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雄关 第二章 毛驴打工 第二卷 血溅雄关 第一章 闯关

独孤雄 收藏 0 14
导读:铁血雄关 第二章 毛驴打工 第二卷 血溅雄关 第一章 闯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3/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角色满天秋色里,塞上胭脂凝夜紫。

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辗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李贺《雁门太守行》

雁门关得名于《山海经》:“雁门,飞雁出于其门。”,为什么飞雁要从关门飞过?原来雁门山群峰高近万尺,周围群山峻岭环抱,只有过雁门山峰两旁有两道比较低矮的山峪。大雁不能从其他处飞过,只能从这里经过,雁门关正好坐落在这个山峪之上。若于适当的季节到此,人们便可欣赏到雁阵过关的奇景。

走临雁门关,远远便可看到“威镇三关”的巨匾。在两侧挺起的山峰中间,一座雄伟的二层关楼拔地而起,给人以突兀的感觉。走近城关,会在城门城砖上看到一幅对联:“三关要隘无双地,九塞尊崇第一关。”古人把万里长城上的九座名关称为九塞:天下九塞,雁门为首。雁门关正好位与中部要冲:得雁门而得天下,失雁门而失天下。

雁门山,古称勾注山。这里群峰挺拔、地势险要。自建雁门关后,更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它“外壮大同之藩卫,内固太原之锁钥,根抵三关,咽喉全晋”。相传每年春来,南雁北飞,口衔芦叶,飞到雁门盘旋半晌,直到叶落方可过关。

独孤雄刘方和苦菜花他们抵达雁门关时,已是晚秋。天地一色、万物萧疏。一群群大雁悲鸣声响彻天宇划破长空飞往南方。阵阵北风从雁门关洞开着的城门排山倒海般呼啸着凶涌进关,无数百姓扶老携幼、驱羊赶马涌进关来,一个个丧魂失魄、惊恐万状,嘴里声声叫嚷着:“快逃啊,契丹人又来打草谷了!”

刘方惊问独孤雄道:“什么是草谷?北方也种得出谷子么?”独孤雄道:“草谷就是被契丹掳去的大宋百姓,每到年关契丹人在北方过不下去了,就会跑到我们中原来掳掠人口牲畜财物,他们把这样丧尽天良的勾当称做打草谷!”苦菜花怒道:“这些猪狗不如的肮臜厮,竟敢如此糟践我们汉人,我们是草谷,那他们是什么?”

刘方拉住一个老者问道:“大爷,你们慌什么,契丹人有什么可怕的?”大爷停住脚看了刘方他们几眼说道:“我看来你们是初次到北方,还没见识过契丹人的厉害。别的不说,我来问你,你可知道契丹人是用什么做首饰么?”刘方道:“我们汉人都是用金银首饰,他们也差不多吧。”大爷心有余悸地摇头道:“真是小孩子不知道人世间的凶险,契丹人哪里会用什么金银做装饰,他们都是砍下我们汉人的人肝、胆、手、足,拿来挂在左右前后当作装饰的。”刘方听后连连作呕。苦菜花也听得大骇不已。


大爷接着说道:“契丹人每次南下雁门关打草谷,凡是民间有珍货、美妇女,就要抢夺干净。抓捕到村民,就诬陷为盗,剥脸皮,挖眼,断腕,然后丢进火里烧死,简直比地狱还要惨呢。雁门关马上就要闭关了,我们逃命都来不及,你们反尔要出关去送死!我劝你们还是赶快回去,保住小命要紧。”说完头也不回地跑了。

刘方听后毛骨悚然,拉着独孤雄的衣襟道:“大哥,我看我们还是先回去躲一阵子,等契丹人抢完了草谷再出关吧。”独孤雄道:“那怎么行。一闭关就是好几个月,还不等到明年去!”苦菜花也颤着声音问道:“大兄弟,契丹人真像老头说得那样魔鬼么?”独孤雄笑道:“他说的是好些年前的事情了,以前他们就是这样野蛮的。后来打进中原看见我们汉人如此文明,就再也不好意思把杀人残害百姓当作光荣的事情,现在大概学乖了不少吧。”

苦菜花怒道:“你别大概大概的支支吾吾,你可把话说清楚,我可不想跑道关外去被契丹人剁下手脚当耳环项链戴!”刘方愤愤道:“这些狗奴畜生,要不是我们的老祖宗发明养蚕织布送给他们衣服穿,他们还光屁股浑身长毛在山上跑呢。不说感谢话也就罢了,竟敢磨快了刀来欺负起祖宗来。”独孤雄哈哈大笑道:“这话你可说错了,契丹人大部分都是穿牛羊皮的,我们不发明织布他们同样有得穿。”刘方瞪了他一眼怒道:“夏天呢?难道夏天他们也穿牛羊皮?还不把自己捂成咸肉?”独孤雄又是大笑。

苦菜花喝道:“你别老是嘻嘻哈哈的,到底还出不出关,你倒是赶快做决定,城门关了还怎么出去?”独孤雄马上敛住笑容斩钉截铁道:“出关!既然来到这里,怎么能不出关。”

雁门关已经开始封关。各色人等,只准进不许出。

独孤雄他们来到城下,下马走进城门。几个手持刀枪的城门守兵拦住喝问道:“干什么?契丹人来打草谷,汉人养的鸡鸭都吓得跑进关来,你们却要出关去,难道昏头了么?”独孤雄赔笑道:“几位大哥,我们刚才从北边进关的时候落下东西了,想要回去取。”一个军官模样的健壮青年过来斥道:“老子守这个城门好几个月了,根本就没有看见你们从北边进关来,落下东西之事从何说起?

苦菜花悄悄往守将的手中塞进一包银子,嬉笑着说道:“军爷,大家都是大宋人,行个方便。”岂料守将把银两恶狠狠地摔在地上,大声道:“眼看快要入冬,北方冰天雪地牛羊连草都没得啃,大雁都声声跑回南方来。大凡普通百姓听见契丹人要来,无不吓得惊慌逃命,哪里还有拿银两行贿跑出关去送死的?一定是奸细不假,弟兄们,给我抓住这几个奸细!”百十个兵卒闻讯立刻哗啦一下把他们围起来。

独孤雄心道:“想不到还有不贪钱财的兵将!”几个兵卒喊叫着挥刀冲杀上来。独孤雄掉过枪头,枪尾在前,随便拍打几下,立刻将几个打翻在地。独孤雄立住银枪高喊道:“别误会,我们不是奸细,有重要的事情要办,请弟兄们让条道出来,感激不尽。”百十兵将哪里听他的,青年守将手一挥,又有几十个围杀上来。

苦菜花也抽刀迎上去,独孤雄道:“不得伤人。”说着,枪尾扫打,倒下一片。独孤雄不想杀自己人,招招点到即止,饶是如此,他天生神力,那些兵丁被他轻轻一碰,便被打得肉肿骨折,抱住痛处呻吟不已。

独孤雄大叫道:“听我说,我们只是借条路走。不想伤人。再要相逼,刀枪无眼,伤了大家我可不管。”守将喝道:“好狂的小子。让我来会会你。”手提朴刀砍杀上来。独孤雄躲过几刀,觑个破绽,一枪挑下他的头盔来。

守将羞红满面,退后几步,朝身后的兵丁一招手叫道:“狗日的契丹奸细,给我全部杀光,一个不留!”独孤雄怒道:“天下还有恁般不识好歹之人,老子留你性命,你倒蹬鼻子上脸了!”说罢枪若游龙,身似黏在枪上一般,枪尖刺到,十几个兵卒人人身上留下血窟窿,却无性命之忧。

刘方大怒道:“你爷爷的,敢诬陷我们是契丹奸细,看来本姑娘今天不开杀戒也不行了!”说罢飞起一脚,踹翻一兵,然后手脚并用,霎时打翻好几个。刘方第一次试身手,发觉大哥教她的功夫如此厉害管用,不禁喜出望外,越打越有劲。苦菜花夺过一把刀护住刘方,飞身几脚踹去,几个进攻她们的兵卒被踹得直飞出去,摔在地上再爬不起来。大麻袋也呲牙咧嘴狂咬守住刘方,好几个兵卒身上都掉了肉。

百十兵卒见独孤雄来势凶猛,纷纷后退。独孤雄欺身游走像是枪带着人瞬间到了守将跟前。使出一招佛天一指,埋头由下向上斜挑,枪头贴守将肚皮钻至咽喉,并不伤他皮肉,然后稍微用力向外撇了撇,守将的内衣连同盔甲碎裂掉地,露出精赤了的上身!

守将大骇,眼见金枪要是再前进几分,便要刺穿喉咙,自己焉有命在?独孤雄已经将他拉在跟前,夺过一把刀横在他脖子上对围上前来的兵卒喝道:“再走上来,我就杀了他!”守将惊出一身冷汗,双手乱舞大叫道:“后退,后退。”百多个兵卒抬枪持刀迟疑将身子后缩。

守将颤声道:“大侠千万别冲动,万事好商量。”独孤雄喝道:“少罗嗦,打开城门,放我们出去。”守将愁眉苦脸道:“上司有命令,封关之后只许进不许出放走一个,要是放你们出去,我的命就没有了。”独孤雄手中刀稍一用力,守将的脖子皮肉就开了花,鲜血直流。

独孤雄喝道:“你以为你的命现在还是你的吗?”守将吓得魂飞天外,大叫道:“快开城门,快开城门!”独孤雄道:“还要麻烦你送我们一程。叫他们后退。”此时城上大批守城兵将已经闻讯追了出来。独孤雄扭头对苦菜花喊道:“你快保护刘方走,我留下抵挡。”然后走到楚霸王身边低头说了什么,楚霸王抬头鸣叫几声,点头,似是明白了独孤雄的意思。刘方很是惊诧。

苦菜花翻身上马,刘方也骑上楚霸王的背,二人扬鞭促马,苦菜花呼啸一声,早已风驰电掣般冲出雁门关城门,转眼间翻过一个山头没有踪影。大麻袋也跟着噌地蹿出了城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