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国安系统的惯例是每个行动都有一两个负责人,所有相关的情报都需要负责人联系接收的。王忠接到一个短信息后匆匆离开去了地下室接收情报,鹰队的人都习以为常见多不怪了,大家反倒觉得放松了下来,抽烟的抽烟,玩笑的玩笑,而刘志华又埋头继续玩他的“世界大战”了,只有杜明在闭目沉思。因为从丁松、刘志华、钱海平三人刚才所说的情况看,那三大家族的防范措施都很严密,主动出击肯定是不行的,人手太少了……

半小时后王忠走了进来,“你们这些小子,一有空就放松了下来?嗯,现在我们继续刚才的情况介绍吧。”

李进点了点头,“好的,我来说介绍一下东京二十九区渡边家族的情况吧。大家知道,渡边家族主要从事船舶制造行业,它垄断了日本百分之六十的船舶订单,其中包刮日本军舰和航空母舰的制造。虽然它的超能力者数量不多,只有三百五十人左右,但它的势力却非常大,与日本军方和政府的关系非常好,家族中的总人数有一千二百多人,其中在军队服役的大小军官就有二百多人,涵盖了日本海陆空军种。它的总部办公大楼和居住区在二十九区,而两个巨型造船厂却在三十六区。集团公司总部大楼和居住区是分开来的,相隔有两公里左右。家族族长同时也是集团公司董事长的渡边一雄很少去办公大楼上班,至少在这一周内我们只看到过一次,整个集团公司的运作由他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渡边纯平、渡边宫喜、渡边一枝负责。其中渡边纯平具体管理两个巨型造船厂,渡边宫喜管理公司总部,而渡边一枝则负责集团公司的财务管理。家族的超能力者分成日、月、云、星四个科,以日科的人身手最好。我们通过监视知道,渡边一雄和他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都是超能力者,每天早晨五点左右起床,头一件事情就是在各自的别墅练功房里练功。而且,每天晚上十点,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到渡边一雄的别墅去碰下头,汇报一下当天的情况。至于说到居住区的保安及房屋分布情况,那和华子刚才介绍的河木家族居住区的差不多,我就不重复了,大家等会看碟时就知道。需要说明的是,虽然渡边一雄和他的儿女们分别住在一个小区中的小区的四个别墅里,但每个别墅里都有十个日科和十个云科的人负责保卫,其他的超能力者则分布在两个造船厂和总部,只不过总部的人少点,一共只有一百个人,其他的则全平均分配在两个巨型造船厂了。日、月、云、星四个科的人是以自己的领带颜色来区分的,分别是黄色、银色、红色和灰色。嗯,我说完了。”

“我来说一下山本家族的情况吧。”赵胜接道:“山本家族的总部位于东京十八区的“官厅街”,日本的最高裁判所和外务省、通产省、文部省等内阁所属政府机关也在这里。总部二百零八层的办公大楼和居住区是连在一起的,占地面积约有一百五十亩,只不过办公大楼和居住区用带有高压电网的三米多高围墙隔开了,相距有三十米左右。它在政界、军界的一百六十人虽然在居住区里都有自己的别墅,但在这一周内从没回来住过,包刮发动政变的前东京卫戍部队司令长官高茂.大郎和现任首相山本.小泉。族长,同时也是山本集团公司董事长的山本.桥太的情况和胜子刚才说的那个渡边一雄的情况差不多,也是很少去办公大楼的,公司总部的运转由他的二儿子山本.正野和两个女儿山本.真子、山本.信子管理。山本.小泉是山本.桥太的大儿子。嗯,山本.桥太对家族和公司的管理我怀疑和渡边一雄大概是商量了好的,他妈的,也是让儿女们到每晚到他自己住的别墅去汇报当天的情况。这个家族川、河、泉三个组的超能力者,除了山本.桥太和他的儿女们的别墅各有三十名外,其他的大多负责保卫居住区和办公大楼了,而且也是以居住区的保卫为重点,百分之七十的人在居住区里。至于居住区和办公大楼的保安值守情况和华子说的差不多,我就不重复了。川、河、泉三个小组的人也是以服装来区别的,分别是蓝灰色、棕黑色、纯白色西服。嗯,我要说的就这些了。”

不等王忠发话,高环就主动汇报起来:“嗯,我负责监视的是心草寺。你们几个臭小子的居住环境肯定比我好,我居住的地方纯粹就是旅游一条街。他妈的,整天就听到街道上小贩和游客讨价还价的声音。嗯,言归正传了。心草寺位于三十七区,占地约四百亩,除了主持和几大长老所住的那个传法院等少数几处,其他地方可以任游客参观的。我和龙组的两个兄弟作为游客进去参观了一下,也数了一下和尚的人数,包刮负责厨房、打扫卫生的和尚,一共是二百四十六人,这不含主持和长老。上次在伦敦那个心草寺的长老被杜明灭了后,现在应该还有八个长老。传法院是主持和长老居住的地方,是不能让游客进去参观的,那是心草寺的寺中寺。通过激光扫录机我们知道,从一座寺庙的后门进去后,有一个大池塘。越过池塘,大沿着一条路大约走三百米就是传法院了。他奶奶的,那个大池塘里竟然全是乌龟,成千上万只乌龟!我都怀疑那些据说已经有一、二百年修为的老秃驴们是不是乌龟转世的了,哈哈哈哈……嗯,主持和长老,这一周来除了上厕所和吃饭,我就没见他们出过房间一步,大多在念经或练功。大约有一百五十个和尚,每天早晨四点钟就起床练功的,早晨七点开饭;然后他们就是上午念经或接待,下午时间大多在自己的房间里念经和练功;而晚上则是六点半吃过饭后就念经两小时,然后再练功。十点钟时,除了值班室和传法院外,所有房间里的灯都熄灭了。说到保安方面,心草寺每天有二十个和尚二十四小时轮流值守巡逻,而且每个角落都安装了闭路电视监控系统和报警系统,总监控室则在通往传法院路上的一个房子里,那里也是每天二十四小时有人值班,三个和尚每三个小时换班一次。嗯,了解的情况大致就这些了,碟子也带了过来,等会大家一起研究一下吧。”

“嗯,六个小组把自己这一周监视的情况介绍了一下,谁还有要补充的呢?”王忠把丁松等鹰队兄弟一个个地看了一遍,“好,既然没补充的了,那我来说一下。从大家的介绍看,每个小组都是二十四小时有人监视,同时也派人实地察看了情况,掌握了不少具体情况,这一周大家确实很辛苦了。现在我们知道了五大家族和心草寺的生活作息规律,人员分布及保安情况。发现他们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是有人戒备和值班的,而且都安装了闭路监控系统。嗯,如果我们要掌握他们的组织结构和内部运转情况的话,那还得深入到五大家族及心草寺的内部去,最好能弄到他们的相关记录或档案,这一点大家都承认吧?”见众人包刮杜明在内都点了点头,王忠才继续道:“如果不是刚才收到了一份最新情报,我也觉得应该那样的。不过那样做的话却有几个问题,我们深入到他们内部去,即使能成功打进去了,又怎么知道他们的档案放在哪儿呢?是纸质的档案还是在某个电脑里或拷贝成了碟呢?我们总不能一台电脑一台电脑的打开查找吧?这可是不现实的。”说到这,王忠好象故意卖关子似的,掏出香烟来,抽出一根,然后扔给了兄弟们,自己先点着了猛地吸了几口,才接着道:“刚收到部里日本情报司发来的一份绝密情报,说这次政变后,日本临时政府为了加快‘东京之巅’计划的实施,成立了一个秘密的‘大日本府’,其中有个科叫‘超能力’的就负责对特工进行超能力培训以及联系协调超能力社团的,日本几大超能力家族的档案就放在那个科里。‘大日本府’直接对日本内阁负责,是各个部门的头组成的机构,而那个‘超能力’也就直接对‘大日本府’负责,虽然它在日本的情报省办公大楼里上班。嗯,‘超能力’的负责人是首相山本.小泉的表弟山本.一宫,他也是山本家族的人。‘超能力’的机要室在情报省办公大楼的十六楼,只有山本.一宫和他的秘书能进机要室,而机要室保险柜的密码只有山本.一宫本人知道的。那保险柜只要密码一次输入不对的话,就会自动爆炸……”

“嗯,忠哥,我打断一下,情报省办公大楼的警戒情况如何?机要室的警戒情况又如何呢?”性急的赵胜虽然知道王忠接下来会说到这点,但他还是忍不住问了。

“情报省办公大楼总共十六层,无论是大楼外面还是里面都全被中央监控室的闭路电视系统监视着,每个楼道转角和楼道上也有摄像头。白天有六十个特警在保卫和巡逻,晚上则有三百二十个特警负责警戒,每个楼层有二十个特警以及数量不明的超能力者。他们的报警系统是直接连着首相府、东京东京卫戍部队、东京市警察厅的。至于机要室里面,听说也有人二十四小时守卫着,至于到底有没有人,有的话是特警还是超能力者,那就不知道了。”王忠说到这摇了摇头,“日本人在我们上次来东京大闹一场后,几乎所有的重要地点的警戒都加强了很多,而且都有数量不等的超能力者在帮忙警戒。”

“嗯,如此说来,六个小组这一周监视的情况以及我们以前掌握的资料中,关于几大超能力社团的人数不准确了?他们还有隐藏的力量秘密地在帮政府的忙?”丁松抬头看着房顶,自言自语着。

王忠点了点头,“刚才收到的情报非常可靠而且也非常准确,是我们一个长期潜伏日本高层的特工紧急发回国内的。松子说的不错,五大家族以及心草寺、圣心社应该还有一部分秘密力量。可能是担心这一情况被其他国家知晓吧,所以这个情报是绝密中的绝密。毕竟不只日本有超能力者,世界上好几个国家有超能力者但没有哪个国家敢让超能力者公开地为国家效劳的。”

“那个山本.一宫是山本家族的,他也是超能力者吗?”一直没说话的杜明突然问道。

“是的。在山本家族中,凡是能进入政府机关做事的都学过超能力的。现任的首相山本.小泉据说不仅每天修炼几个小时,而且修为还不低的。”王忠顺口答着,随即一愣,“杜明,怎么了?难道你想把山本.一宫也俘虏过来,想办法让他交代密码吗?”

“不是如此简单的。”杜明摇了摇头,“即使把他俘虏过来,想办法让他交代了密码,但那个情报大楼不是每层都有超能力者吗?而且数量多少我们不知道的,修为高低也不知道;更何况机要室里有没有超能力者二十四小时守卫我们更不知道。如果强行攻进去,即使能取得那份档案,但后果如何心里没一点底。我们此次来日本的目的主要是刺探几大超能力社团的详细情况,其次是想办法弄到那个‘东京之巅’计划。我现在想问的是,如果情况突变,我们只能完成刺探几大超能力社团的任务,那该如何?”顿了顿,杜明两眼看着王忠说道:“你赶紧和1号联系一下吧,关于这个问题的答复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