锻剑 第二章 起步 第7节 消息传来

ladamantis 收藏 0 14
导读:锻剑 第二章 起步 第7节 消息传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9/


告别了赵老道士的宜鄯急急忙忙往家里跑,他现在很牵挂那对姐妹,一心一意想把她们培养成为自己得力助手的宜鄯很重视和她们之间的感情关系,他深知在这个时代,所有的关系都没有感情来的牢固,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也许是中国传统的重男轻女的思想做怪,在中国五千年历史上作为半边天的女性没有发挥出她们本身的力量,宜鄯一直很佩服武则天,如果她没有在男女关系上的混乱,她完全可以和太宗并列,比那个什么李隆基好多了。宜鄯一直没想通,为什么历代皇帝没有重用自己身边的女性,放着这巨大的宝藏不用,却倚重那些心理变态的太监,要知道这些女性基本上都是高学历的,这样巨大的浪费最后只给这些女人留下了所谓母仪天下的名头。记得以前有人说过母亲决定了一个民族。宜鄯虽然不是很赞同这句话,也不能否认女性在一个民族中的地位。他现在就很想按照这句话去试试,大清的官场已经腐败透顶,无药可救了,如果有一些有才能的女性出来担任官员的角色,那对传统的士大夫阶层绝对是很强的刺激和羞辱,结果就只有两个造反或者接受,按照大部分儒生的操守来说,以死相抗是不会出现的,很可能是默认。那时官场的风气必然一新,当然宜鄯也考虑到某些可能出现权色交易的可能,解决的方法就是女性官员的提拔途径由专门的部门来执行,这样应该可以减免一些坏事发生的可能。

越想越觉得可行的宜鄯决定在自己的商业帝国中开始这种制度,首批有机会上任的就是祈家姐妹了,为了让她们忠于自己,看来要开始感情投资了。在他的院子里,他见到了她们,这两姐妹已经在府里的丫鬟们梳洗打扮了一番,虽然还有点脸色苍白,却毫不影响她们的艳容,看着这两五官精致,粉嫩如同瓷娃娃般的女孩,宜鄯不由惊叹,这是上天赐予我的仙女啊!

宜鄯不敢怠慢她们,五岁的他看起来是那么人畜无害,自然容易亲近人拉。他装出童真的笑容,上去拉着两个女孩子,对着院子里所有的下人、丫鬟们说道:“大家听好了,这两个新来的姐姐以后就跟我做贴身丫鬟,不许你们刁难她们,以后我不在家里,她们就拜托你们照顾,都清楚了吗?”

这里的家丁和丫鬟们都知道这位少爷人小鬼大,精明过人,他既然如此吩咐,大家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一起答应“是。”倒是也曾经是富贵人家的祈家姐妹对这位小主人的爱护很感激,一齐低头叫了声:“谢谢少爷。”

宜鄯很和气的问她们,“你们父母的病情怎么样了?怎么没来这里养病呢?”

两姐妹感激的泪花都出来了,“回少爷,家父家母不敢来打扰大人府邸,得了钱在外面找了个院子住下了。”

宜鄯一皱眉头,“那怎么行,你们父母有病在身,只有一个幼妹在跟前照顾怎么忙的过来?不如这样,你们先回去照顾你们双亲,待他们痊愈之后再回来?我再派两人跟你们去,有个照应。”

两姐妹“扑通”一声跪下了,泣不成声,只是磕头。宜鄯连忙叫旁边几个丫鬟把她们扶了起来,他心疼的说:“傻瓜,要是你们把额头磕破了就不漂亮了。”

两姐妹尴尬的笑了笑,姐姐祈霞说:“少爷,我们姐妹有一个回去就够了,我留下来照顾您吧!人也不要派了,妹妹们能做好的。”

宜鄯心里说,不派人怎么行,要是有人把我的那两小祈姐姐拐跑了那还不郁闷死?他答应了祈霞,“你就留下来吧!小霓姐姐,你带几个人去吧!就去2个男仆,1个女仆吧,小三,你安排下,等下去回了老爷和两位夫人,说我安排的,”

小三高兴的接过了任务,他知道从这刻起,他就是小少爷这里的二把手了,以后的日子就好走多了。旁边的家丁们羡慕的看着小三,心里都憋着劲,一定要赶上他。至于几个大丫鬟都是宜鄯的两个娘安排来的,都带宜鄯带了四年了,她们是不会眼红那些所谓的管家的,她们清楚,只要少爷没娶妻,她们就是这里地位最高的女人,虽然现在又加入了两个新来的丫头片子。她们现在担心的只是什么时候老爷夫人把自己嫁给那些家丁。如果要她们选择,她们宁可就这样追随小主子,也不要去和那些下贱的奴才们成家。过子子孙孙都是奴才的生活。

宜鄯对自己院子里的这些关系可是清楚的很,把那些家丁拉为自己的亲随心腹是他很慎重的决定,毕竟外面的人的可信度没有这些包衣来的高,只要自己给他们希望,他们就会忠心的追随自己。对于女仆,宜鄯采取了恩威并重的手段,让她们明白自己是可以做主的,这样她们才会给他做事。而那四个大丫鬟,现在都是十四五岁的年龄,平日就比较好的宜鄯对这些照顾自己的女孩们宠到家了,从来就没摆过少爷架子。深知主仆之别的女孩们自然就很喜欢这个没有脾气的主子,毕竟宜鄯那两个魔王哥哥在那里做榜样,尤其是他大哥的丫鬟们都是苦不堪言,因为老大现在正是青春期中。

处理了这档子小事之后,宜鄯就带着祈霞去给父母请安了,这个极其省心的小当家是全家的骄傲,父母是很放心的,何况现在他主持的马车场已经在赢利了,这比那两个只会花钱的家伙就更可爱了,而且知道他不会和哥哥们争家产之后,他就成了最可爱的人了。宜鄯从老师那里听来了一些关于山东官员调动的预兆之后,就帮他父亲做决策,尤其是国泰,他的决策得到了父亲的赞同,这在他父亲的幕僚中行成了宜鄯是第二核心的共识。布政使大人对儿子多几个侍女的事不怎么感冒,稍稍带过后吩咐儿子等下到书房议事。

两位夫人却对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很感兴趣,拉着手问长问短,差点就给了祈霞参奏大权,宜鄯也腻在母亲怀里,用撒娇的方式来稳固自己的地位。倒是他两哥哥宜酆和宜郧嫉妒得双眼放光,尤其是十五岁的宜酆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看着祈霞得到了母亲的认同,他就放下心了,虽然自己现在得到了独立的权力,可还是不能和母亲们作对,一是不忍心,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娘,无论哪个他都很喜爱,所以他情愿放弃家产,也不想母亲们生分。二是长幼之礼,他可不能冒着不孝的罪名去违逆她们。现在能够顺利通过就是最好的了。他想起父亲吩咐,于是在亲娘耳边低声说了自己去书房,对儿子聪慧得意的郡主放他下来,让他去和丈夫商议事务。

布政使大人之所以把儿子叫来是因为他得到了从京城来的消息,山东巡抚郭释图进献的四轮马车得到了乾隆的喜爱,也吸引了达官贵人的视线,本来要赏赐郭某人的乾隆却被御使钱沣给破坏了心情,钱沣先参山东巡抚劳民伤财,建造这种穷奢极欲的马车来消磨皇上的进取之心,引发奢华攀比之风,大大违背了圣祖康熙的节俭之训。二参和珅贪污受贿,包庇贪官,指责和珅和地方大员勾结,山东提刑司国泰就是其一。乾隆美好的心情一下子被破坏得一干二净,先以诬告朝廷大臣的罪名把钱沣关进了天牢,然后下旨申饬山东巡抚和提刑使,罪名是没有处理好本位的政务,导致山东出现了水灾。现在旨意还在路上,布政使大人就是为这个莫名其妙的圣旨而烦恼的。

宜鄯知道乾隆这人是很爱面子的一个人,尤其是在前面的康熙这么个千古一帝的光芒之下,他就更加想要突出自己,还假惺惺的维护康熙的声望,所以才有后来禅让的举动,所以钱沣这么一搅无疑是给乾隆一巴掌,看来钱沣要有难了。宜鄯叹息道:“真男子啊。”

布政使大人当然知道儿子说的是谁,也点头同意儿子的看法,钱沣在这个时代的官员中绝对是少见的,象这样有点气节的儒生现在已经是凤毛麟角了,不过就是这个铁御使给自己这边带来了麻烦,乾隆的圣旨到底是什么意图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