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节 叶芝指路

第二部甜蜜的拒绝

第四十四节叶芝指路

谁都知道我会假客气,当然,叶芝也不会例外。

果然,做了书记之后的叶芝,成熟了许许多多,简直要超出我所有的想像。

我拍了拍她那已经发育得异常丰腴的臀部,说:“叶芝,你怎么功夫象你读的诗一样的美妙?”

叶芝的指甲在我胸前敏感的地方,掐了一掐,让我很是受用,才接我的话说:“什么呀——你胡说!”但语气里却透着自豪。

我将她向怀里抱了抱,本来觉得很不妥的事情,但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再假仁假义的假腥腥的也没有什么意思了。索性和她亲热一点,也不负她对我的好。

“你才是厉害呢!”叶芝捏了捏我的鼻子——她已经捏了不少次了,不知道她怎么会有这种兴趣。

“嗯,我们就不用相互吹捧了吧——”我笑着说。

叶芝也笑了笑。做过之后,感觉两个人的距离,一下子拉得无限的亲近。

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叶芝的身体,这几年真的调理得很好。

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上一次,我抱着她在怀里的时候,虽然她也很健康,但耐力却不是太好,只要十几分钟,就气喘得不行。而这一次,前前后后,她坚持了好几个小时。

“晚餐,你想吃什么?”叶芝问我。

“你不是说你和你老公一起请我吃饭的吗?”我反问她:“客随主便!”

“嗯……我老公今晚大概没有空吧!”说着叶芝狠狠地在我的某处拧了一下。象是惩罚我。

“那……我吃什么都行,不吃也行,只要有你陪在我身边。”我客套了一下。对女人永远要尊重,要恭维,就像她们需要阳光空气和水一样,需要这些。也许,暴虐一点,会让她们刺激,但……还是不要去尝试的好,免得象我一样,败走麦城,一个人灰溜溜地以一个外国人的身份溜回自己的国家。

“那……我们叫一份快餐过来吃。好不?”叶芝征求了我一下意见。

我看出来她不想带着我抛头露面,而我,也是个低调的人,哪里又肯带着别人的老婆,招摇过市?所以,叫快餐的想法,很是合我的心意。

等到饭菜送上来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不是一顿普通的快餐!冷菜热菜几十个,几乎要把她们小会议室的会议桌子摆的满满当当的了,就连酒水,也上了十数种。

“好象开个Party都够了。”我在转椅上转了一圈,笑着说:“你这快餐,简直就象满汉全席一样!”

“我说过要谢谢你嘛——再说了,你也是股东,这是公司请客,你吃的其实是你自己的!而我,是想吃什么就能随意的吃一点什么,我不用在你的面前装成贵族的淑女吧?”叶芝开心地笑了。

“什么?难道不是你请客?”我故作吃惊地问。

“嘻嘻,既然霸王花交代我,说由公司请你用餐,我还为什么要花这钱呢?那岂不是太浪费了?我们用公司的钱吃,如果考虑公司所交的所得税的话,相当于所有的这些餐费,事实上打了八折呢!”叶芝开心地说:“吃公司的钱,不心痛!所以,吃起来更开心一点——你不是外人,不会笑话我吧!”

我笑了笑,当然不会笑话她!要是她不这样想,她就不是叶芝了。

当然,要是没有机会用公款请客,她就是身上只有五十元钱,她一样会把钱都掏出来,请我吃喜欢吃的东西,但却一分钱也不会浪费——这才是叶芝。我喜欢她这样,事实上。

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和叶芝有一种亲切感,大概是因为和她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原因吧,或者,是因为大家都是穷人的孩子?

我喝了一口酒,然后,看着叶芝说:“叶芝丫头,我有时候会想,要是我是个女人,生来是女人的话,我估计,我肯定会和你比较像!”

叶芝也喝了一口酒,然后,学着我的口气说:“何田田男孩,我有时候会想,要是我生来是男人的话,我希望,我能和你比较像!”

“这么说,我还是你的偶像了?”我问她。

“嗯哼——”叶芝夸张地耸了耸肩膀。

“呵呵,跟安娜学得不错嘛,很像。”我怎么看怎么觉得她耸肩膀的动作象安娜的招牌动作。

“安娜呀……”叶芝说了半句话。

“怎么了?安娜?”我问。心里想,最好,这三个女人,不要天天勾心斗角或者面和心不和,那就不好玩了。

“她呀,什么都好,就是太骚了!”叶芝皱了皱眉头说:“咱公司里稍稍帅一点的小伙子,都遭了她的毒手了!”

“哦?”我笑了一笑,却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很好笑:“那她,有没有中意的呢?要是她能找个合意的,安心过日子,就在这个海岸边安个家……这倒是件好事情,至少,这有利于咱们公司的稳定呀!”这样说,有点自私,但这样说,最直接省事,也最对叶芝的味口。

“好象没有她合意的。她都是那个叫‘始乱终弃’,而且,没有你想象的那样有利于公司的稳定,甚至,她三个月前,还把一个美洲市场部的一个非常有才华的海归帅哥,先是勾引了,然后,没有十几天,就厌倦了,便毫不犹豫地把那个可怜的海归给甩了。结果,那个帅哥一气之下,跑巴西去了,不回来了……”叶芝津津乐道地说。

“安娜是不是贼不落空,每次都能得手呢?”我问。事实上,我也很有兴趣知道这些事情——有一点心理阴暗的窃听窥视的感觉……

“她呀,那么有钱,又漂亮,又是外国妞,还是单身,出手大方地要人命……嗳,你说她要是出手,还会落空吗?都怪你,把这骚货引进到我们国家来,也不知道糟蹋了我们多少离家小伙子……”叶芝惋惜地说。丝毫没有提及安娜来,对这个公司的发展和腾飞,做出了多大的关键性的贡献。

我在她身上狠狠地捏了她一把,说:“你这人心里不正常!是不是看安娜那样疯,你吃醋了?我都不吃醋……”马上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

叶芝很聪明,也很敏感,马上眼睛一眯。她的额头顶着我的额头,鼻子顶着我的鼻子,眼睛在离我的眼睛半厘米的地方,看着我,逼问道:“老实交代!我们的政策你也是知道的!”

我哀道:“难道我没有保持沉默的权利吗?”

话音刚落,就觉得自己的肋下一麻,叶芝的手指已经戳在了我的腰间。

“你这个花心贼!你到底有多少女人?难怪那个死安娜听霸王花说要给你公司的百分之十的股份,她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就爽快地答应了——以前我还以为是霸王花的面子在呢,谁知道是你这家伙的面子大……”叶芝说着,象是很生气,但实际上却臣服一般地钻在我的怀里,真是奇怪的很。

“现在你明白我有多么地厉害了吧!当然……哦,这样对你说吧,安娜的小命,是我和霸王花救下来的,她要是还知道一点进退,也不会和霜王花或者我,计较什么东西的!而且,她有的是钱!对了,叶芝,现在安娜到底想要什么?你觉得她有什么追求么?”我问叶芝。

“追求?你是说她想找什么样的男人,还是生活?或者理想?”叶芝反问我。

“要说是理想似乎也不太合适,大概意思也就是说安娜她最近有什么生活目标?比如说,她是不是想把自己做成世界第一富婆什么的?”我问。

叶芝想了半天,说:“这个安娜,说起来,真的很狡猾。她要是遇到她有兴趣的事情,她的汉语,说的比我们还要象普通话,但她要是对某事没有多少兴趣,那么,她就装作听不懂,耸耸肩膀,很无辜的样子。她又是董事长,谁拿她也没有办法——我现在,在拚命学英语呢!但她这个死安娜,明明英语很熟练,她还偏偏装作是只会一点的样子——我又不想学俄语,真是拿她没有办法,我看不透她……”

我听着直笑,原来,安娜还这样的逗!而且,简直有一点小孩子样的赖皮嘛。也许,这也算是她的可爱之处吧。

但一想到,她这样一个人孤立无援地呆在异国,有再多的钱,估计她也没有什么安全感,所以,想一想安娜也挺可怜。

似乎叶芝也不太有安全感。我问:“叶芝,你现在最担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