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黑帮 上部:江湖争霸 十三、

雪亮军刀 收藏 4 76
导读:城北黑帮 上部:江湖争霸 十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


那天下午B市到T市的火车上混入了二十多个道上的人物,个个怀揣利刃把整个列车过了一遍,但没有孙勇他们的踪影。

“会不会在卧铺车厢。”

“你傻比啊,从B市到T市,火车总共开两个小时,有鸡把卧铺。”小四眼有气没处发,“车上肯定有他们的人,逮到之后往死里打。”

这时过来个兄弟,手上拿着一封信,“我找到了三车厢的列车员,给了他钱,他说是昨天一个人给他五十块让他保管的。”

小四眼拆开信,上面写着:“四眼兄弟,如果火车准点,四点三十五分左右,你留意路边的公路,如果看到路边停着一辆白色卡车,车上面印着武汉货运,边上是一个红色广告牌,广告牌上面是:计划生育是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你就从车窗上面把钱扔下去。如果我们看到火车过去了,但钱没扔下去,今天晚上你就准备在T市帮你大哥收尸吧。”

小四眼重重地砸在桌子上,他没想到这招玩得这么绝。如果不扔钱下去,他相信孙勇绝对干的出来。四点三十五分,一秒不差,小四眼看到路边的广告牌。

计划生育是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的醒目大字边上是一对夫妻喜气洋洋地抱着一个婴儿。在广告牌的下面,孙勇在挥手,边上还站着几个人,是李飞、二拐、扁头。

小四眼把装着钱的袋子扔了出去,他对着车窗怒吼:“孙勇,我操你祖奶奶。”

整个车厢的乘客都被他的喊声惊得站起来侧目。

“看个鸡把,谁再看,老子废了他。”云云掏出刀指着车厢里面。

他们拿着钱的前一天晚上,张四宝就已经被杀了,孙勇亲自动的手。张四宝死的过程很利落,几乎没什么痛苦。他当时在喝酒,孙勇、李飞、二拐、扁头陪着他喝,几瓶白酒没一会儿就喝光了。孙勇说到厨房再拿一瓶,他起身走到厨房去,从里面拿出一个粘着乙醚的棉花团堵在张四宝鼻子上。

张四宝没挣扎几下就晕了过去,然后孙勇和李飞拿枕头捂了二十多分钟,再一摸心脏,已经不跳了。

“抬出去埋了,就埋昨天挖的那个坑。”

那个坑深达两米,张四宝的尸体扔下去的时候嘣咚一声。孙勇掏出一盒没拆封的香烟和一瓶好酒扔在张四宝的尸体上,“兄弟,你在下面别怪我,这就是江湖,我不弄死你,你迟早也得弄死我。我敬重你是老江湖了,没准儿下辈子咱们还能成为朋友。”

等到小四眼一行人到达T市进行疯狂的搜捕时,孙勇已经取出了五万块让二拐带到了B市。

“大勇哥,你,你就不怕我,我自己吞啦。”二拐看到纸包里面这五万块眼睛都红了,结巴更加厉害。当时普通人一年工资不到一万块,五万块足够收买任何人。

“靠,你是我兄弟,还信不过你?”

东北的冬天比B市冷得多,孙勇他们天天窝在租住屋里不出去,饭菜酒肉都是张伟出去买,他们几个人当中张伟的面相看上去最善。

那天小四眼从火车上把钱扔出去之后,孙勇几个人拿着钱就连夜租车来到这座东北城市。这边的混混以前是孙勇的牢友,没几天就帮他们找到了容身处。

“踏实住着,晚上我来找你们喝酒。”

“谢谢哥们啊,哈哈,你们这边真冷。”

一个多星期后李明亮回来了,B市那边的事情办得很顺利。李明亮脸上抑制不住地高兴。这五万块派上了大用场,分别送给了相关部门的领导。孙勇用张四宝自己的钱送掉了他的命。拿到钱的领导对张四宝失踪保持了沉默。

张四宝失踪后,他的团伙很快开始分化。因为小四眼不会偷,而且对于盗窃的组织更是门外汉,所以团伙里面偷盗技术好的开始想另立门户。一开始因为要找孙勇,和救张四宝,所以大家还比较团结。

慢慢得时间一长,团伙里面的小贼们开始怨声载道,小四眼明显有些压不住阵。他们天天都在忙着到处打听孙勇团伙下落,眼看着就要入不敷出。

“大哥,兄弟们好多天不干活了,再这么下去就得饿死人了。”团伙里面资深的老贼岗子找到小四眼商量,“要不先让兄弟们轮流回去干干活,听说我们好多天不去干活,别的傻比都跑我们那边捞了。”

小四眼想了想,目前也确实不需要这么人,也就同意了。第二天一部分人开始返回体育场附近盗窃,那段时间体育场这边几路小贼不断发生械斗。

时光转瞬,白驹过隙。

人一走茶就凉,没有谁跟钱过不去。不打招呼回去干活的小贼越来越多,他们基本上都团结到了岗子身边。

曾经不可一世的张四宝黑帮就这么开始分化,走上了下坡路。

冬去春来,一转眼气候回暖,大街上不怕冷的女孩子早早地换上了春装。这年一打春,道上发生了好几件事情直接影响到了体育场这边势力布局。其中一件就是小四眼和岗子产生了内讧。

那天傍晚,小四眼、云云、飞机三个人走在大街上显得那么落魄。他们三个身上都没钱了,以前他们的钱都是张四宝给的。现在岗子开始培养自己的打手,招揽了几个两劳释放人员,慢慢地就开始不把小四眼他们放在眼里。

三个人正好迎面看到岗子等人,岗子他们刚洗掉了几个观光客。得胜回归志高气满的神情挂在这些小贼的脸上,他们看到了小四眼这几个失败者。

“兄弟,走,跟我们一起喝酒去。”这次岗子没有叫小四眼陈哥。

“哦,改天,改天我请。”小四眼不想被这种眼神看,他当时在想,实在不行晚上去抢劫吧。

“客气啥,哥哥我知道兄弟身上没钱了,走走,哥哥还是请得起的。”话虽然客气,但岗子的眼神中显然带着鄙视。

小四眼强压下心里的怒气,他不想说那么多废话,“改天吧,我们三个还有事。”

“那行,不耽搁你们正事,啥时候缺钱找哥哥一趟。”岗子一口烟喷过去,云云透过烟雾目光如炬。

“云云,咋了,谁招兄弟生气了。”岗子一副明知故问的口气。

“岗子,你要是还当我们是你兄弟,就不该像刚才那样跟我们说话。”云云语气平静,但暗藏杀机。

“云云,咋不当你是兄弟了,借我八个胆,哈哈。”岗子纵声狂笑。这种笑声让云云很受刺激。

“操你妈,笑个鸡把。”云云低沉怒吼,把岗子的笑声打断了。

“你再骂一句试试。”岗子有恃无恐,今天他的人多,而且他断定云云不敢把他怎么样。再加上他今天身边还带了几个两劳人员。但他不知道这句话在把自己往死路上逼。

“操你妈!”云云面带微笑,眼睛里却流露着凶光。寒光一闪,云云抄出了短刀。扑哧扑哧,两刀捅在岗子的心窝上。刀子拔出来的时候,岗子的身体就像被猛然捏爆的西红柿一样喷出热腾腾的血。

岗子身边的人都被镇住了,云云接着一刀捅到岗子的脖子上,“操,真他妈的把自己当大哥了。”岗子一头倒地,嘶喊一声:“还不给我打。”

场面顿时混乱,小四眼和飞机一个抽刀,一个掂着钢管。那十几个小贼也持械打过来,街道上面立刻开始了血腥斗殴。

打斗不到一分多钟就结束了。因为有人大喊了一声:“岗子哥死了。”这声喊得正在打斗的人都愣了一下,出了人命,大家哗啦一下散了。岗子的几个兄弟把他往医院抬。等到了医院岗子瞳孔已经散开。

当晚,全城的公安搜捕云云。这是人命大案,公安们感到了压力。

晚上十一点多,B市城北城乡结合部的卡子上在拦截过往车辆检查。一辆拉泔水的农用三轮车扑通扑通地开过来,公安拦了下来。车上两个人,一个司机,还有一个浑身肮脏,公安对照照片看了看,和云云的相貌特征根本对不上。三轮车上也检查了一遍,泔水桶发出了刺鼻的恶臭,公安趴下来看了看车底,然后挥挥手让三轮车走了。

三轮车一口气开了几百米,小四眼让三轮车停了下来,他从泔水桶里面把光着身子的云云从泔水桶里拉了上来。云云头部套在一个塑料袋里,刚才就是靠着塑料袋里的空气呼吸的,这时云云已经快要窒息了。

费了半天劲儿,云云才缓过了劲。司机从车上拿了个塑料盆,云云到河边把身上的污物洗净,然后穿上衣服。

“兄弟,你去外地躲躲,我这边帮你打点一下,估计过不了半年就能回来。”小四眼说。

“谢谢大哥了。”云云握住了小四眼的手

“客气啥,都是兄弟。”

“嗯,帮我照顾一下李娟。”云云的语气很真诚。

“没问题,我一有时间就去看她。”

“老谢,今天多亏你了。”云云和那个司机握手。

“哈哈,别废话了,你赶紧跑吧。”司机怕公安找过来,那自己就麻烦了,得赶紧把这个瘟神送走。

云云挥手告别,消失在夜幕里。没想到他这一走,等他再回B市,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