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隋王朝 第一卷 开皇风云 第一章 木兰从军(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4/


出现在木兰视线范围之内的是一队骑兵,人数约在百人左右。清一色漆黑的铠甲和同色的战袍,就连坐骑也是如浸在墨中漂染过一般。冷眼看上去,几疑是天边的黑云突然降落到了地面上似的。

队伍中间最前列的那匹最高大的黑色战马上坐着的,汉子年纪约在二十五、六岁左右,铁塔般的身材宛然有鹤立鸡群之势,虽然置身于疾风骤雨之中,却挺得笔直,且一动不动。黑黝黝的脸上因雨水,或许还有汗水冲刷地泛出亮晶晶的光泽。纯然似一块真正的百炼镔铁。他的双唇上已微有髭须,木兰猜想着若是生成一部络腮胡子,岂非如传说之中的三国张翼德再世吗?

当对方的双眼认清木兰这边的男子,立刻流露出喜悦的神色,并立刻大声呼叫起来:

“末将骁果军中郎将宇文承都奉命前来迎接……”

那男子猛然开口,截断了宇文承都的话音,说道:“有劳远迎,路上不便说话,一切待进了寿阳后再议。”

这么一说,宇文承都也就会了意,用警惕的目光打量了木兰一番,同时指挥着百名骑兵在四面布开阵势,隐隐然是保护这个男子。

木兰不太了解效果军究竟是什么,中郎将又是何等样的官职,但是从宇文承都那宏亮的武人嗓音和堂堂的健儿仪表看去,应该是一位相当出色的人物。而这样的人物却对年青男子表现出必恭必敬之态,则可知对方的身份非比寻常。虽然自己早已料到他是个贵公子,但现在看来,还是有所低诂了。

就在木兰寻思的当儿,已经有人向男子送上了斗笠和蓑衣,并让出一匹好马供他换乘。

“你是什么人?”

被冷峻的语气所惊动,木兰的视线迎上的是宇文承都那充满警惕的眼神。连忙报上了自己的姓名和身份。

“是从军的士兵吗?那么必然有官府发给的军书,请拿出来看看。”

木兰的解释显然未能满足他,依旧是审视的态度。还是那位男子的发言,才解除了木兰的嫌疑。

“承都!这位花木立兄弟是我的朋友,不要难为他。”

业已被紧逼式的问题弄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的木兰终于轻松了一些,却听男子继续向宇文承都询问道:

“韩将军和贺若将军已经到达寿阳了吗?”

“喏!”宇文承都在马背上躬身答道,“末将正是奉他们二位的命令前来迎接的。”

男子微微摆手,示意宇文承都和他一起带马走到了路旁交谈起来。木兰和他们相隔了一段距离,中间又有嘈杂的雨声,因此无从得知他们的对话内容。何况,木兰也不想去听,更没心思听。她有自己的心事,当然也是和那个男子有关。

对比宇文承都的两种恭倨大相径庭的态度,木兰一方面更加确认这男子必然有着非同寻常的身份,另一方面也体会到军营之中的森严等级。遇到他,对自己今后的军旅生涯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呢?虽然明知是不可能理清的头绪,却又无法禁止头脑去思考。

终于,那边的两个人结束了谈话,一前一后转了回来。男子向木兰道:“小兄弟,我有很要紧的事情,必须随这位宇文将军立刻赶往寿阳,后面的旅途就不能奉陪了。”

“那个……可以请教您的贵姓吗?”木兰迟疑的问道。

男子莞尔一笑,却不置答,却岔开话头说道:“我说过要送你一个表字的。你是英雄花弧的儿子,那就叫子英吧!父亲是英雄,儿子一定不能输!”

“多谢……”

虽然同行的时间不长,然则一旦面临分别,木兰的心中立刻生出依依不舍之情。男子看出木兰在难过,于是笑着安慰道:“男子汉怎能动不动就象女孩子一样想哭鼻子呢?子英,要象你父亲一样坚强起来!”

说罢,他挥了挥手,便策马向前疾驰而去。那一众黑色骑兵队也跟随在他的身后,迅捷地冲入无边的雨幕之中。缭乱的马蹄很快就被轰鸣的雨声冲散了,听不见了……

“走吧,花子英大人!”被留下来护送木兰的两名骑兵所催促,木兰的心从乍别的惆怅中苏醒了过来。

“是啊,该上路了。赶到寿阳去,或许还能再次见到他吧……”

木兰用力摇了摇头,赶走了这个渺茫的想法,却赶不走这次短暂邂逅在她心中所打下的深刻而长久的烙印。即使他至今连姓氏都很摸棱,更不知其名,但这不会影响木兰在此后的岁月中去回忆他的音容笑貌。

豪雨依旧没有任何止歇的意思,可是在接下来的路途中,因为一个小小且又秘密的希望,木兰却没有再感到什么困苦。黄昏时,一行三人终于在路边找到了军用驿站,一座专门为接待此次参加南征的军官们而准备的临时建筑。同样的建筑,木兰在一路上也曾看到过数处,但以士兵的身份,无权入住。

“今天就在这里打尖!”见木兰在犹豫,护送者又补充了一句,“子英大人,我们晓果军是不受限制的。”

看到黑甲骑兵的光临,那位被称作驿丞的驿站官员连忙亲自将他们带到了一间干燥洁净的房子。他一边吩咐着驿卒去准备分例饭食,一边陪笑解释着“雨天人多房少,多多包涵”。从他们之间的对答中,木兰得知两位护送者居然都有着校尉的军阶。这是木兰迄今为止所知道的最高官职。当初在家乡为自己载入军籍的就是一位军府的果毅校尉,但是比较起眼前这两位来,威势和派头上又远远不及了。

“骁果军是天子的亲军!一般的府军怎能相提并论!”

当木兰说出心中感受的时候,两护送人之中姓刘名弘基的男子如是回答,语气中充满了自豪。相对于另一位名叫殷开山的,他的话要多一些。但是,从木兰的观点看来,他们都属于那种剽悍雄武的战士类型,而这种姿态在无名男子和宇文承都的面前,又被更大的光环所掩盖,直到此刻单独相处的时候,才得以毫无阻碍的散发出来。

木兰想,这才是真正的战场勇者,而能驾驭他们的宇文承都,则是勇士之中的勇士!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变成他们那样的人呢?是不是只有通过战场的考验才能做到呢?这答案呼之欲出,却又飘忽游移。

“我们骁果军可不是谁都能充任的!”

在吃饭的时候,喝着驿丞特意送来暖身子的酒,刘弘基愈发健谈起来。虽然不是什么名酒,但在阴冷的雨天里,确实是一种十分难得的享受。就连木兰也在刘弘基的劝说下喝了小半碗,感觉肚子里象有火在燃烧,火焰的眼色一直透到脸颊上来。

“凡是能够入选的人,除了身体强壮,行动矫健,弓马娴熟这些条件之外,就连个头、体态、相貌等等都要有相似之处。再有,就是家世,需世代武勋之门出身的,才能有资格参加选拔。每年总有上万人候选,但最后能被留下的不过百人之数。正是所谓的百里挑一啊!”

说到这里,刘弘基顿了顿,向殷开山问道:“老殷,你说是不是?象咱哥儿俩能做到校尉,更是不容易啊!”

相对于酒豪同伴,殷开山喝的却不多,但食量甚巨。木兰一碗饭还没吃完,他已是连尽三碗。

在隋的时代,即其先世乃至于相当的后世为止,筷子还未走上餐桌,米饭是用汤匙来吃的。配菜则完全就地取材,以产自周边淡水河湖内的鱼、贝、鳗,或是鸡、鸭、鹅等家禽类,及猪肉、豆腐等。后者据说是西汉时曾经治理过寿阳一带的淮南王刘安所发明的。

即使是军旅途中,走到这一带后,饭桌上的菜色亦因材料的丰富而丰富起来,因此可知在公元六世纪的晚期,淮河流域的土地是多么丰饶。淮河以北的人以出自小麦的面粉为主食;淮河以南则以米为主食,故淮河即是中国饮食生活南北的分界。木兰的家乡属于面粉区,是以咀嚼着口中米粒的时候,感觉颇有些怪怪的。

“子英大人是第一次从军吧?”

“呃……是。”木兰匆匆咽下口中的食物,回答刘弘基的提问。

“这就难怪啦。”刘弘基放下酒碗,用典型的教训式口吻说道,“当兵的人,要学会忍受各种食物!不然,你会挨饿的。”

显然,木兰的一举一动都被他看在眼里。木兰想,看上去粗豪的男子,却有着相当的洞察力。

“老殷,给子英大人讲讲咱们在西北和突厥人打仗的时候喝马尿解渴、啃树皮充饥的往事吧!”

“都是些陈年往事,提它做什么?”

这是木兰第一次听到殷开山说话。大约是因为不常开口的缘故,他的声音略带着迟滞,仿佛生锈的门轴,勉强转动着打开门。

“你这老兄做朋友是好的,就是这不爱说话的毛病,有时候实在是闷死活人呢!”

刘弘基的牢骚刚刚出口,却看到殷开山的耳朵突然竖了起来:“有人在争吵!”

“没错!确实是有人在和驿丞争执!”

应着刘弘基的话,木兰的听觉也找到了骚动的来源。

“住宿的军官之中,应该不会有不懂规矩的人。”

“不错!”殷开山回答着同伴,“搅扰驿站,军法从事!”

“那就是不懂规矩的新兵啦!”

“对于不懂规矩的人,就要教教他们!”

话音未落,刘、殷二人已经从木兰的视线之中消失了。及至木兰醒悟过来,追赶出去的时候,就看到驿站的院内已经站了许多人,都是被惊动的住客。

目光透过人丛,木兰看到殷、刘二人已经到了驿站门口。脸色煞白的驿丞呆立在他们的身后,象一只藏在高墙后躲避老鹰威胁的小雏鸡,眼中流露出恐惧的神色。掩护着他的刘弘基,目光凝视着前方。沿着他的目光,木兰看到肇事人,两个在强壮方面丝毫不逊于刘、殷的男子。双方呈现出对峙的态势。

“咬金兄!叔宝兄!你们怎么来这儿啦?”木兰的惊呼脱口而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