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四十五节 温香抱枕

妖刀 收藏 1 99
导读:艳遇编年史 第四十五节 温香抱枕


第四十五节 温香抱枕

第二部甜蜜的拒绝

第四十五节温香抱枕

等到叶芝上班之后,我告诉她,我有急事,要回月光城了。

这个公司的事情,我还是置身于事外比较好,毕竟,我这个董事,其实并不懂事,而且,这个公司,并没有我的心血在其中,所有的一切权益,事实上,都是霸王花给的。

我既然没有回报,那么,我也没有那么厚的脸皮去接受这份馈赠。如果真要给我呢?那么,我也只要百分之十的股份,算是我把安娜从死神的手里抢救出来,并把她带到公司来作为一个公司的功臣的回报——这已经足够的多了,这样,以后安娜就再也不欠我什么了!至于霸王花手里的股份,我不要!!!这个我再见到她,也会这样对她说的。另外……我本来想说霸王花手里股份还有小丽的一份,估计小丽也不会要,但一想到,再说出一个小丽来,又要对满腹醋意的叶芝书记解释半天,还是打住了。

“我还要带你到各处转一转参观参观呢!”叶芝惋惜地说。

“算了吧!”我说:“要是让你老公遇到,只怕不好交代,那我岂不是害了你?”

“不会的……你是我们股东嘛,我带你参观一下,任谁都觉得是应该的。”叶芝说。

“情人之间的眼神,与其他人是不一样的!有心人都能看得出来。你老公,玩的就是人的心理,怎么会不知道?你自己也要小心谨慎!”我告诫她说。

叶芝愣了一下,然后,不再坚持。看得出来,她对她的老公,虽然不是非常的信任,但却非常的依仗。

我祝她好运气。

叶芝开车送我去机场的路上,我问她这宝马车是她自己买的吗?叶芝说不是,算是公司财产。

我想了想,托她告诉安娜,如果她有空的话,替我买一辆车,不要太花哨,安全一点的,性能好一点的就行了。最好是结实的德国车,也并不一定要宝马什么的,钱到并不是问题,手续请以这个公司的名义办吧,但事实要要给我用。

叶芝满口答应,说公司完全可以给我配一辆车。

我笑了笑,摇了摇头。把车挂在公司里,主要是方便,符合我偷懒的心理。

“要不,这车先给你用?”叶芝热情地说:“公司还有其他车呢!我随便挑一个就行了。”

我笑了笑说:“要是想送,把你公司里最漂亮的模特,送一个给我做秘书吧。”

叶芝顿时眼睛一瞪,然后,又笑了,骂了我一句:“死色鬼!”

我回到月光城,三个月后,一辆新的奔驰车,送到了我的楼下。小安娜专门从德国进口了一辆,而且,让人慢慢地把磨合期里程都跑完了。送车的人告诉我,车子,公司三个老总一致决定由公司提供,要是我不接受,那么这车钱从我在公司的股份分红中扣除。车辆的所有费用,都由公司代办,固定的保险费什么的,公司每年定时办理,其他的日常保养加油等费用,请我保留所有车辆费用的发票。

我打电话和她们客气了一下,她们说,不要忘记所得税!!!从公司出钱,比较节省。

她们说的有道理。

节省还是要的。事实上,她们这样客气,让我很受用。

“这里的空气很新鲜

这里的小吃很特别

这里的Latte不像水

这里的夜景很有感觉

在一万英尺的天边

在有港口View的房间

在讨价还价的商店

在凌晨喧闹的三四点

可是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边

我们有多少时间能浪费……”

钟武的声线很特别,和吴琼有那么一点点象。

但她的声音,更是有着女童的声音那样的清脆,但又偏偏有着历经沧桑的味道,所以,我站在门口,听了她唱了老一会儿。

我回来后谁也没有惊动,直接来找钟武,直到听她反复唱那一句:可是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边——我们有多少时间能浪费?

终于唱到我忍不住打开门,慢慢地走进浴室里去。

“你怎么才回来呀?”钟武脸上是惊喜,抬起身子,看到我忽然出现。

然后,才感觉到自己是裸着身子,赶紧又躺在浴缸里。

我笑了笑,说:“丫头,我回来了,告诉你一声,听你唱歌,我还以为你在洗脸呢,你需要帮忙吗?”

钟武身子向下滑了滑,这时候,才有一点慌张地摇了摇头。

我没有急着走,而是索性,在洗脸池上坐了下来。这时候,我想起了四十七女巫,想起自己洗澡的时候,她也曾经这样,坐在洗脸台上看着我。

这样一想,心里不由得一黯。

“怎么了?田田?”她关心地问。

钟武竟然看出我表情的变幻,所以,她的害羞也可能是装给我看的。

我淡淡一笑说:“嗯,在老外那里,出了一点洋相。”

“什么事情,不要紧吧?”钟武问我。

我摇了摇头,转而问她:“你的血型的检测情况怎么样了?”

钟武点了点头,说:“不太成功,吴琼说危险很大。”

我皱了皱眉,问:“她是怎么说的?”

钟武说:“成功的可能性只有百分之四十。”声音越说越低。

我想了想,再问她:“四十?要是不成功又会怎么样?”

钟武沉默了一会儿,用她水淋淋的手臂,把她湿漉漉的头发,理到了耳朵后面,露出一张粉妆玉琢的脸,对着我说:“吴琼讲,这不是输血那样的简单。你们以前,是把伤口合在一起,所以,两人的血接触之后,生成一种新的血液,这种新的血液,象种子一样,慢慢地散布在所有的血管里,慢慢地同化掉所有的血液,最先生成的血液的生命力,是最关键地因素,我们的血液之间,排异反应很轻微,但是这样生成的新生的血液,可能生命力也不太强……我觉得,她说的也有一点道理。”

我点点头,确实不是抽我一筒血注射到钟武的血管里那样的简单。

“后果呢?”我问,我要结果。

“后果……吴琼说,我的问题不是太大,会昏睡一到三个月的时间吧。问题是,对你有危险!你的血已经是经过一次转换了,她担心你。”

难怪,钟武这次这样的乖!难怪我进来,她裸着身子洗澡,也没有叫我出去,原来,我有危险——我救她,需要付出生命的危险。

我笑了一笑,说:“我不会有问题的,我身体壮着呢!”心里想,不是说要是我有危险的话就有人救我吗。

钟武看了看我,过了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要不……就算了……怎么能让你……涉险呢?”

我把头靠在墙上,想了想,才轻轻地说:“做一笔交易吧,这样不用说你谢谢我,我谢谢你的——麻烦!!我以前也说过,我帮你不是没有条件的,你要付出代价,你想清楚了吗?”

钟武脸色几变,最后,还是点了点头,看来人要是少了什么器官,那种异于常人的感觉会让她自己受不了,特别是关键的器官。

我接着说,象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的几句话:“你也知道,你睡着的时候,我要在你身边,有时候,还要替你洗洗澡什么的,你能接受吗?”

钟武脸色又是阳晴不定的变幻了几次,才又缓缓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我再说什么都不会被拒绝了:“我是男人,你是个漂亮女人!!!所以,任何事情发生,你都事先原谅我!我要说的完了!”

钟武的头向后仰,靠在浴缸的后缸壁上,她久久没有说话,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我在卧室等你!”我说道。

我也不等她表态,甚至连她曼妙的身体,也没有趁机偷看几眼,抬腿下了洗脸池,然后,出了门,轻轻地把门带上。

在我的卧室里,有另外一个卫生间,我匆匆地冲了凉,然后,打电话告诉楼上的那个保姆,我和钟武要出门一次,大概有个把月左右的时间,请她们把孩子带好了!

去我的工具包里拿出一把锋利的小刀,用酒精消了毒,放在一边备用。

躺在床上,运动丹田里的那一汪奇怪的冰水,慢慢地流转起来,慢慢觉得自己平静下来了。

再等了一会儿,卧室的门,才被轻轻地,迟疑地敲了两下。

“进来!”我淡淡地说。

钟武穿着一件保守的浴衣,走进了我的卧室里。

我靠坐在床头,冲她点了点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