以其自身利益为是从。1951年2月1日,美国操纵联合国大会,通过了一个诬蔑中国为“侵略者”的提案。它怕苏联行使否决权,还不是照样违反联合国宪章所规定的大国一致原则,越过安理会,将提案直接交联合国大会通过。这是最明显的事例。《真相》作者为什么避而不谈这些事实呢!


第四、《真相》作者说,“由于苏联代表有意退出……中国被排除于联合国达20年之久,严重影响了中国同世界的交往”。这一说法是非常荒谬的.是完全不顾事实的。我们研读历史,不能脱离当时的历史条件,更不能依据已经变化的情况看待过去发生的一切。当时的苏联,是社会主义的苏联,不是变质后的苏联。主张恢复中国在联合国合法席位、反对蒋介石集团继续窃据联合国席位的是苏联;反对恢复中国在联合国合法席位、支持蒋介石集团继续窃据联合国席位的是美国。由此而影响中国同世界交往的也是美国,而且延续了很久。这是世人共知的事实。《真相》作者为什么不去谴责美国而抱怨过去的苏联呢?这不是故意颠倒黑白吗!


第五、同样,如果说谁“阻滞了中国经济和社会的进步”,那么,也是美国。美国敌视中国人民是一贯的。新中国成立后,它就开始对中国实行经济封锁、禁运,阻挠中国同世界各国交往,妄想把新中国扼杀在摇篮之中。抗美援朝战争开始后,更是加紧了这一罪恶活动。纵然如此,中国人民还是照样在前进,并未因抗美援朝战争而停止或减缓自己的步伐。的确,有战争就有损耗。战争不直接创造物质财富,但却可创造精神财富。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进发出来的精神力量,不仅对赢得战争胜利发挥了重大作用,而且对促进国内政治经济建设也发挥了巨大作用。战争期间,全国人民的政治觉悟和生产积极性得到空前提高,在党的领导下,新生政权得到了进一步巩固,生产也得到了发展。据统计,在战争进行期间,国民生产总收入1950年为65.19亿元,1951年为133.14亿元,1952年为183.72亿元,1953年为222.86亿元(见《当代中国财政》),都是在成倍的增长。如果没有美国多方面的阻挠破坏,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会更快。


中朝人民白白付出了巨大牺牲吗?


《真相》作者论点之五是:几年的战争,中朝两国人民都白白流了许多血,白白耗费了许多资财,结果得不偿失(这不是作者原话,但实意如此)。作者说:“三年零一个月的朝鲜战争结束时,朝鲜北南双方的分界线略有变化,但基本维持了战争开始前的格局,战争使分界线南北有上千万人妻离子散,双方的紧张对峙一直延续至今。(在)这场战争中死伤了几百万朝鲜平民。各方作战人员比较可靠的伤亡数字是:美国14.2万,南朝鲜30万,北朝鲜约52万,中国90万。战争中最可歌可泣的不是统帅、将军,而是献出了血肉之躯的普通军人。中国在朝鲜战争中的全部战争费用多达100亿美元。中国人流了许多血,损失了很多财产,虽然通过战争巩固了新政权.但客观的外国史家都认为战争的消极影响要多得多。”


《真相》作者这段话,并不是什么事实“真相”。


第一、朝鲜战争开始是内战。由于美国进行武装干涉,才使战争起了质的变化,才使战争持续了三年,造成了作者所说的那种格局。作者为什么不去指责侵略和干涉别国内政的美国,而只笼统指责朝鲜战争,并与抗美援朝战争混为一谈呢?


第二、《真相》作者所列出的各方在战争中的损耗,扩大了我方数字,缩小了敌方数字,特别是无视中朝官方公布的数字。从作者所谈美国伤亡来看,似多来自美方公布的资料。笔者现把已经掌握的资料列出,供读者辨别。


1953年8月14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联合公布的战绩中记载:共计毙伤俘敌数为109万。南朝鲜国防部编写的《韩国战史》记载:美军损失17.98万(美国公布为14.2万),南朝鲜损失98.84万,总计为113万(均不包括非战斗减员)。比我方公布的战绩多4万,比《真相》作者所列美国和南朝鲜伤亡数字之和44.2万多68.8万。


1953年9月,志愿军司令部统计:志愿军战斗伤亡36万;非战斗减员(包括病退、病故和事故、裁减等)38.6万,两项共计77.2万,比《真相》作者所列数字少13万(作者把我方非战斗减员列为战斗减员也是错误的)。另据总参谋部统计,朝鲜人民军伤亡为26万,比《真相》作者所说少26万。


关于我方军费消耗,据1953年总参谋部统计共消耗62亿元,按3:1比值计算,加上《真相》一文所讲的还苏债务13.4亿美元,合计也不足35亿美元,而不是《真相》作者所说的100亿美元。美国军费消耗为830亿美元,数倍于我方,作者却避开不提。


战争双方的损失,没有绝对的准确性,这是人人皆知的事情。特别是对于对立一方的估计,只能说是个基本符合实际的概然数,有差异是难免的。但如《真相》作者如此偏颇的倾向性尚属少见。


还有一点必须指出:作者在谈到我方作战伤亡时,说什么“战争中最可歌可泣的不是统帅、将军,而是献出了血肉之躯的普通军人”。谁都清楚在战争中献身的,不只是普通军人,高级将领也不例外。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壮烈牺牲的军职指挥员有3人,师职指挥员19人(这些同志多是身经百战的老红军),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也牺牲在朝鲜战场上,战场统帅彭德怀也曾几次遇险。难道他们就不可歌可泣?


第三、中国人的血白流了吗?战争的“消极影响要多得多”吗?中国人民志愿军参战以后,同朝鲜人民军一起一直把美国侵略者从鸭绿江、图们江赶回到三八线,一直打得这个世界头号强国不得不坐下来同中朝人民谈判停战。这对国际政治形势朝着有利于人民的方向发展,其影响是多么巨大啊!翻开美国历史看一看,它遭到过这样沉重的打击吗?而战后的新中国却从此被世人称作东方巨人,誉为反帝反殖的旗手,矗立于世界之林。单就国内来讲,抗美援朝战争所做出的贡献也是无法估量的。毛泽东说得好,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是伟大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一起,打回到三八线,守住了三八线,这是很重要的。如果不打回三八线,前线仍在鸭绿江和图们江,沈阳、鞍山、抚顺这些地方的人民就不能安心生产”(《毛泽东军事文选第6卷,355页)。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使我们赢得了五十年的和平建设环境。今天,我国经济得以飞速发展,理当不应忘记更不能抹杀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历史功绩。


是谁“固化了”朝鲜的分裂状态?


《真相》作者论点之六是:朝鲜战争“固化了这个国家的分裂状态”。这是作者引用的日本历史学家中呜岭雄在《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一书中的一句话,不用说,《真相》作者是赞成这个观点的,因此,才用来支持自己。


日本人的这个观点能成立吗?二战后的朝鲜历史告诉我们:朝鲜正式分裂成两个国家,是美国一手造成的,是美国拒绝协商并率先扶植李承晚集团成立大韩民国,才导致朝鲜分裂成两个国家。朝鲜人民正是为了国家的独立统一,在政治协商无望的情况下才爆发了内战。战前政治协商没有达到统一,战争也没有达成统一,这是事实。但朝鲜长期分裂的“固化”状态,决不是因为战争,更不是因为我们进行了抗美援朝战争。是谁固化了朝鲜的分裂状态呢?我们应该从战争双方在战争结束后各自执行的政策去考查。在朝鲜停战协定中有一条明文规定:停战协定生效后三个月内,应召开双方高一级政治会议,协商从朝鲜撤退外国军队及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等事项。经过反复斗争,好不容易才于1954年4月下旬在日内瓦召开了由16个国家参加的政治会议。会议中,美方一再拒绝朝中方面提出的合理建议,而主张由交战一方的“联合国监督”,“按大韩民国宪法手续在全朝鲜举行选举”,“在选举前一个月,中国军队全部撤出朝鲜,但联合国军队要在选举和完成统一后才撤退。”这实质上是要把大韩民国的法统强加给全朝鲜人民,由南朝鲜吞并北朝鲜(见《当代中国外交》)。这当然不能为朝中方面接受。结果,双方协商近50天之久,以未能达成任何实质性协议而告终。究其原因,主要是美国不肯放弃其称霸世界的政策,不想从朝鲜撤出军队,不想举行政治会议来和平解决朝鲜问题。朝鲜问题从此便成为一个长期悬而未决的问题。这才是历史的真相。 作者想借用日本人的“固化”观点来评说抗美援朝战争,更是荒谬之极。作者是否主张应由美国侵占全朝鲜呢?当时,美国侵略军已经推进到鸭绿江和图们江,正向中国挑衅,的确,如果朝中人民不作抵抗,美国侵略军完全可以实现它所企望的朝鲜“统一”了。朝鲜人民能够接受这样的统一吗?中国人民能够容忍美国对自己、对友邻的侵略吗?


结论:中国人没有做错


《真相》作者,在他这篇文章最后两段文字中,用提问、挑动的语言说“中国都做对了吗?中国有没有更好的选择?中国人是不是应该对这场过去的战争有新的思考……”,“我崇敬那些为自己的信念和理想而战死疆场的人们,我也为那些对战争真相并不清楚便死于战场的人们感到深深的悲哀。”


作者没有直接给“伟大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战争”作结论,但是,只要人们读一下作者这几句简单而尖刻的话,便可明白他是在说中国人民进行的这场战争是错误的,是得不偿失的。因而他才提出:“有没有更好的选择”。


当时,面对外来侵略,只有两条路可供“选择”。一是退让,二是“抵抗”。无疑,作者是要选择“退让”一条了。但是这能为全国人民所接受吗!不能,这是肯定的。历史已经做了结论:中国人没有做错,错的是作者。作者违背了历史事实,他所谓的“真相”,实则是用断章取义、东拼西凑的手法编织起来的假相、谎言。作者在文章中用教训人的口气,说什么“读历史不是轻松的看小说听故事,而是对生命和鲜血的沉重思考。”对极了,作者何不也思考一番自己对抗美援朝战争这段历史的了解和认识究竟如何呢!请恕直言,作者读了那么多有关这场战争的书,是否读懂了,笔者表示怀疑。现在社会上有一种反常现象:相信敌人,相信外人,超过相信自己,在史学领域也搞“崇洋媚外”。因此,脚根总是摇摆不定,甚至是啜食外国人的唾沫来给中华民族的历史抹黑。这确实是一个值得人们思考的问题。


抗美援朝战争的必要性和正义性,从战争开始那天起便为全国人民所了解,并以各种方式积极投入了这场战争。战争的胜利和它的伟大贡献,早为世人包括敌方的一些人士所承认。国内外也出了不少书作了专门论述,可以说都把它视为中华民族的光荣,视为中国人的骄傲。如今,抗美援朝战争五十周年纪念日已经来临,笔者作为一个志愿军老兵,衷心地为它欢呼,并深深地向为赢得这场战争胜利而捐躯的战友们表示哀悼,向他们致以崇高的敬礼!


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所体现出来的那种不畏强暴,敢于斗争,敢于胜利,高度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精神,永远会激励着我们胜利前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