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四十二节 不适合的暴力

妖刀 收藏 6 266
导读:艳遇编年史 第四十二节 不适合的暴力


第四十二节 不适合的暴力

第二部甜蜜的拒绝

第四十二节不适合的暴力

1、印第安之魂

我翻了翻手边的那本《冰魂雪魄》——我这样命名它。事实上,要是更精确一点,大约要叫“水的灵魂”比较贴切?

我也说不明白。

因为我对印第安的文字,还是头疼得很。

以前我以为会非常容易,象以前学法语一样,背背单词,学学语法,再听几个音带,再多看几场法语的电影,就能听懂个大概了。

而印第安语言,完全不是我想象的那么一回事情了。

感觉印第安的象形文字的发展水平与中国古代的象形文字很相近,只是符号的组合远较汉字复杂,块体不像汉字要求方正而是以近似圆形或椭圆为主。字符的线条也不像汉字的笔划那样横平竖直,更多的依随图形起伏变化,圆润流畅。玛雅象形文字中刻化动物形象的图样往往很能传神,既生动而又鲜明,这倒是方便了解读。

但问题是,这种把形象化的图形和图案化的简体符号结合在一起,所构成的那些正规的、方中有圆、方圆结合的玛雅象形文字,它们一般只是我们在玛雅纪念碑上经常看到或长的铭方中的字体,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一个完全权威的教材来教授这个语言。

虽然玛雅社会里也出现过纸张和成书抄本,但却非常的少。存世的都弥足珍贵——我手里的这本小册子,只有十九页。但,如果不是复制品的话,应该是价值连城!

一班人,就算不知道这本小册子里埋藏着的巨大宝藏,也肯定会把它当成是一个艺术品来欣赏——尽管上面的那些文字一般人都难以辨识,但谁都不得不心悦诚服于它的复杂美丽。

我翻了几十次,几十次都惊叹于这本小册子的美丽。同时,也深深的苦恼于自己的才智,不足以解读这本小册子的意义。

但我又能有什么更多的祈求呢?就是我们民族上古时代传说中的结绳记事!想一想那将是怎样的一种独一无二的文字体系吧——它是世界上唯一的一种三维立体的“文字”文件,也是唯一的一种将二进制用于日常交流的文字。想一想,要是四十七女巫交给我的不是一本薄薄的书册,而是一段绳子——我又如何来领会它这种“会意文字”呢?

我难道真的能把一段绳子,解读成一段翩迁的舞蹈符号吗?

我象着了迷一样,一遍一遍地翻来覆去地看着这本小册子,尽管,我不认识这样的字,但每一个象形字的符号,我却都深深地印在了自己的心里。

我敢肯定,再找一张纸,自己闭着眼睛也可以毫厘不爽地把他们再描摹出来。

但,我仍然觉得,这个小册子有一种魔力,在吸引着我,一次又一次地翻看它。

等到我觉察到这一点的时候,才发现,外面已经被这个城市的灯火,照射成了一个颜色的天堂了。

我不由的一惊——从早晨,到现在,我在不知不觉中间,看了十多个小时了?

为什么我没有觉得饿?而且,觉得,一天的光阴是瞬间即逝?

一种难以形容的疲倦感觉,让自己似乎像是要虚脱一样。

反而不想去吃饭什么的了。

我到浴室里,给自己放了一大缸的水,把自己泡了进去。

汗水慢慢地从自己的每一个毛孔里渗了出来。

我闭着眼睛,心里,仍然象有一只手在不知疲倦地翻着那本只有十九页的小册子,而自己的心,仿佛就成了那本印第安的小册子……

怎么也赶不走这样的一种印象。

一个劲的驱赶,却偏偏觉得,这个小册子,象烙在了我的心里一样,再也撕不下来了。

我的汗水,越流越多,最后,不由得让自己有那么一点头晕目眩。

这种很长时间没有光临过的感觉,让自己有些担心——不,是很担心!

这也是一种走火入魔吗?

一定是我的方式错了!

我在惊慌中,挣扎出一丝理性的光芒出来。

分心!

我的意识,蓦然一分为二,一个意识,仍然象发了疯的自己一样,不知疲倦地在似懂非懂的读着那本印第安经书,而另外一个意识,像是冷静的自己,静静地看着那个在疯狂读书的意识。

再分!

我命令道,完全是一种本能!全然不知道是哪一个意识在给哪一个意识下达指令。

顿时,意识的宇宙里,那个发疯读书的意识,瞬间一分为四。而这中间,只有一个意识,仍然在不知疲倦地读那本经书,而其他的几个意识,却是在冷眼旁观。

意识之渊里的那种疯狂顿时不在占优势。

意识变得清明起来。

再分!既然方法是对的,那我有什么理由不在继续?

果然,再分一次,那个疯狂地读经的意识,慢慢地变得象毛玻璃一样的透明,再也攫不住我的心神,然后,慢慢的,慢慢的,最后,竟然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我松了一口气,然后,把自己那么多的意识,再收拢起来。

再回想了一下那本经书的内容,依然历历在目,仍然清晰如初,但它们已经只是自己意识里的一个微不足道的一部分了。

等我再长长地吸了一口气之后,感觉,像是有绵长的凉丝丝的水汽,不断地随着我吸气的潮流,涌入了我的经脉之中去了。

刚才我在热浴中流失的水分,经过这绵长的呼吸,像是得到了及时的补充一般。

而且,这份新进入身体的水气,似乎带着一种莫名的能量。

精神不由得一爽。

呵!我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全身的毛孔,像是全部张开一般。似乎,自己与这浴缸里的水,完全的溶为一体了。

一种喜悦,但却从容的感觉,宛若有无数只贴心合意的小手,在为自己的全部身心,做着细心的按摩一般,尽情地享受着这种快乐。

像是随时,会化成袅袅的水气,轻飘飘地飞起来!

又象是自己的身体,会溶解在水里,随着身下水塞那肉眼无法分辨的缝隙,滴落在下水道里,然后,随着水管,滑呀滑呀,像是要滑落进无尽地深渊一般——却没有半点的恐惧,只有着失重与堕落的奇怪美感……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觉得浴室里有人!我的鼻子里有着一种异香,熟悉而又陌生,温暖而又危险。

我的眼睛蓦然一睁。

一身粉色的连衣裙,下面是一条光溜溜的长腿。一对白得耀眼得脚,纯白蔷薇一般,牢牢的吸引住了我的视线。十个细长的脚趾,没有一只被刻意地修饰过,比如涂上惹人注意的指甲油等等,但每一只脚趾的指甲,都像是闪着光,刚刚成熟还没有采摘下来,仍然挂在枝条上的红色樱桃一样,红的象宝石。除了在她最小最小的右脚的小脚趾上,极不合情理的扣着一个红色的绒线,绒线上,结着洁净透明的水晶和玲珑的翠玉,都是格外的精致,虽然只有那么几枚,但它们在她的小脚趾上,随着那不经意地晃动,而一闪一闪,竟然像是天上的繁星一样,神秘而又宁静,却格外的撩人心弦……

我的眼睛,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视线向上移了一移。

她一只葱白般白嫩而光洁的手,正在百无聊赖般的拨动着她左脚脚髁上的一个脚环。那只脚环,由黄白二色相互缠绕而成。看起来,应该是黄金与白银做成的。那脚环,装饰着她的脚踝,有着奇妙的效果……

“好看么?”她的声音,像是从云端里传来一样,悦耳得有那么一些不真实,似乎是在吟唱着曲调。

“是金子和银子做的么?”我问。

她的脸,被她的另外一只洁白的手支着。像是有些懒怠松懈,但却有着勾魂摄魄的美。

面如桃花,发如乌瀑。

她无声地轻轻点了点头:“金子是太阳神的汗水,银子是月亮神的眼泪!”

“你是什么神呢?”我仍然坐在浴缸里,但已经无声地从浴缸里站了起来。身上的水花,听话的从我的身上滚落下去,几秒时间之内,身上不再有半滴水珠。像是水,真的开始贴合我的心意了一般。我从架子上,扯了一条浴巾,轻轻地围在了腰间。

在她的脚前坐了下来,眼睛看着她的小脚,在那里,晃动着一串红色绒线串起的水晶和翠玉的串饰。我心念一动——这会不会是结绳记事的另外一种方式?

未及细想,却听到她的声音,从我的耳边响起:“我?我只是个小女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