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用这个马甲(寄居蟹)开楼了。这个马甲还没开过楼呢,也许,以后也不会再有多少机会开楼了吧。说点啥呢?就说说老版政经的那点子陈芝麻烂谷子吧。


我是谁呢?看看俺的签名吧:


“俺不爱盖楼。盖楼干啥呀?得设计规划,还得监督工程质量,好容易盖起来了吧,还得操心怎么往出卖。所以,俺不爱盖楼。

俺觉得吧,这个住人家楼里挺好的,高兴了折腾折腾,反正楼也不是俺的,封了、拆了的,俺也不心疼不是!

什么?问俺是谁?嗨,俺是马甲呀!

天儿冷,又赶上大过年的,咱家又刚刷了房子,俺也做几身新马甲,套上又新鲜又暖和的,多好!”


说起来俺的正身呀,04年十月到年底常在政经混的人大概有点子印象,当时是活跃得很,牛吃草大哥曾经说过:“你不认识她?政经区的混世魔女呀!”那时节,俺俩礼拜从士升到校,都不知道水区的门儿在哪儿,纯是政经灌出来的呀。今天翻的可不是这些陈年往事儿,今天要说的,是我这个开楼的马甲的来历。


看了签名了吧?这事儿,还得从头说起。俺自惴才疏学浅,常常自称是“政治盲”、“历史盲”、“经济盲”、“文盲”……总而言之,没一点儿事儿是俺明白的。可偏偏就是这个除了不“流氓”什么都“盲”的俺,就进了政经区的工作群了,就有机会耳濡目染各位老版主的日常工作了。开始的时候,俺可NB啦,看见没有?只要俺一出去,不管进了哪个帖子,那准是应者如云呐(自己骂一句,不害臊,好的没学来,自吹自擂学得挺到位),不管是观点一致的、观点相近的,还是观点相佐的,包括那些死皮赖脸鼓吹XX的,都来啦~~~


人嘛,都是有虚荣心滴,俺可不是神仙,俺是一凡人,俺高兴呀,俺美得的儿的儿滴,成天价东征西讨,就不知道啥叫累。可是过了没一个礼拜,俺觉着不对劲儿了。为啥?俺发现了,有些人个呀,他不看人家帖子,他没事儿总看着我……我要进了哪个帖子,他们一准儿跟进来,我要说哪个新兵是马甲,立马儿声讨马甲之声不绝于耳…………那位说了,你该高兴呀,多有面子!老几位,不是那回子事儿哟!比如哪个帖子我拿不准尺度了,方才不说了嘛,俺政治盲吖,我就先不进去。可没想到,他们……他们……他们也都不进去了,结果好好一个帖子,就这么沉了。。。。。阿弥陀佛,罪过呀,罪过。。。。。


思来想去,俺这个政治盲还是想点别的办法吧,让俺一语定乾坤,俺又不是判官!万一哪个新兵被俺错判了,毁了人家大好的前程(啊呸!跟谁学的这是,张口利益,闭口前程的,俗!)可咋办呀?照说呢,俺应该闪,可是俺那时候还真的挺积极呀,浑身的热情和劲头儿没地方释放去,让俺在书库后台干没问题,晚上十二点开始,到三点多钟怎么着也弄完了,左右没什么大事情,都是些书评罢了。咋办呢?俺灵机一动,对!注马甲!俺用马甲进楼参战,这总没事儿了吧?人家都不认识的一新兵,没了那个“魔女”的导向作用,就不能偷懒儿了,都得用自己的脑子想,自己去判断,亮出自己的观点来。


马甲叫个啥捏?俺可是从来没用过马甲的呀。对了,这个马甲,就是用来跟帖讨论的,不开主楼那种,那就是个寄居马甲,别人不开楼它就没地方去,正好俺七月生的,得嘞,就叫“寄居蟹”了,说注就注!——那是2005年的年初。


----------------------------------------------------------------------


人呀,谁也不是神仙,一辈子不犯错儿。人呀,都有自己的观点,没有观点那还不成跟屁虫儿了?人呀,干什么事儿都有个惯性,尤其是顺风顺水的时候,往往非常自以为是,觉得你看看,我多有派,天天一大帮朋友环绕左右,还统领着一大帮兄弟手下的,虽然是在网络上(还好是在网络上,要不还不得飞火星上去呀)。


我很幸运,我有很多朋友。我还是很幸运,我有几个可以说是手把手带我出来的老版主做老师。他们也都是凡人,有着各自的缺点;但我还是要用幸运一词,他们都还算是一些可以自律的人。混政经的时间不长,仅仅几个月而已,但就是这几个月里,他们还在,他们在一定程度上教会了我,如何克制自己,如何尽量使自己做的事情能够显得(至少是显得)公平、公正。他们教给我顾全大局,他们教给我在处理事情的时候要查找证据。虽然这次我在顾全大局上显然做得不好,但有些事情,如梗在喉,不吐不快。


也许,真的象星座运势上所说的,我那天根本就不宜谈话。。。。。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