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家里几位当兵的

我亲属圈子里有几位是当过兵的,虽然没什么丰功伟绩,但军人的经历会决定一生,也会影响整个家庭。


爷爷辈的不说了,说说我的上一辈。我大姨父,原来在我外祖父手下作伙计,算是大伙计。四六年赶上过兵,被抓了丁,稀里糊涂的当了兵,他去部队唯一的就是想办法逃跑,但当时部队看管是很严的,特别是新兵。国民党的军队也有政工人员,灌输主义、驯化思想,政治工作也是有点模样,所以跑起来也很难。不过百密难免一疏,半年后,在胶东荣成的一次战斗中,因为其部队半夜进入埋伏,形成松散的单兵蹲坑,趁着夜色,我大姨夫扔掉枪支,脱下军服,撒丫子跑了。当时是不敢回家的,在野地里啃苞米挖地瓜隐藏了两个月,风头过后才敢和家人联系,我外公最终安排他到青岛又做了店铺的大伙计,后来成了我的大姨父,土改时回到乡下,做了农民,一辈子和黄土打交道,至今健在。


三姨父,这人的经历有点传奇、滑稽。他一家兄弟五个,全部都当兵,两位国军(老大、老五),三位共军,一个妹妹是我党的村妇救会长,他家的兄弟都俗称狗,我三姨父是四狗,八路在胶东根据地动员参军,因其妹妹是妇救会长,动员别人当兵自己也要以身作则,所以我三姨父就参了军,我听他当面和我说过,第一次打仗的时候趴在简易掩体中吓得直哆嗦,一枪也没放。不过战事频繁,后来也就成了老兵,转机出现在快要光复的时候,在一次攻打现成的战斗中,他和战友攻打一个外围据点久攻不下,反而侧后出现了敌人,惊慌之余边打边撤,后来找了个山包形成了阻击线,打到晚上,主攻方向全线告捷,他们也随即反攻,一个人缴获了一挺重机枪,步枪若干,还抓了俘虏,战斗后,立了功,受奖,接着就是提干。至此后一直在军中升职。解放后在后勤部门任职,官做的不小了,需要经常发言,因为没什么文化,经常在主席台粗话连篇。已故。


我父亲。解放战争初期被动员入伍,因我家祖上尚武,会点武术,入伍不久即被安排进了警卫部队,当时在我军辽吉军区司令部,给我军的著名战将邓华当警卫,其后一直在其麾下做事,历历了东北战场的主要战事,我父亲记忆深刻的是四平攻坚战,死了很多人,八十年代后经常回忆,每每说起来神色黯然。南下时脱离警卫工作,作了文书,随四野一直打到海南岛,这时候已经升官了。朝鲜战争爆发,我父亲随十五兵团司令部北上东北,旋即入朝,短暂的司令部工作后,下到一线部队担任营级指挥员。第四次战役中,在不利形势下组织撤退,负伤,被送到国内后方治疗养伤,伤愈后就留在当地工作。后朝鲜战争结束,邓华任东北主官,把我父亲又调了过去,五五年后精兵,因身体原因转业,当时有几个选择,沈阳、密山、大连。我父亲最终选择了对官职最不利的大连,这个选择对我是无比重要的,我父亲在大连工作几年后认识了我母亲,若干年后有了我。已故。


我。我这可能算不上当兵,小学时做课间操,被挑文艺兵的看上,开始一轮轮的淘汰选拔,我们这个城市有几百名小孩参与,最终选上了两人,其中有我,参军到前线文工团,练舞蹈。虽然是娃娃兵,可是是四个兜,在当时这是莫大的荣耀。很可惜,只呆了一年半,林彪事件后受到二次政审,被退回原藉了,好在当时还小,没受到什么冲击。


军旅生涯对我家影响是重大的,文革时,我父亲因为曾经是邓华的部下,被揪出来交待问题,南查北调,最终也没查个结果来。造反派倒是有办法,把我一个八杆子打不到的本家亲戚赵保原(山东胶东的大土匪、大汉奸)扯到一起,非说我父亲参军是有预谋的大襟我军内部,就此定为历史反革命,坐了大牢。我家也因此被勒令滚出大连市,在三天内四分五裂,分投乡下。后来政策稍缓,我父亲出来了,不长时间林彪事件爆发,我父亲又成了林党余孽,又一次被下放,我家也又一次遭殃。不过那时候政策已经有所好转,除了待遇取消,别的倒一切正常。


我父亲经常谈到战争年代,特别是东北战场,讲得最多。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说到战友牺牲的时候,每每说不下去。朝鲜战场我听得最多的就是一个字:冷。


我家里祖辈也是当兵的,这里不谈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