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响地雷的两个侵华日本将军

cheng5 收藏 28 1763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地雷作为一种战术性防御武器,在抗日战争中曾给侵华日军以极大的杀伤。特别是在华北敌后战场上,遍地开花的“土地雷”,使日军闻风丧胆,这早已为人们所熟知。但在正面战场上,两名日本将军踩响地雷、被炸毙命的史实,却是鲜为人知的。


这两名日本将军,一名是侵华日军第15师团师团长酒井直次中将,另一名是第69师团第59旅团族团长木村千代太少将。前者是在浙赣会战,后者是在灵宝作战中,分别被中国军队埋没的地雷炸死的。


1942年4月18日,美军为对日军偷袭珍珠港进行报复,派遣16架B一25远程轰炸机,从太平洋上的航空母舰“大黄蜂”号上起飞,轰炸日本东京、大胶、横滨、名古屋等城市后,其中5架没有返回航空母舰,降落在中国浙江衡州等机场。为此,日军大本昔决定,调遣侵华日军第13、第1l军8个师团,约14万人,于同年5—8月,发动以摧毁供美军使用的机场和打通浙赣线为目标的浙赣会战。酒井直次的第15师团隶属第13军.也参加了这次会战。


5月15日,浙赣会战开始。洒井直次中将率第15师团从南京、萧山出发,末遭大的抵抗,渡过浦阳江,沿江西岸南下,于17日进至诸暨西北地区。19日夜,酒并师团对安华街发起攻击。中国守军第三战区第88军进行顽强抵抗,完成阻击任务后,主动撤退,节节抗击。酒井师团陆续攻占孝顺、马涧市等地,于24日到达兰澳以北地区。强波兰溪江后,于26日继续向兰澳进击。


国民党军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为赢得防御准备的时间,命令所属各部广泛开展游击战,进行分散阻击、袭扰作战,破坏公路、铁路,打击日军后方补给线,迟滞日军前进。第21军军长陈万仍令第146师在大小长山对酒井师团进行顽强阻击的同时,派遣独立工兵第8营,在I个步兵营的配合下,以急行军的速度,赶至兰溪江东岸,在酒井师团前进的道路上,设置了数十个地雷群。


5月28日凌晨,酒并师团在进击中,不断道到地雷群的杀伤,伤亡惨重,被迫停止前进。7时许,酒井命令工兵第15联队联队长河野顺治中佐,派出一个工兵小分队,搜索、清除前进道路上的地雷,结果又不断遭到地雷的杀伤。虽然工兵小分队报告地雷已全部被清除,但酒并仍不放心。行进中,酒井为确保自己的安全,命令骑兵卫队在前边开道,步兵尖兵分队跟进,其后是师团本部。情报参谋间獭淳二少佐、第13军总部参谋古谷金次郎定在师团本部前面,洒井和其副官走在中间,后面是参谋长川久保镇4少将和作战参谋吉村芳次中佐等人。10时45分,当行至兰溪北面1500米处的三又路口时,洒并的乘马蹈响一颗残留的地雷“轰”的一声巨响,弹片和沙石腾空而起,爆炸的气浪把酒井从马背上掀起,又摔到地上。酒并的乘马当场被炸死,酒并本人的左脚被炸碎,左腿皮肉绽裂。川久保立刻跳下马来,奔至酒井处,马上令人止血,并派人去找军医。但野战医院的军医都已分散到各包扎所,迟迟不能赶来。几十分钟后,军医部长细谷大佐才赶到,立即为酒井检查、处理伤口,采取急救措施,并对川久保说:“就目前情况看,师团长心脏无明显变化,生命可能无危险。”


这时,洒井虽然脸色苍白,但精神尚好,还对川久保说:“参谋长,请你代替我指挥,继续追击前进,并迅速发起对兰溪的围歼作战。”川久保答道;“请阁下放心静养,我绝不会辱没师团的荣誉。”随后,命令士兵用担架把酒井抢到前方约200米处的一栋房屋内,等待向后方医院转送。要时,后面又响起地雷的爆炸声,兵器部长宫下、兽医部长佐野、兽医部员山中等人也被炸伤,很快就被拾到那栋房屋内,进行急救。川久保来到屋外,审问吉衬参谋起草的追击命令。忽然,酒井的传令兵跑出来,减道:“师团长的情况不好]”川久保急忙赶至酒并身边,大声呼唤:“阁下!阁下!”酒井却毫无反应,完全昏迷。纫谷大佐立即给酒井连续注射数针,并做人工呼吸,仍然无效。当时,虽然有输血设备及血浆,但还未及进行操作,酒井就因失血过多,抢救无效,于当日14时13分毙命。是日晚,洒井师团攻占兰溪城。次日,在细谷主持下,焚化了酒并的尸体,并保留了酒井的部分头发、指甲和骨灰。日军战史称:“现任师团长阵亡,自陆军创建以来还是首次。


6月1日,留守南京的该师团步兵旅团长石川少将,乘专机起到战场,接替了酒井的职务,指挥第15师团,继续进行“浙赣会战”,在摧毁衙州、玉山、丽水机场后,于8月30日结束了这次作战。


另一名日本将军木村干代太少将是在灵宝作战中被炸毙的。1944年4—6月,侵华日军华北方面军以第12、第1军共6个师团、1个独混旅团,以及坦克师团、骑兵旅团和飞行师团等部,共约15万人,发起以打通河南境内乎汉铁路为主要目标的“河南会战”。“灵宝作战”就是这一会战的重要组成部分。


4月17日夜,河南会战由日军第12军在黄河沿岸的中牟地区发起,5月9日打通河南境内的子汉铁路。尔后,驻晋东南的日军第1军第69、第27师团南波黄河,入豫作战。在策应第12军攻克洛阳后,调头向西,发起灵宝作战。在战斗中,木村旅团在陕县南部秦家坡围歼了中国军队第36集团军司令部,中将总司令李家任等多名高级将领壮烈殉国。为给死难的将士们报仇雪恨冲国军队第40军军长马法五命令全军将士佩带丧饰,血战到底。在胸系白花,头缠白布的“白头军”顽强抗击下,木村旅因伤亡惨重,进攻受挫。只好向三浦师团长如实报告战况,并惊叹“白头军”的厉害。同时,向军司令官吉本中将发电称:“本旅团日前遭到中国军队强有力的阻截,攻击无进展,前进更加缓慢,甚至秦岭山脉的小路也被敌军占领,无隙可乘。要突破该阵地,无论付出多大牺牲和时间,也难以奏效,实为遗憾。因此,只有放弃此一壮举。丧失干载难逢的良机,万分抱歉。”


6月9日层,木村旅团奉师团命令,经项城村北例向东润口附近转移。然而,木村与冲入秦岭山脉的西村大队已失去联络,无法通知其撤出战斗,只好丢弃该大队,仓皇而逃。翌日上午,当木村旅团陆续撤至东润口、阎李村一带时,又连续道到儿架P一40飞机的轰炸和扫射。当晚,吉本司令官作出全军撤退的决定。为以假象迷惑中国军队,保证顺利撤退,吉本再次下达全线进击的命令,企图在强大的急袭后,以突然、迅速的动作撤离战场。


木村旅团的突然转进,使马法五军长感到意外,他估计到日军可能要撤退。于是,命令工兵营全体出动,把擒行的地雷和炸药,全部埋设在木村旅团前进和后微的道路上。


木村旅团果然开始撤退了。行进不久,突然,“轰2轰2轰I”几声巨响,旅团的前卫中队闯入雷区。木村马上赶到现场,查看道路和人员伤亡情况后,命令工兵分队加强探雷、排雷作业,部队在工兵分队后200米处跟进。约一刻钟后,前方又接连传来爆炸声,工兵分队也触响了地雷。于是,木村命令部队加快前进速度。为了躲避地雷的杀伤和部队对他的冲撞,木村把乘马交给马夫,自己带领几名参谋人员让到大道左侧,与师团参谋长山本一起,在凸凹不平的路边或田埂、土楞上行进。11日凌晨4时Io分,当行至藐赂镇西北1000米处的营田时,木村突然踩响一颗地雷,随着“轰”的一声巨响,爆炸的气浪把他高高抛起,半条腿飞到七八米远的田野里,血肉模糊的躯干校抛到三四米外的大道上,手枪、战刀、文件包,以及破碎的衣片,散落四处,木村当场毙命。木村旅团顿时大乱,官兵们四散奔逃,又连续踏响十几颖地雷,爆炸声连成一片。与此同时,潜伏在路旁高池后面的中国军队第40军工兵小组,又引爆了埋没在公路上的数十公斤梯恩梯炸药,爆炸声震耳欲聋;强大的冲击波把日军官兵抛上天空,扔到数十米之外,刹时间,到处血肉横飞,火光四起,硝烟弥漫,哭叫之声此起彼伏,整个行进纵队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乱作一团,这次爆炸使木村旅团死伤260余人。


受了轻伤的山本参谋长向三浦师团长报告了这一丧讯。三浦在向全师团下达停止前进的命令后,赶到营田。天亮之后,三浦主持木村等人的焚化仪式和葬礼,还将木村的一些骨灰装进一个白绸布口袋,交给一名军医宫保存。随后,三浦在一块木牌上写下:“术村干代太少将以下官兵七十三人遇难处”,命两名士兵埋在道路南侧的高地旁。


木村死后,灵宝作战继续进行。6月5日,日军第1军再次发起攻势,但终因兵力不足,伤亡过大,于6月中旬放弃攻势,退回山西省境内,结束了这次作战。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