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映山红 第一卷 第二十六章 麦山夼的女人们(上)

昨日黄花 收藏 21 30
导读:抗日烽火映山红 第一卷 第二十六章 麦山夼的女人们(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15/


11月底了,凄厉的西北风把麦山夼三面苍绿的山峦刮成了枯黄色,搂草的人们把满山满地堰的茅草和柞蚕树叶子梳篦子子似的耙了个干净,背回家垛成草垛好作饭烧炕,忙了一秋的人们该歇冬闲了。

吉顺参军离家以后,老栓接替他继续为王财主喂牲口。老栓趁着晌午的日头上有点暖和劲,蹲在牲口棚边上用铡刀把王财主家的雇工送来的花生秸子和地瓜蔓子铡成一寸长的牲口饲料。屋子里俊子和女伴们叽叽嘎嘎的说笑声一阵一阵的飘出窗外。

抗日前线的战士们需要添棉衣和棉鞋了,前些天区委的交通员进山来催收冬衣,女人们集中到几家的热炕上白天黑夜的赶着做军鞋缝棉衣,一个个眼睛熬的带了血丝。俊子家炕上坐满了纳鞋底,絮棉衣的女人们。

富得媳妇手上飞快的纳着鞋底子,嘴上也不闲着:“我家那个劳力见天油嘴滑舌的,没正形,你说他那年进城上苦力市上找活干,人家都袖着手蹲在墙旮旯里没声响的等着有东家来雇,就他依着老槐树唱那柳琴戏不安生,也巧了,那天偏有个去雇工的老远听他唱的高兴,就走过来照他胸脯捅了两拳,问他:‘一顿能吃几个粑粑?’他答人家‘三个!’还真遇上这样的主:“跟我走,身大力不亏,能吃就能干,另外,我还喜欢听你唱的这两口柳琴戏!”

秋叶抬手在头发上蹭了蹭针:“富得哥是外痴内精,唱柳琴戏是招人上眼的法子,他那心眼多着那。”

玉风看了看窗外被越刮越起劲的北风吹的乱晃的果树枝,手里纫着棉衣:“俺家那个死心眼的保林走的时候就穿了身粗布单衣裳,这个大冷天的部队不知发棉衣没发。”

富得媳妇回过头瞟了玉风一眼“想新女婿了吧。”玉风腾的红了脸“不稀罕惦记他,没良心的,好几个月了连个信都没有。”秋叶放下手里的活:“也不知队伍拉到那个战场打仗去了。咱们坐热炕头,他们在外头枪林弹雨风吹雪打的遭罪啊。”俊子上着鞋帮看着玉风笑:“各村都赶着做冬季军棉袄,冻不着你那心上人的。”

十八岁的巧英纳着鞋底听着大伙儿七嘴八舌的拉家常,不时的抿着嘴乐,她心里想着上个月去村头水库边上送常川参军那天,常川慌里慌张亲她的滋味儿。

看着村里的年轻人大部分都参军上了抗日前线扛上了三八大盖,20岁的常川很羡慕,回家和他妈商量也要参军去。他妈养了三个闺女就他这么一个儿子,家里拿他当宝贝似的,那里肯放他走,他妈一百个不愿意,把出了门子的三个闺女找回来一起哭着劝着也没用,他铁了心要参军去,架不住他软磨硬泡的,家里只得答应了。

要离开家参军走了,常川这才觉得舍不下俊俏乖巧的巧英。村西老张家独养闺女巧英心灵手巧,做得一手好针线活儿。常川喜欢她看巧英那双会说话的杏核眼,还有她那一见常川就红了脸羞羞答答的摸样。

常川参军那天,他和来送行的巧英走到水库边上那棵槐树下,见来送他的家里人都回去了,两个人对着脸看着,心里有多少话要说可一时半会不知先说什么。巧英低着头半天说了一句:“常川哥,到了部队上不要挂念我啊,打仗的时候自己留心躲着枪啊炮的别伤着。”

看着巧英那像山里熟透了的樱桃一样水灵灵、红嘟嘟的嘴唇,常川心里一阵发热,他看看周围没人,忍不住一把抱住巧英在她那唇上慌慌张张的亲了一下。巧英刷地红了脸,她挣脱了常川的怀抱:“常川哥,看让人见了笑话。”巧英嘴上这么说着,心里涌上一股幸福的热流,她替常川扣好领口那颗绊扣子,把一条绣着两只鸳鸯的家织粗布手巾装进常川口袋里:“常川哥,我等你。”

乖巧温顺的巧英站在槐树下看着一步一回头的常川走远了,一直忍着的眼泪这才流了下来。

铡完牲口饲料的老栓抱了些茅草进屋添进炕洞,他扑噔了几下手上的碎草:“也不知吉顺他们夜里能睡上热炕不能,”

正七嘴八舌说着自己男人的女人们,一下子都停了嘴,看着窗外飘起的雪花,不由得加快了赶手里的针线活。

俊子用牙咬断鞋帮上的线:“大家手上的活有三天就赶出来了,区上这次要咱村出五个民夫往前方送棉衣和粮食。谁家男人能去,来我这里报个名。”玉风红了红脸:“俊子姐,你去不?你去的话我和你做个伴。”“玉风,想俺保林兄弟了吧?”“俊子姐,你不想俺吉顺哥?”

富得媳妇看了看俊子:“吉顺弟媳妇,村里壮年男人大部分都去前线了,让俺家富得出民工去,你得照顾孩子老人不出去吧。”

天刚擦黑,麦山夼的女人们就忙活起来了,俊子和玉风、秋叶一人一摊的点收各家女人们送来的军棉衣和军鞋,富得领着出工的男人们装车,满村家家户户的女人们抱着自己的针线活来到俊子家门口,一边交着点着一边互相评着说着谁的针角匀称,谁家的媳妇缝的那棉衣纫线行间太宽了。这一条街上女人们像织布机上的梭子一样穿来穿去的忙活。

富得他们装好了马车,赶车的连会一甩鞭子问了声:“咱们上路不?”富得朝着围在车边上的女人们做了鬼脸:“我说老婆娘们儿们,该捎的该问的我可都收好了,还有别的罗嗦没有?”女人们老的少的高的矮的挤到车前头,这个嘱咐富得见了她男人别忘了告诉说二小子会叫爹了,那个抹着泪对车上的富得唠叨着说她想儿子想的夜里睡不着,让捎话给她儿子回来看看。

富得见女人们罗嗦个没完,朝着自己的女人漂一个飞眼:“老婆子,你看我人缘多好,满村的娘儿们都舍不得我离开这几天。”富得媳妇拿起车上一只军鞋给了他一鞋底:“个没正形的,你看这车上各家女人给自己男人捎的那大包小包干粮鸡蛋的,人家那是惦记你呀?”富得一缩脖子:“我可是先说好了,到了部队上不一定就能遇上咱村的爷们儿们,要遇不上,这大包小包的鸡蛋干粮可就便宜我们哥几个了。”

这话招来女人们笑啊骂啊央告嘱咐的一阵忙乱。

富得一拍连会的肩膀,“咱起车!我说老娘们儿们,我可是要上路出山了,舍不得的惦记着的那泪就尽管开流吧。”马车上的五个男人们乐的咧着大嘴在女人们的笑骂声中出了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