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四十节 殊途同归

妖刀 收藏 1 5
导读:艳遇编年史 第四十节 殊途同归


第四十节 殊途同归

第二部甜蜜的拒绝

第四十节殊途同归

“嗯哼?你感觉不到?”四十七女巫微笑着问。

“只是,似乎这与你所说的力量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联系。”我试着用自己的方式来想这件事情之间的联系。

“一是生命,第二是力量——或者说是能量,也许更合适。”四十七女巫认真地抿了抿她的嘴唇,说:“在谈包围在我们周围的力量的时候,你要,你必须,把生命的概念带到力量中间来。力量是生命的一部分,不可分割!力量它本身有生命——你也能这样理解。而生命,它本身就有力量——就象硬币的两面。这样才全面……”

“哦!世界的同一性!!!”我忽然觉得,她的理论,在天空里,绕了一个非常大的虹线,最后,忽然,又柳暗花明地回到了我本来一直在想,而且已经比较熟悉的“世界同一性”的认识上来了。心里不由的一阵欢喜。

“同一性?嗯……也许这样讲得通。”四十七女巫点了点头,说:“你能感觉得到这样的同一?”

我于是告诉她,现在,其实,我的世界一直在慢慢地变得和谐。

道生一!所以,我早就知道,一切力量,最终能统一到一个能量的概念上来,甚至物质也能。我以前的理论,有一个问题,就是她四十七女巫说的生命的问题,被我忽略过去了。要是我现在把生命的因素,也融合到道生一的理论里来,那么,这个道生一的理论,基本上也算是一个小小的圆满了。

但仍然有我所不能理解的东西。比如说我在一个叫作黑山的地方,让自己更是贴近了这个世界的同一的本质,但见过一个能穿越空间的人,叫秦天。

接着,我告诉她我心里的疑问——秦天的修行的方法,与我所一贯坚持的修炼的方法,基本上是一致的,那么,为什么,他象个传说中的得道的高人,而我却在她或者那些有着精神杀伤力的人面前,屡屡挫败?除了因为自己在修炼中忽视生命的因素之外,还有其他的原因?

四十七女巫啜饮着美酒,静静地听着,一直到我说完。这一次,没有插一句话。

沉默了十几秒,她象是在思索着什么。

她再抬起头来,看着我的时候,她本来活泼甚至有点俏皮的脸上,有了一种难以形容的郑重其事。但似乎,又并不能让我觉得紧张,似乎,那种郑重,只是她对她自己散发出来地郑重……

“穿越空间并不难。难的是穿越时间。时间的因素,比其他任何因素,都要重要!”四十七女巫说道。

“它是生命中貌似显露,其实深藏着的最最难以理解的秘密。以我们现在的认识,说什么可能都为时过早!”她接着说。

“穿越空间,比如说,从这里,勿地一闪,就到了门外,或者,身形一晃,巳经到了地球的另外一面——到你的祖国的土地上去,其实,从这张桌子上闪到门外与闪到地球的另外一面这两种方式它们在本质上并没有区别。只要在这个过程中间,花的时间足够的少,我们就能认为,你实现了对空间的穿越!比如说,一只拼命在爬的细菌,一定会惊讶于人类在它所爬的器皿边上,忽闪一下,到了另外一边——而实际上,人穿越了空间了吗?”四十七女巫设问道。

“嗯,对细菌这种存在的意义上来说,人是可以穿越空间的,但穿越的也仅仅是细菌身边的那一小块几个立方米的空间,是这样吧!”我灵感一闪。

“对的!!!”四十七女巫为我的诠释喝了一声彩,然后才接着说:“我们觉得某些事情神奇或者玄妙异常,那只是因为我们的力量不够!”

“要是力量足够,那么,就能超越时空?”我问她。

“可以肯定!”四十七女巫坚定地点了点头。

我忽然发现,虽然现在说的是我想听到的,但一开始的时候,她提到的我与水有亲和力的问题,还没有一个清晰的答案呢。

“四十七……请问一下,你说我与水有亲和力,是因为我的生命,与水的生命——假如它有的话——我和水元素的生命之间,有着亲和力吗?”我虚心向她请教。

四十七女巫似乎又慎重地思索了一下,然后说:“是的,这个,具体的用什么理论或者什么原理,我解释不清楚。也许能含糊其辞地用你们民族的什么金木水火土的理论说你的属性是属水的,或者说用地风水火的理论,说你本身是水元素的精华凝结等等,总之,你的灵魂,与水之间有着一种非同一般的亲和力……”

“等等,要是这样说,我想请问一下,四十七巫师,你与什么元素有亲和力?”我问。

“土!”她说。“万物土中生,呵呵,我与大地母亲有着亲和力。当然,我知道你们民族的理论里,有着土克水的说法,叫什么来着……水来土掩?事实上,仔细想一下,这土,并不是克水,而是对水起着规范,不是吗?不象水与火的关系……”

我点了点头,想了想,感觉一下自己手里的酒杯,然后,拍手,让侍者送一杯冰水过来。

四十七女巫笑盈盈地看着我。

我心里想,这倒过来了,不是说女人才是水做的筋骨而男人是土做的筋骨吗?怎么……

冰水送过来了。我问四十七女巫,她是否要一点?她谢绝了。

我拿着冰水的杯子,感受了一下杯子的温度,然后,又向她请教:“是不是,与水有关的那种力量控制……水的巫术,比较容易?”

“为什么你会这样想呢?”四十七女巫有点好奇地问我。

“我想,既然这种水系的巫术……我能这样称它么?”我在得到她点头许可之后,接着说:“这种水系的巫术,比如说你在瞬间里,生成了一个冰块儿,这是通过改变水的强度来实观这个过程的,是不是?”

“哦?你说的……有一点道理。理论上讲,是改变冰的强度……”四十七女巫若有所思地回答。

“那么,和其他的巫术相比,这种水系的巫术,应该是需要的能力比较少的一种,不是吗?比如说,要是把水凝结成这么大的一块冰……”我用手比划了一个方糖大小的冰块块,才接着说:“那么,它需要多少的能量,其实是可以算出来的,不是吗?比如说,现在的室内温度是多少度,而要把水凝结成冰,只要把水的强度降到零摄氏度以下就可以了,这之间的温差是可以非常容易地算出来,再算冰块的重量,最后,可以算出来,要从冰块上掉多少能量,就能把水变成冰!是不是?要是这样的话,是不是冰系的巫术,是最简单入门的巫术呢?”

四十七女巫看了看我,皱了皱她的眉头说:“你最基本的出发点不对!”

我心里一紧。

四十七女巫的眼光在我的身上上下扫了扫,说:“平衡!平衡才是世界和谐的基础,和谐才能体现世界的同一性,难道事情不是这样?”

这个原理我知道。但我又真的认为,水系的巫术,只需要降低水的温度就能凝结成冰块,是个理论上与实践上都比较容易的事情。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我有一点云里雾里的感觉了。

四十七女巫看我困惑的表情,直接说:“虽然你说的轻巧,但事实并非如此!比如说,对我而言,我最擅长的是土系的巫术,而并非水系的巫术,而且,我觉得,水系的巫术,非常的难,到现在,我也就是会一点简单的,高阶的巫术,我至今还是搞不好,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摇了摇头,心里想,我怎么知道。暗暗地觉得,自己似乎又接近了真相一点,但又觉得自己还与真相大白,离得挺远。

四十七女巫象是恨不能把我的耳朵拎过去,用指头狠狠地把我额头截几十个洞一般,悻悻地说:“你怎么这么笨的呢?我还以为象你这样与众不同的人会很聪明呢!”

我也不生气,我聪明与否,并不是她一个人说了算。(意见仅供参考)

四十七女巫想了想整理了一下她自己的思路,叹了一口气说:“平衡!动点脑子呀!生命!你又忽视了水元素的生命问题!你只是想着水结冰,多大的重量,减少多少的强度,那要释放出多少能量——你还要看一下水元素愿不愿意呢!”

“哦……”我看着她,小心地问:“那么,天气冷的时候,水就结冰,这是它们自己愿意的?或者说,冰箱里,结个冰块出来,难道水是愿意的吗?”

“契约!自然界里一切在按它们本来的规律运转着的,你可以理解成,它们之间有着契约。所以,当温度降低,水自然结成冰。而且,你更要理解成,有一个你想象不到大的精神的力量,一种规则,在支持着这天气变化……而你,要是用巫术来实现水瞬间凝结成冰,那么,就要考虑水元素的生命,就要能与它达成一种新的契约!而且,你在行了方便的同时,要为水元素作出一些贡献……互利的契约才能长久。”她强调了一下。

四十七女巫说的并不是我不能理解,但我总是觉得她说的,与我一贯的思考,太过大相径庭了。

“平衡!”她接着说:“如果,水系的巫术之中,水降低温度所消耗的你能感觉得到的能量比较少,那么,它本身所包含的其他力量的消耗,就会相应的非常的多!要不然,这世界上就没有其他系的巫术而只有水系了。时间会洗刷一切效率不高的存在,到现在,仍然存在于我们周围的一切,都是基本上有它明显的合理或者切合实际环境的特征的,这你要牢牢记住!所以,你也要对所有的存在,长有敬畏之心。比如说,看起来我们人类比细菌要高级,更强大而智慧,但事实上,细菌适应环境的能力要比人类强千万倍!目前人类要想根据环境变化,而进化出某种适应环境的基因,那至少要经过几代人、几百上千年的时间,才有可能!但细菌,也许,几天时间,在它的遗传基因里,就出现了新的特征……所以,它并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弱小而经常导致毁灭——所以,它事实上也非常的强大,在我们共处的环境里,它一点也不比人类或者其他生物逊色——这也是平衡的法则,在起着作用——你看着它,似于它弱小——但既然它存在,那么,一定有它强大的一面!”四十七女巫说话的声音很缓慢,但每说一个字,都极其的震撼人心。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